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四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5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167 2016-10-22 22:11:04

  “自从被天藏老人收做关门弟子以后,一下子,我的生活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那个时候起,我便知晓,皇宫中的亲情有多冷血……还好老天让我遇到了你,才得以从中解脱。”风擢沉声音淡淡地,相对于若水的震惊和不平之外,他只是一笑而过。

话音一落,若水几步当做一步跨,踮起脚尖,双臂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心中满是感同身受,瞪着大大的眼睛,道:“没有母亲疼爱又怎样,你我还不是活的好好的,等过了三月三后,咱们就找一个世外桃源安定下来,生他几个孩子,组建一个既幸福有美满的家,羡慕是死他们。”

“这可是你说的!”风擢沉看着她,目光中满是知足与幸福:“要是反悔了,可是要受罚的!”

“切,罚就罚,谁怕谁。”若水撇开目光,推开他,小嘴嘟起,原本脸上少有的温柔之色,旋即消失在那张既稚嫩又清雅的脸上。

“那要是谁反悔了,要怎么罚?”风擢挑了挑眉,嘴唇微抿,一双漆黑的眼中,在此时逐渐泛起一一抹笑意,这辈子,有她足以。

“这个问题没想过,反正我对自己很有信心,不过要是你食言了的话,就罚你一辈子,都没有孩子!”

“这个惩罚有点不公平!”

“这世间本就没有公平可言,而且谁叫你爱上了我,活该,”

风擢沉摸了摸鼻子:“感情是我自找罪受,不过……为何要罚我没有孩子?”

“很简单啊!因为你的孩子,必须要由我生!”

“呵呵……”风擢沉笑了,笑的宛如冰山上盛开的天山雪莲,眼中掠过一抹誓言光泽。

“笑什么,很好笑?我可是很认真的。”若水顺手拿了一个西红柿,板着小脸,郑重其事道。

“真是个霸道的家伙啊!”,风擢沉摇了摇头,微微扬起的嘴角,显得他现在很心满意足。

若水打开一个锅盖,发现有米饭,虽然有点微凉了,不过做炒饭却是刚刚好,她看着他,目光调皮道“咱们分开做,等会儿,比一比谁做的饭菜更好吃。”

风擢沉手拿着一根黄瓜:“既然你如此有雅兴,比就是!”

“好,开始!”

……

……

简易帐篷搭建的厨房里,飘起阵阵能轻易勾起人们味蕾的饭菜香味。

浓郁且温馨的气息,在两个剑拔弩张的人之间……

来回穿梭!

帐篷之外,此时聚集了很多,被饭菜香味吸引而来的人,他们一个个都忍不住挑开帘子,透过狭窄的痕迹,睁大着眼睛朝里看。

很好奇,尊贵的皇子与千金小姐,两人之间,究竟是谁能胜出。

“等一下!”若水猛地制止,风擢沉要端盘子走人的动作。

“你不是说,我做的饭菜跟猪食差不多,我现在拿去倒,难道你还有什么意见?或者……你是在骗我,汤根本就没有你说得那么,难喝!”风擢沉重新放下汤碗,看着若水有些无哭笑不得,为了不想洗碗,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故意贬低自己的汤,比不过猪食。

今天要是换了旁人,感动到喜极而泣即便没有,赞美一声,总该有吧!哎,也只有她的无理取闹,让他……

欲罢不能,情难自控!

“你这碗翡翠鸳鸯汤,真的很难喝,但是如果配上我的蛋炒饭,就能够掩盖一些不足之处。”若水把那碗汤护在双臂之中,生怕风擢沉这个白衣癞蛤蟆给端走了,汤真的很喝好,可以说是这辈子,她喝过最好的汤,但为了长远,她还是选择昧着良心道。

风擢沉笑了笑,他一眼便看明白了这个丫头,在打什么注意,旋即坐下,拿起勺子吃着她做的炒饭:“那我试一试。”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若水边吃边看着他。

“恩!”

“既然你承认认输,那么就罚你,打扫卫生,附加以后每一顿饭,都由你来做。”若水一听,把自己已经吃的一干二净的盘子,推在他面前,说完,便不等风擢沉作回应转而向着帐篷之外溜去。

“怎么还有附加条件?”看着她飞快离开的背影,风擢沉笑着摇了摇头,经过这一天,他仿佛看到了多年以后,他俩在一起的场景。

若水走到营长之外后,那些原本看戏的人,纷纷逃得远远地,望着天空中消失的荧惑守心,眉头皱了皱,心中想到,但愿不是在云川,那样她和风擢沉也走得安心一点。

嗝!

声音很大的打了一个嗝后,目光左看右看,在确定风擢沉没有出来的时候,若水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吃的圆鼓鼓的肚子,他的手艺真好,比蓝谨修那碗面的味道好太多了!

“白若水,你神经病呀!怎么把那个人渣,跟十全十美的风擢沉拿在一起比较”若水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瓜子。

“小姐,可找到你了。”一路迈着小跑的姚千树,气喘吁吁地拦住了若水的路。

“干嘛!”

“主子,让我来找你,说是有事要找你想谈。”

蓝谨修找我!莫不是替她找链子的事,如此一想,旋即语气不在充满戒备,道:“带路。”

“是!”姚千树行了一个礼,领着她向着马车停放的地方而去。

若水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嘟了嘟嘴巴,他现在一定还在刷碗,自己就不要去到招呼了,免得看到蓝谨修的护卫,误会什么!

——

到了蓝谨修停靠马处的地方,若水深吸了一口气,略微稳了稳神后,才走上马处,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桌子上的茶水热气全无。

若水退出马车,看向站在大树旁抱着剑的姚千树:“哎,你家主子人呢。”

“应该等一会就来了”姚千树道。

“等一会儿是多久,麻烦请告知一下。”

姚千树耸了耸肩:“小姐,我只是一个护卫,主子的事情我哪知道啊!”

若水明白了,蓝谨修这丫的就是在变着方整自己!目遥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她这时才发现,离他们不远处,全是排成一条直线亮着灯光的马车,停靠在一起。

当下朝着姚千树开口问道:“为什么每个马处都亮着,这时候不是应该去营帐休息了?”

“拜托,这麽简单的事……”姚千树本想挖苦若水一番,但碍于自家她是女人的这件事,忍了下去,旋即坦率的说:“狩猎只是一个幌子,此次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参加祭祖仪式,确立那位皇子是皇位的继承人。而营帐中除了皇帝,就连皇子都要住在马车里,这是从开国以来就定下的规矩,其目的便是为了下以教诲子民,上以事祖考。”

祭祖,已经作为云川一种精神和感情的遗传文化,作用于这个民族的精神发育过程 其中包含了不可忤逆的传承之道,号召人们恪尽职守,切勿忘本。

“可是,这里除了树林就是大山,难道要,就地跪拜上苍。”一般祭祖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更何况还是一国的头等大事,放眼望去,除了连绵不断的山就是两三个营帐,她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什么牌位或者要举行仪式的地方,于是,便通通的说了出来。

姚千树白了一眼:“在你身后的那一座山顶,隐藏着一座比云川还要悠久的苍龙神庙,那里便是一年一度,祭祖的地方。”

山中古树参天,将苍龙神庙隐藏的毫无踪迹,若没有领路者,即使是常年生活在林子里的野兽,也很容易迷失在其中。

“苍龙神庙……这个名字起得很不符合常理。”若水眼中笼罩疑惑,龙只是水神,跟真正掌管三界的玉帝有着极大的差别。

为何云川王朝祭拜的不是天神,而是一个掌管水界的下臣?

“相传这片大陆真正的主人,是灵族,而灵族的视龙为神,所以不管是在云川还是别的王朝,都存在一座苍龙神庙,但还有另一种说法,也就是每一座苍龙神庙中都镇压着一头,化龙失败的灵魂,这种灵魂怨气极大,将会对人的灵魂产生极为巨大的伤害,因此也只有在三月三,龙抬头,正气浩荡的这一天,才可以进入其中,举行跪拜之礼。”姚千树望着头顶上最高的山峰解释道。

“迷信,这个世界上哪有龙存在。”若水道。

“有没有龙我不知道,但是据传能起死回生的七彩菩提花,是因为沾染了龙血才得以由此功效的,可惜七彩菩提花的种子,被封印在一颗不知道形态的玉石中,除了灵族的巫女能将其解封,凡人就算得到了此中逆天的宝物,也等同废物。”姚千树再次解释道。

若水听闻,面色顿时变沉,七彩菩提花,那不是爷爷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嘛,难怪他老人家如此执着,原来是因为这个缘由。

“看来这个苍龙神庙,倒是一个包裹着神秘色彩的地方。”若水沉呤了一下,将目光移向身旁的姚千树,眨了眨眼睛:“与其睡在马车,倒不如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夜探苍龙神庙。”

“你要去苍龙神庙?”姚千树惊愕道,这丫头真是胆大妄为,不知死活,苍龙神庙那种神秘莫测,暗藏杀机的地方都敢想。

“不是我要去,而是咱两一起去。”若水笑着道。

“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主子说不定等会就来了,要是看不到你在这里,一定会生气的。”听着若水想要夜探苍龙神庙的话,姚千树立马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