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三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4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018 2016-10-22 22:10:11

  听着她一副义正言辞,一口打扰了我好事的语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风擢沉依然健步如飞的扛着她,声音不温不火道:“这么说来你要当伯乐。”

“可以这么说!”若水瞪着大眼睛,紧紧地勒着他的脖子,皱着的眉头松了松,还是这个姿势好,既看得远,又不用走路。

“胡闹!”

“我怎么就胡闹了?”

“凡是云川女子从生下来,便学习四书五经,三从四德,你觉得,你那些歪理,能对抗根深蒂固的东西?”风擢沉很是不客气的反驳。

“好像是这理!”云川女子自古便遵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如家有女,当入天家这思想传承几百年,每一个人心中可以说早已根深蒂固,当然,客观讲,在现在这种拜金女也很多,但其根本的特点是思想不同,所以造就的命运也不同。

那种思想,犹如河流有源头,而树木有根系,根深则叶茂,源远而流长。

“不是好像,而是根本就是!”风擢沉听着若水似懂非懂的声音,心中又好气又好笑,驭夫三十七计,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看一看,里面到底装着啥?

“风流快放我下来,再这样下去,养胃的隔夜饭都要抖出来了。”若水眼睛四处扫了扫,发现离驻扎的营地已经没有多远了,要是一直这样会被人说闲话的,随说不用走路是很好,谁叫这里是古代呢,哎,算了,大不了等他们离开皇宫后,补回来,于是,便催促要下来。

“你饿了?”风擢沉一听,立马停了下来放下她,看着她不停转动的眼珠子,颇感无奈的瞥了她一眼。

“可不是嘛,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我只吃了一碗面,能不饿吗?”若水哀怨的看着他,可怜巴巴地说道。

风擢沉听完,心中顿时一阵自责,便什么话也没有说,拉着她的手向着厨房走去。

“我们这是要去哪?”若水道。

风擢沉面无表情,只是一双漆黑的眼中掠过一抹心疼,双脚的步伐微微快了几分:“肚子饿,自然要带你去找吃的。”

“看这里的情形,应该还没有到放点,我们是要去偷嘴?”目光看向厨房之地不停得冒着白烟,而营帐中有没有开饭的痕迹,猜想还没有到达统一开饭的点。

“奴才,参见七殿下!”一名厨师刚走出营帐,便看见两人,旋即顾不得放下手中的水盆,弯腰行礼。

风擢沉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厨子,声音略带威严道:“衣服不够整洁,手上还残留着面粉,盆子底部全是泥,如果你要是以现在这样子站在灶台做饭的话,本皇子定要替厨房管事,好好整治一下这股歪风。”

“七殿下恕罪!”风擢沉话音一落,厨子手中的盆子徒然从手中脱离,厨子害怕的跪在地上,心里却想着,他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了宫中最难伺候的主,刚才七殿下所指的这些,在做完菜,打扫清洁后,是很常见的,可偏偏他就撞在了枪口上。

天啊,地啊,神啊,要是能保佑他躲过此劫,以后小人定当初一十五吃斋念佛,答谢天恩。

风擢沉看着跪在地上的厨子,脸庞上却是一片平静,并没有太多的愤怒露在外面,道“念在你,是初犯,这次便饶了你,若是还有下次,定当发配到刑部大牢!”

“是!”厨子闻言立刻起来,踏着颤抖的步伐向着外面原本要去的地方,口中无声的念叨,感谢天、地、神之内的话。

望着厨师离开的背影,若水目光中泛着同病相怜的光泽,看着面无表情的风擢沉,眉头皱了皱,这家伙的洁癖,如果将来要生活在一起的话,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她打小就喜欢丢三落四,曾经还创下过两个星期不洗头的纪录。

要是这个家伙一直这样子的话,不用想都知道,往后幸福的小日子,都要在他有洁癖这件大事中,浪费一大半。

“怎么了,有吓得?”看着若水一个眨眼的动作,脸上换了三四个表情,风擢沉身上的冷冽气息,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眉头微挑,眼带笑意道。

“有惊没有吓!”若水掀开营帐门上的布,直径走到里面,却看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口还冒着滚烫热气的烧水锅,正烟雾萦绕着,目光带着郁闷,她回过头盯着风擢沉:“真倒霉,一个厨师都没有,没得吃了!”

“想吃什么?”风擢沉嘴角扬起一抹淡淡地弧度,视线落在她身上。

从前在师门的时候,他因为是关门弟子,在里面的年纪是最小的,洗衣做饭很多事后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因此做一顿饭是很简单的事。

“除了肉,什么东西都可以,我不挑食的。”以前在执行任务中,每天吃的都是军用的压缩饼干,便从下便养成了,除了肉以外,什么都吃的习惯。

“好,我马上给你做!”

“你做?”

“怎么,有问题吗?”

“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要你一个皇子亲自动手,有点过意不去。”若水有些口不对心的看着风擢沉,一张小脸皱着一起,似乎极为的过意不去。

“皇子的身份我不能改变,但从小我就未曾把自己当做一个皇子看待,或许你不知道,在皇宫,我虽然是皇后娘娘的儿子,却不是嫡子,所以自小便没有享受过,母亲的疼爱,记得印象之深刻的便是五岁那年,有一次淋了雨,得了风寒,倒在去太医院的路上,若不是被我的师傅发现,恐怕……”风擢沉云淡风轻道,好似在说一件漠不关己的事情般。

若水黑眸微缩,她没有想到贵为皇子的风擢沉,竟然过着这样的生活,常言道一入宫门深似海,或许所表达的并不是,后宫中的女人,而是所有人。

试想一下。

一个才五岁的孩子,竟然再说生病的时候,第一时间找的不是父母,而是大夫,可想而知,那时候的他,过得有多无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