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一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2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622 2016-10-21 21:06:37

  未央蔻,一人一生只能在体内种植一颗,它是由心血浇灌而出,换句话说这种东西,看似是保障被种植之人一生不离不弃,忠贞不渝的爱情,实则却是世间上最毒,最神秘的毒药。

无药可解,也无迹可寻,没有生命,没有思想,只有在原主流泪之时,才会发作。

司马家族的人,什么都不缺,唯一缺的就是信任,就算是她也不例外,因此才有了未央蔻,代代相传的必要。

“你的母亲?”风擢沉一愣,若水的母亲,那个被自己的母后又恨又惧怕的人,雪姬,虽然他曾经试图帮若水调查过她母亲的下落,可不管怎样,查下去全是一团迷雾……

“对!”

风擢沉感叹一声:“她一定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想到这样的办法,也或许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怕你受到委屈,所以才教你这个能锁住人心的办法。”

“怎么说?”

“未央蔻一生能种几颗?”风擢沉问道。

“当然是一颗啊!”

“那不就结了!你想一想,若是我在爱着你的同时,还跟着别的女人有瓜葛,你是选择相信,还是会暴揍我一顿?”

“当然是……”本来要脱口而出的相信,在话道嘴边的时候突然失了声,若水耸了耸:‘好吧!你确实说的有理。”

“不过,要是换做是我的话,就一定会选择相信!”

若水眨了眨眼睛:“为毛?”

“因为除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能如此爱你的人!更何况,你还将如此至真至切的未央蔻种植道我的身上。”风擢沉十分笃定道。

听完他的话,若水立马反驳了一声:“看不出来,你倒是很自信的,但是你也太低估了我白若水的魅力了吧!虽说我美貌不及白倾月,才情不及雪月国的朝阳公主,但万种风情那是应有尽有,随便一个回眸,定能秒杀一大片,铁杆的追求者。”

“迷倒我确实绰绰有余,但要是别的男子,恐怕有点难度!”风擢沉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摇了摇头,很是公证地评判道。

“谁说一定要迷倒男子,我迷倒你就行了。”若水撇了撇嘴:“向你这样玉树临风、气质高贵、百里挑一的男子,追你的人恐怕从年头排到年尾,自然我征服了你,便等于征服千千万万的人了!”

“你呀!脑袋中歪理一大堆。”风擢沉颇具无奈的笑道。

若水皱皱鼻子:“本来就是事实,谁叫你心甘情愿上了一条下不来的贼船。”

“恩,却是如此!”风擢沉对于这一点倒是相当赞成。

若水翻了一个白眼,什么叫做确实如此?搞得她要向捡了一个大便宜一样,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以前她的追求者也是很多的,就比如,现在的蓝谨修!

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怎么想起那个狗东西了,一定是被茶毒了!

风擢沉一脸好笑的,看着她一会摇头晃脑,傻里傻气的模样,从衣袖中拿出一根白色的雕花玉簪,轻轻一拉,便将只有一根红禾簪子固定的发式打散,霎时,她一头美如瀑布般的黑发披散开来。

“喂!”若水惊呼一声,想要阻止是但已经为时晚矣,她顿时恼怒道:“我不会弄发式,你这样要我怎么办?”

“不是还有我吗?”风擢沉手上的动作未停。

“可是……你一个大男人,会吗?”若水睁大着眼睛,很是不相信道。

“等一下,便自见分晓。”因为是第一次,手难免有些生疏,试了几试,他才发下看上起极为简单的东西,竟然如此之难。

“怎么还没有好?脖子都快要僵了……”若水摆了摆有些发酸的脖子,目光突然注意到水中倒影着他为自己挽发的影子,虽然动作很笨拙,却过在她看来,是世上最美的风景。

“一梳到头,二梳到尾,三梳到白发齐眉,风擢沉你一定爱我有很多!”若水无比自恋的说道。

“自恋!”风擢沉道。

“那……就算我自恋好了,最好这样的自恋一直持续道老去,死去。”若水仰着头,闭着眼睛,感受这一刻的美好。

“会的。”他的唇边带着一丝亘古般幸福的笑意,漆黑的眼眸深深地凝视着若水:“我们一定会白头到老,相伴一生的。”

第一次在云山之巅见他的时候,虽然这家伙带着面具,看不到全貌,可那傲然挺立的身姿在银白的月光下,周身的淡漠和隐隐约约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宛如从他骨子里融为一体一样,那种孤傲之气,仿若傲视苍穹,震古烁今。

那时候的他,纵使在笑,也带着冷血至极之感,可此刻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温柔的如同冬日的暖阳。

流风的笑容真好看!比夜晚盛开的昙花,还要好看一百倍。

咯噔!

她的心中猛地一阵乱跳,像是被电击中一般,颤粟不已。

靠,明明亲也亲过了,摸也摸了,怎么还会被迷惑,难怪孙子当年创造三十六计的时候要加上一个“美男计。”

不过转念一想,人生在世,食色性也!若水躺在风擢沉的躺腿上,左眼微眯,双手比作照相的形状,镜头对准风擢沉的脸。“咔嚓,茄子!”

“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照相,把你定格起来!”

“有用吗?”风擢沉好笑的问道。

“没有。”要是有手机就好了!随便照上一张,不用修图,直接发到网上,定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风擢沉看着她十分苦恼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笨蛋,给我画一幅画不就可以了吗。”

“你这样说是没错,可是我从来都没有画过人,怕这一笔下去,把你完美的形象毁的一干二净。”若水有些气馁,此时此刻倒有些埋怨自己,那些年为何上课要开小差。

风擢沉满不在乎道:“不用怕,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练习。”

“……好像是这个道理!”若水想了想。

“不然呢!”

……

……

若水处于一阵无语中。

“白若水,没想到你在这里?真是太巧了!”王美云率领着一大群千金小姐,浩浩荡荡的走到两人身后,忽然假装碰巧遇到般的惊讶道。

“有事吗?”若水回过头望过去。

“……原来你和七殿下在一起啊!真是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了。”目光从若水身上移开,眼光火热地落在席地而坐的风擢沉身上,王美云眼带着期待,希望他能回过身,看她一眼。

这么明显的玩挖墙角,以为她是傻子看不出来吗?若水先是瞪了一眼招蜂引蝶的风擢沉,然后起身毫不留情的不客气道:“既然已经很识相的知道了,打扰到了我们的幽会,那么就请你再识相点的马上走。”

“你……”王美云气的只能颤粟的发一个音。

“你什么你,话没有学好就该赶快回去从头学起,免得到处丢人。”若水的手指,指向回去的大路,吐了吐舌头,有本事你来咬我啊!

王美云跺了跺脚,一副楚楚可怜的看向风擢沉:“七殿下,你可要为美云做主,这个白若水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风擢沉手揽着若水的腰,语气淡淡地问道:“你是谁?”

“我……我是美云,王美云!”王美云伤心了,自己追了七殿下整整五年,他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她眼中生气了一抹水花,突然她把所有罪过一股脑的堆积在若水身上,就是这个家伙,要不是她,殿下一定会看到自己的存在。

“看我干嘛!我又不是男人。”

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王美云很快便收敛自己的愤怒,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男人!”

“那就好,省得怕你眼瞎,一不小心扑了过来。”若水做了一个松了一口的动作。

“白若水这个贱人……”安美云的谩骂声,不假思索的出口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