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四十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1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792 2016-10-20 16:51:00

  若水深深地埋着头,支支吾吾道:“我就是……我就是……”

风擢沉看着她,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恐慌,凝固般的眼瞳,慢慢散开,努力平复着气息,问:“就是什么?难道你刚才的话只是随口一说?”

“对……对不起”若水猛地后退一步,看着他,乌黑的眼珠,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

听了她的话。

风擢沉如同浸入冰水,心完全凉了。

原来!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自作多情。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任凭他怎样牢牢握紧,都会一点一点从指间流失,无一例外。

“……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你的父母,人家辛辛苦苦把你养得又高又壮,结果被我不到三个月就拐到了手,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们,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了,他们的儿子已经上了贼船,要想全身而退,恐怕只能在水中捞了!”隔了好久,若水眨了眨乌黑发亮的眼睛,狡猾如狐般的笑道。

风擢沉一听,神色一愣。

若水再次后退了一步:“周游天下有什么意思,不如找个世外桃源,潜心生孩子,组一个四个人帮。”

“你说什么?”话音一落,风擢沉嗓音略带颤粟而出,原本暗淡的眼波,此刻如一头刚刚苏醒的雄狮般,闪着凛然的危险性,他明白了,刚才是这个害人不浅的小妖精在逗他玩,故意的。

这个磨人的小家伙,自己居然在第一时间,没有看透她耍的小把戏!

“听不懂就算了,反正我是不会重复的!”话落若水自知刚才玩的有些过火,当即拔腿就跑。谁叫她第一次遇到被人表白,一时兴起,能怪她?答案,当然是不能的!

“白若水,你这害人不浅的小妖精。”

“那就自认倒霉好了,反正今生我是赖定你了!”

“你要是在跑,我保证等会儿你一定会后悔的。”

忽然听他这么一说,若水自认有点怂,但,转念一想,大声回了一声:“傻子才不跑!”

“驾……”风擢沉翻身上马,纵马追去。

听着身后越来越近的马蹄声,若水刚刚转过身就被,风擢沉大手一捞,身子一轻,便被风擢沉牢牢地控制到了他的面前。

“这回看你怎么跑?”风擢沉嘴角带着邪气道。

“不跑了,不跑了,美男在怀,脑中焉能生出跑字。”若水一脸郑重其事,就差没有拍胸脯保证了!

“这可是你说的?”风擢沉眼里升起一丝奸计得逞地意味:“要是以后再从我的身边溜走,我便给你肚子里种上一个孩子,看你还敢不敢?”

“啊!”若水呆滞了。

感情她是掉进贼窝了?原以为风擢沉是一个听话的主,却没有想到温润如玉,衣冠楚楚后面,住了一个衣冠禽兽。

“有没有后悔药,咱们一人吃一颗?”

“那种东西,抱歉世上没有。”风擢沉笑的人畜无害。

“那我可不可以收回刚才的话?”

“你敢!”风擢沉咬牙切齿的威胁道。

“风、擢、沉!你凶我,我要告你精神攻击!”若水小拳头捏得噼里啪啦作响,这个腹黑的白尾巴狼,才刚刚确立关系就凶自己,以后那日子可怎么活呀!

“那你就去告吧,若是你赢了,那我们以后就生两个孩子,要是我赢了,那以后就生一个。”风擢沉笑的更加无害。

“这跟不告还有什么关系,反正输赢都是你占便宜。”

“自认倒霉好了,反正今生我是赖定你了!”

“你……”若水被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腹黑的家伙,居然拿自己刚才说过的话,来回击自己,实在是黑到不能黑。

……

“若水!”风擢沉仰望着天空。

黑,渐渐笼罩天空,无数的繁星挣破夜幕悄悄地探出来,满天星斗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宛如无数珍珠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形成一条淡淡发光的白色发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中。

那璀璨的样子,就连一向惹人注目的明月都失了颜色。

“不要叫这个名字。”若水挖了他一眼,转眼看着满天的星星,喃喃道:“叫我云依,司马云依,一个只能被你喊的名字!”

“好!”虽不知道为何她会突然如此,不过在听到这个名字属于他一个人的时候,便没有在计较什么。

“……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出现荧惑守心之象?”天幕上原本的繁星只留下三颗星,而三者依次连成一条直线,这是不祥之兆!心宿有三颗星,分别代表了皇帝、皇子和皇室中最重要的成员,可现在天下不止一个皇帝,那这个祸事到底指的是什么?若水的咬了咬唇,希望祸事不在云川!

“荧惑守心?”风擢沉道。

“荧惑守心,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反常理的天文现象,每一次出现都预示表着一场大的灾难即将开始,任何一位只要是与它有关联的人,都将会偏离原先的轨道,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惜我学艺不精,看不出来这场祸事指的是那一方。”若水死死地盯着三颗恒星。

风擢沉一怔,并不掩饰眼中一闪而逝的忧愁,但旋即露出无所谓的笑意:“祸事…天下大乱又怎样,只要你安好,天塌了也不为过!”

面对风擢沉的漠然,到让她着实大吃了一惊,这家伙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一个甘愿 为自己的母亲,进入云山之巅那种野兽横行地方的人,又怎会突然在知道有祸事发生的时候,一点也不为所动。

皇帝自古便是孤家寡人,因为皇帝高高在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人在地位和权力上与他对等。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所以凡为帝王者,皆没有朋友,没有可以倾诉的人,没有可相信的对象,如此一想,若水顿时神采奕奕,偏着头道他:“跟我在一起,也许会一贫如洗,也许会躲躲藏藏…若是那样,你会后悔吗?”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为什么还有多此一问?”风擢沉刮了刮她挺秀的鼻梁,莞尔一笑道。

若水嘟着嘴巴:“你难道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如果不是的话,就请告诉我答案。”

“你呀!”风擢沉嗅着她的发丝,双臂紧紧的抱着怀中这个调皮的家伙:“就算天地崩塌,海枯石烂也不悔!”

若水嘴角弯弯的,嘴角溢开的笑容仿佛比夜空中璀璨的星河还要灿烂,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慢吞吞道:“世上最多的就是负心人,所以誓言一点都不牢靠。”

“想要我怎么做?”看着她调皮娇俏的模样,风擢沉带惩罚性的捏了捏他的鼻子。

若水跳下马,朝着她招了招手:“下来,便告诉你。”

风擢沉翻身而下:“说吧!”

若水挑了挑眉,手滑到他的衣领位置:“有没有觉得我胆子很大?”

“哈哈……”风擢沉的爽朗至极:“我倒希望,你更大胆一些。”

“可惜,我这个人一向很扫兴,所以偏不如你心中所想,”若水瞥了一眼他,解下风擢沉的外袍,露出曾经被自己刻下血月印记的地方,手在上面摩擦片刻后,俯下头在上面落下一个深深的吻。

风擢沉身子很明显的一层,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若水双眼闪过一抹带着奥妙色彩的符咒,小嘴一张,在咬的他原本的位置流血后,那道眼中的符咒,旋即从伤口处进入心脏位置,替风擢沉擦拭完胸膛上的血迹后,慢悠悠道:“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同?”

“除了被你咬过的地方略微不适之外,暂时还没有,不过要是你一直这样的话,我可不能保证,当一个正人君子。”风擢沉眼中毫不掩饰的浓郁克制。

若水小脸猛地泛起红晕,十分娇俏的哼了一声,道:“白痴!我在你心中位置种下了一个直到死都摆脱不了的未央蔻。”

“嗯!”

若水看着她一脸平静的模样,想了想,最后还是问道:“你就这么平静,难道不害怕那是会要命的毒药吗?”

“是毒药又怎样,只要是你下的,我照单全收!”

“爱未央,痛未尽,伊人落泪,郎锥心至极!”若水双眼凝视着他:“这是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教我的,她告诉我,日后若是是遇到了喜欢,今生认定的人,就在其身上种下一颗未央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