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八章:两手空空去打猎9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596 2016-10-19 20:43:21

  “白若水,站住!”一路埋在头胡思乱想的若水,根本没有发现,此时她已经走到了老皇帝的御桌前,直到蓝谨修的声音传来后才发现。

靠,人倒霉的时候,走个路都带衰。

“这就是雪姬妹妹的女儿,若水吧!”正在这时,高坐在皇帝身旁的皇后纳兰玉英,声音温和的响起。

若水抬头看了过去,四十来岁,满头华丽耀眼的珠宝,眼角微勾的冷意,足以看出眼前着皇后并不是一个善茬,她没有出声,也没有行礼,司马家族的人,宁可杀头,宁可血流成河,也绝对不能向任何人下跪。

那怕她现在穿越到了这个极为看重礼仪尊卑的地方,天生下来的骄傲,使她不能有半分妥协。

老皇帝在看清白若水的面容后,浑浊的双眼猛地一缩,浑浊的目光中掠过一抹惋惜,这容貌竟然和她母亲长得如此相似,可惜的是没有继承那一方的血脉,不然要是告诉的灵族之人,定然又会得到不少的好处。

皇后见若水神色淡漠,没有要行礼的意思,一时间一双凤眼中掠过一抹冷芒,旋即消失不见,神色依然如常的微笑道:“没想到当年被本宫抱在怀中的小奶娃,都已经长这么大了,看着如此亭亭玉立,大家闺秀的模样,倒有些感叹时光如梭,一晃眼,本宫都已经白发苍苍了。”

大家闺秀的模样,恐怕是在提醒她行礼吧!如此一语双关的人,怎么可能是风擢沉口中,那个遭人陷害的母亲。

由此短短的接触,她敢判断,那场中毒,也是一场迷惑迷惑世人所演的一场戏吧!

“面见天颜,怎能不行礼,白若水你怎么如此不懂规矩,”王美云突然出位置上站了起来,朝着她大声喝道。

“我从小便没有母亲,不懂礼数自然很正常,反而身为户部侍郎的嫡女的你,从小便饱读诗书,通晓礼仪,又为何要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大喊大叫,难道这就是你所学的礼数吗?”若水目光扫过去,嘴角勾起一抹冷嘲,想要攀高枝,留下好印象,也要看时机对不对,面对什么人。

“你,我只是一时间看不惯,你对皇后娘娘不尊敬,心生不平罢了。”王美云,面对若水咄咄逼人的气势,短暂失神后道。

“不尊敬,王美云你这是给我扣了多大一顶帽子呀,请问从来未曾学过礼数的我,再没人教的情况下,面对第一次面见天颜的情况下,要怎样行礼,你能不能先给我示范一下,再来评判我懂不懂礼数。”若水不给王美云一丝喘息的机会,继续咄咄逼人道。

“这……”王美云心念一动,走上前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大礼,道:“皇后,白若水说她不懂礼数,其实在说谎,刚才在我们来的路上,她吹了一首曲子,竟然能使得马匹全部踏着整齐的步伐,依次排成一条直线行走,美云想说的是,白若水既然能有使动物甘愿听之调遣的能力,那么所学的礼数自然也不差。”

“噢,竟然有这等事。”皇后目光看向若水,语气带着淡淡地质问,而那微挑的眉头中,带着的冷意,却并没有掩饰下去。

“启禀皇后娘娘,据美云所知,白府的大夫人经常其端茶送水,熬药煮粥,还有白若水虽然身为庶女,但是她所享受的可是比身为嫡女的白倾月还要多得多,就拿她身上的这件衣服来说,艳而不妖,薄而不透,长而不坠,是云裳阁三天前刚刚做出来的新款,价值二十两银子,要是白若水不受宠的话,焉能穿得上如此昂贵的衣服。以上几点,足以说明,其不是不会礼数,而是不想。”王美云寻到机会,嘴角高扬,继续振振有词道。

笑话,李兰馨经常其端茶送水,熬药煮粥是不错,可是每样都带毒,而她这身衣服,就跟与李兰馨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了,云裳阁的幕后老板可是她,要穿一件自己店里的衣服,有什么好惊奇的。

果然,王美云话音一落,紧接着皇后原本浑厚的声音带着嗔怪道:“明明懂礼而不行礼,若水,美云说得可是实情。”

面对皇后的质问,若水依然云淡风轻,凭借多年的训练和识人的经验,今天她不行礼又怎样,只要还有一天姓白,那么皇帝就不会对她动刀子,其原因就在于,白家是天下第一首富,而他需要钱财来扩充日益亏空的国库。

“皇后,你难道忘记了?若水小时候就被寡人恩准面见天颜,不必行礼!因此她从小未曾学过礼数一说,自然没有说谎。这一转眼都十五年了,你我也老了老了,记得不清……”老皇帝头上金黄色的龙冠散发着至尊光芒,将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威严,虽然脸上挂着何曦的笑容,却是莫名给人一种冷意,

若水看着皇后短暂的失神,嘴角微勾起,果然跟她料想的不错,老皇帝心太大,在没有完全掌握白家之前,是断断不会碰白家人的。

老皇帝话落,整个这一片天瞬间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皇后闻言,短暂的失神后,自然明白了皇帝另有所指,旋即移开视线,对着若水招了招手道:“哦,听皇上这么一说,臣妾倒是回想了起来,月儿,本宫一时老糊涂,你不会怪我吧?”

听得这样的声音,刚才还喜上眉梢的王美云,霎时白了脸色。

“没有学习礼若水已经自觉感到与周围格格不入了,如此在听皇后娘娘一说,就更加觉得无地自容,又怎会怪娘娘了!再说娘娘是一国之母,我要是怪了,那岂不是怪罪整个国家,若水既没有那样的胆量,也没有那样的心思。”若水装作受宠若惊道。

“如此明事理,不枉费是雪姬的女儿。”皇后目光有些哀伤的感叹一声,转而看向跪在地上的王美云,道:“所谓不知者不为过,今日要怪就该怪本宫上了年纪,忘了这么重要的事,美云啊,你快起来吧,地上凉。”

“是!”王美云眼中泛着水花,感恩戴德的向着皇后与皇帝行了一个礼,然后退下。

“若水,刚才寡人听说你能指挥马匹,一时间感到稀奇,能不能再给朕表演一次?”老皇帝盯着她,一副好奇道。

“回禀皇上,其实真实的一幕跟美云姐姐说得有出入,刚才能指挥马匹的一幕,其实不是若水的能力,而是我手中这支迎风而响的笛子,”若水微微抿着唇,拿出笛子,让笛孔迎着风,霎时刚才吹奏的乐声,再次悦耳的响了起来。

还好,这支笛子有储藏记忆,不然一定会曝光她会与兽沟通的能力。

“若水,没想到你也来了。”一身白衣飘飘的风擢沉,突然出现在若水身旁。

正不知要如何移开众人视线的若水,在看到风擢沉后,立马对着他,投了一个求救的眼神。

一看就明白的风擢沉,眼底涌出一抹暖意,他很喜欢,此刻若水可怜兮兮的眼神,手想也不想的将她拉到自己身后,道:“父皇,若水第一次来这里,请允许儿臣带他四处熟悉一下环境。”

“若是寡人说不!”老皇帝声音略沉后,旋即笑道:“那也太不近人情了,趁着天色还好,就带着若水和她身后的小姐们一起去吧。”

“儿臣遵命!……”

“谢主隆……”

“走吧!”风擢沉没有理会那些眼巴巴看着他的人,直径牵起若水的手,向着停靠在一侧的两匹白马走去。

蓝谨修面色一沉,黑眸刹那凝结成一汪寒潭。

“会骑马吗?”风擢沉柔声问道。

若水点头。

“那就比一比。”风擢沉朝着若水,露出一丝如月光般华贵的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