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七章:两手空空去狩猎8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553 2016-10-19 20:36:28

  “主子到了!”马车停下之后,姚千树站在马车旁,毕恭毕敬的叫道,

“小声一点,别吵醒她。”蓝谨修走出马车面无表情朝着姚千树提醒道,单从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那无意识压低的声音,出卖了他,对于若水的态度和别人的不同之处。

“是!”看来若水小姐把自己主子给攻下了,这样一想,姚千树顿时来了精神,脑袋激动的点了点头。虽然白若水要姿色没姿色,要文采没文采,不过只要自家主子喜欢,他便打从心底接受。

随着蓝谨修的马车停下,在他身后陆陆续续传来了马车停靠的声音,以及嘈杂的说话声,他皱了皱眉头,斜斜的瞟了一眼,身后密密麻麻的马车,刚想让姚千树把马车赶远一点,便听见马车里出来的脚步声,于是便什么也没说,直径朝着搭建的简易帐篷而去。

若水睁开眼睛。

微带不适的揉了揉眼睛,看着空荡荡的马车,走出马车,从纵身一跳,轻飘飘的下了马车。

“白二小姐,主子在前面。”姚千树好心的提醒道。

正伸着懒腰的若水,闻言,有些颇为不解的看了一眼,对着她谄媚的姚千树,道:“春光无限好,干嘛要去找那个人,自找罪受。”

姚千树一时哽咽,他没有听错吧,白若水说找自家主子是找罪受!

“若水妹妹,我们一同走吧!”一身光鲜亮丽的王美云,极为亲热的上前。

若水眼带嘲讽,王美云,一个表里不一的女子,仗着自己户部侍郎和与公主走得近的关系,到处欺压弱小,鱼肉百姓,对这样的女子,她自认口气横冲直撞:“我跟你很熟吗?”

“嘿嘿……”王美云干笑两声,又是一副极为亲啦的模样:“我跟你虽然不是很熟,但我跟你姐姐可是很好的姐妹,所以……”

“所以,你就应该和她好好的,因为她是她,我是我,她的朋友并不能代表是我的朋友,谢谢你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若水转过身,淡淡地望着王美云那被脂粉覆盖的脸,毫不留情接过她还未曾说过的。

“你……”王美云一时间气的发不出声。想她从出生以来,这还是第一个对她毫不留情面的人,虽然她爹爹的官位不高,但是她的姐姐却是皇帝最得宠的妃子,以她的容貌和才情,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一时间,心头涌起浓浓地愤怒以及怀疑。

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咄咄逼人气势,绝不可能是以前那个胆小又怕死的病秧子所能拥有的,可事实摆在眼前,让她不得不信,眼前这个人就是白若水,一直被遗忘在内院中,任由风吹雨打的那个人。

若水听着王美云的声音,眼中顿时一怒:“很抱歉,我对你没好感,咱们还是各走各的,谢谢。”

王美云怔了怔:“你是白若水对不对?”

“呵呵……我人就站在你面前,有眼睛看不是?”面对温美云带着质疑的声音,随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看着白若水脸上那抹带着嘲讽的笑意,温美云脑袋中全是愕然,就连呼吸夜微微一窒,凭着身体的本能,喃喃低语道:“但是……”

若水的目光一凝,带着很是生疏的语气道:“ 别跟我但是,因为我跟你不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回答,你所有问题。”

说完,若水便没有理会,转身朝着有食物香气弥漫的地方,继续迈步而去。

每年三月三是一年一度皇家狩猎的头等大事,云川王朝自建国以来定有祖制,凡是在狩猎当天第一个猎到黑瞎子的人,可向皇帝以一个要求。

因此这一天,朝野内外,几乎都携带着家眷在此聚集,共同目睹,今年夺得头筹的花落谁家,但最为重要的还是,这一天到底是皇族中那位皇子,带着头筹的猎物祭祖,那么今后便是他们追随辅佐的对象。

换一句话说,三月三,关乎着一个王朝王位继承人的抉择。

皇家狩猎场,是云川唯一一处封闭五座大山,旁人专门圈养野兽野兽供人狩猎的地方。

在一处山林茂密的空地上,摆满了美酒和桌椅,身穿龙袍的老皇帝、皇宫嫔妃和皇子们早已端坐上面欣赏着歌舞。

“白若水,你告诉我,刚才是不是你搞得鬼。”头上被撞成两个对称犄角的慕容时,此刻正衣衫不整,脚步有些微瘸的从人群中窜了出来。

若水回头,嘴角微抽,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双手环胸,嘴角勾起一抹事不关己的模样:“你在说什么,为何我一点也听不懂?”

慕容时指着头上的两个包,道:“看到我头上的包没,这就是你伤害我最好的证明!”

“若是我说不是我,你会相信吗?”若水神色淡然地掏了掏耳朵。真是刺耳至极!

慕容时不假思索道:“当然不信。”

“那不就结了!既然你不相信,我说再多的解释也无用,倒不如随你的心,默认是我造成的。”若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向着一个冒着白烟的帐篷走去。

望着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慕容时有些愕然,这感觉,这么跟那个害人不浅的蓝谨修有点相似,正在思考中的他,习惯性的伸手抚刘海,却忘了头上有包,当下疼得龇牙咧嘴,在原地有着岔气的跺了跺脚,旋即去找蓝谨修要伤药。

隔着老远她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脚步一步比一步来的快的走进帐篷里,却没有想到,看见正端着碗吃着面条的蓝谨修。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蓝谨修问道。

“还有面吗?或者别的可以吃的东西。”若水直接无视蓝谨修,问向站在他身后正在忙碌的厨子。

蓝谨修看若水没有理会他,不在言语,继续埋头吃面。

“有,蓝世子刚才叫我们多做了一份,正好有一碗,只是毕竟是蓝世子安排的,我也不能私自做主,小姐你还是先请示一下吧!等同意了,小人立马端给你吃。”厨子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案板上多出来的那碗面。

“喂,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自然要负全责,”若水看了一眼他,自顾自的端起面开动。

蓝谨修什么也没说的放下碗,直径走了出去。

“切,又不是吃他的,干嘛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若水边吃边翻了一个白眼,奇怪,这碗面的味道,怎么跟她上次做的一模一样。

“小姐,这碗面的味道怎么样?”厨子放下手中的活,一脸好奇的问道。

“汤不咸不淡,面条就是有点太软了,总体来说还可以啊!怎么了?”若水边吃边说。

堂堂云川的战神,居然会亲手做面,能不感到稀奇吗?厨子抬眼看向外面,在确定蓝谨修走远后,快步来到她面前,目光火热地盯着那碗吃的只剩两根青菜的面,道“是这样的,这碗面是蓝世子亲手做的,奴才这不是好奇嘛!”

噗。

若水一口汤,喷向厨子满脸油渍的大脸,满脸惊讶道:“你说,这是蓝谨修做的?”

“……对呀!”厨子淡定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汤汤水水,压制着体内的怒火道。

“妈呀!……”

闻言,若水不淡定了,干净放下手中吃的一干二净的碗,撒腿就跑,什么,什么情况,蓝谨修居然会煮面,而且自己还吃了他的面。

难怪那家伙走的时候一声不肯,感情是自己吃了他的面,肚子没吃饱,心里不痛快啊!怎么办,要是那个家伙借题发挥,故意刁难自己,将替自己找手链的事,故意加大要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