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六章:两手空空去打猎7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415 2016-10-18 20:53:51

  在姚千树一脸不屑之时,所有的马匹跟随者笛声,不时齐齐发出了声音,与之共鸣,就在那一刻,若水脸颊上忽然绽放出一抹仿佛冬日中的暖阳般,能温暖世间万物的笑容。

姚千树处于半楞之中。

这三匹马出了名的性情高傲,除了喂养的马夫,便只有自家主子能驾驭,刚才竟然跟那些一般马匹,同一时间齐齐叫出了声……他一脸怀疑的抓了抓脑袋,这一定是巧合,绝对是巧合!要不然就是幻觉

若水瞥了一眼,满脸惊愕的姚千树,以音驭兽,其实并不是非要凌驾于动物之上,而是与之沟通,在前世的时候,她因为有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误入世上最神秘,野兽最繁多的亚马逊原始深林,要不是凭借着其天赋异禀的能力,恐怕此刻早已葬身于某个食肉动物的腹中。

“好美的笛声,好美的人儿……”身后跟着的马车和人群无不为主折服,为之感叹,为之惊艳。

“若水,她怎么会吹笛子,又怎会有那样的造诣,这不可能的,明明她什么也不会的,这个女子一定不是她,一定不是的……”坐在一辆粉色马车上的白倾月,美目中笼罩着一层厚重的怀疑,喃喃自语道。

“这还明显吗,这白若水就如同那水池中的金鳞,一旦让其抓住了机遇,便可一跃九天,”户部侍郎的女儿王美云,揽着白倾月的身子,冷笑道:“你呀!就是太单纯了,才让一个拉不出台面的庶女,夺去了光芒,我要是你,必定要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让其不敢再媚意荡漾的,败坏门风。”

“可是,她是我的妹妹……血浓于水的妹妹,要对付她,我下不去手!”白倾月摇头,美目中满是挣扎和不舍。

“你当她是妹妹,可是她呢,”王美云双目带着冷光的盯着若水的背影,道:“恐怕不是吧,要不然,怎会跟蓝世子坐在一个马车上,而不是跟你坐在一起,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若水……”白倾月眼眸死死地落在若水的背影上,那年她十二岁生日,她还记得,那个很消瘦,很胆小的若水,在所有人散去之后,悄悄地从门缝里丢进来一个用泛黄纸张叠成小船,祝贺她生辰快乐。

至今都还记得若水,那双水汪汪凝视着她的眼睛,是么的纯洁无垢,是多么的真挚纯真,可是……此刻这个光芒万丈的妹妹,让她觉得好陌生,陌生的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看出了白倾月的犹豫,满是嫉妒的王美云当即冷哼一声,道:“好,你们姐妹情深,但是你不要阻止我去对付她,不然,从今以后咱们绝交……”

过了许久,才缓缓收尾。

“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吗?”若水收回笛子,看着听得近乎痴迷的姚千树,询问道。

姚千树不置可否的点头,如此明显,能不相信吗?经此一役,他对于人和动物,有了新的认识。

心中竟然诞生了一种,人和动物能和平共处,成为朋友的荒缪想法!

“白若水,你怎么出门还带着这个?”蓝谨修的声音从车厢内传来。

“蓝谨修,你混蛋,干嘛动我的东西?”若水一听,旋即一头扎进马车,却看见许久不见的小狸,摊在蓝桌子上狼吞虎咽的吃着糕点。

吱吱……

“若水妹子,小狸好想你!”小狸在看见若水后,一股脑的钻进她的怀中,开始一顿撒娇。

“呵呵……我才不相信嘞,你这个贪玩的小东西,肯定是趁着帮我找东西的时候溜出去玩了,不然怎会又胖了一大圈。”若水嘟着嘴巴,扯着小狸毛茸茸的耳朵道。

“才没有,明明是瘦了好不好,你再好好看一看。”小狸把脑袋摇的向拨浪鼓一般,拼命的掩盖自己这半个月来,好吃好喝,长胖的事实。

“你这样子,完全是在欲盖弥彰,那你说帮我找的东西找到了吗?”若水挑眉问道。

小狸点了点头,然后在看到坐在一旁的蓝谨修后,又是一阵激烈的摇头否定。

“你倒是找到了还是没找到?能吱个声不。”若水皱了皱眉,小狸八成又是跑到哪里去玩,将她交代的事情,给抛到了九霄云外了,不然……

以它喜欢卖弄的性子,一早就拿出来了。

意识到自己错误的小狸,贼贼的眼睛在瞟了几眼自家眼带威胁的男主子后,当即全身一寒,两腿一瞪,旋即一股脑的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臭小狸,快给我回来……”望着小狸的出逃,若水一脸的茫然,她好像没有说要罚它啊!干嘛跑得那么快?

“那只灵狐,你养的宠物吗?”蓝谨修放下手中的兵书问道。

“它不是我养的宠物,而是一个能逗我开心的朋友,只是那家伙很贪玩,每次都在犯错之后,就会消失许久才会出现,”若水说着说着,目光一亮,突然激动的看着他,道:“你的影楼是不是很厉害?”

“是有怎样?”蓝谨修语气不温不火道。

“能不能帮我找个东西?”若水望着他。

“可以,不过影楼要价是很高的,而且一年只接十单生意,正好今年的已经排满,若是你想要找影楼办事的话,必须要完成影楼开出的一切条件。”蓝谨修挑眉,黑洞本的眼眸中带着一点算计,难得这丫头,有事求人,若是不能趁机狠狠敲成一笔,恐怕再有这样的机会,很难!

“可以可以,只要能帮我找到东西,怎样都可以……”若是向小鸡啄米一般点头,然后一屁股做在蓝谨修身边,埋着头,拿起他的纸笔,细细画着逆光半月手链的手稿。

蓝谨修削薄的嘴唇微微一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然而,在看到那张灵秀雅致的小脸很是专注的时候,原本话到嘴边,却有吞了回去。

“这个是我在云山之巅,三年前遗失的手链,要是你能帮我找回来,就算要柳州那座金矿也可以。”若水在画好的手稿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待干了之后,才转交给他。

蓝谨修目光随意的瞟了一眼,被她的屁股坐在着衣衫,旋即视线落在她递过来的白纸上,黑眸一凝,这不就是,他三年前去雪山之巅时,找师傅时从空中飘来的手链吗、难怪那只狐狸,每次都盯着自己的藏宝库时,都会露出那种很挣扎的眼神。

若水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她伸手扯了扯蓝谨修的衣袖,道:“蓝谨修,我们做朋友好不好,就是那种很铁,能两肋插刀的朋友。”

“你是想,跟我攀上关系后,在一毛不拔的让我替你找东西吧?”蓝谨修眼带笑意的看着她,一语道破道。

“才没有,我可是打从内心想要结交你这个朋友的,”若水举着三个手指头,发誓道:“若是,你不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虽然嘴上是这么再说,可她的心里,却是在滴血,不就走个后门吗?为毛一点机会都不给。

“如此便好,因为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走后门的人,”蓝谨修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右手揽着她的肩膀,道:“没有想到,小小年纪的你,比那些上战场打仗的老兵还看得开,实在是众人学习的楷模。”

给她戴高帽子!若水皱了皱眉,眼角余光着他那只揽着自己肩膀的手上,尽管心中很是不喜,但为了找回自己的手链,忍了!

“物以群分人以类聚嘛,像你这样的人,身边怎可能会出现走后门的人对不对。”若水干笑两声。

“好像是这样的。”蓝谨修把盯着手中的画,慢悠悠道。

“那,请问,帮我找到这个手链,你要提什么条件。”若水看着蓝谨修,用了憋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这个要按规矩办事。”蓝谨修顺势揉捏了一下若水,嫩的快要掐地出水的脸颊,语气充满邪肆的气息道。

靠,要是知道规矩,还用得着求你吗?她早就骑着马,直奔影楼去了,要不是看在他是影楼的主人,办事效果铁定很好,才不会昧着良心,与你拉关系。

“请问,破例的规矩是?”若水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自己的小心机,乌黑分明的眼睛直直地凝视着蓝谨修,道:“我相信,一定不会很难完成的,对不对……”

蓝谨修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杯子里空着的茶杯。

“哎呀!怎么没水了。”若水一副狗腿模样,立马帮蓝谨修倒水。

“这个吗?……”皱了皱眉头,蓝谨修有些不适的抖了抖肩膀。

立马懂起来的若水,赶紧双手成拳,不轻不重,力道均匀的替他敲打按摩着肩膀,带感到时机合适时,刚要开口询问,却没有想到,蓝谨修的头微微地一侧,身体已经歪过来,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蓝谨修……”

若水的身体不由主的一颤,如此近的距离,好似只要她稍微侧一点点头,就可以碰到蓝谨修的脸颊,而蓝谨修那种霸道令人心慌的气息,有些灼热的从她的脸颊飘过。

“别吵,好累,我想睡一会。”

“可是,你能不能,能不要靠在肩膀上……”她不由的拧了拧眉,想着如今要靠这个人帮她找东西,还有预防他打自己那座金矿的注意,即使心中难受的要死,也要忍着。

“烦死了,别吵行不行,等我睡醒什么都好说……”

“可是……好吧!”为了能尽快找到手链,若水捏紧的拳头,骤然放下,然后一动不动的支撑着蓝谨修重如泰山一般的头,她严重怀疑,这个人在故意变着方整她!

良久。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若水开始眼皮打架,再挣扎几次之后,也跟着闭了眼睛沉沉地睡去,随着她鼻翼间均匀的呼吸声出来,原本闭着眼睛的蓝谨修猛地睁开了眼睛,手顺势将她熟睡的身子抱在怀中。

转过头,目光盯着桌子上那张画手链的白纸。

心中微微一动,那一刻,蓝谨修深邃的目光中,带着从未有过的情绪,睫毛微颤,低着头静静地看着若水。

云山之巅,那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入的,而她的手链,却能落入自己手中,是巧合还是……

缘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