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五章:两手空空去打猎6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676 2016-10-18 19:52:33

  “这是商业秘密,不过你真的想知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告诉,只是……”蓝谨修有些为难道。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啊!”一听到有钱赚,若水立马忘记以前的恩恩怨怨,见钱眼开道。

“成为南离王府未来的女主人,我便毫无保留的告诉你。”蓝谨修笑道。

“不用了,我家是天下第一首富,你这靠边站的小门小户那什么赚钱的法子,不听也罢。”闻言,若水脸上的笑意一凝,成为南离王府的女主人,亏他说的说来,且不论南离王府的门槛有多高,就算不高,她也不会进!

“当真不听?”蓝谨修问道。

“不是真的,难道还是煮的。”若水没好气道。

“有志气,可是听说柳州还不止一座金矿,貌似还有未被人发现的玉田和银矿。”蓝谨修缓缓地道,淡淡地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引诱。

“你就在那里吹吧!反正我是不会受你诱惑的,”若水眨了眨眼睛,道:“钱财乃是省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有一点足以,要是太多反被人惦记,我这个人人虽喜欢钱财,但并不贪财。”

“那你又是为何要守住柳州的金矿?”蓝谨修沉呤了一下,迅速问道。

若水带着点小心机,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他,道:“柳州金矿是爷爷送给我的东西,我自然要守住,倘若有一天,因为什么原因我守不住了,就算是玉石俱焚,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你的心疾是怎么回事?为何我看不到病状。”蓝谨修没有纠结在那个问题上,转而问出了一直都疑惑不解的事。这家伙后面的那句话,摆明了说给他听得,为了营造自己好男人的形象,当即选择岔开话题。

闻言,若水的脸色变了一下,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她并不是一下子就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之中,而是以灵魂体的形式,每日看着李兰馨那个毒妇,端着一碗少量带毒的汤药给这具身体本尊,却什么都不能做。

后来渐渐地,毒药通通汇聚到了心脉,正主因为毒发而死,转而才有了她的再次重生,所以残留的毒素,造成了不定时发作的心疾。

“不要告诉我,你会医术!”若水微微有些错愕的望着蓝谨修,看他的模样,似乎在医术上还颇有造诣。

蓝谨修伸出一只手,道:“口说无凭,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若是愿意一试的话,不妨把手递给来,让我把把脉。”

他看着若水似乎有些犹豫,但并没有着急的撤回手。

“告诉我土鳖虫的功效。”若水双目紧盯着他,她专门挑了了一个很是冷门的药材来考一考这个人,要是他答不出来的话,就证明是在胡说,而要是答出来的话,不妨试一试,反正阎王爷要收回她的命,也是时间的问题。

“还真是警觉,不过有警觉性总比没有强。”蓝谨修裂了裂唇,道:“地鳖虫的别名有土元和蟅虫两种,可破瘀血,续筋骨。”

“说的很对,确实有两把刷子,”若水这才伸出手。

刚把上脉的蓝谨修,感受着她体内那种如同溃散开来的脉像,神色立马凝重了起来,脉博细速 不规则 逐渐变弱而消失,这是一个将死之人的脉像,可却在下一刻,变得不浮不沉,不大不小,节律均匀,从容和缓,流利有力,尺脉沉取不绝。

如此脉当属稀世罕见!

世人都以为他的武功出神入化,却不知他的医术才是此生之最,看尽世界其难杂症的他,却是从来也没遇到过如此诡异的脉像,就好像,这不是人该有的脉像一样……不过他可以确定,白若水没有心疾,而又心疾这一说,当中肯定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猫腻。

“看你一脸很凝重的模样,我是不是快要死了?”若水吃着一块糕点,有些无所谓的问道。

蓝谨修收回手,目光复杂的瞥了一眼她,缓缓道:“只要你不自虐,活个十年八年是没有问题。”

“能活十年八年?”闻言,若水先是猛地一怔,旋即带着怀疑到:“你刚才是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给懵的,不然被所有大夫断定活不过十八岁的我,咋被你一看,就还能多活几年?”

“爱信不信,你还没有能让我解释的权利。”蓝谨修不看她道。

“你……”若水狠狠地瞪了一眼他,很是恼怒道:“话说一半就止住,跟提抢不举有什么分别,蓝谨修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明白,我跟你没完。”

“白若水,你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要矜持一点,别什么话都说。”蓝谨修先是嘴角抽了抽,旋即忍不住提醒道。

“刚才说什么了?还提醒我矜持,我告诉你,打从懂事起,就不知道矜持那两个字该怎么写,再说我不矜持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了吗”?若水一听,气到不行。

“此次出行的人很多,你若是嗓门再大一些,保管那些人都会看过来,”蓝谨修斜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道:“双眼喷火,双手叉腰,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你若是想要那些人看见或者听见,我不反对。”

“曾经有个人,拿金丝楠木做的棺材做实验,在里面放了一块新鲜的猪肉,等到一个月开棺时,发现那块肉还是温度,如此好的木材,怎么就不隔音?”若水板着脸沉声道。

“你可以声音在放大一点,看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蓝谨修扬了扬眉,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动作优雅的喝了起来。

若水一哽,金丝楠木能防腐、防虫、防变形,没说能隔音,又没说不能隔音?她脸色极为难看的瞪着蓝谨修,这个人让人实在是看不顺眼,当即走出马处,坐在了马车外面,抢过姚千树手上的马鞭,十分不爽的摧残着所过之处的花草树木。

“没有马鞭我怎么赶马,快把鞭子还我。”一不留神被抢鞭子的成功,急忙喊道。

“谁说没有鞭子就不能赶马?”若水看着依旧井然有序奔跑的三匹马,对着黑着脸的姚千树反问道。

“没有马鞭不能赶马,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姚千树想起来先前,她对自己主子用强的事,于是黑这个脸,没好气道。

闻言,若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上拿着的鞭子,轻轻一用力,旋即被扔下了陡峭的山崖。

“你……”姚千树一看,立马火冒三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万物有灵,马也亦然,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什么,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若水没有理黑着脸的姚千树,转而目光低柔,声音如水一般轻柔地,朝着三匹要朝着不同地方而去的骏马,道

“马儿马儿,我给你吹笛子,你好好赶车好吗?”

嘶嘶……

三匹出了名性子烈的马,却在这一刻,齐齐的叫了一声。

若水的手指,在笛上有规律的穿梭在各个笛孔间,优美的笛声,带着不骄不躁,不重不轻,似流水,似白云,好似花开般的声音,轻柔地掀起空中阵阵地涟漪,而那被风吹响的树木,又好似应和着那如天籁般的笛声般。

此时刻地面上各自行走的马匹,在笛声响起的那一刻,原本凌乱的步伐,全都在一刹那间,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全部迈开了整齐的步伐,向着前面匀速前进。

随着她的起身,笛声便溢的激越起来,那肆意的曲调好像挑起了狂风,一身红衣临风而飘,而那齐腰的黑发肆意飘扬着,犹如黑色的瀑布悬垂于半空,伴随着空中飘荡的花瓣轻歌曼舞。

纤细的身影,在那一刻,好似由内而外散发出神圣般的气息,令她看上去,犹如九天之上的仙女棒,让人心中不敢生出丝毫亵渎之心。

那抹红色的身影,艳而脱俗,俗而清雅,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诉说,用画作来勾勒的意境,那是一种近乎空灵的气质,就宛如,那是世间上唯一存在的媚世妖姬,只需一个回眸,便可倾覆天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