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四章:两手空空去打猎5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288 2016-10-17 17:32:07

  成功看着自家一直高高在上的主人,被女上男下的姿势给雷到了,一时大脑转不过弯,那个“车”顿时哽咽回了口中,一脸惊异的初朝着蓝谨修点了点头:“遵……遵命!”

“那还不出去,愣在那里干嘛,找死吗?”蓝谨修神色不自然的,板着脸道。

“好……好,我这就出去。”成功机械的点头,转身大脑处于石化一般的赶着马车,心想白小姐也太开放了吧!表白不成强上……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成功眼中更是满满地不屑和愤怒,自己主子那可是神一般的宠儿,怎是白若水那样的病秧子可以匹配的。

“白若水,不可以,她没有资格!……”赶着马车的成功心头冷冷的道。

若水从地板上爬起来,不敢看蓝谨修的脸,很是规矩的坐在窗户边减少自我存在感,对于这种突然情况,她心中无声的谩骂。

该死,那个家伙身上的气味太霸道了,搞得她鼻翼间到现在都是他那个奇异的体味,唇瓣上那股狂躁的燥热更加宛如滚烫的开水般,烫的她全身发热,碍于是自己犯的错,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擦拭掉,便揽着窗纱想要用风吹散心中那种异样的不适之感,却看见一脸幸灾乐祸的慕容时正跟她打招呼。

妈的!

没有多余的表情,若水神色淡漠,缓缓拿起挂在腰间的传音笛,手指搭在笛身上,目光紧盯着还在沾沾自喜的慕容时,嘴唇轻启。

柔美的笛声缓缓而出,恍惚间,动人的旋律,带着一股魔力透过无形地力量渗进慕容时拉着马车的马匹耳中。

收回笛声,若水看着慕容时一脸听得如痴如醉的模样,眼中掠过一抹冷芒,既然敢做,那就要承受所带来的后果,要是出了什么事,就别怪我了。

慕容时做贼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在看到若水眼中突然而起的冷芒后,不知怎么得,后背一寒。

嘶嘶……

一声马叫冲天而起,原本还慢悠悠的马突然像发了风一样,四脚腾空,朝着前面跑去。

速度不是很快,但只是一晃眼便已经消失了踪迹。

把一切看在眼底的慕容邪手拿著书籍,笑而不语。

与其时刻感受马车里异样的气氛,还不如睡一觉图个耳根清净,若水头枕着保护,手拿着一本不知从来哪儿顺来的书籍盖在脸上,和睦而睡。

“老皇帝登基三十年来,一直呕心沥血经营着云川王朝,然而其野心猜忌太重,导致现如今的王朝早已是千疮百孔,生灵涂炭,表面云川朝野和睦实则暗涛汹涌,整个云川只有三处金矿,柳州的金矿你最好不要动,免得没吃到鱼肉还惹一身腥。”蓝谨修双眼看着书,淡淡道。

“柳州一直是白府天下,天高皇帝远,老皇帝的手还伸不不到那里去。”若水不以为意道。

“自古以来凡是能登上皇位的人,城府和实力岂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柳州至少有三分势力已被老皇帝暗中接手,只要你开采金矿的消息一旦走漏,老皇帝得到了金矿确切位置,那么白府必将会成为他首个,取而代之的目标。”书翻开一页的蓝谨修闻言,却是摇了摇头,不赞同道。

“三分势力已被老皇帝暗中接手,取而代之?”若水一怔,旋即激动的站起身来。

“掌管柳州贸易往来分店的老蔡以及柳州知府,最后一位则是出生在柳州,现如今正是你府中,第二掌权人的李兰馨。”蓝谨修解释道。

此话一出,若水的脸色顿时暗沉,老蔡为人本分收礼,在柳州贸易往来分店做了将近二十年,可以说他一直是爷爷很放心的心腹,却没有想到最不可能的人,竟然是皇帝在他们身边安插将近二十年的棋子,其次柳州知府为人贪财好色,好逸恶劳,他和爷爷一早便知晓其是皇帝的棋子,因此直接可以忽略,而李兰馨这枚棋子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你这些年来一直在军营,又怎么会知道?”若水带着疑惑的问道,爷爷看人用人向来最为准确,若是他身边的两人都是皇帝长期埋藏的棋子,又如何不被发现?可是蓝谨修有没有什么理由欺骗自己,如此一想,不得不暂时放下对他的成见。

“号称天下第一情报的影楼,不才,正是由我南离王府所建立。”蓝谨修目光看向她,含笑道。

“影楼,号称天下没有什么查不到的影楼,竟是南离王府建立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若水手掌微微收紧:“情报,财力,兵权,谋略,登基的必要条件一样不缺,蓝谨修,你要是想登上帝位,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惜我志不在此!”蓝谨修笑道。

“常言道过满则溢,你志不在那一处,还是暗度陈仓也好,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损害白府的利益,都与我无关。”若水脸色勾起一抹真诚的笑颜,她很清楚,眼前的此人要是一旦成为对手,将有多难以对付。

“……这个不好说,要看某人的选择。”蓝谨修慕容邪皱着眉,嘴唇微微轻抿,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出来,但有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她,旋即转移话题。

某人?这个某人若水自动理解成自家爷爷,憋了一眼,蓝谨修有些好奇的问道:“我想请问一下,你和白府谁更有钱?”

“这个好像涉及到我的隐私问题。”蓝谨修不苟言笑的提醒道。

若水乌黑分明的眼眸中掠过一抹不悦,不想说就不说嘛,又没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此虽次然是被逼前来,但却得到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情报,倒也不错,不过!她心中真的很想知道蓝谨修的实力有多大,原本沉寂许久的声音,顿了顿,又有些不甘心地问道:“说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我只是想要知道整个云川,又或者整个天下谁最有钱,你要是不想说也可以不说。”

“白府自然是最有钱的,只是我也不差!”蓝谨修这个不差存在很大的水份,因为他只是估算了个人名下财产,而没有算上整个南离王府。

“呵呵……就知道会这样,世上奸商中除了爷爷,能超过他的人恐怕还未曾出生。”若水靠在窗户上笑了笑,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你这赞扬的话,要是被白爷爷知道了,恐怕会哭死。”蓝谨修笑道。

“那臭老头的承受能力很强的,就这点还能让他哭死,那他早就在几年前就已经烂在了黄土里,我们不要再扯那个老家伙了,能不能稍微透露一点,你们南离王府最赚钱的是什么行业?”望着蓝谨修奢华到极致的马车,心中忍不住打探道。

看着若水一副我跟你很熟的模样,蓝谨修有些哭笑不得,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明目张胆对他厚脸皮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