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三章:两手空空去打猎4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632 2016-10-16 14:54:10

  王锦儿没好气道:“那你能看到自己的头顶吗?”

“我说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好歹我也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怎么就不知道给我留一点面子,,上次我们不是说好了,有其他人在的时候,要给我留面子的吗?”王锦城环顾了一下周围看好戏的家伙,绷着脸,凑在自家妹妹的耳边提醒道。

“那个,你身上确实很臭,我说的是实话!”王锦儿思索了一下,身子稍微往后仰了一下,一手捂着自家的鼻子,一手指着王锦城的嘴巴,很耿直道。

王锦城有点冒火,一把揽过自家老妹的肩头危险道:“你这个死丫头片子,信不信,我回去以后告诉老爹你将他最珍爱书籍,拿去给慕容光垫桌子。”

王锦儿闻言顿时脸色发白,自家老爹打人的手段可不是盖的,猛地用了推开王锦城,一脸可怜兮兮的望向慕容光,道“慕容哥哥,王锦城威胁我。”

王锦城霎时心中拔凉拔凉的。

“笨!”慕容光移开和蓝谨修交谈的视线,目光淡淡地瞟了一眼王锦城:“他威胁你吗,难道你就不会威胁他吗?我可记得,某人的功夫可一直都不是你的对手。”

王锦儿一听,顿时忽然开朗,五指收紧成拳状,向着王锦城挥了挥:“要告尽管去,反正只要我挨揍,你也逃不脱。”

“呵呵……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王锦城当即退回自己的位置,心中无声的哀嚎,家门不幸啊!

看着这对活宝兄妹,从未享受过亲情的若水,心中很是羡慕道:“你们感情真好!”

“才不!”两人互看不顺眼的异口同声道。

“感情不好,默契却如此好,不愧是一个爹妈生的!”若水晒笑道。

哼……

王锦城和王锦儿对视一眼后,互相再次极为看不顺眼的齐齐冷哼一声。

慕容时笑而不语。

慕容光早已见惯不怪。

“你们是要自己下车,还是要我亲自动手轰下去。”蓝谨修手拿着书,目光稍稍从书本上,用着赶苍蝇般的眼神扫了一眼马车了多余的人。

慕容时一脸哭丧道:“兄弟,不带这样翻脸无情的,咱们虽然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患难与共总有过吧!再说大家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多有意思啊,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让我们留下好不好?”

王锦城接口道:“此去皇家狩猎场至少也有二十三十里路,我们又没有准备马车,要是骑马过去,屁股铁定会开花不可。”

王锦儿埋怨道:“谨修大哥,你不能有了若水就忘了兄弟啊!”

神经,这跟她有毛关系?

若水停止啃苹果的动作,抬头一脸郑重其事的澄清道:“我和蓝锦修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把我跟他混为一谈。”

摒弃呼吸。

王锦城,王锦儿,慕容时光等,旋即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原来是蓝谨修在倒贴!

“呵……”蓝谨修不屑的冷笑一声:“要不是看在白老爷子面子上,我会带着你?”

“谁稀罕你带!”若水不甘示弱的顶回去。

“那你可以选择现在就跳下马车。”话虽如此,可蓝谨修目光却是看向白府大门。

“你……”若水瞪眼,看着蓝谨修气的磨牙,要不是为了柳州的私人金矿不被爷爷没收,她才不会与这个人有半毛钱的关系,重重的跺一一下脚后,扔下手中没有啃完的苹果,拿起一本书盖脸上,惹不起,她躲就是了!

“那本书价值一千两黄金,要是被损毁了,我会去找白老爷子要。”蓝谨修看着她盖在脸上的书,声音不咸不淡道。

靠!

一本破书要一千年黄金,贱人的东西果然一个货色,睁开眼睛看着价值值千金的书,难怪这么贵,原来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兵书,若水忍者脾气:“白府别的不多,就是钱多,你要是想要索赔尽管去吧,我不会拦着。要是你嫌钱不够的话,可以多要一点,我一定会为你敞开大门。”

空气中带着一股冷飕飕的气息。

王锦城打了一个哆嗦:“我先下去了,你们继续。”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不客气了, 此去皇家狩猎至少有一百多里,我这个人向来抠门,按照一炷香一千两的价格按事计算,等到了那里,请按照时辰付款。”蓝谨修放下手中的手,看着她道。

“你这马车是金子做的吗?居然敢如此漫天要价?”若水瞪着眼道。

蓝谨修绕有兴趣道:“除去绫罗绸缎和金丝楠木,看到那拉马车的三头马匹没有?”

若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浑身上下,黑炭般纯粹,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虽然她对马匹不是很了解,可从那三匹马的外表看来,应该是好马。

“雪月国正宗的汗血宝马,放眼整个天下不出五匹,一千两一个时辰,你还觉得贵吗?”蓝谨修瞥了她一眼。

慕容时、慕容光、王锦儿顿时大感蓝谨修心黑。

“如此会算计,不去经商实在是浪费天赋。”解下腰间的荷包,朝着他扔过去,若水讥讽道:“这里至少有十万两,现在整个马车被我承包了,你给我滚下去。”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很识相的王锦儿拉着慕容光赶紧撤离。

“十万两银票我没有看到,十两倒是绰绰有余,请问白二小姐,你是不是头晕眼花了?十两和十万两银票都分不清楚。”蓝谨修黑眸掠过一抹一闪而逝的得逞。

若水抢过钱袋,仔细一看,却是只有一张十两银票在袋子里静静躺着,瞪大着眼睛,怎么可能?这不应该啊!里面的钱是她前些日子为何替红禾找武功秘籍,三更十分跑去太子府随手拿的,此事只有她一人知晓,怎会说没就没了。

“这个钱袋除了我就你碰过?识相一点就赶快拿出来,免得蓝世子偷东西这件事被传了出去,对你名声不好”若水揪起他的衣领。

蓝谨修不以为意的一笑:“证据,你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请放开。”

“能接触钱袋的人除了我就是你,不是你偷梁换柱,还能有谁?蓝谨修我告诉你,怎么吃进去,就给我吐出来,晚了管你是南离王府世子还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修罗将军,照打不误。”若水不客气的勒紧他的脖子,双目闪动着红色的凶光。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自己的底线,要不是这一世只想本本分分做人,管它二三七二十一,照杀不误。

“要不,你搜一搜,反正我一直坐在这里,要是拿了的话也应该在马车里。”蓝谨修漫不经心的一笑,信誓旦旦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若水眸光暗敛。

“那就开始吧!我保证绝不动一下。”蓝谨修眼中没有半分的怒意,依旧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若水手刚探在他腰间,突然意时到有些地方貌似有些不对,什么叫做那就开始吧!我绝不动一下,好似听起来让人浮想联翩,眸子扫向依然还坐在马车里看好戏的慕容时。

“那个,我先下去了,你们继续。”目光充满暧昧的看着两人,慕容时讪笑两声,当即选择跳窗而而去。

若水目光再次落在蓝谨修身上:“识相点,就快点给我交出来,不然我立马将你扒光……”

声音还未说完,就被突然行驶的马车惯性倒在蓝谨修身上,毫无防备的两唇相触,

若水傻了。

蓝谨修愣了。

“主人,刚才是慕容世子赶得马……”控制马匹不在狂奔的成功,拉开帘子冲着蓝锦绣道。

“嗯……知道了,好好赶你的马处。”蓝谨修神色不自然的推开若水,整理胸前凌乱的衣衫,朝着成功道。

处于石化的若水还来不及反应,就倒在了地板上,身上的疼痛一下子唤醒了她正处于呆滞的神经。

接吻!

刚才她吻了蓝谨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