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二章:两手空空去打猎3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170 2016-10-15 17:49:59

  边走边啃苹果的若水刚跨出白府大门,便看见门口停了许多奢华、高雅的马车,而每辆车前都立着衣着整齐的女仆与护卫,她朝着马车上各府的标准定晴一看,着实让若水大吃一惊,什么亲王府,宰相府……凡是官阶四品以上各府标记全在此中,感情这不是一次私人行动,而是一次集体出游。

蓝谨修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不知道她是名满天下的病秧子吗?虽说是病秧子着其中包含水分,不过如此大张鸣鼓,显然没想过给她退路。

那个老奸巨猾的狗东西,一定是找准了她想要大隐于市的弱点,所以才故意召齐众人,让她在众目睽睽中,不得不跟随他左右,若水无声的在心底骂了一声:“蓝谨修,你大爷的!”

“上来。”三匹纯黑色的骏马,拉着一辆张扬而奢华的马车,轿身四面由黑色绣着金色图腾的丝绸装裹着,马车立于金色的光下,使其更显华丽,此时那修长被黑色帘子遮住的轿子中,传来蓝谨修不耐烦的声音。

“咳咳……”一阵微风吹过,若水猛地感觉通体发寒,好似那道诡异的风中,携带着千万道寒冷的芒刺,她被口中的苹果碎末呛到,低下头的瞬间,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人群中形形色色的神情。

当下一个头两个大,原来不是那阵风令她感到冷,而是那些轿子里不善的目光,蓝谨修是云川闺阁女子最想嫁的人,但凡是稍微跟他走得近的异性,都会成为群起而攻之的对象,这个人光芒太过扎眼,就像是一朵带毒的罂粟。

是要时刻远离的对象。

目光看向拉轿子的马匹,眼角微扬,从小在死人堆里穿行的她,想要解决这些烦人的苍蝇,不是不会而是不想,只要那些人让她难以忍受,定会好好收拾一番,如此一想,若水原本沉重的心情,当即松懈了下来。

“小姐,这是老爷让我准备的干粮和御寒的衣服,此去皇家狩猎场,地处深山,夜晚会格外寒凉,老爷吩咐小姐切记要记得早晚添衣,莫要感染风寒。”被白老爷子安排来送行李的乔管家,匆匆忙忙走出大门,将手中的包袱递给若水嘱咐道。

“皇家狩猎场?”若水疑惑道。

“三月三,是云川一年一度的狩猎比赛,小姐之所以能得到前去的名额,全仰仗蓝世子。”听出了若水的不解,乔管家笑着解释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谢他了!”若水目光升起一抹冷肃的火焰,突然感到此去蓝谨修那狗东西一定没安好心,旋即一脸可怜兮兮地求救道:“乔管家,你看这里这么多人还有路途又远难走,你要不要发发善心,去跟爷爷说,让我留在家中。”

“小姐,快走吧,让那么多人等你一个会引起公愤的。”乔管家一愣,当即选择把这个身上燃烧着愤怒火焰的若水,打发走。

“乔管家,你……”

“姚护卫赶快给小姐搬凳子,她要上马车。”不带若水说完,乔管家直接无视正在说话的若水,冲着站在马车旁的姚千树喊道。

若水眼睛微抽,没有看出来,白府一直兢兢业业的乔管家原来也是一个腹黑的主啊,那赶人的架势,当真有了自家爷爷的八分真传,当下看了一眼目光闪躲的乔管家,摇了摇头感叹道:“这白府风水有问题,赶明个叫爷爷请个道士来看一看。”

乔管家抬头望天,无视,彻底无视。

“白小姐,请。”姚千树撩开黑色的轿帘。

“白妹妹,你怎么还不上来,听说皇家狩猎场这次又有人兽大战,我都等不及了,快点上来吧。”忽然黑色的轿子中探出一个头,冲着若水催促道。

若水神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稍微抬起头,目光看向那催促她的人,五官不算精致,但胜在灵动,一身戎装,虽英姿飒爽男孩子气十足,却不失俏丽多姿,从腰间常年盘着两把弯月宝刀来判断,此女子正是是王锦城的妹妹王锦儿,一个不爱琴棋书画,偏爱舞刀弄枪的女子。

若水不语,目光淡淡地看着王锦儿,心中却是郁闷至极,既然马车里有王锦儿,那么必然王锦城,慕容时光两位兄弟也一定在里面。

明明他们几个才是同穿一条裤子的人,干嘛还要把她也叫上?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先应付了爷爷,保住她在柳州的私人金矿再说。

临走之前,双眼狠狠地瞪了一眼无视她的乔管家后,在无数人的目光中,若水继续啃着还未吃完的苹果,缓缓走上蓝谨修的马车。

“白妹妹,来坐我这里。”王锦儿冲着她招呼道。

“哦,好。”刚刚走上马车,就听见坐在靠窗位置的王锦儿,冲着她招呼道,若水是一个对陌生人很排斥的人,纵使对着刚刚见面的女子没什么感觉,当还是处于礼貌的点了点头,坐到了她的身边。

“喂,若水妹妹,我是慕容时,上次在宴会上我们见过面的。”一向自来熟的慕容时,朝着她眨了眨挑花眼,自我介绍到。

“你好。”看着他们友善的目光,一时对陌生人的防备微微松懈了下来,心中暗想道,与其冷漠以对,倒不如笑脸迎人,此刻也不知要多久,多一些朋友总比宿敌来得好,于是若水落落大方,笑着向坐在里面五个人熟络道:“你们都是云川响当当的人物,想要不认识也难,今天若水能有幸再次聚会,实在三生有幸。”

“比起我们,若水妹妹上次在宴会上与谨修针锋相对的一幕,那可是真让我等十足开了眼界,作为第一个能让谨修吃瘪的人,来我敬你一杯。”王锦城端着两杯酒凑近若水,低声的嘿嘿笑道。

“抱歉,我有病在身不能饮酒,用茶水代替可以吗?”若水略带歉意的目光在那杯酒上停留了一下,然后收回视线,端起一旁的茶水道。

在前世身为杀手的她,只会更一种人喝酒,那就是被认作家人的人,而他们对她来说只是陌生人,所以断然不会对饮的。

“当然可以!”王锦城点头。

“干杯。”端起杯子与王锦城碰杯。

王锦儿用手捂着鼻子道:“哥,做回你的位置去吧,没看见你身上的酒气熏到若水妹妹了吗?”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王锦城低下头,皱了皱鼻子朝自己身上嗅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