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十章:两手空空去打猎1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320 2016-10-14 15:14:56

   清晨。

  天空一碧如洗。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间隙洒向大地上,所过之处,把那些飘荡着迷雾地竹林照的通亮。

而躺在竹林下的若水,也因此被染上了一层星星点点的光辉,蓬松的黑发,凌乱的衣衫,以及那被涂得烂七八糟的脸,在光点照耀下更衬托出她的出淤泥而不染。

  黑浓卷翘的睫毛轻轻抖动了几下,翻了一个身,跟着就没有了动静,不一会儿,许是被林间鸟叫声给惊醒了,睁开了慵懒的眼睛,嘴里打着呵欠,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

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叫声,体内如有一团熊熊的烈火在燃烧,双手捂在上哀怨的看着睡在另一边的红禾。

“红禾,我肚子饿了,快去给我找吃的。”好饿,有一种前胸贴后背的感觉,脑海中快速闪过,天苍苍,野茫茫,家中存粮全吃光!此时,风吹草地“饿的慌”,抬头望四周,全是空荡荡,低头见肚子,里面全是亮堂堂,生活真艰苦,两眼泪汪汪!的诗句。

“别闹,让我再睡一会,还早着呢!”红禾眼皮都未曾抬一下,翻了一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哼!想睡门都没有,她至少有千万种方法叫醒这头懒猪,若水眼珠子转了转,目光突然捕捉到,树上一条菜花蛇正挂在树枝上享受阳光浴。

“小花来帮姐姐一个忙。”若水仰头,朝着树上盘着的蛇很是亲切地喊道。

“谁?”菜花蛇目光左右移动了一下,发现地下除了一个人没有同类,以为自己听错了,继续闭着眼睛优哉游哉的补眠。

“是我。”若水眨了眨水灵灵地眼睛。

“什么?白若水,你在叫我吗?我没听错吧!”菜花蛇再次听到地下传来的声音时,一双珍珠般大小的眼睛,冲满惊异地看着紧紧盯着她,这不可能的,一个人怎么能会兽语,它不是在做梦吧?可是这里除了她和地上那个睡得像死猪一样的人,四周连蚊子都没有一只……

“你没听错,是我在同你讲话,小花蛇。”若水极为友善地看着它。

“你怎么会兽语,这太可怕了,难道你不是人,或者是神话传说中的妖魅鬼怪?”菜花蛇一惊,垂直跌落在地上,旋即快速的翻了一个身,直起身子与若水对视,除了这个,还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菜花蛇心想着,尽量不要惹这个不明身份的女人不高兴,万一她是挖取内丹的妖魔该怎么办?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只不过想请你,帮我叫醒这头躺在地上的死猪,虽然我精通兽语,但却不是你口中的妖魔鬼怪,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若水看着一脸警惕的菜花蛇,语气出奇的柔和。

她知道,不管是在任何时候,动物与人只要见到此时此景,必定会将她看着妖魔鬼怪,面对这种情况,她早已习以为常。

“好……好,只要你不伤害我,我就什么事情都听你安排。”菜花蛇神情依然紧绷,说话间,迅速的吐着猩红的长舌,来回在红禾的脸上快速扫动,心中不停的催促,这个人快点醒来。

“这是什么,又臭又黏。”眼神迷离的红禾,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吐着猩红舌头的菜花蛇正朝她的脸上一顿乱舔,当即吓得六神无主的大叫道:“啊!有蛇,有蛇,快来人啊,有蛇。”

若水朝菜花蛇使了一个眼色,让其离去。

“谢谢,不杀之恩,来日再见。”边说边向着岩石方向逃窜而去,口上话说虽这样说,但菜花蛇心中已经打定注意,要携妻儿老小,尽快的离开此地以防不测。

望着疯狂逃窜的菜花蛇,小脸一僵,无语的耸了耸肩,若水一头黑线,自己很恐怖吗?明明长得很可爱的好不好,这条臭蛇真是一点都不懂欣赏。

“小姐,刚才有一条……。”红禾豁然站起身来,目光充满警戒的一阵扫视,声音四处语无伦次道。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听懂,是还没有睡醒吗?”看着红禾一脸的惊魂未定,暗自幸灾乐祸一阵后,若水一脸茫然的打断道。

“就是刚才有一条蛇,趴在我脸上,难道你没有看见吗?”红禾依旧惊魂未定的追问道。

“没有,除了我和你,连地上蚂蚁都没有又怎会有蛇,”若水一本正经朝着红禾眨了眨狡猾地大眼睛,开玩笑,要是被红禾知道是自己在捉弄她,一定又会被罚端洗脚水。

“啊,鬼啊!”红禾刚一抬头,便看见一张极其恐怖,满脸血腥的脸,当下大脑一根筋的大叫道。

若水一听,立即捂住好红禾的嘴,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昨晚才打闹了一夜,怎样还没有适应?若水瞪着眼睛,没好气道:“闭嘴,你想要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知晓昨晚是我扮成鬼吓唬李兰馨的吗?笨蛋!”

红禾无声的点头。

“知道就好,那就别再纠结你看到蛇的事情了,快去把脸洗干净,给我去厨房端点吃得来,都快饿死了!”若水扭扭腰,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该死,石板太硬了,屁股痛、腰痛、全身都痛,还是又软又大的席梦思床安逸,可惜在这里,只有铺着大半床稻草再垫着几床棉絮的稻草床。

房门刚刚脱开,便看见身穿一袭黑衣全身肃然的蓝谨修,面不改色的看着她,若水当即神色一凛:“你这个家伙,没事跑带我的闺房想找打吗、赶快趁着我还没有发火前,趁早离开这里,不然别怪我不食人间烟火,做个不近人情的人。”

“看来,你真的是忘记了昨晚答应过的事。”蓝谨修如同雕刻般的面孔上带着一抹不自然的微抽,这个女人,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一身厉鬼装,口味还真是独特,不过撇开个人成见,不可否认这样的妆容比易容术高超许多。

“我昨晚并没有答应什么啊?你是不是记错了。”若水抓了抓头发,一脸茫然的看着蓝谨修。

“收拾一下,赶快走,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同你消耗。”蓝谨修不由分说的将若水按到水盆中。

若水双手按着脸盆:“放开,你这混蛋。”

“只要你立马恢复正常,我会马上放开,行了吧!”蓝用力替若水清洗脸上极为夸张的妆容。

“神经病,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咳咳……放开你的手……咳咳……”红禾一时未曾注意,刚一张嘴便猛地呛了几口水。

“就凭昨晚你要求,今日陪我一同去皇家狩猎场,这个理由足够了吧!”蓝谨修一脸嫌弃地看着盆中污浊不堪的水,死女人,还真是让人无语,好好地一张脸,非要搞得面无全非。

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为一个人洗脸,不知道感恩就罢了,竟然还不配合……要不是为了应付臭老头,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如何会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