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九章;寿宴风波20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364 2016-10-13 14:56:45

  “小姐,你要的血我拿来了。”当端着一碗猪血回来的红禾,便看见自家小姐,在脸上粘了一块牙齿一样的东西在嘴角,皱了皱眉,虽然一肚子疑问,但还是压制了下去,心想着,小姐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自己最好不去打扰为好。

“端过来。”若水透过镜子,看着一脸茫然的红禾,黑眸闪了闪,低头拿起一盒崭新的胭脂伸手接过猪血,倒在里面用一根发钗快速的搅动。

脸上,脖子,抹上血迹,为了看起来逼真,她在涂满血迹的地方,用发钗沾染了一些墨汁做成狰狞的刀疤,眼睛部分为了突出鬼魅的效果,选择了小丑的妆容,就这样不到片刻,死人脸,眼部溃烂,嘴角滴血,白骨森森,一下子全部弄得活灵活现。

若水透过镜子看向趴在桌子上睡着的红禾,眸子里弥漫着一抹调皮的光芒,手快速的在抹了一把调制好的猪血,胡乱的抹在白色衣服上,脱下原本的衣服,换上加过功的衣服,甩了甩发丝,造成更加杂乱的效果,恶作剧一般的一把抓在红禾的背上,鬼声鬼气的叫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刚睁开眼的红禾,身子猛人一惊,本能的失声叫道:“鬼,鬼……有鬼,小姐有鬼……”

“呵呵……”若水因为人一时忍不住,捧腹大笑起身,看来自己的伪装很成功嘛,这么近的距离都能吓得红禾。

刚反应过来的红禾,气的站起身来,道:“小姐,你这样会吓死人的。”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走我带你去干大事。”若水自知理亏,讪讪笑了两声,向着假山走去。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除了能吓人,还能做什么?”红禾看着那张恐怖又血腥的脸,发着内心吐槽道。

深夜。

天色阴惨惨,空无一人花园中,月牙泛着惨白光芒,照耀在身穿一袭沾满鲜血的若水身上,由于天空乌云密布,导致光线若隐若现,本就是上半身白下半身黑的若水,远远望去好似飘荡在空中游魂野鬼般。

红禾擦了擦头上满头的冷汗,跟在她身后,如果不是提前知晓这是假的,一定会被吓死,小姐的易容术也太高超了吧,不是鬼却胜似鬼。

“没出息。”若水瞥了一眼红禾,低声道,而她那经过精心装扮的脸,就连说话时也是极致的狰狞与恐怖。

是,我没出息,可是任何人遇到这种情况,她敢保证都会有一样的反应!红禾想了想:“小姐,你这是要去吓唬谁啊?”

若水听着假山后面隐隐约约地争吵声,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回过头,冲着红禾眨了眨眼:“配合好一点,争取把李兰馨吓个半死不活。”

“……吓李兰馨?”红禾的话还没有说完,若水快速捏掉手中一个准备好的血包,身子凑上前笑眯眯道:“快叫,越大声越好,记得要发挥你此生最好的演技,争取把李兰馨吓得一病不起。”

听到吓唬李兰馨,红禾眼睛立刻一亮,全神贯注的配合起来:“有鬼,救命啊,有鬼……”

若水朝着红禾使了使眼色,让她向着假山里面去。

“救命啊,有鬼,有鬼……有鬼在追我,你走开,快点走开,杀你的人不是我,去找别人索命去。”受到示意的红禾,当即边跑边惊恐万分的叫道。

宁静午夜的天空墨云翻滚,天地间刹那无光,无尽黑暗包裹着皓月,黑,墨汁一般的黑,笼罩而下,宛如死亡的幕帘般笼罩而下,狂风带着阵阵森然恐怖的气息,一瞬之间弥漫于天地间。

此时此景让本来还有一点小瑕疵的若水,在这一刻,仿佛就如同那从坟墓中爬出来索命的厉鬼般,恐怖。

“什么人?在这里大吼大叫,一点规矩都不懂,是不是想挨板子?白府岂是容得你们胡闹的地方。”李兰馨听着声音,以为是府中丫环之间在恶搞,当下怒气冲冲地走出假山。

“夫人有鬼,有鬼!”红禾在看到李兰馨后,跟家卖力的表演起来,将手上一个血包,捏碎涂抹到脸上,造成更加逼真的效果,一路跌跌撞撞,哭喊着,撕心裂肺的大叫道。

“鬼,那里有鬼,我看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李兰馨就看到满脸是血的丫环身后,跟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女鬼,迈着僵硬的步伐朝着她走来。

李兰馨脚下打颤,惊恐的瘫痪在地,脸上顿时吓得半点血色都没有,她强行扶着假山站起身疯狂逃窜,脑中猛地涌现出很多张曾经被自己害死的人脸。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夫人你为什么要害死我,为什么不给我一条活路,地下好冷好冷,你来陪我好不好。”若水用着能使人魂飞胆颤的恐怖声音,鬼声鬼气道。

“鬼……鬼啊!……我没有还害你,不要来找我……”李兰馨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此时天上的黑雾渐消,却是扮作厉鬼的若水看起来更为阴森恐怖,脸上一道道深可见白骨的刀疤,发现在已经溃烂的脸颊周围。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夫人你好狠的心,为什么要派人杀我,就是因为你的贪心,害的我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我活着的时候,你不要我好过,那么从今以后,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好过。”若水目光充满怨毒,阴森森的。

“别来找我,是小六子杀的你不是我,你找错人了。”李兰馨吓得牙齿打颤,再次慌忙无措的跑到一个大槐树下面躲着,当味道一股臭味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大小便失……禁,原本雍容华贵的衣服,沾染了黄色的尿液和褐色的粪便,当再一次,看到若水装扮的女鬼后,一时间因为惊吓过度,侧着头倒在花盆边昏死过去。

“表姐……”忐忑不安的小厮刚刚走出来,便看见满身带血的红禾匍匐向前,伸出一只血淋淋地手向他求救。

“啊……”小厮猛地后退一步,全身一颤, 立马心惊胆战起来。

“……救我……”表演极其夸张的红禾,刚刚说完,旋即一脸死像的睁大着双眼,露出亡魂丧胆的面容。

若水张开双手,学着僵尸跳,神色极其狰狞的盯着小厮:“是你,是你杀了我,还我命来……”

就在这时,天空乌云散去,明月当空,惨白的月光投在若水腐烂的脸上,就连早已习惯的红禾都忍不住全身一寒。

“鬼……有鬼啊!救命啊!有鬼……这里有鬼……”那一刻,慌忙逃窜地小厮好似看到了自己拿着一把匕首,捅进许多人身体的一幕,惊吓过度,一口咬到自己的舌头,两眼一瞪,口吐白沫吓死过去。

若水神色冷漠看着眼前的一幕,黑眸中没有任何感情,前世杀戮太重,这一世她不想再沾染罪孽,今天原本只想小惩大诫,却没有想到会造成一死一晕,而原本想要找李兰馨询问,这具本尊生母的事情,弄成这个样子,自然也泡汤了!

“这个做尽坏事,丧尽天良的老巫婆,活该被吓成这样,小姐,要不要现在趁着时机,把这个老巫婆彻底除去。”红禾朝着李兰馨的身上,狠狠地踢了两脚出气。

若水搂过红禾的脖子,道:“想杀其人,先诛其心,像李兰馨这种恶人一刀杀了她,太过便宜,倒不如看着她一生所追求的东西,一点一点从自己手中溜走来的过瘾。”

“……想杀其人,先诛其心,小姐,高见。”红禾思索了片刻道。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若水美滋滋道。

红禾一脸恶寒:“小姐,你能不能先把脸上的妆洗一洗,很恶心哎。”

“恶心,”若水眼睛挑了挑:“我一个人恶心有什么意思,要恶心咱们一起恶心,来吃我一记血影魔手。”

“呸!少恶心我。”红禾躲避道。

若水才不管,红禾一副求饶的模样,一个劲的追逐道:“嘿嘿……小丫头别跑啊,来好好聊一聊,咱俩姐妹情深自然要同穿一条裤子,一个血影魔手而已,我相信你可以的,是吧?亲爱的红禾。”

“小姐,你好恶心,要我不跑,门和窗户都没有。”红禾拼命的跑。

落在后面的若水,一个劲的追:“门和窗户没有,还有老鼠洞,快点给我停下,不然饶不了你”

“想得美,血影魔手留着你自己享受吧!我才不要嘞……啊!小姐你搞偷袭……”

“嘿嘿……我又没有说不搞偷袭,是你太没警觉了,小红啊!偷袭之所以叫做偷袭,其原理就在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等你学会了,我上次给你找来的武功秘籍,下次便少了一点被搞成一半白脸一半红脸的机会。”若水一本正经道。

“小姐,几本书学起来很困难,有好多地方纵使我想破了脑袋都理解不了,你要不要给我讲解一下。”红脸苦着脸,回想起几日前,只因为她无意间说起过想要学武,却没有想到被看似对什么都没心没肺的小姐放到了心上,隔夜,小姐扛着十几本不知从那里搜刮而来的武功秘籍,一句话都没说,通通向丢废品一般扔给她。

“能被太子视若珍宝的东西,自然也差不到那里去,再说我的武功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我一个外行给你讲解,恐怕有点困难。”若水耸了耸肩,也是一脸无奈。

“小姐,太子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那包武功秘籍,就是太子府多日以来寻找的宝物?”听到太子那两个字,再将太子府失盗宝物的时间结合在一起,红禾赶忙急切的问道。

若水自知说漏了嘴,脸色一变,脚步如风的逃离。

“小姐,那些秘籍到底咋回事……你倒是别跑啊!”看着无视自己的小姐,红禾立即拔腿就追。

“想要弄明白,等你追上我再说!”若水头也不回道。

“你等着,我一定会追上的……”

月光之下。

若水和红禾无忧无虑的闹成一团,所过之处,府中的暗卫与下人,皆是吓得心惊胆战、面容失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