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八章;寿宴风波19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256 2016-10-12 20:15:12

  “表姐,我来了,你在哪?。”小厮进了假山后,便开始左顾右盼,心想这李兰馨一定是又让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这几年来,虽然依靠她的接济过日子,却时常感到口袋干瘪瘪的,这次正好,办好事后正好可以狠狠敲一笔,出去好好挥霍一阵子。

“喊什么喊,就不怕被人听到吗?蠢货。”李兰馨从假山洞中走出来,双眼带着责怪的目光,直直落在小厮身上,有些愤怒道。

现在虽然府中除了老爷子就属她最大,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六子这个人汇集爱慕虚荣,财迷心窍,好吃懒做于一身,难保有一天会因为钱财而出卖自己,等干完了这一片,李兰馨目光中闪过一抹凶光……

“没人,再说要真有人又怎样,这白府除了白老爷子就属你最大,有什么好担心的!”小厮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胡说,白府可没你看到的那样简单,要是一不小心,咱两都得玩完。”李兰香一听,顿时眼神冷厉了一些,如此头脑简单,看来不除之而后快是不行的。

小厮不以为意的笑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说吧,你今天又找我来这里干什么,莫非又是要我帮你杀人?”

“住嘴,这些话能随便说出口吗?你这个白痴。”李兰馨狠狠地瞪着小厮,挥手在小厮的脸上重重的打了一把掌。

小厮捂着脸,满脸惊恐道:“表姐,你这是干嘛!”

“蠢货,担心祸从口出,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第一时间翻脸无情,这一巴掌,只是为了好好地给你提一个醒。”李兰馨看着小厮危险道。

“知道了!表姐,我以后一定会管住这张嘴的。”小厮揉了揉脸,听从道,而那垂下的眼中满是狠毒,好你个李兰馨小爷好说也是一个男人,今日竟如此对我,等哪天飞黄腾达了,有你好受的……

“知道就好,”李兰馨看着自己的远房表弟,心头暗想,等这个蠢货帮他解决了最后一个麻烦,也是时候该除之而后快了,她从衣袖中拿出一瓶药,扔给小厮道:“这个拿去。”

“这是什么?”接过药瓶,小厮望着李兰馨问道。

李兰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春药。”

“春药,表姐你也太关心你表弟那方面的事情了吧!虽说我这把年纪了还没有孩子,但对于闺房之事,不说夜夜笙歌,至少还没有差到用药来助兴,这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用,我不需要。”小厮推脱道。

“你这个榆木脑袋,这个东西不是拿给你用的,”李兰馨指着小厮的鼻子骂道:“把这个东西想办法给清秋阁那个小贱人吃下,等药效一来,随你处置。”

小厮先是一愣,随后一想到自己能够睡到白若水那种千金大小姐,当即大喜道:“哎呀,表姐你这是菩萨心肠啊,竟然将这等美差交给小弟来做,实在比亲姐还要亲姐。”

李兰馨抬了抬眼皮,目光中掠过一抹阴冷的光泽,旋即消失不见,语气十分亲切道:“那当然,你可是我的亲表弟,不照顾你难道还要去照顾那些外人吗?”

“可是清秋阁在内院,要想混进去很难,再加上白府有暗卫还有巡逻护卫,就更加难上加难,万一事情败露,我这条小命怕是要驾鹤归去。”小厮蹲在地上惆怅道。

“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小六子我告诉你,当年我就是冒着险中求富贵的风险,才能爬到今日的位置,你还年轻,有的是资本,要是事情败露的话就装喝醉,反正有我给你做后盾,还怕什么。”李兰馨继续诱拐道。

“理事这个理,但是白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是个狠角色,我担心惹毛了他,会落得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小六子皱起眉头,虽然李兰馨现在说的很好听,可万一东窗事发,他不敢保证,这个行事阴毒的妇人翻脸不认人。

李兰馨冷喝一声,道:“小六子,之前你替我办的那些事,哪一样不是杀头之罪,现在有一个一步登天的时机,不抓紧把握,错过了可就要一辈子当一个没有什么出息的小厮,好好想一想,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手上还有大把大把的人选。”

若水锐怒一闪,好你个李兰馨,我还没有去找你,反倒自己送上门来了,今日咱们定要新账老账一起算。

脚下如风一般,掠过地面,直直向着清秋阁飞奔而去。

“小姐,你怎么才回来,我都快睡着了。”趴在桌子上等若水回来的红禾,睡眼惺惺的抬起头,看着她。

“去给我找一身白衣。”若水抓起桌子上的茶壶,一口气喝到底,完事后用手背摸了一下嘴角的水渍,朝着红禾道。

“白衣,小姐你要洗澡吗?”红禾起身走到衣柜门口,回过头问道。

“洗什么澡,你小姐我要去扮鬼。”若水嘴角勾了勾,坐在铜镜前,打开从来未曾用过的脂粉,十分娴熟的朝着脸上擦拭,在前世的时候,她最喜欢的便是恐怖片,刚才听那两个人的对话,不难判断在死在两人手中的人并不少,常言道畏则心乱,心乱则神涣,神涣则鬼得而乘之,不畏则心定,心定则神全,神志湛然,鬼惭而去。

两个心里发生偏执的人,心里失去了阳光,而鬼这种只生活人们幻想的东西,一旦被可以放大,就会造成一种终身摆脱不掉的心理疾病。

正好她可以利于人性潜在的弱点,造成李兰馨相信鬼的存在,从而使她一步一步自掘坟墓。

“扮鬼,小姐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刚拿着一件白衣的红禾闻言,手中的衣服徒然惊的掉落在地上。

“别管那么多,去厨房找点鲜血来,等会儿给你开开眼界。”若水动作迅速的解下头上的发钗,面对红禾的不解,因为时间紧迫她没有细说。

“可是小姐……”红禾实在是一头雾水,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若水打断红禾的话,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催促道:“快点去,时间紧迫,我没有时间与你细说,!”

“哦,好吧!”尽管还是云里雾里的红禾,闻言,放下手中的衣服,起身向着厨房风风火火的走去。

若水看着镜子里披头散发的脸,挑了挑眉,想要做出既逼真又恐怖的丧尸妆,用粉底打底是第一步,最重要的还是粘纸手法,没有好的粘纸手法是做不出效果的,在这里没有什么粘纸需要自己动手做一个,好在她的画工还算合格,做出一个恐怖血腥的粘纸,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当下起身拿起在孔雀身上拔的毛,摊开一张纸,动作十分娴熟的画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