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七章:寿宴风波18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439 2016-10-11 16:43:40

  若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蓝谨修,碍于自家爷爷带威胁的眼色,半响才云里雾里道:“知道了。”

“哈哈……”白老爷子发出爽朗的笑声,抬头拍了拍蓝谨修的肩膀:“明天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们了,记得玩的开心一点。”

“是。”蓝谨修应道。

“臭丫头,还不快点送送蓝世子,愣着干什么,讨打是不是。”白老爷子一板一眼的朝着若水训斥道。浑浊的眼中,隐藏这一抹难以察觉的担忧,这二十年以来,蓝谨修是他看着长大的,不管是学识还是人品都是名列前茅,以后要是若水的身边有他,自己也可以安心一点。

“哦,好。”若水被白老爷子如此训斥,口不对心的应了一声,小脸撇到一边,满脸郁闷的嘀咕道:“难怪人家都说到了更年期的人最反复无常,今日火星撞地球般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有苦不苦不能说,有气不能发。”

蓝谨修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抬步向着外面走去,若水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她有一种掉入陷阱的感觉……

“臭丫头,怎么一点都不识相呢,还不赶快跟上。”白老爷子一巴掌狠狠地打在还在神游的若水头上,冷着脸提醒道。

揉了揉被打痛的地方,若水小脸皱成一团,不耐烦道:“不要叫我臭丫头了,本来不臭,却被你一口一口一个臭丫头,快给叫臭了。”

“想要我不叫也可以,赶快给我走人。”白老爷子挥手赶人。

“走就走,谁稀罕留在这里。”若水边说边走道。

不多时,原本一直远远走在前面的蓝谨修,此刻与她保持了三步之远距离,若水的目光从地面移到他身上,清冷的月光拉长了他修长的影子,一步步走着,如一副巧夺天工的水墨画般引人瞩目。

暗自瞪了一眼眼前的背影,要不是这个招厌烦的家伙,她就不会落得饿着肚子还有送人的地步,越想越气,若水抬脚,对准蓝谨修落在地上的影子,朝着头,一步一步狠狠地踩去。

我踩,踩……踩……人我对付不了,就不相信,一个影子还没有奈何!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大军,多牛掰啊!现在还不是被她踩在脚底板下,让你神奇,让你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你动手动脚,我踩,踩踩……

蓝谨修猛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朝着一直搞小动作的若水看去。

砰——

踩得正欢的若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头顿时栽倒蓝谨修胸膛之上,全身一愣,这……这算不算,投怀送抱?

虽然现在是自己撞上去的,可那也是因为他突然转过身所导致,这人应该不会趁机刁难于她吧?

蓝谨修面无表情的推开,若水依然还埋在他胸膛之上的头,不带她反应过来,转身继续向前走去:“走吧!”

冷淡的声音,轻缓矫健的步伐,毫不犹豫的转身,若水愣了,看着转身而走的背影,瞪大着眼睛,就这样走了,如此简单的走了!没有什么阴谋吗?猛地摇了摇头,赶走脑海中的思绪,抬步跟上,不找麻烦也好,省得她要耗费大量的脑细胞来应对,心情一松,这才发现走廊两旁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脚步,齐齐看着这一方。

而其中不乏脸带春意,暗送秋波的之人,若水目光带着好奇的向着那些人看过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除去府中的丫环,竟然其中还有年过半百的老妈子和小厮,吞了吞口水,顿时心中一阵恶寒。

原来传闻中的老少通吃是这个场景啊!

然而走在前面的蓝谨修,完全视若无睹,依旧步伐一致的向前走去,就仿佛自动将世界上任何人都隔绝在外般。

若水汗颜啊!

一路上齐刷刷的目光,本想问问刚才他和爷爷讨论的东西的想法,硬生生给憋了回去,蓝谨修,云川王朝闺阁女子中头号幻想对象,她可不想跟这样一个人,扯上什么不必要的关系,于是她故意放慢脚步,尽可能的拉开两人的距离。

“长成这样不去卖肉,着实可惜了!”看着一路招蜂引蝶的人,若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我可以让你死不足惜。”蓝谨修忽然过回头,对着她冷笑道。

“神经病,我有指名道姓吗?”若水神色一变,刚才明明说得很小声,几乎可以用微弱来形容,这家伙是狗死后变的吗,耳朵竟然如此灵敏,原本瞪着的眼睛,在对上他带着警告的眼神后,有些心虚的回呛道。

“是吗?那么这句话原话奉还给你。”蓝谨修转过身子,继续向前走。

望着眼前的背影,若水一时吃瘪,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个家伙不是武将吗?怎么有一句话就能咽死人的效果。

“听说你的武功和谋略很厉害。”若水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平和地问道,心想他不是很狂吗,还要跟她比试,既然他想找死,她自然很乐意补上两刀。

“没有外面传的那样神乎其神,一般而已。”蓝谨修头许是猜出了若水的用力,旋即补充道:“不过,你要是想在这两点上来与我比试,劝你再好好斟酌一二,免得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天有不测风云,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劝你别过早下定论,免得被打脸。”若水朝着走前面的他,翻了一个白眼,双手环胸的反驳道。

蓝谨修回看了一眼,目光落在若水身上,他不屑地笑道:“走吧,恬躁的女人,等你先想好与我比试的题目再说。”

“你!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蓝谨修我告诉你,别太得意,早晚我会把你整的服服帖帖。”

“恩!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就现在的你,想要斗过我,估计有点困难。”蓝谨修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

若水狠狠地瞪了一眼前面的他,要不是这辈子双手不想沾染上血腥,一定会造把枪,一枪打死他,咬了咬牙“等着瞧,那一天一定来的很快。”

“恩,知道了。”蓝谨修漫不经心道。

在一片羡慕嫉妒恨很的目光中,两人终于来到了白府大门,受够了各种目光的若水,刚刚走到白府门口,就迫不及待的打开大门,对着他道:“蓝世子,请。”

“……我难道是洪水猛兽吗?”蓝谨修看了她一眼道。

“蓝世子的自知之明就是好,让小女子着实佩服的五体投地,要是没什么事,请回吧,白府庙小,容不得你这尊大神。”受够了煎熬的若水,冷着脸连忙赶人。

“……你。”气的说不出话的蓝谨修,摔了一下袖子,转身就跨出大门。

待蓝谨修刚刚跨出大门,她就迫不及待的“啪”的一声关上大门,拉上门栓,将后背抵在门上,深吸了一口气,心想着总算是把这个胎神给赶跑了,以后再遇上这个人,她一定会想躲避洪水猛兽一样,远离此人。

若水摸了摸耳饥肠辘辘的肚皮,好饿,先回房吃点糕点垫一垫肚子,等明天再说……刚走到花园便看见一个小厮鬼鬼祟祟的走进假山,皱了皱眉,那个背影好陌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发现此人并不是府中之人,当即选择上前一探究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