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六章:寿宴风波17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632 2016-10-09 18:48:42

  书房的大门没有关,若水就端着两碗面直直走近房间,入眼两人正在那里欣赏字画,瘪了瘪嘴,她没啥艺术细胞,对于舞文弄墨来说就是一文盲,诗词歌赋倒学过,只不过死记硬背倒是可以,要她真的做两首诗来,恐怕吃掉一整本书都不够。

虽然在前世的时候,总是被家人都强制学习,不过一向上有命令下有对策的她,因此学到的只有皮毛,端着两碗面轻轻放到桌子上,一时体内的恶魔因子被激发,她轻手轻脚地走向两人背后,准备来一个突然袭击。

就在若水的手快要落在白老爷子的肩膀上时,拿着一副画卷的蓝谨修厉声喝道:“哪来的野猫,竟敢放肆!”

身子猛地一震,若水的手僵在原地,双目冒火地冲着蓝谨修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该死的家伙,害得她非但没有吓到人,反被他给惊吓了一下。

“原来是这个臭丫头,”白老爷子听闻,转过身朝着若水看去,声音丝毫不诧异道:“叫你煮的面,做好了吗?”

听着自家爷爷当着一个外人叫自己臭丫头,若水不乐意了:“在桌子上放着。”

白老爷子冲着蓝谨修招呼道:“虽说这臭丫头煮的东西是头一次品尝,不过从这面相上来看还可以,谨修你先尝一尝,要是不合胃口,老夫在叫人替你重新做一份。”

“好。”蓝谨修目光看向若水应道。

“臭丫头,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沏茶去,真是不懂什么叫做待客之道,等以后嫁进了婆家,有你好受的。”白老爷着边吃边呦呵道。

“是!”若水慢腾腾从椅子上起身,抬脚走到一旁沏茶,目光落在吃面的两人身上,心顿时拔凉拔凉的,自己忙活了半天一句夸奖的话都没有得到,就被晾在这里沏茶,做人做成这样也是一种境界。

“啊……嘭……”若水这一走神,手中倒水的动作可没有停下,沿着水壶成直线留下的开水,猛地浇在了端着杯子的左手上,直到手上的痛意袭来,她才条件反射的松开手大叫,而手中的开水瓶和茶杯当即从空中跌落在地上,刹那间开水与瓷器碎片溅在地上。

“白若水你是猪吗?泡个茶都能将自己烫到!”如一阵风般急急冲过来的蓝谨修,双眼冒火的握着若水被烫伤的手,怒吼道。

“拜托,请你不要用这种口气对我说话,又不是我什么人,搞得一脸紧张算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因为今天遇到了你这个扫把星,才变成这样。”若水看着被烫的红彤彤的手,满肚子委屈一股脑的破体而出。

“管家,乔管家,快来人,小姐被烫伤了!……”白老爷子当下就走出房门,冲着外面大喊道。

“放开,不用你管!也不用你假好心!”若水咬着牙,猛地抬脚,想要踩碎蓝谨修的脚。

“别动,这个药对烫伤很有效。”蓝谨修不知从那拿出一个白玉瓶子打开盖,动作轻柔地,在被烫伤的位置进行涂抹。

“拜托,蓝世子,小女子我皮糙肉厚,去厨房擦点芝麻油就可以了,用不着你的灵丹妙药,还有请收起你那副惺惺作态,看久了会让人恶心。”若水冷着脸,收回自己的手,对着蓝谨修讥讽起来。

“不识好歹的女人,疼死活该!”被气的牙齿打颤的蓝谨修,脸色宛如乌云密布般阴沉,手中的药瓶用力的扔向地上。

若水不停甩动被烫伤的手,看着地上被同样摔得碎裂的药瓶,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要不是这个人,自己现在也不会弄成这样,狠狠瞪了一眼蓝谨修,便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外走去。

“臭丫头,严不严重,要不要请大夫,快给我看一看伤口……”站在门外的白老爷子,在看到若水走出来时,立即停下喊人的动作,朝着她担忧的说道。

“没事的爷爷,你又不是不知道,打小我的皮就厚,就这点烫伤能对我造成什么影响。”若水微握着拳头,朝着白老爷子眼前晃去:“看!是不是除了有点红,什么事也没有,你老人家就放宽心,再说现在府中的下人,那一个不是忙着宴会收尾之事,那还腾的出时间,听你瞎指挥。”

白老爷子见若水的伤口处并不严重,脸色立即缓和了不少:“感情是我多管闲事了!”

“那有,爷爷你多想了!”若水一脸很是委屈道的眨了眨眼睛,而后又扯白老爷子的衣袖,朝着他撒娇卖萌。

“常言道死猪不怕开水烫,大概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望着什么事都没有的若水,白老爷子微微一笑,旋即调侃道。

若水无语望天。

“白爷爷,天色不早了,请允许谨修先行告退。”走出房门的蓝谨修,朝着白老爷子行了一个礼,温声道。

白老爷子点了点头,厚重的手旋即打在若水肩膀上,脸带笑意的对着蓝谨修道:“既然如此,老夫就不留世子了,若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请看在我这张老脸上,体谅一二。”

若水向上翻了一个白眼。

“白爷爷说笑了,谨修未曾觉得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倒是今天要特别感谢白小姐的盛情款待,来日本人定当悉数奉还。”蓝谨修裂唇一笑,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抹凌厉的白光。

“礼尚往来是不错,不过这丫头属于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那一类型,还请世子平常心对待,切勿让其拔苗助长!”察觉到异样的白老爷子尴尬一笑。

“是!”蓝谨修挑了挑眉。

“爷爷你怎么竟当着外人面前,折损自己的孙女?”若水听着两人的对话,终于忍无可忍起来。

“这里有外人吗?我怎么没看到,给我滚远点,这里没你说话的地!”白老爷子如赶鸡鸭一般挥着手。

“好,你叫我滚,我现在就滚,省得在这里招人烦。”若水黑着脸边说边走。

“哎哎!快点回来。”白老爷看到若水气冲冲的要走,当下脸色黑了一大半,旋即大喊道。

“不是要我滚远点吗?现在滚了,你怎么又不乐意了,请问爷爷你到底想怎样,能不能一次性说清楚。”若水回头瞪着白老爷子,自从蓝谨修来了以后,她在爷爷心中的地位直线往下降,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

听着若水口口声声的质问,白老爷子脸色自然挂不住的摆了摆手,制止道:“臭丫头,你还有理了,再顶嘴信不信我立马脱鞋揍你。”

“这个还是算了,你的香港脚我承受不起,只要你不脱鞋子,我定当千依百顺,绝不自作主张。”若水一个激灵,猛地后退一步,双手背在后面装乖巧。

“这还差不多,有一点点你娘当年的样子,不过比起你那温柔端庄的娘来,可是差远了,看看你现在这副德行,怎么越看越像你那不成器的爹,莫非是上辈子老夫我没有烧香积德,这辈子才有你这个不省心的孙女。”白老爷子越说越怀疑,甚至连自家祖坟葬的位置都不放过,灵族,也被称为“龙族后人”,是这世间唯一神秘的古老种族,若水母亲的身份高贵,是倾尽云川都沾染不起的人物。

灵族,神秘莫测,震慑天下。

他还记得,十几年前那个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狂风呼啸的夜晚,上千只蟒蛇摆成一条直线,四头万兽之王抬着轿子接她的场景。

好在若水没有继承那一族的血统,不然那一族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流落在外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的惶恐与日俱增、甚至有时候隐隐发颤。

他心中很清楚,若水自从三年前重新活过来以后,变得有多不同,甚至他开始怀疑,那一方的血脉,好似被唤醒了一般。

所以他才想到趁早让若水成亲,只要一旦成亲,那一族的人便不会在十八岁时,发现她的踪迹,从而让他这个丧失了儿子与儿媳的老人,心中还留有一丝期盼。

若水一本正经道:“爷爷只要你不刁钻,孙女我自然就会很上道。”

“哎呀喂!你这是在埋怨爷爷吗?”白老爷子回过神,瞪着眼睛道。

“呃……不敢!”她真的很想点头说是,但在看到自己爷爷一脸威胁的脸色后,立马躲避在到柱子后面,不敢再顶嘴,万一他老人家真的一时激动脱鞋子打她怎么办?若水有些怕香港脚的威力,当即选择悉心听教。

“不敢就好!”白老爷子挑了挑眉,相当满意的摸了摸胡子,神气十足道。

若水埋在头,选择默不作声。

白老爷子见她规矩了脸上的神色眉飞色舞起来,转头对着蓝谨修感叹道:“看看你,再看看我那不成器的孙女,我这辈子算是白活了,要是能有你这么个孙子,老夫就是是一定天天吃斋念佛也甘愿。”

若水一头黑线。

“白爷爷谬赞了,白二小姐虽不温柔端庄,但胜在真性情。”蓝谨修笑道。

此话水分太多,若水瘪了瘪嘴,默不作声的抬头赏月,蓝谨修那家伙,她敢打包票绝对没安好心,要不然他的笑声传进耳朵后,怎会刺耳。

“咕咕……”

肚子里传来一阵饥饿之感,若水才想起来,刚才在宴会上只吃了几只没啥油水的小虾米,揉了揉肚子,哀怨的望了一眼自家爷爷,为毛这个臭老头还不放她离开,再饿下去,真的只有张嘴喝风填肚子的下场了!很是苦恼的低下头,吞了吞口水,心想刚才煮面的时,为毛不顺带给自己也煮一碗,现在好了,肚子闹空城计,而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目光扫了扫正在前面说话的两人,要不要直接走掉好了,反正被逮到了也没什么,最多憋气闻一闻爷爷的香港脚。

要不,就这么办?

悄悄的向后移了一小步,正盘算着神不知鬼不觉溜走的若水,却没看到蓝谨修剑眉微微勾挑了挑,眼角的余光中蕴藏了一点邪气。

“若水,你说我说的对不对?”略带询问的声音在她耳边猛地传来:“若是有什么可补充的话,但说无妨。”

“没有呀。”明显是刚回过神来的若水,慢半拍的随口回答道,但是在看到蓝谨修嘴角莫名的笑意后,眼睛转了转,好似有什么不对劲。

白老爷子接口道:“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她能有什么好补充的,你做决定就好。”

“白爷爷,若水是当事人,自然要问问她的意见。”蓝谨修不赞同道。

一瞬间,若水被两人弄得是晕头头转向,在白老爷子略带警告的目光中,她不敢多问,稍微迟疑后,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爷爷说的极是,蓝世子决定就好。”

蓝谨修微微迟疑了一下,带着一点为难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若水明天早一点起床,做好万全的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