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五章:寿宴风波16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549 2016-10-08 17:52:15

  “不用,真正的厮杀现在才刚刚开始,劝你最好提前做好准备,不然定会落得一败涂地的下落。”若水不带他说完当即伸手打住,一本正经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大开杀戒了。”蓝谨修看向她。

若水满不在乎道:“随意即可!”

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大开杀戒,各不相让,一时间棋盘上杀机四起,战意滚滚。

突然。

若水猛地起身一巴掌按在棋盘上,怒气冲冲道:“等一下,你不是说要让我七子吗?要要求你现在就让。”

蓝谨修看也不看若水一眼,手持一枚黑棋从她五指的缝隙中落下,而后动作优雅的伸出自己的食指点在大脑处位置,道:“这里还清楚的记得,你说不用的神情。”

若水脸色一黑到底,朝着他了冷哼一声,看着被蓝谨修吃如腹中的黑子,心中无比懊悔,干嘛刚才要为了争一口气,故作清高,现在好了原本能导致山摇地动,水浪碎裂的绝世宝刀,也在此时如玻璃栈道般不堪一击……

“怎么,舍不得吗?”蓝谨修双手环胸,冷酷的眉目透着几分邪肆,双眼似笑非笑道。

若水心中早已悔的肠穿肚烂,不过表面上还是很有骨气道:“不过是一场游戏,有什么好可惜的!你想多了,”

“如此,那……”蓝谨修皱了皱眉,但旋即有微微扬起嘴角,手故意慢吞吞地朝棋盘落下一子,霎时,暗藏无数杀机的棋子,一一浮出水面,将黑子击的溃不成军。

“等一下,我要重新出。”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手,随着越来越近的动作,心头猛地紧张起来,这回完了,从来未曾输过棋的她,居然败给了一个老古董,这让她如何情何以堪,若水硬着头皮推来蓝谨修的手,捡起各自的一枚棋子重新布局。

“白若水,你知道羞字怎么写吗?”蓝谨修对她的反应似乎并不意外,收回手,静静地看着埋头认真思考的若水,心中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女人还真是反复无常,和变色龙一样,刚才好似气势汹汹、一本正经,现在却如同无赖,恐怕……

“闭嘴,叽叽歪歪个毛线,没看见我正忙着吗?你不过是一时占上风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下棋前又没人说过不准从来,所以没事少说话,多干事!”

若水盯着棋盘无比苦恼,明明自己一直占尽上风,操控棋局,为何会变成腹背受敌之势,手中的棋子摇摆不定,时而试探性的往下放,却在下一瞬间再度收回,重新盘算,时而将棋子放在牙上咬上一咬,犹豫良久却始终想不出破解的方法。

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不经意间瞥到了蓝谨修左手边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顿时豁然开朗“啪。”一子落下,下一霎那,数百道灵力的剑光犹如盘古开天辟地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接连不断剑气蔓延,携带着无限杀机,向着巨龙笼罩而去。

“看什么看,这就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若水瞪着眼睛,得意洋洋道。

“你确定!”蓝谨修面无表情道。

“好困,拜拜,我先回去睡觉了,你自便。”若水见状,双目带着警惕,手掌按在棋盘上,在看到对面之人不羁的气势之后,似乎意识到了自身的错误,猛地收回手,假意打了一个哈欠,一脸带着浓浓睡意,话落身形如一道疾风,掠出门外消失在茫茫月色之中。

开玩笑!

她怎么可以输给蓝谨修,就算赖皮又怎样,反正她从来只在乎结果,嘴角弯了弯,最好那家伙对于她的肆无忌惮感到厌烦,从而离白家远远地。

蓝谨修看向门口,深邃的瞳孔中,有隐隐地笑意,这褀品与白老爷子相比,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难怪刚才老爷子走的时候,眼中会露出那中自求多福的眼神。

走廊的拐角之处,若水愕然的看着水中倒影出落荒而逃的自己,无语望天,都怪以前在前世的时候,她经常人机大战,从而养成了重新来过的习惯,此刻回想刚才悔棋的画面,心中无限懊悔!

“臭丫头,不好好待在里面陪客人,溜出来干嘛?”在凉亭坐着的白老爷子,刚刚起身准备回去看一看里面的情况,在看到若水跑出来后,忍不住大声斥责道。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算个啥,你也好意思叫我陪客,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得?”突然的大吼声让本就精神高度紧张的若水,一下子吓得全身一颤,朝着身后的凉亭看去,只见白老爷子一手拿着鱼竿一手拿着酒瓶,重重地冷哼声,明明他才是正主,反倒跟个没事人一样悠闲自得,心中的火焰蹭蹭的往上冒。

“在一个小辈面前输棋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好孙女,再去陪一陪,就当这是爷爷的生日愿望好吗?”见若水生气了,白老爷子立马露出委屈的神色道。

“我的天,爷爷,你到底在不要意思什么,不就是输棋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虽说蓝谨修的棋艺是有那么一点点高强,不过以我的观察,只要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就一定会赢的。”若水昧着良心,一本正经地向白老爷子说道。

“孙女,你有所不知,这人一上年纪不管是精力还是体内都大不如前,要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恐怕有那么一点点困难。”白老爷子一脸的为难。

苍天啊!大地啊!这老家伙怎么可以如此不要脸,久的不说,就拿刚才他那能吓死人的大吼声来评判,哪里像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时间也不早了,我去吩咐厨房做点宵夜,你先进去,我随后就来。”白老爷子放下手中的东西,盘算着如何金蝉脱壳。

“不用了,你先进去,我去给你做一碗长寿面。”若水想着他们两人之间的阴谋还没有弄清楚,她不该因为输了棋就选择落荒而逃。

“那还不快去!”白老爷子一听,立马催促,一双浑浊而充满都联系一切的眼中,满是兴致勃勃。

若水认命的点头。

“别忘了蓝世子。”白老爷子眼睛眯成一条线的提醒道。

若水听着白老爷子的话,脑袋一轰,想到自己亲手做的面别蓝谨修吃进肚子里,就感觉浑身变得很是不舒服,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以示惩戒。

“如此甚好,记得分量要多一点,味道要好一点,最好整两颗黄灿灿的鸡蛋……”白老爷子看着她叮嘱道。

“知道了知道了!爷爷请你不要再唠唠叨叨,耳朵都震麻了,我又不是听不见,不用你扯着嗓子说”若水心中无比郁闷,即使万般不愿,也只能照样做事,谁叫自己嘴贱,活该!步伐慢吞吞的朝着厨房走去,尽量拖到蓝谨修离开为止,只不过一想到,爷爷那满怀期待的眼神后,脚下的步伐再次重新恢复了正常状态,算了就当是做狗粮好了!

凭着记忆,她一路走向只去过一次的厨房,入眼各种各样的食材通通被放置的井然有序,目光在房间了扫视了一圈后,停留在面粉桶上,先仔细的清洗了一下手,再走到一旁拿起一个木盆,舀了几勺面粉打入一个鸡蛋和少许食盐,将面粉揉成面皮光滑的面团,盖上帕子醒上半个小时。

踮起脚尖,把挂在铁勾上的猪里脊肉,拿下来清洗一番后,擦干上面的水分切丁……以前在前世的时候,每逢生日母亲都会为她,准备一碗超大份的长寿面为自己祝寿,现在一想起那个画面,顿时便觉得嘴馋,手中的动作下意识加快。

“小姐,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红禾大老远就看见厨房的灯亮着,一时间以为又是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厨娘在偷嘴,赶着凑热闹的她,兴致冲冲的跑了进来,却看见本该收拾李兰馨的小姐,居然此刻在厨房做东西吃。

“来了就好,快点过来帮我点火。”蹲在灶口,生火的若水因为毕竟是头一次,没什么经验的她,在把火点燃之后,还没等她起身,本来燃的红红火火的柴火,不知怎么的一次又一次熄掉,在看到红禾后,赶紧招手求救。

“太神奇了,小姐居然会自己做吃的。”红禾快步走到灶下,拿起一根干竹节子和易点燃的松针,放到灶孔里,拿起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开始点火。

若水手拿着水勺,舀出铁锅中多余的水份,朝着红禾笑道:“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快点把火升大一点,爷爷还等着吃。”

“遵命!”红禾笑着应道。

铁锅上油,带油温五成热的时候,若水拿起一旁用盐、姜、葱、蒜,码好味的里脊肉,通通倒入锅中。

肉才刚刚下锅,便听见油渍渍的声音,快速翻炒调味,待到断生后起锅成菜,锅中快速清水冲洗过后,加入半锅清水,拿起擀面杖,动作麻利的开始擀面。

闻着肉香味,红禾馋的直流口水,朝着灶孔里加了几根大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姐做菜,心中的好奇不是一星半点,她站起身来,目光火热的投在若水身上:“小姐,那个……做好以后,能不能让我尝一尝味道,一点点就好,那怕只是喝口汤也行。”

“本来没有计划你,但看在你把火生的很好的份上,勉强给你留一口汤。”

“就知道小姐心肠好,不会吃独食。”红禾喜滋滋道。

若水一边命令一边不忘提醒道:“去打三颗鸡蛋到水中,记住要动作轻一点,免得烫伤。”

“收到!”红禾兴高采烈按着她的吩咐行事。

看着在沸水中漂浮的面条,若水嘴角微微一扬:“红禾捞面条。”

听着这一句话,早已拿着筷子,等待已久的红禾,顾不得热腾腾的水蒸气,抄起筷子亟不可待的向着三个碗一一捞去。

若水看着红禾一脸猴急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将盘子里炒好的肉沫和煮好的荷包蛋依次放进三个碗撒上葱花后,端了其中两碗放在木盘中:“等会儿,你吃完后,将桃花酒送到书房去。”

“恩。”红禾边吃边点头应道。

看着猴急的红禾,若水叹了一口气,便端木盘朝着书房走去。

“小姐……”吃着小姐亲手做的面,红禾内心涌起一股很暖意,不假思索的低呤道。

走到门口的若水脚步一顿,眼带笑意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就是面的味道很好。”在看到若水一脸的笑意后,清脆地声音中带着某种感动的情绪。

“知道了!”说完,若水便端着两碗面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