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四章:寿宴风波15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274 2016-10-07 17:26:05

  一筹莫展的白老爷子紧锁着眉头,手中棋子愣是高举了半天都没有落下,犹豫几次之后,还是选择在观察一下,默默地端起茶杯:“臭丫头,你这是这泡的什么茶?难喝死了。”

“白水泡茶都是这个味。”若水依然微笑面对,嘴角却是不自然的动了动。

白老爷子起身,瞪了一眼若水:“小丫头片子,才几天的功夫,你倒是越活越倒退了,竟敢把我手把手教的烹茶之道忘得一干二净,我看你是皮痒了!”

若水扶额,抬头望着房梁,这还有天理吗?明明自己就是按照他所教的沸水沏茶,怎么就不对了?

依她看,不是茶地问题,而是爷爷褀品的问题。

“小丫头片子,才几天的功夫,你倒是越活越倒退了,竟敢把我手把手教的烹茶之道忘得一干二净,我看你是皮痒了!”白老爷子起身,瞪了一眼若水。

若水扶额,抬头望着房梁,这还有天理吗?明明自己就是按照他所教的沸水沏茶,怎么就不对了?

依她看,不是茶地问题,而是爷爷褀品的问题。

趁着爷爷起身去泡茶的功夫,为了减少自己变成出气筒的下次,果断地拿起棋罐中一枚黑玉棋子,朝着一处被人忽略的边角地带落下,她瞪大着双眼,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看笑话的蓝谨修,眼中尽是恐吓:“识相的话就赶快输棋走人,白府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蓝谨修,默不作声地玩弄着手中白玉棋子,沉默地抿了抿嘴。

“蓝谨修我不管你打什么主意,只要有我一天,休想算计在爷爷头上,宴会上那个烟花不过是小儿科,只要你惹毛了我,小手一挥烟花变炸弹、繁华变潦倒、王府变炼狱、战神变乞丐、你可以质疑我的话,但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若水挺直腰板,底气十足道。

尽管若水表面上底气十足,但心里还是很紧张,炸弹那种杀伤力极大的东西,在这冷兵器时代,要是一旦用上了,就等以是一场无可预知的灾难。

好在她一向喜欢和平共处,没有多大的野心,只要眼前之人识相,她自然而然不会制作那种爆发力极强的东西。

“你在恐吓我,是吗?”蓝谨修用着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

若水没好气道:“这不废话?”

“可惜,对我没什么作用。”蓝谨修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将若水鄙视的彻彻底底。

“说大话的人我见多了,像你这种人,是典型的找抽型,话已带到,听不听随你,只是到时候,万一发生了那种事,别管姐姐我没有事先提醒。”若水傲气十足。

蓝谨修意味深长一笑:“等到了那天就知道了。”

若水顿时觉得有些郁闷,自己在这里义正言辞老半天,而眼前这个人压根就没有当回事,是她堕落了,还是时代不同了,所以量变到质变了!

“多管闲事的家伙,你爷爷难道不知道下这里吗?一边呆着去,省得我看着碍眼。”白老爷子刚落坐,便看见被团团围住的黑子,冲出一条通天大道,碍于面子过不去,再次冲着若水大呼小叫。

“是。”若水垂下头,慢吞吞地走到书架前,找几本书打发时间。

“大字不识几个的家伙,看什么书,快过来捶背。”白老爷子,一子落下,看情势对他大大不利,急忙吆喝着朝着若水吆喝道。

深吸了一口气,合上刚刚翻开的书籍,若水再次走到白老爷子身后,无精打采地握紧拳头,不情不愿地动了起来。

“叫你捶个背,不是一会儿轻的要死就是重的要死,真是气煞人了,滚,滚……离我远点。”白老爷子在经过几次示意下,都没有得到提示,挥手向驱赶街边的耗子一般赶人。

若水整个人都快崩溃了,碍于今天是爷爷的寿诞,极力放下心中所有的不满,目测房间最远的位置,门外够远了吧?她走就是,正好可以图个清静,抬步走到门口,看着远处静宜的夜色,慢慢消化心中的郁闷。

“自作聪明的家伙,谁叫你滚到门像一个木棒一样杵着的,回来,没看见蓝世子茶杯中没水了吗,赶快去添。”白老爷子见若水站在门口图清静,更加气恼了。

“是你要我滚远一点的,刚才我目测了一下,就门口位置最远,我可是听从你的吩咐。”看着白爷子,瞪着一双很是委屈的眼瞳,言下之意就是没事找事的就是你。

“你这个臭……“碍于蓝谨修在场,白老爷子后面两个字没有发出,旋即转声道:“做个事都做不好,你还委屈了,少废话,赶快过来添茶。”

若水听言,朝着空中翻了一个大白眼,不情不愿地添水倒茶……添水倒茶……添水倒茶……

这边蓝谨修慢条斯理在那里很是专注的逢方必点,搞得白老爷子一直手忙脚乱的尽力修补对方破坏眼位和棋型。

看着手忙脚乱的白老爷子,自知够他忙活一阵子,若水伸了伸身子,一屁股瘫痪似的倒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枕着头躺在方茶杯的桌子上,虽然从进屋到现在只有短短半柱香的时辰,比起此刻来,她宁愿选择劈柴挑水,也不愿意在这里充当出气筒,看到自己爷爷注意力不在她的身上后,神情放松的她,不由昏昏欲睡起来。

蓝谨修眼角余光扫见若水偏着头,面容恬静的沉睡着,他眸光暗动,并未点破。

而一旁忙着重新布局的白老爷子,自然也未曾发现已经睡着了的若水,直到白老爷子第三次被同一种方法逼得进退维谷时,想向自己孙女求救时,这才发现正主此刻正睡得极其香甜,顿时大怒:“没规没矩的臭丫头,快给我滚起来,虽说你没有把蓝世子当成外人,不过至少要保持淑女形象吧!”

那种带着穿透性的声音,犹如潜龙蛰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吓得正在做美梦的若水一个激灵,猛地跳起身子,睡意全无的瞪大眼睛。

“来,替我下两局,我有事出去一下。”白老爷子站起身,不由分说推搡着若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可是……”白若水本想立马拒绝,在看到自己爷爷带着危险的目光后,极不情愿的拿起棋子,刚要落下,却在看到毫无回天乏术的黑子后,才明白自己被坑惨了!

若水痛定思痛后,抬起头,朝着蓝谨修一副哥两好的口气商量道:“兄弟,要不咱们重新开始。”

“好。”蓝谨修淡淡地应道。

若水在征求对付的同意后,习惯性的下在自己的右上角,这是出于礼貌,也是一种变相的开局握手之礼。

蓝谨修却并不理会若水的围棋之礼,带着目的性的将子落在边角位置,占据嘴角位置。

看着眼前这一幕,若水心中一阵鄙视,一个大男人,还没有她一个女孩子来得彬彬有礼!

“古语,金角银边,你不占领先机,不等于别人放弃。”蓝谨修一子落下,深邃的双眼缓缓聚焦在她身上。

“我又没说什么,不过现在的局势正好公平,就算等会儿你输了,我也不会心生愧疚,如此甚好。”若水嘴唇微动。

“等你赢了再说吧!”蓝谨修毫不客气道。

“你……”若水冷哼一声,下棋时严谨举棋不定 ,她立马收住心神,眼含凌厉,仿佛千刀道芒刺手持一枚黑色棋子步步为营。

蓝谨修右手拿着棋子神色如常,随意的落下一子,如一把利剑划破长空,轻易的化解了挡在面前的阻碍。

“蓝谨修,棋艺不错。”若水看着自己被拦腰斩断的棋子,忍不住为身为对手的他,在心里拍手叫好。

“恩。”蓝谨修不骄不躁的淡淡地应了一声。

若水神情凝重的看着棋盘,眉头微皱,片刻后,嘴角微微上扬乌黑分明地大眼中闪烁着与年的睿智:“你和我爷爷,到底有什么阴谋?”

“你猜。”蓝谨修不咸不淡道。

棋子“啪。”的一声落在,若水一脸挑衅的朝着他眨了眨眼:“想要吃我,那也要看一看牙齿够不够锋利、龙气够不够好,现在你来吃吧,反正姑奶奶气最多,不回答又怎样,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这招叫做以需迎实,她刚才故弄玄虚大半天为的就是引诱这条龙上套,只要他现在一子落下,必定会落道一个腰斩的下落。

“气多,那我就叫你无气可用。”低沉华贵的声音打破一瞬间的宁静,蓝谨修双眼好似凝聚着一团墨晕,没有丝毫波动,“啪。”的一子落下,原本死气沉沉的白棋,闪烁着灵光,耀眼而温和,直接将黑子所布置的重重大网照的明亮透彻,那看似柔和的光芒却满含杀机,光芒所笼罩之处白龙摆尾,一跃升空,五抓轻轻一挥,顷刻间,将那些大网撕裂的七零八落……

一时间,白龙称霸,威震四方。

“哎啊!我下错了,重来。”边说边收回刚刚落下的黑子,顺带将白子一并除开,悔棋这种事以前干多了,自然动作很是熟练,完事后用手揉了揉鼻子,坚决不看对方的脸色,做到人静合一的境界。

“白若水,你的棋品跑哪去了?”蓝谨修裂了裂嘴,黑眸中暗光掠过,后背靠在椅子上,玩味的看着眼前这个耍赖的女孩,笑了笑,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敢在他下棋的时候,公然悔棋。

若水眨了眨眼睛,讪讪的笑道:“游戏游戏而已,何必当真,来吃我一子当做赔礼。”

“这样吧,我从现在让你七子……”蓝谨修一脸笑意未明,修长带着薄茧的五指,不紧不慢地敲到着桌面,跳动的五指,仿若正在弹琴的手般,说不出的优雅与高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