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三章;寿宴风波14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993 2016-10-05 17:31:03

  白府书房。

“蓝世子请看,”白老爷子手拿着一根笔直的棍子,指着沙盘中云川现在四足鼎立的局势:“昔日高祖之所以的天下,全仰仗于四大家族,为防止四大家族威胁其地位,故而选择让其权平均分瓜,造成太平盛世,而此一时彼一时,当今皇帝野心太大,导致云川现在表面同气连枝,实则内乱不断,若这个时候不加以笼络朝中大臣、收回野心,提高国力,云川恐难存。”

蓝谨修道:“四大家族与皇室撕破脸之际,天下则大乱,国倾而民起,对于这一点,老皇帝很清楚,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暗中煽风点火,挑起内院之争,从中获利,故四大家族才得以结盟,以还击老皇帝,当今天下看似平静,实则早已风起云涌,乱世之中,唯有白府可以独善其身。”

“世子说的极是。”白老爷子毫不掩饰的赞赏,转过目光将三大世家划在一起:“三大世家的实力表面看上去平分秋色,实则随着人丁的兴旺、内院重重争斗繁华早已名存实亡,唯有一枝独秀的南离王府,早已凌驾于其它两府之上,世子认为老夫分析的对与否?”

“老爷子有什么话请直说,不必拐弯抹角。”蓝谨修看着白老爷子道。

“呵呵,既然蓝世子都这么说了,老夫也就不再拐弯抹角了,”略微干枯的手,微动之后,将白家与南离王府连成一线,冲着蓝谨修笑道:“白府家大业大最不缺的就是钱财,一旦云川战火一起,白府无疑就是胜败的关键,蓝世子觉得,我家二丫头怎么样?”

当下,蓝谨修便明白,白老爷子的言下之意指得是什么,心头暗自一笑,白老爷子还真是精明,为了保护白若水不惜拿白倾月来做挡箭牌,薄唇微勾:“不怎么样!”

白老爷子一脸尴尬的轻咳一声,刚才他明明看见一向生人勿进的蓝谨修不是很在意自家孙女?,怎么这会儿变脸了,自己已经将话说得很明白了,娶若水他便双手奉上所有家产,难道是那臭丫头行情太差了,导致整个白家倒贴人家都不要?

“不过,娶进门慢慢调教倒不失一种乐趣。”蓝谨修不紧不慢再次开口道。

声音一落,白老爷子随即定一下七上八下的心,尴尬脸色缓和了下来“若水那丫头,是个好姑娘,只是从小患有心疾的她,微微有些不自信,不过……”

不自信?蓝谨修黑眸中掠过一抹幽暗之色,一个敢拿刀威胁他的人还不自信,恐世上再无人敢自信,眉头微蹙,房外的屋顶之上,有细微的走动声,虽轻,但对他来说依然听得很是清楚。

“怎么了?”看出异样的白老爷子,疑惑的询问道。

“稍等一下,我去看看,那只野猫竟敢如此猖獗。”回答完白老爷子的话后,蓝谨修向着门外不紧不慢地走去。

野猫?

白老爷子神色一愣,白府向来戒备森严,暗卫更是拔尖人才,怎会让人潜入之中而不得知,莫非此人的武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望向消失在夜色中的蓝谨修,浑浊双眼中带着更浓重赞叹,摸了摸下颚处的山羊胡,笑着点了点头。

蓝谨修,当世天纵奇才,为人最不看重的就是门第之分,待人宽厚且严谨,不论战术谋略还是人才,全是拔尖之选。

她宝贝孙女的另一半当如此!

夜黑的越来越浓郁,仿佛刚刚研磨好的墨汁。

隐藏在暗夜中的若水收敛气息,与夜色融为一体,身如幻影般任意穿梭在走廊之间,黑眸在看着爷爷书房还照亮的灯,微微顿住脚步,眼中掩饰不住的暖意,如果没有这个老人,刚刚穿越过来时的悉心照顾,现在的她那能活到今时今日。

叹了一口气,正向着李兰馨的别院走去,却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猛然一跳,这个该死的蓝谨修,大晚上的不回家杵在这里干嘛!狠狠地向着他瞪了一眼,转身就走。

“你不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吗?白二小姐。”蓝谨修靠在柱子上,目光闪烁,眼神紧紧的盯着紧贴在房梁上的人。

“好巧!”她竟然被发现了!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隐身术,竟然被这个人轻易的识破,一时之间各种的震惊与失落,如醍醐灌顶般涌进若水的脑海中,微微一愣后,旋即砸了咂嘴,自认倒霉好了。

“想不到,堂堂白家二小姐竟然是一个梁上君子!”蓝谨修望着房梁上的她,脸色无波的调侃道。

“这是我家,我想怎样就怎样,关你什么事。”该死的混蛋竟然敢在她的地盘嘲讽自己!若水心头的怒火,恍如火山爆发似的喷涌而出,翻身而下,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蓝谨修。

“恼羞成怒了!”看着面前的女孩气的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中一反常态的决定格外有趣,好像每次只要看着她,被自己气的跳脚时,心情总会某明的轻松愉悦,蓝谨修缓缓坐在石椅上,淡淡的出声。

“眼神很好却不懂得察言观色,天色不早了,白府庙小,没有适合世子爷的床,轻高抬贵脚,移架南离王府。”若水指着大门方向。

蓝谨修端坐在石椅上,看着若水,微动浮动带起黑色的发丝,煞是好看:“……本世子很好奇,在你眼中,我到底是那一种人?”

“就像茅坑里又臭又硬的石头”若水本想着用最恶毒的话来刺激这个人,对自己厌恶,怎奈碍于这人身份尊贵,因此在众多骂人的话中,挑了一个稍微舒缓一点的。

“你是在说你吧!白若水。”蓝谨修神采飞扬道。

若水目光发暗:“你……”

“要不要跟我,比试一下。”蓝谨修挑眉,自家老爹曾经说过,对付女人比行军打仗更为讲究,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万劫不复的境界,而他偏不信这一套,对女人就要强打强压,绝不会给一丝翻身做主的机会。

爱好似手中棋,能做到收放自如则神人也!

若水双手抱胸,上下打量这个城府极深的人:“你想做什么?”

“你我比试,胜者可无条件命令输家做一件事,比试内容,由你挑选。”蓝谨修淡淡地道,一双深邃如渊的眼睛充满了兴致勃勃。

若水挑眉,蓝谨修干嘛突然用这一招,莫非这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酒,打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想借此约束她,短暂思索后,毫不犹豫的转身想要离去,司马家族祖训,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想过安定日子的她,才不要迎战,想比试下辈子吧!

“臭丫头,白家怎么就出了一个你这样不带种的东西,老夫一把年纪脸都被你给丢尽了,赶快迎战,不然鞭子伺候。”白老爷子苍老的声音,很是洪厚道。

刚一转身,猛地看见,自家爷爷双手拿着一根蟒皮制造的鞭子,杵在那走廊另一端,凶神恶煞的瞪着她,嘴角抽搐,感情今天是不比不行了。若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这是要逼上梁山的节奏啊!”

“有叽叽歪歪的功夫,不如好好想想对策,省的到时候丢人现眼。”白老爷子板着脸训斥。

“是,谨遵爷爷命令,孙女这就回屋想对策。”逮着机会,若水说罢就要走。

“住脚,跟我进来。”白老爷子一副没得商量的口吻道,转过身朝着书房走去,刚走到门口,声音再次传来:“蓝世子也一并进来吧!”

“是。”蓝谨修看着黑着脸的若水,笑着答道。

若水一声不吭的推开一步,给蓝谨修让出一条大道,她倒要看一看,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人,背后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蓝谨修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若水后,直径走进书房。

“蓝世子陪老夫切磋一盘棋艺如何。”白老爷子坐在摆着棋盘的桌子旁,脸带笑意的朝着蓝谨修望去。

“乐意之至。”蓝谨修应战。

看着两个对弈的人,若水一脸不屑的瞅了瞅自家爷爷一脸老赖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桌子上泡好的茶一股脑全部喝下,眼角眯了眯,浓淡适宜、香气宜人、味道醇香,跟西湖龙井不相上下。

“臭丫头,给我们添茶,没看见我们两个大活人坐在这里吗?教你的规矩,都学到别人肚子里去了吗?”本来利用对方只剩下一口气的心理,然后扭转前行,吃掉蓝谨修更多棋子的招数,却没有想到刚刚一子落下,反倒是落入陷阱硬生生折损了好几个棋子,吃了大亏的白老爷子,在看到自家孙女一副悠闲的品茶后,瞪大着双眼,胡子一翘一抖的骂道。

“哦……”若水撇了撇嘴,低下头,沏茶倒水,待两杯茶完全沏好后,规规矩矩的端到两人身旁的桌子边,看着被团团围住的黑子,暗自叹气,就以爷爷现在的下棋水平,跟蓝谨修下,纯粹是在找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