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二章:宴会风波13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341 2016-10-04 23:46:33

  宴会这一头,风擢沉抱着若水跟随在乔管家身后,到达他来过无数次的清秋阁。

“乔管家,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被一个陌生男子抱进来?”守在门外心神不定的红禾,正在在门口眺望,良久之后,在看见自己小姐被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抱在怀中,向着这边不紧不慢地走来,当下见此急忙走到他们面前,担忧地问道。

“小姐喝醉了!”乔管家望着红禾和善的笑了一下,推开门,站在一旁道。

“什么?喝醉!”号称千杯不醉的白若水居然醉了!这一刻,红禾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不过在看到自家小姐冲着她眨眼后,立马明白她家小姐是装的,旋即睁着眼睛说瞎话:“对,小姐号称一杯就倒,喝醉很正常。”

“确实,酒量很小。”风擢沉注意到怀中若水的小动作,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吗?也真太小瞧他了。

抱着她的身子,迈过门槛缓缓走进房间,入眼房间宽阔却很温馨,不大不小刚刚好的圆木桌子上,还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空气中隐约还飘散着一股硫磺与火药的气味,不用想也知道,怀中这个古林精怪地家伙又在捣鼓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轻柔的将她的身子放在床上,风擢沉没有立即跟随等在外面的乔管家走,而是在在床前的椅子上,从怀中掏出一个茶褐色瓶子,递给正在为若水放下床帐的若水,吩咐道:“这是治疗心疾最好的良药,需竹叶上最顶端的露水作为药引,每天一同服用一次便可。”

“你是?”若水没有立刻接手,反倒疑惑的询问起,眼前这个陌生男子。

“他是七皇子,红禾休得无礼。”乔管家怒声道。

“七皇子……”若水短暂的失神后,旋即微微慌张地行礼道:“女婢拜见,七皇子。”

“红禾不必多礼,如往常一样便好,”将药瓶放到桌子上,目光扫了一眼床上一动不动的人道:“等你小姐醒了,请告诉转告她,三日后会是一个好日子。”

“是!”虽心中有很多疑问,但红禾依然恭敬的应答。

风擢沉不语,抬步向着门外走去。

红禾一本正经的弓着身子道:“恭送七皇子移驾金安!”

“噗……”忍不住笑出声的若水,骤然握住自己的嘴巴憋笑,红禾你当现在是在说书啊!竟然还还喊出了移驾金安,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乔管家问道:“什么声音?”

“是,小姐花盆中喂养的金鱼游动声。”红禾睁大着眼睛瞎说道。

“原来是一条快要成精的鱼啊!难怪笑得跟某人一样。”打马虎眼红禾的声音,就在他回头的那一刻,他扬起了一抹温柔如水,仿佛沐浴在阳光底下似的笑容,漆黑的眼好似透过重重阻隔般,看到躺在床上那个人。

“万物有灵,这并不奇怪。”红禾低下头,硬着头皮道。

“哦!想不到一向头脑简单的红禾还有如此见解,实在是高见!”乔管家忍不住调侃道。

若水皱眉,这两个人怎么还不走,难道不知道女子闺阁不能随便进的吗?

风擢沉走出房门,道:“走吧,乔管家。”

望着风擢沉平易近人的态度,一向不苟言笑的乔管家摸着胡子点了点头,一脸和善的退到一旁,弓起身子道:“七皇子,请。”

“乔管家,无须多礼。”风擢沉再次回头看了一眼,不紧不慢地向着清秋阁外走去。

“小姐,别装了,他们都走了。”瞧着两人已经走远,红禾掀起床帐一屁股坐在床头,对着若水叫道。

“红禾,我感觉,你小姐我要倒大霉了!”床榻之上,本来紧闭着双眼呼吸均匀的若水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坐起身来,四周扫了一圈后,望着红禾一脸哭丧的哀吼道。

红禾一头雾水地问道:“怎么说?”

“刚才那个家伙,有没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若水心中感觉无比的惊涛骇浪,风擢沉,鼎鼎大名的七皇子,怎么就被自己给撞见了,想想曾经叫红禾命令他替自己除草,脱衣服喂蚊子,端洗脚水的……种种回忆,心中万般滋味,难以诉说。

“你说谁?”红禾骇然。

“除了乔管家就是那个人,你说我说谁!”若水的视线微微扩散,最后停在桌子上的药瓶上,那家伙一个月前来跟她辞别,说是要去找边境东西,某非这就是他不远千里而寻找的东西。

红禾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心中一凛,随口脱出:“七皇子吗?”

“什么七皇子,他是流风。”若水朝着红禾看了一眼,下床走向桌子边,伸手拿起药瓶,刚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弥漫整个房间,虽不能辨别这是什么东西炼制,但从中独特的味道来辨别,其中一味药材乃是人称之为仙草的灵芝。

“什么?你别吓我。”红禾失神的叫道。

“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像是在骗你吗?”若水将脸凑在红禾眼前,一本正经道。

“完了、完了、完了……这回真的完了!”回想起以前奴役流风,警告他不准打小姐注意的画面,红禾心中一下子变得七上八下的,一脸欲哭无泪的望向始作俑者。

若水后退一步,坐在凳子上,目光看向摆满草莓的水果盘中,瘪了瘪嘴,古代这个季节只有草莓能吃,不像科技发达的现代,只要身上有足够的票子,手轻轻一点,不出十分钟百样乃至上千种水鬼果都能立马送到门口,挑了一个即红艳又肥硕的草莓,塞进红禾大张的嘴里:“看我干吗?我现在跟你一样,内心一片荒凉。”

身子一好一阵哆嗦,刚回过神来的红禾,大口大口咀嚼口中酸甜可口的草莓,边吃边道:“小姐,你说他,就是七皇子会不会记仇,把我关进大牢秋后问斩?”

若水眼睛微眯,嘴角勾起一抹顽皮的弧度:“有这个可能!”

“啊……””红禾顿时愣神道。

红禾的嘴巴本就小,现在被她塞了一个超大的草莓,咀嚼过程中会有许多汁水,导致现在这丫头一张嘴,便使满口溢出的红色汁水流到满下颚,若水眯着眼睛,拉起衣袖动作粗鲁的替她擦拭:“吃你的草莓吧!天大的事有你小姐帮你扛着。”

红禾重重的“恩。”了一声后,随即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也加入了吃货的队伍。

“小姐,真甜。”红禾傻呵呵的笑道。

“瞧你一脸傻样。”若水边吃边道。

“呵呵……”红禾的笑声带着感染般一点一滴溢开,导致吃得正欢的若水都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若水猛地站起身来:“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

“正事?”红禾盯着她的眼睛。

“你小姐我今晚要夜探云裳阁。”若水透过窗户看向,屋外被夜色重重包围的阁楼,视线徒然停留在东北方向的一座雕花阁楼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