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一章:寿宴风波12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440 2016-10-03 16:03:34

  她不明白,无心进宫的白倾月,为何甘愿违背意愿盲目跟从李兰馨的安排,做她不喜欢做的事?

“女人,你跟风擢沉是什么关系?”蓝谨修的声音不高不低,却一字一句响在若水耳边。

关他什么事?若水烦躁的掏了掏耳朵,将他的话自动屏蔽在外。

“这个给你,当做惩罚。”若水看了看,一直都默不住声的风擢沉,一时玩心大起,故意在盘子里找了一个特大号的辣椒,放到他碗中,然后,一脸威胁竖起筷子,仿佛要是他不照办立马就会照着他的头狠狠挥下。

“好。”风擢沉落浮云淡薄般,欣然的夹起碗里的辣椒,动作优雅的吃了起来。

等着看好戏的若水,直到他嘴角的动作完全停下,才明白,这人,原来可以吃辣!那么以前为什么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从不碰放过辣椒的菜。

似乎看到了她的疑惑,拿起锦帕风擢沉擦了擦嘴角缓缓解释:“因为是你夹的,即使很辣,也要全部吃掉。”

“傻子!”

这个人……好像不管她怎么胡闹,都不会生气一样,面对这样的流风,若水好像在那一瞬之间彻底沦陷了,身体中被苦涩汤药侵袭的心脏,好似突然灌进最甜的糖浆般甜到心尖。

“啊……”桌子下,原本翘着二狼腿的若水,被某子不知是从那里冒出来的脚,给狠狠踢了一记。

瞥见她皱着眉头的面容,风擢沉清俊的脸上浮起一丝紧张,急忙追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若水一面放下筷子,手悄悄伸到桌子下,揉着隐隐作痛的小腿,一面说道:“牙齿差点咬到舌头。”

她怒了!蓝谨修别欺人太甚,兔子惹毛了还咬人,就算他是云川不败战神又怎,自幼熟读所有兵书,就不相信集二十一世纪中外精华的她,还对付不了这个狂妄自大的古人。

可一想到,爷爷多年来的苦心经营,若水百般不愿忍下这口气,继续无视蓝谨修的存在。

“笨蛋,小心点。”察觉到异样的风擢沉五指微微收紧,漆黑的眼眸中掠过一抹冷光,旋即又消失不见,他知道,羽翼还未曾丰满,现在面对蓝谨修那种棘手人物,除了韬光养晦,别无他法。

“意外,意外……”声音还未落下,刚刚才痛过的地方再次受到一记无影脚攻击,若水深吸了一口气,双眼带着燃烧着熊熊烈火看向事不关己的风擢沉,脚下毫不留情的发起反攻。

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

她进一寸。

蓝谨修躲一寸。

一次又一次,不断重复。

良久过去。

丝毫没有讨道任何便宜的若水,反手抓起酒杯,朝着蓝谨修泼去,怎料武功出神入化的人,条件反射的身形微移,导致那杯带着油渍的酒水,一滴不剩直直朝着正在和慕容时两兄弟敬酒的白老爷子而去。

哗!

白色带油渍的酒水,宛如清汤一般,从白老爷子的头顶由高往下流淌。

宴会上,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面对这样突发情况的若水,乌黑分明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旋即消弭殆尽,脚步微飘,假装醉态般的拿起空酒杯,看着白老爷子道:“哎,我怎么感觉有三个爷爷在动,不对是四个,五个,三个……爷爷为什么在你眼里只有姐姐?为什么多年来对若水不管不问?为什么你有三个头……”  

蓝谨修眼角余光扫过身旁摇摇晃晃的人,装醉逃脱,他嘴角微勾,并未点破。

“爷爷,给。”一直被李兰馨警告不要掺杂其中的白倾月,终于坐不住了,对于突发的一幕,心头猛然一跳,拿出手中的纱巾递过去。

眼角的余光扫向,一直交集胜少的白若水身上,这么会?她怎么会给自己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七皇子风擢沉,不败战神蓝谨修,那一个不是当世奇才,今天居然会为了自家胆小懦弱的妹妹暗自较量,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注意形象!”李兰馨暗自拽着白倾月的手,朝着太子方向使了一个眼色,提醒道。

“母亲……”白倾月动了动嘴。

话还没有落下,李兰馨右手用力揪了一下白倾月的腰,左手拿起自己的纱巾递给她:“倾月,你爷爷身上的酒渍太多了,一块怎么够,这个拿去。”

“……是。”望着母亲的警告,白倾月深吸一口气,收敛不该有的情愫,点了点头,拿起纱巾,转交给白老爷子……

风擢沉起身,揽过若水的腰,朝着蓝锦绣微缩了一下眼,旋即将目光转向白老爷子:“若水好像醉了,请允许晚辈将她送回房。”

白老爷子随手扔下被他擦得湿漉漉的锦帕,看着假装喝醉的孙女,顿时气得哭笑不得,冷哼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后,道:“来人,给七殿下带路。”

“是。”乔管家领命后,对着两个随从安排了一下,恭敬的对风擢沉行了一个礼,走在前面带路。

白老爷子轻咳两声,端起酒杯向着桌子上的人聊表歉意:“看着若水醉酒的模样,老夫才想起那丫头大小滴酒不沾,发生这种事实在是在下失责,请诸位见谅。”

“我们当中谁没有喝醉过,白老爷子……”风擢亞道。

“对于一个吃虾就能醉倒的人,我倒是第一次遇到,不过刚才白若水所做出来诗,倒是一点也不像喝醉之人,能做出来的。”王锦城若有所指的看向,沉默不语的蓝谨修。

慕容光随着王锦城看过去,苍白的脸上,勾起淡淡的笑意:“锦城兄,咱们过些时日怕是要包一个大红包了。”

慕容时站起身来走到蓝谨修身旁,弯腰凑在他耳边道:“春心荡漾了是不是?”

“别瞎扯,滚一边去”蓝谨修白了一眼三个损友。

“哎呀喂,咱们冷血无情的大将军有点反常哦。”王锦城调笑道。

慕容时附和:“就是就是,通常这种情况要是发生在以前,咱们三个除了慕容光,一定会被你那无影脚,一脚踢到三尺远,依我看,情况有些特殊哦!”

“是吗?”蓝谨修带笑的眼睛掠过一抹邪气,不紧不慢的伸出五指敲击在桌面上。

“怎么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坐在太子身边的王锦城,猛地打了一个冷战。

慕容光很是机灵的后退一步,与蓝谨修拉开一定的距离,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背靠在椅子上,一脸全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乔管家,茅房在那?我内急。”感觉到危险气息的慕容时,急忙大叫道。

王锦城汗颜,这家伙找的理由也太扯了吧!而且依照蓝谨修整死人不偿命的性格,躲进茅房,还不如站在原地让他踹上一脚。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时话音一落,立即冲向前方企图逃跑。

“想逃,也要看看本世子准与否。”蓝谨修用筷子夹起一粒花生米,手法颇为劲道果断,向着正逃到门口的人,小腿打去。

“啊……砰……”

被击中小腿,狗爬式倒在地上的慕容光,好半天才伸出一只手,慢吞吞地扶着墙壁一瘸一拐向着门外继续逃走。

看到此时此景留在原地刚刚还看好戏的王锦城,心中一惊,暗自盘数了一下,定了定神后,硬着头皮道:“不劳你动手,我选择自裁。”

“不用了。”

“啊!”他很怀疑这句话的可信度。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次重复。”

王锦城再次将信将疑的追问道;“那你要我干什么?”

“很简单。”

“你说。”在看到蓝谨修脸带寡淡的笑意后,王锦城顿时全身紧绷起来,然后故作镇静地拿起一杯酒慢条斯理的喝起来,眼睛却不时向着蓝谨修瞟去。

“想办法,使皇帝取消赐婚圣旨。”

“你还是动手吧!”王锦城一听,脸上浮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老皇帝!那可是弄权高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极深的城府,想要从他手中讨到便宜,比登天还难。

“可惜,你没有选择权。”他看着王锦城,淡淡地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面对扑面而来的威胁声,王锦城健硕的身子好似遇到了某种最可怕事情般,神情惶恐地盯着眼前面带恶魔之光的男子,思绪仿佛回到了一年前。

那时候,他是京城最有的纨绔子弟,一向自视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偶然间在听到蓝谨修修罗之称后,自信满满地跑到蓝离王府向南谨修挑战,却没有想到三十招刚过,原本占据上风的他,还没有弄明白什么原因,就败的毫无反击之力。

在一番狠毒毫无人性的鞭打之后,最终命悬一线的他,不得不得向强权倒戈,再次与冷血修罗蓝谨修定下做牛做马的契约,直到反败为胜的那一天。

慕容光一脸幸灾乐祸的拿起筷子,夹上一只肥硕的鸡腿向着愣在原地的王锦城扔去:“赏你一个鸡腿,常言道吃饱喝足好干活。”

顺手接住鸡腿的王锦城,瞪了一眼,几个人中每次挑事后,都安然无事的家伙,怒骂道:“滚。”

“好心当成驴肝肺,活该你倒霉。”慕容光摸了摸鼻子,讪讪笑了两声。

“要是实在办不到,可以请他给你出谋划策,不过你是办不到的,恐怕要请你那个整天只知道舞刀弄枪的妹妹出山方能行。”蓝谨修拍了拍王锦城的肩膀,为其指出一条宽敞明亮的道路。

慕容光,要想置身事外门都没有,他可没有忘记是这个家伙牵的头,这一个个自动送上来的臭皮匠,不用白不用。

慕容光微愣,目光看向一脸闪着阴险笑容的蓝谨修,嘴巴蠕了蠕,竟然发不出声来,不过心中却一阵暗骂。

“呵呵……懂了。”一脸感谢的望着蓝谨修,傻笑道。

“呆子。”面对朋友王锦城充满傻愣的笑容,慕容光一脸无奈的直摇头,头脑简单的人,坑人最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