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十章:寿宴风波11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585 2016-10-02 19:48:14

  然后,若水轻咳一声,提醒他适可而止,不然秋后算账等着他!

越骂越大声的白老爷子,在受到威胁后,干咳一声,话音猛然一转,神色不自然道:“说了大半天还杵在那干嘛!留着当屏风吗,还不赶快坐。”

“是!”若水刚一回答,便看见整个桌子上就蓝谨修和风擢沉中间有一个空位,若水心头顿时拔凉拔凉的,人生最郁闷的事莫过于,在朋友家拉屎没带纸、在朋友家拉屎有纸没水冲、在朋友家拉屎有纸有水冲,可就是不下去、在朋友家拉屎有纸有水,冲下去又浮上来了……可现在这些比起坐上那个如若针毡的位置,还要令她郁闷。

蓝谨修低笑。

风擢沉低头喝酒。

白老爷子暗喜。

可怜的若水,唯有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坐上两人的中间。

久旱逢甘霖-不停。

他乡遇故知-借钱。

洞房花烛夜-不举。

金榜题名时-别人

若水低头看着自己脚尖,不停的自我催眠,她还是不是最惨的,一秒、两秒、很多秒过去和后,若水悄悄地抬头,却看见蓝谨修那深邃的目光稍微轻挑了几下,她身子一僵,心中自认而然升起一股风雨欲来的危机之感。

要不,找机会快速闪人?

“若水,尝尝这个。”风擢沉夹了一块水晶虾饺,放到若水碗中,温声道。

“哦……好……谢谢!”正在胡思乱想的若水,听到风擢沉声音后,语无伦次的应道,在

齐刷刷一片目光中,全身不自在的拿起筷子一口吞下。

“过来添酒,省得一天到晚没事做。”撇见自家宝贝孙女神色不自然后,白老爷子气的那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的,而睿智的眼睛,左右转动,好似在考量风擢沉和蓝谨修当中,谁可以成为自家人。

若水一声不吭的垂下头,规规矩矩走到老爷子身旁,慢腾腾拿起八仙桌上镶金的酒壶给桌子上的人一一添酒。

“回来,她们两个就不必添酒了,坐下来吃饭。”白老爷子见自家宝贝孙女正准备替李兰馨添酒,急忙喊道。

若水快速的翻了一个白眼,像一个提线的木偶般端起碗拿起筷子埋头扒白饭。

“你吃饭都不吃菜吗?”白老爷子板着脸,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又肥又大的醉虾,极为不客气的扔进若水碗中。

“爷爷,我又不瞎,干嘛给我虾。”若水为了缓和桌子上的气氛,抬起头,看着白老爷子问道。

“吃虾补瞎懂不,反正你也是眼盲心瞎,没准这只虾吃下去以后,能起到以毒攻毒的作用。”白老爷子喝了一口小酒,不客气道。

“居然还有这个作用,”若水恍然大悟,黑的如珍珠般的眼珠子狡猾的转了转,厚着脸皮起身,把整整一盘子醉虾端到自己面前,边吃边说道:“吃一只怎么够,你们都不要跟我抢,让我安静的坐在这里以毒攻毒。”

白老爷子嘴角一抽,这丫头蹩脚的理由找得也太理所应当了吧!刚才自己的双眼很明确看见,埋头扒白饭的她,贪恋的目光一直火热落在王锦城面前的醉虾上,喜欢就是喜欢,干嘛还要拿自己做挡箭牌!

他不自然的干咳一声,对着桌子上客人道:“孙女顽劣,让大家见笑了。”

“老爷子这话就差了,亭亭玉立的若水小姐,怎能用顽劣一词来形容,她虽不及倾月小姐的才名远播,倾国倾城,但胜在娇俏可爱,性格豪爽,是一个很招惹疼爱的女孩。”太子笑着否定道。

“那臭丫头与倾月乃是云泥之别,两者不可相提并论,太子请莫再为这个不登大雅之堂的家伙说好话,不值得,来品尝一下,这盘牡丹鱼片,看看是否和你胃口。”白老爷子对着太子道。

“这……”太子又看了一眼白老爷子,在确定白倾月才是白家继承人后,非常做作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动筷子,夹了一块牡丹鱼片,细细地品尝一番后,竖起大拇指赞叹道:“真不愧出自名厨之手,这味道比起宫中御厨所做的,真是好太多了。”

“太子你有所不知,今日这位厨子,乃是当年宫廷掌勺御厨,若不是因为上了年纪,现在恐怕还是一名鼎鼎大名的御厨。”

太子轻笑道:“如此说来倒是宫中一大损失,不过既然那位厨子进入了白府,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宫中条条框框太多,想要一展所长真的很难,稍有不上还容易受到责罚,两者一比,白府无疑是他最好的归属。”

白倾月起身,走到白老爷子身旁,面带微笑的行礼道:“今日是爷爷大寿之日,倾月前些日子特意到珍宝阁,为你定制了一座镶金寿星,以贺爷爷福泽安康,年年益寿。”

话音刚落,白倾月走到一旁的桌子旁,揭开被盖着红布的寿星,嘴角微微一笑,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凤眉微勾,刹那间,众人仿佛看到了百花绽放,沉鱼落雁之色。

若水转眼看着万众瞩目的她,脸如月盘,肤如凝脂,一袭淡粉色的金镂玉衣,点缀着即将要展翅高飞的蓝蝶,股优雅高贵,一瞥一笑,恍如世间最美的风景,此时嘴里美味鲜香的虾,在这一刻,都变得寡淡无味。

不可否认,白倾月是那种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类型,就连身为女子的她都免不了,沉迷其中。

“老夫的倾月果然聪明伶俐,所送的礼物,简直到了我的心坎里!”白老爷子仰头一笑,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乔管家:“这个红包拿去,咱们礼尚往来。”

白倾月接过红包,看着白老爷子点头笑道:“好!礼尚往来。”

“倾月,你真是没大没小的,爷爷就是爷爷,母亲教你的规矩难道都白学了吗?回去后将二十四孝给我好好看一看,”李兰馨脸色一变,上去对着白倾月责怪道。

原本还眉飞色舞的白倾月立刻变得泪眼迷离,微红的眼眶显得格外楚楚动人,声音带着哭腔道:“母亲所言极是,只是倾月和爷爷一向都是这样相处的,要一下子变得很规矩,还真有点不适应,再说爷爷也喜欢这样的相处模式,你这样子真的有点强人所难了。”

“白倾月,你……”李兰馨作势就要打人。

“住手,你当老夫不存在吗?要是倾月有半点损失,老夫我定饶不了你。”白老爷子拍桌而起,朝着李兰馨大喝道。

李兰馨身子一缩:“父亲!儿媳错了,还请你不要动怒,以免气大伤身。”

白老爷子冷哼一声道:“好好的一个宴会被你搞的乌烟瘴气,倾月有你这样一个母亲,当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礼尚往来怎么了,我告诉你,这白府全是倾月的,等我死后,你一分钱都别想分到。”

白倾月跪在地上,义正言辞道:“爷爷,你不要发火嘛!母亲这做也是为了倾月好,常言道百善孝为先,你这样冲母亲发火,倾月不依。”

“宝贝孙女,我这可是为你出头,怎么反过来全都是我的错了?”白老爷子两手一摊,神情委屈道。

白倾月小嘴嘟起:“谁叫你对母亲发火的。”

“哎……”白老爷子拉起跪在地上的白倾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小白眼狼,爷爷平日里白疼你了。”

“才没有,倾月最喜欢的是爷爷”白倾月急忙否认道。

若水双手枕着头,眼神有些嘲讽,李兰馨啊李兰馨,不愧是一个好母亲,短短一个自导自演的闹剧,就将白倾月抬到了更高的位置,可是一直被护在羽翼下的白倾月,到了展翅高飞的那一天,是否会因为曾经被保护的太好,而中途跌落神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