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九章:寿宴风波10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126 2016-10-02 18:02:28

  “蓝谨修真是受够你了,”站在两人中间的若水,感受到两人针锋相对的气场,忍不住舔了舔唇,人生的一半是倒霉,另一半是如何处理倒霉,而她在面对这种倒霉的时候,真想求心里阴暗面积。

两位都是不好惹的主,可怜的她,此刻像一个随时能被放入口中的三明治一样任人宰割,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她,二十一世纪,古老御兽家族唯一继承人,何时有今日这种窘迫,

就在若水微微分神时,耳边传来蓝谨修刺耳的笑声,她很清楚,再这样继续僵持下去,最后倒霉的人不会是别人,正是自己。

当下,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蓝谨修的钳制,脚下如虚影迷踪般,快速移动到最安全的位置。

“你……”手还僵直之半空中,蓝谨修一脸惊愕的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好诡异的手法,一切好似就在一个呼吸之间。

他很清楚白若水身上没有一丝内力,若是单凭自身能力做到如此速度,没有专业的训练,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若水硬着头皮走到白老爷爷跟前,对他投了一个求救的眼神,谁知道一心抱着看好戏的老顽童,顽皮的对着她眨了眨眼睛,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气的她,想立马上前,将那碍眼的山羊胡,扯得一根不剩。

若水沉了沉气,接着再次眼带极其委屈的神色看向白老爷子。

“今日寒舍真是蓬荜生辉,竟然能让云川两大百年难遇的奇才相聚,实在是老夫修了几辈子的福气,两位贤侄请入座,让老夫有生之年,好好欣赏一下英雄出少年的风采。”收到求救的白老爷子轻咳了一声后,对着火花四溅的两人招呼道。

“素问老爷子喜欢收藏字画,擢沉不才,只找到五大名画中,其中一副……”风擢沉对着白老爷子行了一个礼。

话音刚落。

宴会中一片哗然,五大名画分为朱燕狱血,怀志游梦,四神填海以及双鹤戏春和万里江山图,其最为珍贵的朱燕狱血图,至今失传已有三百多年,其价值已不足以用言语来形容。

白老爷子回了一个礼:“七皇子费心了。”

“五大名画早已失传多年,七皇子能找到其中一副,当真是费心劳神了。”蓝谨修双手环胸,斜靠在柱子上,脸上的表情从头到尾一片云淡风轻。仿佛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然而那华贵的声音却是越来越沉闷。

白老爷子小心翼翼地伸手接过被布匹裹着的名画,转身递给立在身后的乔管家,回过头,看向蓝谨修微笑道:“蓝世子的上古棋谱,可说是老夫一生所求,论费心怕是当之无愧。”

蓝谨修眉头微皱,目光中掠过一抹疑惑,上古棋谱?他送的东西不过是一颗松树盆栽,那来的上古棋谱。

他疑惑的看向白老爷子,却是愣了愣,那张布满皱纹上双眼如狡猾的狐狸般,闪动着老谋深算的光泽,忽然明白了老爷子这是在间接告诉他,白若水不会嫁入皇家。

“白老过奖。”蓝谨修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白老爷子看到蓝谨修明白了他的用意,当下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位请先行入座,品一品今年刚到的粗茶。”

“是!”风擢沉点头。

蓝谨修默不作声。

白老爷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指引两人先走,蓝谨修和风擢沉各种对视了一眼后,抬步走到各自的位置坐下。

奇怪!

她怎么感觉自家爷爷今天怪怪的,那双睿智的眼中好似在算计什么,若水仔细观察一番后,一脸不明所以的抓了抓头发。

“两个当世奇才为你针锋相对,你还委屈?丫头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知道今天这种场景要是换到了另一个女子身上,必定会高兴的晕过去。”白老爷子回头,瞪了一眼不在状态的孙女。

“爷爷!”若水一脸不满的哼了一声,扬了扬手腕上几道青紫印记:“骨头都快碎了,这要还是福的话,我干脆,自捅两刀算了。”

“这不还没碎吗?等碎了再说这种话,臭丫头,我可告诉你,要把握机会,趁早把自己嫁出去,为白府省一口粮食。”白老爷子数落道。

若水小脸一抽,这要是放到现代,她一定会乐不思蜀,蓝谨修和风擢沉两人,要颜值有颜值,要钱财有钱财,随便带一个出去回头率必将蹭蹭往上涨,可关键……这是在一个思想封建,大男子主义的王朝,更何况自己对那个叫做蓝谨修的男子,只有反感没有好感,要她交给蓝谨修,还不如剃光头出家当尼姑去。

“爷爷,咱家是不是快要破产了?”若水一脸疑惑的追问道。

“贱皮子痒了是不是,要不要我给你松一松。”白老爷子脸色一黑,这臭丫头说什么鬼话?破产 ,亏她也想得出来。

“身上都没肉,若是你强行使用暴力的话,搞不好会来一个红颜枯骨,白发人送黑发人。”若水看着白老爷子,撇了撇嘴,一脸委屈道。

“你虽然瘦,又是个汤药缸子,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件事,发生不到老夫身上,你……”白老爷子话说到一般,立马止住,目光闪躲的走向位置坐下。

沉寂在自己世界的若水,自然没有注意到白老爷子的异样,此时她的目光四处扫了扫,还好今天这个寿宴来的都是清一色的男子,不然定会被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眼光活埋。

“还不快过来坐,傻站着干嘛?难道没有发现你站的位置,正好挡住舞蹈表演了吗?一脸傻乎乎的,跟猪一样!”白老爷子气的口沫横飞。

若水垂着头,继续神游。

“每次碰到这些大场合,就拉不出场面,”白老爷子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的骂道:“小时候的你多聪明、多水灵,多大方得体……常言道三岁看到老,怎么用到你身上就不管用了?”

刚回过神来的若水,怔然地看着自己爷爷逮着机会骂自己的场面,心中默默的哀嚎……不就是前些日子,偷了他的酒拿出去倒卖吗?至于心在当着众目睽睽之下,公报私仇吗?

好吧!她承认,爷爷此刻越是表现的有多讨厌自己,就对她越是有力,不过,语气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