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八章:寿宴风波9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839 2016-10-01 15:31:59

  “依我看,太子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并肩王府慕容时停下手中喝汤的动作,拿起锦帕擦拭嘴角的汤汁,看着太子笑道。

慕容光笑着摇头:“哥哥说笑了,太子殿下的婚事向来由皇上做主,不过,如果对象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白大小姐,恐怕会另当别论……”

若水眼底压下一抹冷笑,要不是爷爷早在一年前,就把白府十大金库的钥匙交给了她,恐怕见到如此场景,一定会心灰意冷,有掀桌子的冲动。

白倾月,天仙般的可人儿,错就错在投错了胎,成为毒妇李兰馨的女儿,在这个封建的皇朝,就连小门小户都讲究门当户对,更何况皇家婚事,而眼前这个太子,若她所料不错的话,其实就是一个幌子!

麻雀想要凤凰,就如飞蛾扑火,要么置之死地而后生,要么灰飞烟灭,异想天开,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看着自己如此被忽视,心中一定不好受,要不要我帮你?”耳边再次传来,蓝谨修那个阴魂不散的声音,若水后退一步,右手放在背后,对着他竖了一个中指。

蓝谨修看着如此一幕,心中一窒,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活该被人给无视,就像茅坑里的石头般,又臭又硬,要不是是在找不到能让自己看得顺眼的人,他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王锦城起身走到若水面前,脸上勾起一抹礼貌的笑意:“在下想请问一下,白二小姐刚才你所点燃的东西是什么,为何能再空中绽放出如花般美丽的模样?”

若水微微行了一个礼,轻轻一笑:“回世子,对于这个东西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用火点燃便可以在夜空中绽放。”

“哦,原来是这样,那这个东西是在何处买的?”王锦城微愕,旋即继续追问道。

若水眸光一沉,从未想到在现代极为平凡的东西会引起他人注意,这下该怎么办?随便说一个地方,不行很容易会很容易识破,该死,手指微微收紧,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将眼前之人打发。

正在这时,蓝谨修看着若水抓头的动作,嘴角微微一勾,再次传音:“虽然不知道你刚才那个手势代表啥,不过,要是你现在求我……”

若水眨了眨眼睛,嘴角掠过一抹邪肆的弧度,只是在抬眼的时候,消失的干干净净:“是蓝谨修送给姐姐的礼物,我本来想进来递给姐姐的,可看哪个东西实在长得很奇怪,就按照蓝世子所说的方法试了一下,却没有想到会有如此奇异的一幕。”

“所以说那个东西原主是蓝世子。”王锦城望向一脸黑沉的蓝谨修,眼角上挑,继续追问道。

若水一脸郑重其事的点头:“恩。”

蓝谨修一把扯过谎话连篇的家伙,黑浓的睫毛上好似沾染了红色的火气:“女人,你都不会脸红的吗?”

若水扬起小脸,那模样要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脸红!为何要脸红,小女子真的不明白,世子爷在说什么?”

“呀……”蓝谨成气到牙齿打颤。

“蓝世子为何要对一个女孩子发脾气?是否有些不近人情。”这时,淡漠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凉意从宴会门口传递在众人脑海中。

听着熟悉的声音,若水闻声转过头去。

只见一个身穿月牙白锦袍的男子,手持一把被锦缎包裹像一根棍子一样的东西,面如冠玉,脚踏流星,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地靠近,周身除了一个绣着月牙的布袋子再无装饰,尽管如此,头顶皓月当空光芒万丈,而他在月下却有着自身独特的光芒,淡淡地,却异常醒目,神情间那种超然物外的淡然与平静,给人一种似天边仙人般缥缈之感。

若水的目光,紧紧盯着他腰间挂着的布袋子,这是她在雪山之上送给流风的,那么眼前这个人,一定就是飞鸽传书说,十天之内就会赶回来的家伙。

一直以来她都清楚,流风的身份一定很不一般,万万没想到,不一般到了这个程度,回想往日自己奴役他的画面,脚步不由自主的后退到蓝谨修身后,默默祈祷自己被大风刮走。

风擢沉察觉到了她的躲避,微微勾了勾厚薄适中的唇:“若水,我回来了,你有没有想我。”

有没有想他?果然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只是没有想到,天雷滚滚会有一天砸到自己头上,把皇子当佣人使唤,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再无别人,常言道不知者不为过,但愿那家伙是个好鸟,能看在往日的恩情上,既往不咎!

蓝谨修手上微微用力,眼眸中暗涌如火,将躲在自己身后的家伙,扯到身前质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松手,关你什么事。”这个人是神经病吗?干嘛一副很愤怒的神情,面对如此义正言辞的质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被戴绿帽子的男人。

“白若水,你……”蓝谨修死死得抓着若水的手腕,眼中满是愤怒的质疑,好似被背叛一样。

蓝谨修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一只修长笔直的手挡在两人之间,风擢沉直视着他,然后脸色挂着一抹极其疏离的微笑:“蓝世子请自重,我未婚妻叫你放手。”

蓝谨修侧过头,面无表情与风擢沉对视。

漆黑对深邃,针尖对麦芒。

在这一刻,天地之间好似破空般的响起利剑划破苍穹的声音,火花四溅,电闪雷鸣,山摇而地动。

两个风格迥异的当世奇才,在此时隔空对上。

良久。

蓝谨修嘴角勾起淡淡地冷笑,深邃瞳孔中闪出一抹冰寒的芒刺,那带着极致冰寒的气息,恍如寒冰射即将要脱缰的弓箭,随时可刺穿眼前这个与他针锋相对之人的身体,声音如尖锐刀锋没有丝毫犹豫的反驳:“笑话,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白府的二小姐,尚未婚配又何来这样一说?”

风擢沉目光扫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最后露在蓝谨修脸上,绽放出一抹浅浅淡淡充满寒冰之气的笑容:“赐婚的圣旨,三日后便会下达,这样的理由够了吧!”

“错,圣旨还没有下达,你可不要一厢情愿的称呼,免得三日后圣旨不到,被狠狠打脸。”不是还有三天……只要他想就算此时圣旨到了又怎样,可以毫不夸张的讲,只要他蓝谨修愿意,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

“就算不到又不能改变什么,大不了我入赘。”风擢沉望着他道。

若水嘴角一抽。

入赘,她能不能理解成……自己魅力太大……

此时此刻听见他这样的话,若水惊吓大于惊喜,怎么说呢,就好像刚刚走出房门,脚下就踩到一坨狗屎。(俗称狗屎运)

喜忧反差太大,以至于她心中十分忐忑和不知所措,回想一下和流风,不对是风擢沉往日相处的日子,一瞬间,大脑如被海水冲击般,当场感到惶恐与不安。

她看着风擢沉完美无缺的侧脸,心剧烈跳动起来,放着这样谪仙般的人,为何往日不懂珍惜,偏偏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般嗑着瓜子,把他当做机器人指挥来指挥去。

时间啊!若是能够再重来一次,她一定会选择手拿高香,把这个人供起来啊。

蓝谨修闻言,眼底弥漫出一股毫不掩饰的讥讽:“原来所谓云川第一才子的七皇子也不过如此,我之前高看你了。”

风擢沉不怒反笑,侧过头眼神专注的凝视着身旁的女孩,嘴角扬起如沐春风般的微笑,一字一句真挚的补充道:“只要若水同意,我愿意为她化身为奴”

蓝谨修手上动作毫无察觉的收紧:“你很有魄力!”

“对她,我有。”风擢沉看着若水道。

蓝谨修长的身影在灯光的照射下,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削薄的嘴唇微抿:“对于别人本世子不敢肯定,不过要是发生在你身上,恐怕圣上不会给你肆意妄为的权利,化身为奴,弄不好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事在人为不是吗?”风擢沉反驳道。

“呵呵……”蓝谨修薄情的嘴唇微动,发出似嘲讽,似轻蔑的笑声,风擢沉乃是老皇帝最杰出的儿子,多少年来,一直被保护的很好,不用想他都知道,此人便是云川下一任皇帝。

试想一下,年过十八都未曾立妃的他,老皇帝怎么可能会允许,他娶一个商户之女,更何况还是一个庶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