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六章:寿宴风波7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496 2016-09-29 16:15:26

  话音刚落,蓝谨修皱眉,手中加大束缚的力度,目光如一柄势不可挡的宝剑般犀利:“损人不带脏,白小姐好口才。”

若水毫不示弱的顶撞道:“跟你比差远了!”

一时之间,两人剑拔弩张,平分秋色。

相对于底下嘈杂的议论声,坐在主位上身份高贵的太子与世子们,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依旧从容不迫的与白老爷子谈笑风生,毕竟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对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与其关注一个庶女,还不如讨好白老爷子,争取迎娶白府才貌双绝的嫡女白倾月,来巩固家族势力。

自然其中的明争暗斗,精明如狐的白老爷子显然知晓的一清二楚,老谋深算的眼睛在众人没有发现的时候,瞟了一眼,自己最疼爱地孙女和蓝谨修纠缠的身影后,瞬间又移开目光,那极致的速度恍如未曾发生过般,只是在他与别人交谈时,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几分。

而一旁的大夫人母女,自然也没有理会,毕竟后宫之主的位置,才是她们共同的目标,蓝世子再好,也抵不过后宫之主的吸引。

咔嚓……

东西碎裂的声音在河畔上显得异常清晰,若水脚下一枚蓝宝石被她用脚踩得碎成四块,一脸无辜的扬起眉梢:“抱歉,我没有想过会变成这个样子,谁叫你像一个暴发户一样,将易碎的宝石戴在身上,发生这种事真的很抱歉,如果你想要赔偿的话,请找乔管家报销。”

话虽如此,可若水的语气与一张幸灾乐祸的脸,全然出卖了她此时有多得意,蓝谨修剑眉慵懒的挑起,眼眶中涌起玩味的暗沉:“原来你如此猴急,竟是因为这个。”

“什么?”按道理来说自己弄碎他腰带上最大一颗宝石,这个定会暴跳如雷,不应该是现在这个反应的。

蓝谨修扬眉:“弄掉宝石是解不开腰带的,如果你想看,我可以亲自动手,让你一饱眼福。”

一饱眼福!

这个是有妄想症吗?对他自己唯恐不及,更何况……若水怒目而视:“听得懂人话就好,麻烦你现在,立刻,马上松手。”

“很生气?”

“废话。”她想吃人肉的心都有了。

蓝谨修手上微微用力:“笑一个,我立马松手。”

“靠……”他以为自己是谁,若水眸若寒冰:“想找卖笑的,请出门左转向前行驶一百米,入梦楼一定会为你随时敞开大门,那里面不管是风情万种、还是千娇百媚、又或者是皮笑肉不笑,总之你想要的笑容,只要肯掏钱就算笑死也会满足于你。”

“低俗之人,焉能与你的笑容相提并论。”

“你还有完没完。”若水再怒。

“没完。”蓝谨修勾唇。

“难道你对我一见钟情了?”

蓝谨修愕然:“什么?”

若水破口大骂:“如果不是一见钟情,那你怎会像一个怎么甩都甩掉的狗皮膏药一样缠着我。”

话音刚落,冷峻的脸突然一沉,低头看着近在咫尺双眼冰冷的没有一丝人气的若水,猛地用力一推。

动作极其粗鲁。

重力严重失衡的若水,身体不受控制的重重跌落在地上,神情暗沉,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对她!这个该死的男人,她绝对不会放过。

“最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我的品味不至于这样差。”妖娆的笑意绽放在蓝谨修嘴角,带着点低寒,带着点嘲讽。

“小姐。”红禾一脸惊恐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一幕,吓得赶紧上前搀扶,这个蓝谨修怎么可以推到小姐,要是小姐的心疾复发该怎么办?

若水借力起身,对着红禾摇头道:“没事!”

“可是……”红禾道。

“你先回房去给我熬药,动作太大,我怕旧疾复发。”若水神情发沉的瞪着,一脸云淡风轻之人。

“小姐……”这种时候她怎么可以离开小姐的身边,红禾摇头否定。

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一场单纯的寿宴,若水在红禾耳边小声叮嘱道:“这里是龙潭虎穴,你最好早点离开,免得引火上身。”

红禾犹豫:“可是这个时候怎能弃你于不顾,小姐……”

“……你离开了,我才没有后顾之忧,况且还有爷爷坐镇,放心吧!”

“好,我马上走。”红禾短暂挣扎过后,心下一沉,对着她点了点头,话音刚落,对着蓝谨修行了一个礼,便匆匆而去,只是在转身的时候,无人看到红禾眼中笼罩了一层阴冷,蓝谨修,还好小姐没什么事,不然定要跟他拼命。

若水目光嫌弃地拍了拍,蓝谨修碰到过的地方,回头一步,望着他道:“请你以后不要随意碰触女孩子的身体,特别是我这种极为容易感到恶心之人,要是一不小心吐到你华贵的衣袍上,我可赔不起。”

“……”蓝谨修。

这女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敢如此与自己公然叫板。

若水皱了皱鼻子:“这该死的气味真令人反胃,比病毒还要重上三分,回去后定要洗个澡再喝碗绿豆汤消消毒。”

漆黑的瞳孔微眯,仿佛有种邪肆的火焰喷发出来,蓝谨修擒住她的下颚威胁道:“说什么?”

若水冷冷一笑,手起刀落。。。

奇快如电的手法,直直抵在他的大动脉处,目光低寒:“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不想死,现在立马滚蛋。”

蓝谨修松开擒住她下巴的手,邪肆的眼底透出浓郁的兴趣:“小东西,还真是看清你了,如此精准又娴熟的用刀手法,没有个十年八年的操练,是做不到如此的出神入化,行云流水,今天要是换了别人恐怕会丢盔弃甲,只可惜让你遇到了我。”

若水一脸嘲讽:“吹牛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只要我微微用力,你这条小命怕就玩完了。”

“你不会,也不敢。”

“笑话,只要敢想,这个世上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

“下刀吧,我等着。”

“……”他妈的,要不是此刻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定会毫不犹豫一刀斩下,这人是吃定了这一点,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

“怎么不敢下手,认怂了吗?”蓝谨修戏谑道:“刚才盛气凌人的架势被狗啃了吗?白若水你也不过如此。”

疯子!他就是一个能把人气死的疯子,她紧握这手中的刀,心情糟糕到极点!打从娘胎里她就没有碰到过如此棘手的人物,这个人,这个叫做蓝谨修的人!

“现在好好想一想,要不要与我合作,忘了提醒你,我的耐心极为有限。”

“你啰嗦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要达成你的目的吗?”若水冷笑一声:“既然是你想要的,我当然是不会满足于你,想要于我合作,请回炉重造。”

“还真是固执……”银白的月光下,他深邃的眼中涌动着如潮水一般的戾气,还从未有人敢如此违背自己。

“我的固执如你所见。”若水讥讽。

“可是这样的你,更加挑起我的征服欲望了怎么办?两府联姻的圣旨,相信很快就会出现在你手中。”蓝谨修笑道。

若水眉头一凝,手中的匕首更加紧贴了几分,只要她稍微用一点力气,匕首定会第一时间刺穿眼前这个了的大动脉:“可以试一试,看看你的圣旨快,还是我的刀更胜一筹。”

蓝谨修不怒反笑:“好,好,够独特,够狂妄,这样的女人才入的我蓝谨修的法眼。”

若水真想什么也不管不顾,一刀了解这个让人厌恶的家伙,既然他执意咄咄相逼,那她就不必在忍耐,不能杀,弄个二级伤残也不错:“世上有一种人叫做亡命之徒,只要触犯其划分的禁区,就会拼尽全力与之搏击,今天我就要用行动来告诉你,少打我的注意。”

说罢,握着匕首的手,往下一拉。

“白若水,爪子倒是锋利,只可惜对我没什么用。”蓝谨修淡然一笑,突然闪电般的向后一退,瞬移在五步开外。

身子微微一颤抖,好诡异的身法,若水面容之上顿时凝重起来,不在上前,毕竟她的本意并不是伤害这个人,让自己置身于众矢之的。

可是……这个登徒浪子,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眼中闪过一抹恶魔之光,神情激动的指着他:“蓝谨修,你这个混蛋,我就算选择死也不会将姐姐喜欢那种类型的男子告诉你,还有你教的这个三脚猫功夫,我不学了,除了姐姐什么都是狗屁,滚远点,以后只要是你出现的地方,我必将退避三舍。”

话音刚落。

整个寿宴中一片哗然。

看着她,目光一片错愕,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丫头,会来这样一招,短暂的失神后,蓝谨修目光,再次投在若水身上时,变得好似多某种未知的东西。

既然这丫头想玩,他自然奉陪到底,蓝谨修的呼吸急促起来,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苦恼:“我想你是误会了,若水。”

“什么?”这家伙还想要干什么?若水的身体猛地一僵。

“我喜欢的一直是你,从十年前第一次遇到你开始,之所以用你姐姐作为幌子,完全是怕你知晓我的心意而逃离,毕竟我被人称为修罗。”蓝谨修低垂的眼,全身散发着一股忧伤的气息,好似一碰就泡沫。

一个长相憨厚的男子忍不住站起身来,惊讶的叫道:“天,这个世界颠倒了吗?蓝世子竟会暗恋一个女孩十年之久。”

若水认得这个人,他是户部侍郎的独子,天天送姐姐书信的男子。

宴会上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两人身上,每个人都抱着看好戏的表情,只有坐在首座上一副与我何干的白老爷子,正端着杯子悠闲的喝着小酒。

若水恶狠狠的瞪着,还在那里装作情圣蓝谨修,却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对她投了一个挑衅的目光,顿时气得若水银牙霍霍,现在她该怎么办?要不要装晕倒……可是,这个念头吃才刚刚诞生在脑海中,就被无情的抹杀了。

“若水,你不会因为一时承受不了而晕倒吧,如果是那样,我定会马上对你负责,上朝请旨赐婚。”蓝谨修嗓音中带着真诚,俨然一副痴情汉子的模样。

若水冷冷一笑:“你可真会做戏,明明心心念念的都是天下第一美人白倾月,却不敢承认,这样的胆量,真让人怀疑,当初带兵打仗号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你,是不是背后有某种猫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