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五章:寿宴风波6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071 2016-09-28 14:04:13

  “轰!”的一声巨响。烟花不偏不倚的爆炸在一排排灯笼之上,刹那间,烟花升空,炫目多彩,立身在烟花之下的若水在光束照耀下美得无法用语言加以形容,飘扬在空中的长发,肆意乱舞,冷然的瞳孔,殷红的嘴唇,宛如火之女神。

同一时间,穿在若水脚上的鞋因为用力过猛,徒然向着宴会之中飞射而去,红禾呆滞的说道:“小姐,你的鞋子……”

还好……她反应够快,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若水稳了稳心神,看着天空之上竞相开放的烟花,丝毫没有发现脚下的不对之处,直到听到红禾的声音后才发现:“鞋子去哪里了?”

红禾手指颤抖的指着一个身穿黑衣男子:“那里。”

顺着红禾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宴会中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汇聚在她身上,若水视若无睹的继续看过去,直到看到最前面那一桌拿着她鞋子的黑衣男子后,心中猛然一愣,一个念头旋即在心中升起,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祸不单行……宴会中齐刷刷的目光,让她寸步难行,低头看着光着的脚丫子,满脸尴尬笼罩全身。

红禾:“小姐我又闯祸了。”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若水淡定的看着地面。

“小姐……”

“闭嘴。”她现在正烦着了。

“小姐,蓝谨修下来了……”

“什么?”

红禾的声音中怎会那样震惊,蓝谨修是何人?跟她有毛关系,只是这时的人群异常安静,与刚才烟花造成的效果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无数惊艳和沉迷的目光中,投射在男子身上的目光犹如金乌升空般热烈,对男子突然其来的反应,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他要干嘛?……”那一刻的异样,就连首座之上的白老爷子,与太子对视时,余光尽情投射在向着自家孙女走去的危险人物身上,在心中嘀咕道。

“若水,怎么是她?”看着如此场面,一向高贵典雅的白倾月都为之一震,心中盘算要不要走上前,去替自己的妹妹解围。

蓝谨修是出了名的冷血修罗,一身功名威震天下,自从他领兵打仗之后,世上无一人敢正面与之交锋,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在当今世界,高居前十,这个排名绝对恐怖,毕竟当今世界靠的就是仗剑横扫。

而他,正是自己一生都可望不可即的梦,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个如同暗夜主宰般的男子,住进了她的心中,凡是有他的地方,不管是所有的眼光,还是肢体语言全部都不由自主,好似一个回眸间,愿倾尽一生当赌注。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正向她袭来,若水抬头看向前方,一身黑衣凛然,英俊无双,气势夺人的男子,正拿着她的绣花鞋缓缓而来,他就是蓝谨修!

七年前,瀚海与燕国联军,率领五十万兵马来势汹汹,侵略云川边关要塞,两支如同虎狼一般贪恋,残暴的军队,一夜之间,直取云川两座城池,十三岁的他主动请命,出兵攻打两国,刚刚上任就采用避实击虚、先弱后强的战法,将瀚海国的主力军绕至不归山,利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有利地势,重创瀚海国的主力军队,次夜!派兵斩断燕国的水源与粮草,在军中散播谣言,扰其心智,杀其主将,最终灭掉两国联军的全部军马。

功勋赫赫,威震边关。

此战让蓝谨修一战成名,因功封为云川的不败大将军!天!她今天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若水刚回神,便听见宴会中此起彼伏骚动。

“这个女子是谁,那来的极品,竟敢拿鞋子暗算蓝世子?毫无意外,恐怕今天不死也会脱层皮。”

“哎,她不就是大美人的妹妹吗?嘿嘿,这回又有好戏看了。”

“什么“?这是白倾月的妹妹。”

“可不是吗,两年前我去城隍庙上香见过一次,只可惜眼前这二小姐,生下来便有心悸,据城中多位大夫断定,此女活不过十八岁,哎,倒是真叫人为之可惜。”

“唉,你们看,那冷倾月的脸色都变青了。”

“那丫头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了云川最冷血的活阎王,看蓝世子的那浑身散发的寒冰之气,怕是今天要整出个大事 。”

“来我们打一个赌。”

“快说,快说……赌什么?”

“蓝世子会不会,一拳打爆那个病秧子的头?”

“依我看蓝世子不会动手,你想想看,今天是天下第一首富白老爷子的寿宴,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皇上那里怎么交代,更何况还有太子坐镇,谁敢造次。”

“别说笑了,蓝世子要是生气起来别说的太子,即便是当今圣上也无可奈何……”

蓝谨修手拿着鞋子,一步一步地靠近,深邃如墨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线条冷硬的脸庞满是神秘的色彩:“若水,我教你的武功,可不是这样用来的。”

“……”

若水站在原地的身子瞬间僵硬,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短短一句话,含了太过意思,不让人浮想联翩都很难。蓝谨修!那冷酷绝伦的面容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宠溺,却是在她看来,比毒蛇猛兽还要令人望而却步,她可没有忘记,在不久之前,自己对这个人有多不屑和漠视。

“天,我耳朵没出问题吧,今天听到了此生最难以置信的一句话。”

“蓝世子那种万年冰块,居然会教人武功?”

“长相清秀,身材干瘪,且动作粗鲁,那个白若水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怎么就能入得了蓝世子的法眼。”

“嘿嘿……依我看你是在嫉妒吧!”

“……”

蓝谨修凛然的身躯笼罩,深邃的目光盯着若水,薄唇凑在她耳边,带着不可置疑的声音:“那个婢女现在落在了我的手上,是想暴露还是配合!你做决定。”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此刻要是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任人宰割的地步,面对这种突发情况,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装傻充愣,若水迎上他的目光。

“这场宴会表面上打着过寿的幌子,实则确是选亲之宴。”蓝谨修眉头轻轻皱起看着若水,语言中满是提醒。

“然后呢?”选亲之宴,若水在心中冷笑,这里的主角从来就不是她这个不受宠的庶女,若水一脸的漠然。

蓝谨修目光停顿在她脸上,警告道:“如果不想被人左右,跟我合作。”

“不需要!”只要她想,挥手间覆灭一个王朝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何况区区的相亲大会,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若水盯着他,嘴角微微一动,手疾眼快的把鞋子拿回自己手中。

蓝谨修对她毫不犹豫的拒绝搞得一愣,紧接着眼中的兴趣浓了几分,忽然伸手揽过她的腰:“我可记得摄魂术,只能控制人一柱香的时辰。”

一柱香的时辰?

古人不愧是古人,要是认她的老师听到了,指不定会笑掉满口烟熏牙,虽说她的催眠术在前世不是第一,但至少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从十二岁起,凡是被她催眠过得人,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记起她的样子,若水嘴角勾起一抹顽皮的笑意:“知道上一个敢这样威胁我的人,去哪里了吗?”

“愿闻其详。”蓝谨修笑道。

“是坟墓,冰冷的坟墓,劝你,在还没有惹毛我的时候,赶快离开我的视线,不然恐是你承担不起的后果。”该死!这个人的身体难道水火不侵吗?她前前后后下了不下十多种毒药,结果这个人像一个毫无知觉的木偶般,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呵!”他垂眼轻蔑的一笑:“不试试怎会知道,承担不起。”

“你……”若水咬唇,定是这个人的内力深厚,毒药对才会对他没什么反应。,既然毒药不能阻止这个人讨厌的手臂,那么她不妨……心念一动,乌黑分明的目光中,泛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惑光泽,黑色的眼瞳好似一道无形的漩涡,紧紧地凝视着蓝谨修。

“你是谁?”

“蓝谨修。”淡淡的说道。

“今年多大?”

“双十年华。”蓝谨修道。

看着已经被催眠的人,若水眼角微挑:“任你在强,终究还是逃不过姐的五指山,蓝谨修,云川不败战神,也不过如此。”

“……”

“放开你的手。”

“不放。””蓝谨修黑瞳中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看似平静的眼波下蕴藏着锐利如夜膺般的目光,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你……”若水微怔之后,旋即其冲脑门,瞪着眼前这个能看到体毛的家伙,恨不得将他那张好看的脸砸的稀巴烂,这已经是她来这个世界碰到的第二个,不被她催眠的人,不由让她的自信心严重受损,心中很怀疑,在前世的时候,那个长老在欺骗自己,不然……怎会又出现一个不能被催眠之人。

“没有被催眠,那你干嘛要一字一句老实的回答?”若水望着他没好气道。

“一问一答,这是基本的礼貌。”蓝谨修漫不经心道。

“赶紧松开你的手,大庭广众成何体统,你不要脸我还要,真不知道你的礼数是被狗吃了还是被猪给拱了。”若水边说边推搡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