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四章:寿宴风波5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607 2016-09-27 21:15:39

  房间之中,有些过分的寂静,红禾放下手中的披风,走到站在窗前,望着窗外没什么特别之后,她向着若水询问道:“小姐你看什么?”

“一个不速之客。”若水靠在窗前,看着空荡荡的竹园。

红禾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只猫都没有,哪来的不速之客?”

若水沉默不语,目光淡淡的看向连理树上停歇的一对野鸟,心中突生一种很是羡慕之情,在前世的时候,身为家族下一任继承人的她,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族中长老安排满满的,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少之又少,不管在外面受了多大的伤痛和委屈,都要咬紧牙关一字不发的悉数吞进肚子里,从来没有享受过何为温柔,何为父母的疼爱,兄长的关爱。

红禾半个身子趴在窗户上:“小姐,两颗长到一起的桃树歪歪曲曲,纠纠缠缠,有什么好看的?”

“本是单独的个体,在经历一场暴风雨后紧紧连结,相互依靠,结成连理,其不离不弃,百折不挠的品性,难道不值得让人学习吗?”

“学什么?”

“你无敌了!”若水嘴角一抽,转身躺在床上,拿起被子猛地盖住自己的身子,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深吸一口气,爷爷的寿诞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我这是被无视了吗?”红禾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喃喃自语道。

啪……啪……的鞭炮声络绎不绝的在外院响起。

黑雾弥漫,声音震耳。

红禾听着外面此起彼伏响起的鞭炮声,一下子想起今天是白老爷子的寿诞,目光一亮,急匆匆地掀起若水盖在脸上的被子,语重心长的叮嘱道:“等一下,今天是老爷子的寿诞,你还不可以睡觉。”

“可以。”若水坐起身来,看着桌子上被红禾擦得焕然一新的酒坛,嘴角起一丝淡淡的微笑,还要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什么事都为她着想的红禾,不然……

“小姐,是不是大夫人又对你下了闭门令。”小姐一向跟老爷子的关系都很好,怎么在今天这个日子表现的如此平静,实在是太反常了,一个念头突然跳进脑海。

“嗯。”若水轻轻地应了一声。

话音刚落,红禾气的直跺脚:“怎么可以这样,那个毒妇还是不是人,克扣银两,派人下毒,现在又阻隔你和老爷子见面的机会,疯了,疯了……”红禾越说越气,若是她此刻手上有一把到,一定会毫不犹豫朝着李兰馨那个毒妇砍去。

若水下床抬手摸着酒坛,白老爷子,初入异世看到的第一个人,三年前她从沉睡中醒来,因为身体极度虚弱,以至于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期间白老爷子每天都会定时来照顾她,不然自己这条命,怕是早已被大夫人端来的毒药……夺了性命,手指微微一顿,目光中好似下定了决心,若水笑道:“爷爷的寿诞,焉能不去。”

“可是,大夫人要是知道了,小姐你的日子一定会更不好过。”想想小姐为了白老爷子口中的和睦家庭,忍气吞声的日子,她就觉得心中堵的慌,此时要是小姐去的话,一定会被李兰馨百般刁难。

“一个李兰馨而已,我还不放在眼中,以前的忍让不过是图个清静,若是她再不知悔改,定会让她悔不当初,再说今天这种大日子,她装好人还来不及,又怎会找我的麻烦,不过这酒要留着私下给爷爷,所以现在要重新给他老人家做一份礼物。”若水挑眉道。

听着小姐的话,红禾心中自然是很高兴,可是一想到临时准备礼物,不免有些慌乱:“可是时间短暂,一时之间,要拿什么当礼物?”

“我要送的东西,自然是时间独一无二的。”若水看着红禾道。

红禾紧促着眉头问:“独一无二固然好,可是,那是什么?”

若水眨了眨眼睛道:“一切命令听指挥!”

“怎样做?”红禾再问。

若水将桌子上的酒坛搬到一旁放下:“把上次我叫你收拾好的木炭、硝 、硫磺,纳……”

“用那些奇怪的东西干嘛?”红禾一脸的愕然。

若水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扬起右手,在空中打了一个颇为响亮的响指:“等会儿,我会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惊喜……”

…………

月色如玉,清风徐徐。

外院。

红色的灯笼和寿字连成一片,把原本空旷的前院,装扮的如同红色的海洋,这是白老爷子的寿宴,统一的桌椅,精挑细选的瓷器,琳琅满目的菜肴,不停穿梭在宾客之间的丫环,将寿宴的档次提升的如同皇家寿宴。

白老爷子今晚破例与太子皇埔日照平起平坐,主位的两旁,分别坐着四大世家前来祝贺的世子,而次位则是坐着盛装打扮的大夫人与白倾月。

藏身在宴席外的若水见此,朝着红色禾微一笑:“你小姐我聪明吧!”

红禾紧紧皱着眉头,刚才她看见小姐用秤,在那里秤来秤,倒来倒去,最后做好几个不知是什么玩意的东西,拉着她翻墙来到这里,低头看着,手中乌漆嘛黑的东西,一脸的好奇的询问:“能不能先透露一点点?”

若水扬了扬手中的东西:“你真的很想知道吗?”

“真的,很想知道。”

若水笑道:“看在你,刚才一直配合我的份上,本姑娘就满足你的好奇心。”

“小姐,你真好。”

若水伸手:“火折子伺候。”

“啊……”

“啊,什么啊,快点。”

“哦……”红禾一头雾水的拿出火折子。

本想让红禾来点燃,不过一想到那家伙,胆子很小,万一出点意外,惊喜变成惊吓,就不好了,若水将手中的简易的烟花棒,放在离人群少的地方,拿着火折子,朝着长长的导火线点去。

“轰……”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盖过了宴会上真真假假的道贺声。

一时之间,空气仿若凝固。

从未见过如此阵仗的人们,纷纷仰望着头,看向天上突然出现的变化,五彩光影,在一声恍如惊雷般的身影响起后,在空中缓慢由小变大尽情开放,五彩的光芒散发着夺目光彩,只见一朵刚刚消散化成白色的烟雾,另一端,一排排显着生日快乐的四个大字仿佛定格一般,刻画在夜空上。

那四个大字横挂在天幕,字迹两端分别徐徐绽放着金色的烟花,那美丽,令人振奋的景象,轻而易举就能看出做这东西的人有多费心劳力。

当五彩缤纷的烟花全部开尽时,及时光芒不在绚丽,却依然有着特有的味道飘荡在空气中,它伴随着飞流直下三千尺的之气势,缓缓落下帷幕。

“好漂亮……”无数的人望着天空喃喃自语。

在梯子湖畔上,红禾失神的望着从未见过的景象,心中无限感慨,美丽太过短暂,良久过去,忍不住赞叹起来:“小姐,这太美了,何止是独一无二,简直是旷世难求,等回去以后你再多做几个,让我好好的看个够。”

“一般一般而已。”若水撇了撇嘴,不过是小型烟花而已,比起二十一世纪,那些形态各异,色彩斑斓的烟花,眼前这些简易得不能在简易的烟花,实在是不堪入目。

红禾大张着嘴巴:“这还能称之为一般啊!”

“那是你没有看到更好的。”

“那一定会很美很美……”

“走是时候进去了。”若水随手收回火折子,看向注意力被成功吸引的人们。

红禾蹲下身子,拿起地上没有爆的烟花棒:“哎,还有一个没有开花。”

“……”

开花,开什么花?

转过身子,若水的目光猛然一凝:“快放开。”

“什么?”

“该死。”这丫头手不想要命了吗?这个东西都敢碰,顾不得查看周围环境的若水,身形一动,抬脚横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