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三章:寿宴风波4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472 2016-09-27 15:18:00

  杨澜澜全身一寒。

这个该死的病秧子,现在怎会如同野兽一样,令人胆寒。

“啊……”杨澜澜痛不欲生的嘶吼声响彻整个小院,伴随着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起,她整只手怕再无修复的可能性。

“放了我……求你放了我……"此时,杨澜兰嘴唇颤抖的发出零碎的声音,眼神从在一开始的不屑猛地换上了惧怕,想要挣扎,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骨头碎裂的代价。

“现在才知道害怕两个字,晚了。”若水讥讽的看着因为疼痛而面部扭曲的杨澜澜,若不是现在站在这里的人是自己,恐这具身体的本尊,不死也会脱层皮。

为了让性情大变的白若水松手,杨澜澜犹豫片刻,道:“我……我用大夫人的秘密跟你交换。”

"哦,”若水看着她:“是什么?”

“大夫人从你十岁起,就派人在你的汤药中下毒。”杨澜澜望着她道。

若水摇头:“真不好意思,本人早已知晓,你这个消息,一点也没有价值

杨澜澜震惊,天呐!她竟然知道?眼前之人,还是那个自己从小欺负到大的胆小鬼吗?惊恐之后,旋即收敛住心神,道:“还有,还有一个……”

若水眼眸微微收紧,目光中冲满了警告:"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好好把握。”

杨澜澜强忍着快要昏厥一般的痛意,断断续续吐出,从母亲那里无意间听到的秘密:“一个月前,我从母亲那里得知,玉夫人当年没有死,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居住的地方,不但如此,玉夫人的身份可能还极其的高贵。”

“就只有这些?”

“对。”

若水皱了皱眉:“可曾追问过?”

“问过,她不说。”

“看着我的眼睛。”若水低寒的声音,带着不可违背的语气,黑瞳之中泛着千万道色彩斑斓的琉璃之光,奇异的光泽带着能使人瞬间丧失心魂的力量。

“……”

面对这样的白若水,杨澜澜不敢有一丝的反抗。

“可有一丝隐瞒?”

杨澜澜的目光才刚刚与她交汇,瞬间变得呆滞:“没有。”

“大夫人,以前跟我的母亲是何关系?”

"主仆。”

竟然是这样...

若水的眼瞳微缩,自己既然占领了这具身子的躯体,那就必然要帮她,解开困扰原主谜团,给她一个交代,眼光中的黑色漩涡一凛:“听着现在我命令你,从这里走出去,找到太子陛下,行洞房之事。”

“是。”

看着杨澜澜消失在门口的身影,若水拿出丝巾,用力的擦拭手中那股令人恶心的味道。

“白若水。”

她正准备回屋,突如其来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华贵如瓷器一般的漫不经心的声音,蓦地转过身子,朝着后面看去,如黑曜石般黑不见底的黑瞳,闪烁着凛然的冷锐之气,那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锋利如雄鹰般的眼眸,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显寒气逼人,高不可攀。

一身黑色的锦袍,更显生人勿进,若不是此人,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她定然以为这人是一块万年冰封的玄铁,他来了多久?身份?用意为何?若水快速收起心中的震惊,从容淡定的朝着他行了一个礼:“这是小女的闺阁之地,请公子速速离去,免得会招惹不要的闲言碎语。”

“你倒是很淡定。”

若水;“……"

面对一个敌我为明,看不清深浅的人,不淡定还能怎样。

“过奖。”

“敢用太子来借刀杀人,你胆子很值得表扬。”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若水望着他。

黑衣男子浓密的眉毛微微的叛逆的向上翘起:“胆子很大,不过警觉性和判断力却一点也不怎么样。”

这个家伙用意为何?

若水眉头一紧:“关你什么事情。”

黑衣男子对于她的话,恍若不闻:“没听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

“……”

若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还拔刀相助,真当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了!目光一转,手中悄然划出一宝白色的曼陀罗粉:“人间不平事多着呢,拔刀相助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免得引火烧身。”

“理事这个理,所以……"

不带男子说完,若水立马打断道:“所以怎样?”

黑衣男子双手环胸漫不经心的说道:“本世子也没准备管。”

“……”这人不是在说废话吗?

等等他自称为世子,那么他的身份一定是四大家族之一!心中紧绷的那根旋,猛地放松,皇家这些年暗地里对着四大家族的人,使了很多的肮脏的手段,明争暗斗早已是朝野上下人人心知肚明,她倒是一点也不担心,眼前之人告发自己,收回手中的药粉:“如此甚好。”

“看不出来一直被世人认为,随时快要死的病秧子,竟然是一个武功高强,且用毒出神入化的人物,你说要是被人传了出去,会掀起多大的波澜?”

“无所畏惧。”她坚信不会有人相信,因为自己没有内力,身上的病也是真实的,这一点,城中一百多位医师可以证明,倒是眼前之人,竟然能够知晓自己会用毒,其实力何止高深莫测四个字来评价。

黑衣男子眼带赞赏的拍了拍手:“不错,胆子够大,脑子够清楚。”

“承让。”

“嫁祸给太子,你就不怕牵连到你们家吗?”

若水冷笑:“家,每日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夜夜提防无休止的暗算,这也配称之为家。”

黑衣男子目光一凝。

每日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夜夜提防无休止的暗算,目光复杂地瞧了瞧眼前的女子:“你走吧。”

“……”若水无声的看着他。真是一个奇怪的男子!既然他不想趟这趟浑水,这种危险人物,自然要选择尽快远离,脚步向前……

蓦地。

黑衣男子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腕:”摄魂术那种被世人称之为邪术的东西,我劝你还是别轻易尝试。”

偏过头看向他:“可以说我不知好歹,但是我是要告诉你,那又跟你有何干系。”

黑衣男子眼眸冷决:“干系,只要我想,就有干系。”

说得好像是主宰三界的玉皇大帝一样猖狂,若水怒目而视:“放手。”

黑衣男子:“。。。。。”

第一次遇到一个能挑起他情绪的人……男子嘴角若有若无的上扬:“白若水,我记住你了。”

“……”

若水用力甩开他的手,一脸讥讽的后退一步,拿着手中的丝巾用力擦拭这个人触碰的地方:“我觉得你的脑子有病。”

“……”

黑衣男子目光微怔,他这是被人嫌弃了吗?

若水看他不在阻拦自己,当下擦身而过,朝着自己的闺房走去。

男子身如玉树般静静伫立在盛开着桃花的连理树下,黑色的冰瞳中泛着兴趣的笑意:“白若水,若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真是一个很好的名字,只可惜偏偏姓白,如果将她当成自己的棋子,相信在未来的日子,一定不会孤单……”

在若水离开的地方,一根紫色的丝巾,随风漫无目的的飘荡,所过之处,空气中,好似携带着一抹难以形容的药香之气,苦涩却迷人!

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收回视线的他,此时眉眼间浑然天成的漠然,在潜移默化的消散,目光复杂地看着被翻动过得土坑,然后凌空一跃,身形消失在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