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二章:寿宴风波3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524 2016-09-26 14:45:00

  “假如我明天就死掉了,难道要我留你在这个虎狼之窝,被那些人生吞活剐吗?你做不到,我更做不到,这是命令,不可违背的命令。”看着红禾如此决绝的模样,若水的双手紧紧的握着衣裙,来这个世界以后,红禾是她唯一不舍地牵绊,希望这个经常犯迷糊的家伙,能在自己离开后活的好好的,不得不,在那之前做好准备。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红禾什么都不怕,唯独害怕与小姐分离。”红禾哭喊,瞪大着眼睛看着若水,事事为她着想的人,又怎么可以自私离开?

若水蹲下身子,轻轻的擦拭她脸颊上的眼泪:“你真傻。”

“没有小姐你傻,”红禾负气的将头撇到一边:“也不想想要是我走了以后,谁替你倒掉大夫人送来的毒药,替你照顾那只狐狸,替你做世上最美味的东西……”

微风吹起树上的粉色花瓣,若水眼瞳同样带着雾气,却笑颜如花绽放:“从没有发现,原来我家小红还有这么多用处。”

红禾不自然的低下头:“知道就好!”

若水看着埋着头,不敢正眼她的家伙,似笑非笑的问道:“是吗?那我想请问一下三天前是谁,差点将大夫人送来的药差点当成红糖水喝下,又是谁照顾小狸的时候,差点将手中的汤全部倒在它的身上,还有……”

“那些只是我,光辉历史上一道为数不多的败笔,常言道吃一亏长一智,这两天,我可是做得好好的,小姐 ……你不能以昨天的眼光,来看待今天的我。”若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红禾捂着耳朵,大声的打断。

“看来,是我目光短浅,旧事重提了。”

“可不是吗?”

若水戳了戳她的头:“你呀!顺着杆子往上爬的速度真快。”

“都是跟小姐你学习的。”

“强词夺理。”

听着小院外嘈杂的鞭炮声,红禾扶起她:“老太爷的寿宴快要开始了,可小姐的月银已经三个月都未曾发过了,要拿什么做贺礼呢?”

话音刚落。

若水缓缓走向一颗盛开着桃花的树下,蹲下身子,用手轻轻地刨开地上凹凸不平的土。

“小姐,你不会是想学大小姐一样葬花吧?”刚成功转移话题的红禾,微微松了一口气,目光看着自己小姐一系列奇怪的动作后,疑惑的问道。

若水笑道:“爷爷喜欢品酒,所以在三月份桃花初开的时候,在这里埋下一坛桃花酿造的酒,送给他做贺礼。”

“还是小姐有心,不像大小姐只会做表面功夫。”前几天她听,外院的管事妈妈说,大小姐为了老太爷的寿宴,不惜花费巨资在珍宝阁中,买了一个一米多高的镶金寿星。

“每个人的性格有异,当然,其表达方式自然不同,你呀,想太多了。”这丫头耿直的性子,以后要是没有了她庇护,在这个深宅大院中,不知要吃多少亏,手中的动作为僵,心思暗动,白倾月,因为是白府的嫡女,家产唯一的继承人,性子难免有些骄纵,随性,常做出一些我行我素的事情,不过白倾月并不是一个无理取闹,没事找事的人,对于这一点,她深有体会。

红禾瘪了瘪嘴,无声的低下头加入挖土的队伍。

若水摇了摇头,抛开杂念,埋头苦干,随着时间的推移土坑越来越深,酒坛露出的身子也越来越多。

待酒坛子完全露出来候,这时一股散发着桃花清香的酒香之味扑面而来,馋的红禾抱着酒坛,五官全部埋在酒坛上,感叹道:“好香呀,可惜,可惜……”

若水拍了拍手上的泥土:“里面还有一坛,够你解馋的。”

“就知道,小姐是不会忘记我的。”红禾眼睛弯成一条缝。

“瞧你一脸傻样,不过,这酒可不是给你一个人酿造的。”若水低下头,将泥土重新填在土坑中。

“为什么?”

“……流风他也喜欢喝酒……”话说到一半,立马改口,若水抬目光躲闪的眼眺望着远方:“桃花是流风找来的,自然要分给他一半。”

“那个整天带着面具,看不清长相的家伙,要回来了。”对于那个身材修长,整天说不上的两句话的流风,她可是相当排斥的,其原因就在,那个家伙一回来,自己便会失去独宠!红禾心念一动,真希望,那个家伙可以再也不用回来,只是小姐一定会伤心吧!抿了抿嘴,还好那个戴面具的家伙,经常不在这里,不然,自己一定会寝食难安,随时预防这人打自己小姐的注意。

若水眯了眯眼睛,手中微微一顿:“对。”

“大概还有多久?”红禾问道。

若水微微一笑:“十天左右吧!”

红禾“哦”了一声,然后抱着酒坛子回房清洗。

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若水叹了一口气,红禾跟流风就是一冰一火,两人若是要很融洽的生活在一起,估计很难。

“二小姐,大夫人吩咐,今天你不得进入外院一步,”尖酸带着不屑的声音,从推门的那一刻在清秋阁中响起:“如有违抗,鞭子伺候。”

若水瞬间皱眉,转过身子,看向这个熟悉再也不能熟悉的人,杨澜澜,大夫人房中管事姑姑的女儿,为人最喜欢欺软怕硬,贪慕虚荣,今天的她身穿一身红红艳艳的衣衫,满头黑色的发丝中插满了各种各样的头饰,看那样子定是想借着,今天这这个好日子,寻找傍大款的机会,不过,满头珠钗和极其夸张的妆容,反而衬着她艳俗的不堪入目,若水冷然地问道:“还有吗?”

杨澜澜冷哼一声:“贱人,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要不是今天本姑娘有要事在身,定会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若水黑色的眼瞳中,快速掠过一抹低寒之气:“贱人骂谁?”

“贱人当然是骂你了。”

“……”

看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杨澜澜,若水嘴角勾起一丝鄙夷的弧度。

“好呀,敢拿话匡我,”反应过来的杨澜澜,一脸凶神恶煞的挽起衣袖:“白若水,贱人胚子,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了,今天定要给你长长记性,看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若水眉眼一冷。

她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个任由眼前这个狗仗人势之人,随意大骂的白若水,在前世,自己生活在特殊的古老家族,什么跆拳道,空手道、泰拳、散打、咏春拳、迷踪拳、擒拿等,一招制敌等中外实用武技精华样样精通,对付眼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鬟简直是大材小用。

“不想断手就赶快给我离开,晚了后果自负。” 她可没时间陪,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环,若水声音低寒道。

杨澜澜一听,怒目而视扬起手向前抓去:“该死的病秧子,竟敢威胁于我,看本姑娘今天不撕烂你那张臭嘴。”

“不识抬举。”穷凶极恶的话音才刚刚脱口而出,若水目光中带着森冷的光芒,身形么猛然一动,率先钳制离脸只有一指长短的手。

“病秧子,快放了我,不然等会儿有你好看。”杨澜澜挣扎道。

“山鸡就是山鸡,任凭怎样打扮,终究还是掩饰不住那骨子里的犯贱。”杨澜兰身上那浓重且劣质的脂粉味,熏得她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什么,山鸡”杨澜澜目光狰狞:“该死的病秧子,跟你那与人私奔的娘一样……”

若水用力的收紧五指:“杨澜澜,很荣幸你触犯了,本人尘封已久的底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