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十一章:寿宴风波2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506 2016-09-25 16:52:29

  四月初。

清晨阳光宁静而淡雅,繁花似锦的连理树上露珠正闪闪发光,清凉的微风轻抚过,带着一丝谈谈的花香,顺着窗纱飘进素雅的床帐中。

红禾端着汤药: “小姐,该喝药了。”

若水刚睁开眼睛,便看见早已等待床前,手中端着一碗温度不高不低黑漆漆汤药的红禾,她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又是汤药,每天面对最多的就是这碗苦到心坎的药,如果,没有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个没有历史记载的云川王朝,此时,她还是众人眼中金光闪闪,多才多艺的天才少女。

抬手接过汤药碗,若水乌黑分明的眼眸中一闪而逝的苦涩,为了不浪费红禾天还没亮就起床,熬制了几个时辰的成果,埋下头将碗中的汤药一口气喝完,眉头微蹙:“药量又加重了吗?”

红禾眼中带着一丝水光,接过药碗,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糕点道:“小姐,吃片桂花糕就不苦了。”

桂花糕?

口中堆积入山的苦涩之味,怎可能是一片小小的桂花糕就能轻易冲淡的!若水摇头:“不用了,还是留给小狸吧!。”

“小姐,你就知道宠它,”红禾嘟着嘴巴道:“今天早上那个臭狐狸,又偷偷跑进厨房,将李大婶腌制了一宿的醉鸡,吃得连骨头都不剩,气得李大婶抄起扫把,愣是追了它一上午。”

若水笑而不语。

毕竟,对于小狸的淘气,她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红禾放下碗继续补充:“这还不是最可气的……”

若水一脸好奇:“怎么?”

“追逐的过程中,那只臭狐狸把大小姐……的把大小姐的……绣着鸳鸯的红色肚兜,给穿在了身上。”红禾红着脸支吾道。

若水微微一愣,笑着摇头,小狸是她去年去城隍面上香的途中,偶然救治的红色灵狐,虽然小狸跟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不过那天生的野性,岂止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狐狸本就是狡猾的代名词,裹着姐姐的肚兜,只不过是为了让李大婶知难而退,毕竟肚兜是女孩子的私密之物,岂是能让人随意看到的,深知这一点的它,自然不会放过这等逃命的好机会!

拿起白色的丝巾,擦拭着嘴边留下的药渍:“等小狸回来以后,罚它三天不准吃肉。”

红禾将搭配好了的衣服放在床上:“拜托,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八百遍了,可没见一次实现过。”

“……”红禾说的也太夸张了吧!不过细细想来,倒是这么一回事,起身拿着放在床上的衣服,洗漱穿戴。

看着铜镜中映着小姐美轮美奂的容颜,红禾手中的梳子微顿,目光中满是羡慕的光芒,今天是白老太爷的六十大寿,因为白家是天下第一首富的关系,圣上特许太子率领官家子弟,前来给老太爷过寿,所以在这种喜庆的日子,特意她为小姐准备了一身烟青色的齐脚纱衣。

烟青色的纱衣美是美,却是大家公认最不能轻易尝试的那一类,不过被小姐穿在身上,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乌黑如墨的发丝上,除了一朵翡翠色的珠花,在没有过多的装饰,精致的小脸,因为长时间生病的原因略显清瘦,但一点也不失灵动,黛眉如画,清澈的眼眸如同冰下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

烟青色衣服胸前的衣襟上,绣着几朵含苞未放的白色兰花,随着小姐的摆动,好似在瞬间层层叠叠开放一般,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纤柔得令人怜惜。

临近傍晚,府中前来祝寿的人影络绎不绝,嘈杂的声音一直蔓延到了清幽的竹林小居。

若水推开紧闭的门,缓缓走出,坐在竹林的秋千上,看着头顶一群群归巢的倦鸟,目光如同暮色一般黯淡。

倦鸟有归巢,而她却没有!

刚穿越在这里的时候她,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消化这不可思议的事情,原主的身子因为在一次昏迷之中,香消玉损,从而使她哥哥的婚礼上,被雷劈中之后,才得以重生到了这具身体上,世事难料,天意更是难测,若水忍不住微叹。

红禾:“小姐,你怎么又叹气了?”

“你想家吗?”若水的语气很平淡,眼神中却带着无限的思念,昏黄的光线,让她的身上笼罩上了一层,稀薄的暮气,好似随风纷飞的枯叶。

红禾愣了一下,道:“有小姐的地方就是家,每天都看见小姐,所以一点也不想家。”

“小红,别打马虎眼,我不是傻子!”这丫头,自从跟在她的身边后,就从来未曾提起过她的从前,好似有意无意在逃避着什么,心头的好奇一动,忍不住追问,从而依靠她与家人的生活,解一下自己的思乡之情。

小红!好土的名字。

嘴角微抽,红禾一头的黑线闪过:“小姐,我没有骗你,打从七岁那年,被自己的亲生父母卖给人贩子后,家这个词,对于我来说就如同街边的乞丐一样,让人唯恐不及。”

虽然红禾的语气很平静,不过她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到这里面,埋藏了多少的辛酸,若水眼中带着歉意:“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起的。”

“没事没事,你不用自责……”红禾朝着她摇头。

若水起身牵起红禾的手:“小红,你会拿我当你的家人吗?不要虚假的欺骗,只听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从小姐把我从死人堆救出来的时候,在我心里,唯一的家人就是你,这点从来都未曾动摇,”红色垂下头,眼中弥漫了一层雾气:“只不过,身份有别,不敢高攀,自然不敢妄想。”

“傻瓜,在我眼中人人平等,那些迂腐的高低贵贱之分,实在降低我的水准,”若水随手摘下两片竹叶:“看,同一颗竹子生长的叶子差异颇多,更何况人了,或许在别人眼中我生下来便是富贵之命,可在事实,那高高的围墙,却是我终其一人都逾越不过的巅峰,高贵的身份有时候不是荣耀,是灾难,是毁灭幸福自由的枷锁。”

红禾微怔:“小姐……”

“如果不是这为日不多的身子,定当遨游天下,踏进千山万水,像天上的展翅高飞的小鸟一样,自由的翱翔在蓝天之上,不做这笼中的金丝雀,可是……”大概老天就是为了惩罚,她这杀人无数的罪人,今生不仅困在高高的围墙之中,且还活在一天天倒数时间过日子的生活中。

“小姐,你可以的,相信我真的可以。”红禾心头一紧。

可以!

若水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这个两个字,如同时间一去不复返一样求而不得!

“小姐,一切都会过去的,”红禾指着天空:“我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老天不会那样无情收走,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唯一所在乎的人。”

若水眉心一皱。

天若有情天亦老,更何况自己的心疾,已到了药石无医的状态,倘若能够回到现代进行换心手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只是……

遥不可及!

“小红,等过几天,我便放你离开,这个一眼望不到头的牢笼好吗?”只有这样,红禾才可以过上平凡的日子。

闻言,红禾猛地跪在地上:“不可以,我怎能离开家……离开今生唯一的亲人,离开今生唯一在乎的人,绝对不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