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九章:初遇9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881 2016-09-23 12:37:32

  看着李兰馨一脸虚伪做作的表情,恶心的想要吐,要不是偶然一次机会,撞见这个她在药罐里下毒,恐怕自己现在还跟一个傻子一样蒙在鼓里,平姑慢慢垂下头,掩饰着眼底的嘲讽:“虽然老奴心中还是千百般不愿意,不过既然是夫人吩咐,老奴定当遵从。”

奶妈叹了一口气;“夫人……你呀!”

李兰馨一脸感激道:“平姑,奶妈真是难为你们了。”

平姑假意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装作受宠若惊道:“夫人说那里的话,咱们这些下人,平生所追求的不过是主人一生无忧无虑,心想事成,又何来难为一说。”

 李兰馨脸带笑意的看着平姑:“澜澜那孩子今年好像有二八年华了吧?”

“是的,夫人。”平姑心中咯噔一声,脸色顿时吓得惨白,吸取了上次别骗的教训,平姑立马谨慎了许多。

“是时候,该给她找一门婆家了!”做足戏的李兰馨,看着身边两位白府老人被自己弄得服服帖帖,眼角上挑,抚了抚头上华丽的珠钗:“上次那个卖布匹的王家,虽说腿上带一点点残疾,不过家中倒是好过,只是澜澜那孩子福薄,有一个爱赌博的爹,硬生生导致金玉良缘作罢,赶明个,我在替澜澜那孩子挑一些好的……”

平姑一听,急忙跪地道:“还请夫人收回成命,老奴受之有愧。”

“哦,怎么说?”李兰馨手上的动作一顿,眼光中闪过一抹冷光,心中冷笑,只不过做一场戏,真当自己是个人物?竟敢公然违抗。

“常言道一饭之恩,当永世不忘,更何况夫人照顾了老奴一家子大半生,老奴实在是没有脸,在劳烦夫人在为我们一家人操心劳力。”听出了李兰馨话语中的不悦,平姑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感恩戴德道。

李兰馨眼中的怒意尽散,弯下腰扶起跪在地上的人,对着平姑道:“你的脑袋真是不开窍,在本夫人眼中澜澜就如同亲生女儿一样,为澜澜终身大事操心是应该的,还有就是下次不许再跪下,看着额头上红红的印记,本夫人都心痛了。”

平姑热泪盈眶:“谢谢夫人。”

奶妈暗自瞪了一眼正在演戏的平姑,旋即面相臃肿的脸上堆满笑容,继续给李兰馨戴高帽子:“放眼整个帝都,奴才我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比夫人,更加宅心仁厚之人。”

若水内心一阵吐槽。

前几天她还听红禾说,李兰馨想将平姑女儿杨澜澜嫁给,开布庄王老爷的瘸腿儿子,要不是王老爷听说,杨澜澜有个喜欢赌钱的父亲临时取消,现在婚事已然是铁板钉钉。

平姑跟了李兰馨大半辈子,将一个女人的大好年华都给了她,竟落得女儿嫁瘸子的命运,真是蛇蝎心肠,不过依照那平姑小肚鸡肠的性格能一直忍着,着实在让她颇为不解。

“来人,快二小姐叫起来,这样子会感冒的。”李兰馨朝着身后的丫环命令道。

“是,夫人。”两个丫环,领命。

被扶起的若水,假装茫然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李兰馨闻言脸色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喜意,上前查看:“女儿,你有没有怎么样,心口是不是又痛了,要不要在请个郎中过来看一看。”

“原来刚才我是晕倒了,”若水略带哭腔:“夫人,若水是不是要死了,不然怎么会突然晕倒。

李兰馨一脸怜爱将她抱在怀中:“没……没事的,不管你病得如何,母亲都会为你找最好的大夫来替你看病。”

听着李兰馨做作的声音,若水心中暗想,演戏谁不会!

“大夫,我不要看大夫,从小到大不论是京城的名医还是宫廷御医,那一个没有为我整过脉,开过药,若水早就知晓自己活过十八,又何必再让夫人你劳心伤神,消耗大量财力和人力。”若水的声音那叫一个心如死灰,期间为了真实性,她狠下心来,咬破自己的舌头,让戏演的更加入目三分。

最后一句话刚说完,似乎急火攻心,一口带着唾液的血水,猛地喷向李兰馨妆容华贵的脸上。

李兰馨一愣。

“天夫……人你没事吧。”奶妈叫道。

这个病秧子二小姐,那一口带血的唾沫,还真是吐得她心里极其畅快,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就不相信李兰馨能一辈子幸运,等白府真正的女主人回来后,知晓了你对她女儿所做的一切,怕是粉身碎骨也不能抵消!平姑神色一喜,转眼间已经恢复如初,拿起随身的手帕替李兰馨胡乱擦拭:“能没事吗?愚蠢的家伙,夫人被那个病秧子喷了一脸的血,要是不注意被转染了怎么办?”

“算了,我们回去清洗一下。”李兰馨来不及掩饰心中的嫌弃,从平姑手中拿过手帕,擦了几下,却发现越擦越多,当下听到“被传染”三个字以后,立马顾不得装什么圣母,率着众人急急忙忙的离开。

若水看着这一幕,脸上冷冷一笑:“李兰馨,要不是为了爷爷,你那条小命早就被我给了解了,但愿,不要触碰到我的底线,不然绝不留情。”

“若水,你真傻。”待众人走后,隐身在暗处的风擢沉,身形如梭般出现在她面前。

若水被风擢沉突然的出现吓了一下,连忙回退一步,看着他:“傻?”。

风擢沉目光凝视在流血的嘴角处:“以自残的方式,击退李兰馨,难道还不够傻吗?明明就有杀她的本事为何不用,难道还在奢望那虚假的亲情吗?”

“ 你不觉得很好玩吗?”若水看着他。

风擢沉怒气冲冲:“……玩,自残也能称之为玩吗?如果你在这样做,我一定会不顾你的意愿,替你了解那个毒妇。”

他的语气很冲,也可以理解为极为不客气,但若水心底满是感动,好像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个人,如此关心过她,尽管心中很感动,不过口气却充满了不耐烦:“好了好了,知道了!”

对于若水的不耐烦,风擢沉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抬手擦拭着她嘴角,还未干涸的血迹:“还痛吗?”

听着风擢沉关怀的声音,嗅着他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微愣之后,脸色不自然的她,稍微倒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你母亲的毒解掉了吗?”

“嗯。”风擢沉手僵在半空中。

“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快,到这里来的。”若水低头,看着自己脚上什么装饰的白色鞋子,语气淡淡地道。

风擢沉目光中一闪而逝的暗淡,脸上一如过往的冷漠,收回僵直的手放在身后,嘴唇动了几次,忽然有些冷冷的问道:“怎么?我早点来不好吗?”

“呃……不是……”听着风擢沉有些生气,若水干笑道。

“那是什么?”不带若水说完,风擢沉恍如步步紧逼般的追问。

这到底谁是主谁是仆,为何感觉自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大气都不敢出!可面对眼前之人的咄咄紧逼,若水心头猛地一阵乱跳,有些心虚的将目光移向空中漂落的花瓣:“……没什么。”

“是吗……”看着若水刻意的拉开两人的距离,风擢沉面色寒冷,右手成拳,十指不断摩擦沾着血液的手指,好似要将手指间的血揉入身体里去一样,心中自我嘲笑,果然从小到大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没有撞得头皮血流,是得不到的!

在他们头顶。

纷纷扬扬的粉色花瓣迎风而动,掀起一副如同画卷般的景象,若水迎着风闭着眼睛,面容恬静:“流风,帮我收集一些花瓣。”

“好。”风擢沉裂了裂嘴。

望着风做成的反应,若水微微皱了皱眉:“你都不问了为什么吗?”

“一个奴才,怎敢质问主人的命令。”看着脚下散落一地的花瓣,面具下看不清表情的脸,勾起一抹自嘲。

“爷爷喜欢喝酒,可是市面上的酒,上至贡品下之劣酒,他都逐一品尝了一个遍,所以想为他炼制一种新品种,拿给他老人家尝尝鲜。”尽可能忽略心中对他的异样,目光移向空中飞舞的花瓣,若水情不自缓缓道:

“桃花酒能破瘀、通筋、活血、通便、美容、治腰脊痛等,其中美容功能尤为显著,细饮桃花美酒后,就会使人脸色保持红润细嫩,青夏常驻,等做成了之后,红禾那丫头一定会开怀畅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