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八章:初遇8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141 2016-09-22 20:17:01

   “吱吱……”

一身狐狸的叫声让男子身上的杀伐之气消散了几分,停下脚步等着自动跳入怀抱中的狐狸,鼻翼微动,男子眉头皱起:“你身上的气味,跟这把从天而降的匕首味道很吻合。”

 “吱吱……”火红色狐狸好像好似听懂了一般对着男子点头,眼眸兴奋着望向男子左手上的匕首,

  “原来是这样……”男子眸光暗动。

----------------

和流风道别后,若水换上一身墨色的夜行衣,在天空光线徒然暗淡的那一刹那,翻墙而入。

而巡逻在府中的两路护卫,没有一个发现从他们眼皮子底下离开的若水,又再一次从他们的身边擦肩而过。

眼睛主要构成部分包括角膜、瞳孔、视网膜以及括约肌,当人四周环顾时,光线亮度不同,人的视线就会有一定的适应期,而懂得把握时机的若水,不费吃灰之力就向着熟悉的地方走去。

驯鹿那家伙的速度果然担的得上奔跑之王的称号,现在才到四更天,正好可以回房睡个回笼觉。

穿过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牌匾之上清秋阁三个字,全然进入她的目光中,若水的睫毛微动,娇小的身子如暗夜中觅食的狸猫一般,在月光之下闪进房间。

重重的床帐后面传来女子熟睡的低鼾声,挑开床帐,若水看着睡得毫无形象的丫环红禾,嘴角微抽,两臂紧抱被子,蜷伏成球状,外表缩成圆团呈木锥形,而露在外面的脸,隐约间有一丝银线划过嘴角。

若是现在手中有一部高清拍照手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将这丫头的睡姿发布在网上,让大家好好欣赏一下。

后退一步,拉好床帐,转身走到自制的摇椅上合目而睡,但脑海中时不时出现流风和她道别之时,凝视着她,嘴角微勾说着“等我”的神情。

等我……

等我……

等我……

躺在清凉宽窄的摇椅上,始终难以平息内心异样情绪后,若水起身推开窗户,看着窗外朦胧的夜色,云川皇朝立朝五百五十一年,皇帝年老睿智,臣子秉公执法,国强富裕,百姓安居乐业,然!在这繁华平静的表面下,实则却是暗涛汹涌,老皇帝,为了确立并维护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恩威并重,步步为营,广泛召集天下人才为己所用,寻找时机收回流落在外的兵权。

不过,能屹立几百年不倒的四大家族,也非泛泛之辈……云川从开国以来,兵权分别由三个家族掌管,蓝离王府,荣亲王府,并肩王府,三者互相牵制,势力仅在伯仲之间,三大家族表面上水火不容,实则暗度陈仓。

从皇朝建立以来,坊间就一直流传:“日月推迁似转轮,光芒闪闪见灾星,一枝菩提搅乾坤,三五齐聚时,云川难再见。”的传言。

虽不知传言具体所指的灾星是什么,但她却知道白老爷子为了寻找传说中能起死回生的七彩菩提花,多年来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由此可见永生能带给人多大的诱惑,可笑的是她明明就知道世上根本就没有能使人长生不老的药,却任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白老子,沉迷在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中,三年,来这里已有三年之久,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在世界另一边的你们可曾安好?

一阵清凉的风忽然吹来,恍惚间,似乎吹散了所有浮躁,若水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淡淡的望着,在月色中静静伫立的连理树:“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那种相互依偎,不离不弃的爱情,真让人羡慕。”

不知何时醒来的红禾:“春天来了,大地复苏,动物成群结队,你也加入了思春队伍吗?”

转过身,看着光着脚踩在地上端杯子倒水猛喝的家伙,若水一脸鄙视:“红禾,知不知道你很煞风景,思春本是一件相当有意境的事,而此刻从你嘴里说出来,只有猥琐二字。”

“不承认就算了,反正刚才那个的表情,完全出卖了你已经思春的事实。”一口气喝完杯子中的水后,红禾双手抱胸,冲着若水上下打量。

“红禾!”以前那个很腼腆的姑娘到到哪里去了?她一直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奇葩,却没有想得这丫头比她还要奇葩!思春那两个字竟然能理所应当的说出,实在是出于蓝而胜于蓝,辣眼至极!

“小姐,你走路都不带风吗?要不是因为口渴起床找水喝,怎会知道这屋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大活人,看你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东西找到了吗?云山之巅的大风雪,有没有将你吹翻……”

若水扯了扯嘴:“……红禾你很磨叽,一口气问这么多,要我怎么回答。”

红禾:“我就随便问问嘛!”

若水上前躺在摇椅上,闭着眼睛,语气卖弄道:“东西当然还是没有找到,不过……”

红禾急忙追问:“不过什么?”

调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翘起二郎腿,若水缓缓说:“过些时日,咱们清秋阁会多一个人。”

红禾手抓着摇椅,低头看着她,盘问:“多一个人,是男还女,年龄多大,家住在何方,有没有传染病之内的……”

“你是在调查户口吗?”

“户口什么意思?”

“户籍,调查户籍。”她话貌似说快了!

红禾沉着脸,数落道:“小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是清秋阁的管事,自然要将来人底细弄清楚,不然出了事怎么办,谁负责。”

面对红禾的义正言辞,若水瘪了瘪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见若水一脸的漫不经心,红禾不耐烦道:“小姐,你倒是说话啊。。。”

“……”

若水沉默。

“别装睡,快回答。”红禾伸长了脖子,凑到若水耳边,如泼妇骂街一般吼道。

“……”

满头黑线划过的若水,闭眼继续保持沉默。

“小姐……”红禾再叫。

红禾叫了许久之后,懊恼、烦躁了:“算了不管你了,反正等那个人来了以后,我自然会知晓。”

双脚才刚刚走到门口,犹豫片刻,转过身子看着呼吸均匀的若水,满脸都是心疼,云山之巅上那恶劣的天气,岂会是小姐说的那样轻描淡写,过去在自己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小姐一直骗她是在云山脚下找东西,后来又一次,因为很是好奇,一路尾随之后,才发现小姐每晚去的地方竟然是野兽横行,天气极端恶劣的云山之巅。

轻脚轻手走到衣柜前,拿出一穿暖和的被子,动作轻柔的盖在若水的身上,目光停留在冻得微红的脸颊上,心中暗暗起誓,此生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为小姐找到七彩菩提花……

次日。

三月底,连理树上桃花开的花蕾满枝、艳丽动人,远远望去,那淡粉色的花朵,似乎天上落下的红霞。

随风如同细雨一般稀稀疏疏地落在,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小歇的若水身上,那美如瀑布一般的黑发之上,停靠了很多散乱的花瓣。

桃花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沁人心脾,使远在他方的蝴蝶不停的穿梭在花瓣间忙碌,不时有一两只淘气大胆,停靠在她发间。

倒有几分岁月静好,恍如隔世之感。

“夫人你快看,二小姐竟然毫不忌讳的躺在地上,让人随意观摩,实在是有辱门风。”不远处,一大群统一着装的丫环,拥簇着身穿华服的白家主母李兰馨,向着此处走了过来。

走在右侧的府中管事平姑道:“哎,罪孽呀,罪孽,想想我们那个秀丽端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小姐,在看一下着肆意妄为的二小姐,实在让老奴心中为大小姐愤恨不平。”

“怎么说?”李兰馨茫然的问道。

平姑神情带着鄙夷,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若水,凑到李兰馨耳边:“夫人你想一想,二小姐这样无才无德又在外面口碑极差,老奴怕会影响大小姐的口碑,毕竟,有一个这样的妹妹,想要不受连累真的很难。”

左侧奶妈接口道:“大小姐是人中凤凰,岂是这种下贱胚子可以影响的,夫人只要你一声令下,老奴这就去,把那个碍事的东西,给彻底解决掉。”

“好歹她也是府中的二小姐,倾月的妹妹,这种事,起劝你们还是别做,不然,休怪本夫人家法伺候。”李兰馨目光阴冷的扫向若水,要不是知道这个贱蹄子,最多不过半年就会死,早就出手了!

平姑自然知晓大夫人心中有多痛恨二小姐,只是为了大局不方便表达出来罢了,毕竟双脚踏入半条黄泉路的二小姐,身后可有一个很强悍的后盾,收敛住心神,神情哀怨道:“夫人,你呀,就是宅心仁厚,真让老奴不知如何是好,这要是放到了别家夫人身上,定会用家法狠狠惩戒一顿。”

李兰馨握住平姑和奶妈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一副受了委屈却强装要忍着的模样:“平姑、奶妈莫要再说了,若水虽不是我亲生的,但从小到大只要是有关她的事情,哪怕一丁点我都会亲力亲为,看着她被病痛折磨的样子,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虽然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却是白家的一份子,请以后莫再提有关对她不利的话好吗?就当看着我的面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