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三章:初遇3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3151 2016-09-22 20:17:01

   

冷冽的寒风,带着宛若用尽全身力气的声音,扩散无边无际的雪山,正在奔跑的风擢沉,目光诧异地透过雪花之间的间隙,看向前方大雪纷飞,岩石陡峭之处,伫立在野兽身上的人影。

听着那带着命令的声音,眉头不由一动,这里的狼群至少都有有一千之多头,而眼前这个女孩好似凭空出现般神秘,此刻发生在眼前的诡异现象,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此处少说都有七千多米海拔,而从那女子发出的声音判断,其本身是没有一丝内力波动,皱眉思虑了瞬间,探究和打量的目光,有着前所未有的仔细。

 面若含冰,眸若星河。

一袭素白长衫,净的有些动人心魂, 她在一只成年的驯鹿身上伫立,风袖飘飘,发丝飞扬,一身清雅,乌黑的眼眸里泛着幽幽光泽,长而卷翘的睫毛沾染着一触极化的白雪,恍若瑶池仙女临世。

“旦夕之间,焉能不跑。”接连跑了数十里,本就负伤的他,此刻见到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孩,那乌黑眼眸里泛着的幽幽光泽,竟然他感觉到一种劫后余生之感,纵身一跃,奇快如电,风擢沉轻轻立身于地,淡漠的声音中带着粗重的喘息声。

“管好你自己身上的伤,这里我帮你解决。”她可没有时间,去理会一个不以真面目示人的男子,目光定定的停留在他身后,奔腾而来的狼群之上。

狼既耐热,又不畏严寒,喜欢在夜间活动,嗅觉敏锐,听觉良好,其性残忍而机警,善奔跑,善谋略,在动物界中狼是最有秩序和纪律的动物之一,有着极强的团队精神,它尊重每个对手,善于去了解对手,所以狼一生的攻击很少失误……

  面具下的目光微微诧异,我帮你解决!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这句话,既然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一定有过人之处,当下,风擢沉退到她身后,道:“请。”

  狼群在看见若水的那一瞬间,骤然停下追逐的脚步,目光带着敬畏,站在原地不停的喘息。

  奔跑在前面的狼王,甩了甩身上的血迹,上前恭敬的行礼:“神女万安。”

  “万安,开什么玩笑,要是你们在这样肆意追逐,大家都得玩完。”若水一脸寒冷,抬手指着,他们头顶堆积如山的雪堆,现在的她之所以被狼族成为神女,其原因就在于,一个月前狼族发生了一场极其凶猛又罕见的瘟疫,不到十天的患病的狼越来越大多,从最开始的老弱病残,蔓延到体格健硕的狼群中。

她恰巧偶然路过,见小狼很可爱,破例放血救治了狼王的幼崽,但在小狼崽苦苦哀求之下,经不住那奶声奶气的哀求声,再次放血救治了所有得病的狼群,所以才被狼群称之为神女。

“……难道会发生雪崩?”狼王大惊道。狼王一脸茫然的顺着她的视线而去,那一眼望不到头的云山之巅,因为常年累积的积雪,宛如直插云霄,它虽然从出生以来未曾经历过雪崩,不过听族中的元老谈论过一百年前,云山之巅因为一场雪崩,让繁荣昌盛的狼族几乎灭绝。

那种不可预知的天灾人祸,让狼族每一位成员自那时起对于雪崩二字,都有着来自灵魂的颤粟与惊恐。

蓦地。

  声音刚落下,狼群中顿时一阵骚乱。

  “雪崩,天,我们该怎么办?”

  “雪崩一旦发生,方圆百里定会被顷刻间覆盖,万物寂灭,不会的,一定不会的,雪崩怎会说来就来,守护神女一定是在骗我们……”

  “都怪那个戴面具的男子,要不是他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我们怎么会群起而攻之。”

  “我的狼崽子还在家中,要是发生的雪崩,它们该怎么活啊……”

  “为一人,让大家一起陪葬不划算。”

  “就是,就是……”

  风擢沉那如同深渊般的眼眸中,惊愕地看着眼前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与兽沟通! 是神女,还是雪妖,还是……一时之间各种道听途说的传言汇聚在他脑海之中。

  若水纵身而下,走到狼王面前,微眯的眼流露出了危险的神情:“停下你们的骚动与不安,为了你们一千多条生命,现在我命令你们,逐一散去。”

  “可是,那个人还没有死,身为狼王的我,怎能摒弃一切离去,不为狼族子民讨回公道,今天不管怎样,我都要让这个人血债血偿。”一想到狼族死去的成员,狼王心中全是不甘。

  “一条命,换狼族的覆灭,你觉得划算吗?狼王!”若水目光幽幽转寒,身上瞬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带着咄咄逼人的声调。

  “……这?”狼王犹豫的低头。

  “这什么这。”白色衣衫无风自动,带着一丝盛气凌人,若水抬手,快速扯下风擢沉身上的钱袋,转身扔给狼王:“这个你们拿去,依靠这个气味,不管这人以后走得有多远,都能准确找到。”

  风擢沉一怔。

  这那里是在为自己解决麻烦?分明是为了阻止雪崩而做出最简单、最快捷的办法,狼族号称所有动物中嗅觉最为敏锐,现在自己的贴身之物被她扔给了狼王,很容易想到,不出三天,他就会变成狼族头号追杀对象。

可想而知,要是没有在三天之内找到雪莲,就算是武功再过以一敌百、出神入化也抵不过百万狼群锲而不舍的追杀。

  他依旧安静的看着她,目光却变得有些低寒。

  “对,我狼族子民上百万,想找一个人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狼王,请三思。”一只独眼灰狼走上前,开口道。

  “是呀,狼王,为了一个人,赔上我们上千条命不划算。”

  “就是就是,不值得。”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神女,我等听从你的命令。”周围的附议声,让领头的狼王短暂的挣扎过后,狠下心道。

  若水目光中带着一丝赞赏,冷肃的眼神在瞬间变得柔和:“不愧是这雪山之巅的头狼,审时度势做的很好,我相信狼族在你的带领下,一定会恢复百年前的昌盛。”

  狼王道:“神女过奖!”

  “头狼不必过谦,我只是实话实说。”若水望着天空纷飞的大雪,耳边不时传来树枝因为承受不住白雪的重量被压断的声音,神情凝重道:“现在请头狼,将所有狼群化整为零,慢慢散开,切记动作要轻盈,以免发生意外。”

  “得令。”狼王向着若水摇了摇尾巴以示感谢,临走之时,那双绿幽幽的兽眼充满嗜血的扫了一眼风擢沉……好像是在说,人类我们狼群,不是你可以随意招惹的对象,做好受死的觉悟!

  

“呼,真险啊,差一点我就以为自己这次小命要玩完了!”劫后余生的驯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半山腰处,表层的积雪已经出现了粗糖状的冰块,这只是短暂的消停,危险并没有过去。”若水着山腰处,神情依旧戒备道。

“雪崩!”回过神来的风擢沉,看向半腰处拧了拧眉。

“对!”若水目光移向浑身是血,却连眉头都没有皱的风擢沉,看着他此刻浴血而出的模样,恍惚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自己跟随特种部队单刀闯亚马逊原始森林似的……

 这个人,这个如同孤狼一般的人,让她突生一种惺惺相惜之感!而此时他正与自己对视,那傲然挺立的身姿在银白的月光下,周身的淡漠和隐隐约约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宛如从他骨子里融为一体一样,那种孤傲之气,仿若傲视苍穹,震古烁今。

  黑色的长发在寒冷中放肆飘动,狂妄的宣泄着生人勿进的命令。

  邪魅的面具之下,一双漆黑如寒星般的眼睛在染上夜色之后,犹如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黑的让人迷魂散志。

  “流了那么多血,你难道感觉不到痛?还是你天生就没有知觉。”若水淡然的目光中夹杂着一丝赞许,只是稍纵即逝,宛如从未发生一般,站在岩石之上,居高临下的凝视着眼前之人。

“习惯了,便感不到痛。”风擢沉厚薄适中的红唇上,漾起一抹恰到好处的弧度,仿若再说一句很平常的话般。

  

若水的心骤然一紧,顿时哑言,要受多少次伤,才能如此平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雪地之中断线的红色玉珠,沿着剑身滑落,滴答,滴答……在洁白的雪地中,绽放出艳丽的血色花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