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六章:初遇6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832 2016-09-22 20:17:01

   “孺子可教也。”若水赞扬的竖起大拇指。

  “呵呵……”轻柔而华贵的笑声从他玫瑰红的薄唇中发出,渲染了雪洞中冰冷的气息。

  “呀,你看雪停了。”若水转过头,望着夜空中消失的雪花。

  “恩。”风擢沉看向远方。

 “流风,我以前听别人说过一个人的笑容能够感染身边的人,却没有想到你随意一笑,竟然能使风雪骤停,早知道会这样,就该让你早一点笑。”若水瞪大着眼睛笑道。

  风擢沉嘴角笑容凝固,他这是被调戏了吗?

  “出来的时间太长了,要是被人发现我不在房中就坏事了,红禾那个丫头,做事总是粗心大意,趁着天还未曾亮要赶紧回去。”若水抬眼望着远方昼夜交替的天,小声的嘟囔道。

  “怎么,你要走了吗?”风擢沉皱眉,问道。

  “对,那个大夫人,就是掌管白家内院的大夫人,每天都会准时派人给我送加了料的汤药,要是被人发现我不在房间,定会掀起一场风言风语。”若水语气中充满了苦恼,只是脸上全是云淡风轻,好似满不在乎般。

  “要不要我替你收拾。”风擢沉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以一种保护者的口吻道,不知为何,在听到她的遭遇之后,内心那种前无未有的保护欲全然被激发出来。

  若水一脸毫无所谓的摇头:“不用,爷爷年纪大了,我不希望他老人家因为后院中,那些勾心斗角而受到影响。”

  “若水……”风擢沉话道嘴边,却又不是该说什么!

  扬起拳头,若水恶狠狠的说道:“拜托,请你不要用那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好不好,我白若水岂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主,有句话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等时机成熟,定会要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悔恨终生。”

  她瞟了他一眼,从贴身的衣物里取出一只能将声音放大十倍的短笛,炫技一般在手指间灵活转动。

  风擢沉诧异:“传音笛。”

  “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识货的。”若水嘴角弯弯地看着手里的传音笛,记得有一次她在环城脚下,救治了一只掉进河中快要淹死的白色小猫,那家伙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隔天竟然不知从那搞到一只上等货色的短笛,一脸郑重其事的告诉她,这是一只传音笛,只要以后她遇到危险,吹奏笛子,它会立马上前搭救……

  风擢沉笑而不语。

  他没有告诉她,这只传音笛是不久之前他丢失的。

  “藜……”

  在碧玉通透的短笛,放到唇边的时候,那一瞬间,从笛声的小孔中发出悦耳且急躁的笛声,快速得如同一阵疾风奔跑而过,整个这片天空都是那悦耳且急躁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笛声越荡越远。

  雪山之上,一只高大而健硕的驯鹿,两脚生风般向着声音的传播地点奔驰而去,狂肆不羁的风,在这一刻好似玩累了,随意躺下休息的孩童般陷入深深的沉睡之中。

  雪山寂静无声。

 “来了。”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的传入两人的耳中,若水收回短笛,眯着眼睛道。

  风擢沉默默地看着她,红唇微微的扬起一抹妖治的弧度。

  “哎,你身上可是烙印上了我的印记,”若水重重的拐了一下身边这个看着远处的人,笑道:“等事情办好以后,就到白府来找我。”

  风擢沉眼中闪过了一抹意味深长:“好,流风定然不会食言。”

  “扰人清梦的家伙,知不知道你很没素质啊!”停住脚步的驯鹿,睡眼朦胧地抬起头吼道。

  “小鹿鹿,别生气嘛,”轻柔地摸了摸驯鹿的头,若水一脸讨好道:“等下次来这里的时候,就带着你去见一下狼王,让他明白,你这个威武不凡的家伙是我朋友,并且一定会叮嘱狼王,从今以后都要要吃好喝好的供着你……”

 风擢沉笑而不语。

  “比珍珠还要真,若是你还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对着月亮发誓。”若水一脸的郑重其事。

  驯鹿当即伸了伸恹恹欲睡的身子,前脚跪地:“看在这件事的份上,快点上来。”

  “如果顺路的话,咱们一同下山。”若水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人,笑盈盈道,毕竟留他一个人在这里,要是碰到了狼群,定会有一番不死不休的纠缠。

  “……顺路。”风擢沉微沉片刻,看着她道。

 驯鹿 甩了甩身上的积雪:“我说白若水,你怎么不问一下,我这个出苦力之人的意见。”

  “闭嘴,想要以后过安稳日子,就给本女侠乖乖的,不然老娘我就会变成你幸福生活的终结者。”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天生懒惰!不带驯鹿碎碎念叨说完,若水沉声打断。

 “……”

  驯鹿心中憋屈到了极点!

在心中再次默默的鄙视,数落白若水的冷暴力。

  风擢沉凌空一跃,轻轻落在驯鹿的背上对着她伸手:“我在前面,这样你可以抱着我小歇一会儿。”

  若水心中有些感动:“驯鹿奔跑速度很快,你又没穿衣服坐在前面会很冷的,况且你的伤口……还。”

  “没事,上来吧。”风擢沉伸手。

 “哦……” 看着对她伸出来的手,若水也不好在推脱,就在两手相交的那一刻,没人发觉若水的心脏位置,却是忽然闪过一抹极其微弱有诡异的红光,红转瞬即逝,恍若从未发生过一般。

  

  在若水刚刚落下之后,驯鹿不怀好意的立马站起来,若水条件反射的抱住前面之人的腰,脸上的红晕更是从头蔓延到了脖子上,天地良心,她真没有想过要吃这个人的豆腐,就在两人身体相触那一刹那,能很清楚感觉到,就在两人身体相触那一刹那,前面之人身子骤然变得紧绷,以及那白皙的耳坠上跟她一样出现的一抹红晕。

他应该不会误会什么吧……算了,对于这种事情是越解释越乱,自己还是保持沉默为好。

……

  夜黑的淡墨相宜。

  两极分化的山,在羚羊健步如飞的速度中相隔的越来越远。

  在这个夜晚。

  让原本两个世界的人第一次交织。

  夜凉如水。

  月色被冥冥薄雾包裹,昼夜在万物沉睡之时悄无声息的交替,四周忽然变得无比安静,一片漆黑之中,前方不远处的树林之中,隐隐约约传来微弱的脚步移动之声,拥有超高敏锐听觉的驯鹿旋即停下脚步,全身戒备的停下脚步。

  “有埋伏。”风擢沉扫向前方,双目闪动着一抹血红之色。

  若水抬头望着天空感叹道:“月黑风高杀人夜。”

  在听到身后的女孩发出一声见怪不怪的感叹之后,风擢沉面色清冷,面具之下红唇微微扬起,原本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下来。

 “敌在明我在暗,越是在这种时候打探敌情最重要,流风我看好你哦。”若水朝着他挤了挤眼睛,翻身站在地上,事不关己的坐在岩石上等着看好戏。

“你还真是别具一格,一般女子遇到这种情况无不吓得花容失色,也只有你,会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一派悠闲的坐在那里。”风擢沉笑道。

   “又不是来对付我的,为什么要怕?”若水反问道。

  “敌人尚未明确,你如何能判断,不是冲着你来的?”风擢沉好奇的问道。

 “我的命还不值得别人派杀手,所以这里除了我,就只有你了……流风。”若水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风擢沉没有说话。

  “以少敌多,抢占先机最为重要,快去吧!机会不等人。”若水抬手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与风擢沉划清界线。

  “这种情况,你不觉得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吗?”望着若水那笑盈盈的脸,风擢沉无奈一笑。

  

“人间不平事多着呢,要是遇到就管,那岂不是要累死,所以我,最喜欢的就是袖手旁观,况且以你的身手,未必会需要帮助。”乌黑双眼闪动着能洞悉一切的力量,若水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一点自己的小心机。

“你倒看得很清楚!”风擢沉道。

“流风,你能再知道有埋伏以后,一直漠不关心的与我闲聊,这不是最好的证明了你不俗的实力吗?或许你不清楚来人是谁指使,但未必不清楚其目的,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趟浑水,你还是勒紧裤腰带,自己上吧。”若水淡淡一笑,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同情。

“还真是绝情啊!”风擢沉无奈的感叹道。

“非也非也,这不叫绝情,而是活命的本钱。”若水十分之人的回答,睫毛微挑,一个人要看清自己,才能做几斤几两的事,要是妄想一步登天,其结果必定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她之所以能在这个异世活着,其大部分原因就在于,自知。

“或许,是因为你我还没有达到相知相交,所以你才能如此淡漠,不过我相信,早晚早晚有一天,你会为了我人拔刀相助。”握着剑柄的手微微一紧,风擢沉沉默了片刻,方才释然道,

“你很有信心!”若水眸子一动,追问道。

风擢沉看了看若水虽没有太多的言语,而那双眼眸中却满是自信的光芒:“事实会证明一切。”

若水听闻便不再多言,撩了一下衣裙就地一坐,目光停留在风擢沉身上,此刻男子修长俊美的身姿,笔直若枪,那身上看似淡漠的气息,实则隐含芒刺,剑身上闪动着的蓝色毫光,更显他的尖锐。

眼前这个少年,身份绝对不一般。

人高的草丛,一人站着,一人坐着,再加上夜晚的掩护,顿时从远处望去此处根本没有人迹,只要一眼望不到头的野草。

“嘎嘎……”头顶的大树上,一只通体墨色的乌鸦 发出轻微的鸟叫声,若水抬头,看着向它,朝着眨了眨眼睛。

小鸟再次叫了几声,便拍了拍翅膀,飞身而去,谁也不知道,这只小鸟其实是来给她通风报信的。

这人还真是一个麻烦,竟然人引得三十多个江湖恶贯满盈的杀手,倾巢而出,若水撑着头看着风擢沉,一身月华白的长袍沾染着血迹和伤痕,在银色的月光中,随风微微轻拂,一身的狼狈更衬的他宛若月中神仙,华贵清冷之极,那清俊的轮廓,完美的侧脸,真好看,怎么越看越好看,让人有一种舍不得移开视线的美感。

风擢沉眼波流动,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如此明目张胆的打量,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

“唰唰……”夜风飘过,带起四周的草木唰唰作响,一直沉寂在自己世界中的若水,那恍如雕像般的声猛地一动,立马起身看着仗剑在手的风擢沉。

草木纷飞,风声作响。

若水双眼微眯,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弧度,风声虽然很大,不过远处的杂草飘动的方位却暴露的其踪迹,看来那些守株待兔的杀手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冷静,趁着风声的掩护,向着他们所在的地上逐步向前。

而夜风中携带的杀气是骗不了她的。

红唇微勾,一抹冷血的笑容缓缓绽放在脸颊上,想当年十三岁的时候,她已在亚马逊国家公园中称王称霸,而今眼前这个茫茫杂草,正是她最为熟悉的作战之地,这些杀手,也不过尔尔,连最起码的隐藏都做不到,实在令人失望之极。

若水身形一动,犹如一只豹子般娴熟的攀爬道一颗大树上,悠闲的靠站树枝上,隔岸观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