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第二章:初遇2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018 2016-09-22 20:17:01

  “你就在那不要脸的自欺欺人吧!”她可是很清楚这丫的,上一次见到狼群时,被吓得全身瘫痪在地上的场景。

 驯鹿大声的反驳:“谁不要脸,谁自欺欺人了,我告诉你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听了驯鹿的夸夸其谈,若水真想骂一句臭不要脸的,翻了一个白眼道:“等一下,你还没有回答,我第一个问题。”

  “还不是……还不是你上次,救过狼王的幼崽,所以……”驯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吞吞吐吐道。

  “所以,你想借着这次机会,让狼王知道你跟我是一伙的,达到你心中盘算已久的如意算盘?”若水一针见血道。

  驯鹿一时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是……是那个意思。”

  “可惜啊,我没有打算去看戏。”若水摇了摇头,脸颊上带着淡淡地笑意。

“不行,你怎么就能忍心,看到自己的同类遭受狼群攻击而无动于衷、漠不关心,若是今天这种事发生在我们族身上,必定会拼尽一切上前搭救,白若水做人什么都能失去,唯独良心二字不可抛,快点过去救人……”

若水一头黑线。

  这家伙也太能扯了吧!要是换了往日,一定会在发现狼群第一时间溜的无影无踪,什么做人什么都能失去,唯独良心二字不可抛,这句名言好像是出自她口中,听着它继续在那鬼扯,若水嘴角轻扬:“我没良心,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说了这么多,这丫头那铁石心肠居然一点点都没有要松动的迹象,驯鹿急了:“哎,白若水,做人可不能这样。”

  “反正你今天就是说破了天,也休想我过去……”若水用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道,心想,驯鹿这家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大志没有几个,花花肠子倒有一大堆,它八成是想利用自己跟狼群打好交道。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听着远方不在像最初只有打斗声的狼群,驯鹿遥空而视,却看到的全是皑皑白雪与干枯的树木,还没等若水说完,它踏雪而行,如幻影般的速度向着一块高高的岩石跑去。

若水拽紧手中的缰绳,破口大骂:“驯鹿,你妹!”

驯鹿的脚风如风驰电闪,前脚踏出,后脚紧跟,眺望望着远方奔跑而来,密密麻麻不停追逐的狼群,目光中全是震惊,要不是它身边有白若水这个稳固的避风港,怕是现在它脚软这件事又会再次重演,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为之一颤:“天,场面也太令人震撼了吧!这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极致的速度!”

 “嘿嘿,没错,这样的速度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数一数二,但比起我生活的那个地方,不过是稀疏平常而已。”若水稳住身形,顺着驯鹿的视线望过去,远处,冰天雪地之中,隐隐约约有许多小黑点在移动,那变态的速度,正如同狂风般向着此处飞驰而来,如此极致的速度,忍不住与火车行驶的速度相提并论。

“说谎精!”驯鹿一脸鄙视。

“坐井观天的家伙,不要拿你的眼界,随意评判一件没有看见的事情,因为那是一种罪过。”若水一副极为老成的教育道。

“我只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那奔跑而出的狼群,恐怕此刻是由风能与之匹敌”驯鹿摇头否定。

“如果你一直这样判断事情的话,早晚会出大事,小鹿鹿今天我要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诫你,眼睛和耳朵看到听到的不一定是真实,万事由心起,由心判,由心结,便能不被表象所迷惑,就如那奔跑的狼群,你能猜到他们是因何而癫狂的吗?”

“云山之巅,只有猎物能让狼群如此失控。”驯鹿双目中满是笃定。

“既然你如此笃定,要不我们打个赌。”若水听着狼群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因此判断,这些狼群应该是在追逐某个杀害狼族成员颇多的人。

“打赌,我才不要勒,哎,看你的同类好像受了伤。”成功转移若水注意力后,驯鹿目光顿时一亮,没经过她的同意,擅自飞速的向前狂奔而去,嘴角勾起极为夸张的笑脸,这可是一个好机会,等狼王看见自己与它的大恩人在一起,依照狼族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性子,以后在云山之巅,定会活的风生水起,逍遥自在。

受伤?一个人能在受伤的情况下,跑得如此之快,实在是稀世罕见,眺望着远处,两者相隔太远,不停移动,再加上人眼的视力有限,因此看的不是很清楚,等若水刚回过身来,全身猛地一惊,朝着身下狂奔的驯鹿大吼道:“混蛋,快给我停下。”

  驯鹿心中的如意算盘才刚刚打起,怎能说停就停,左耳进右耳出,无视她的声音,继续向前跑去。

  “你这个头笨鹿,我早晚都会被你这个愚蠢的脑袋害死。”见驯鹿不受控制,一股脑的向前冲,若水冷声大喝道。

  驯鹿一听,满脸尽是不乐意:“白若水,我说你别整天把那个死字挂在嘴边,多不吉利啊,再说那些狼不是把你封为狼族的守护女神吗,这跟死亡又有毛线关系?”

  若水咬牙切齿吐出两个字:“雪崩。”

蓦地。

一瞬之间,奔腾而出的驯鹿,心中突生出恐惧,雪崩,对于生活在云山之巅的动物来说,无不闻之色变,听之令其胆寒,立马收回脚:“你在开玩笑吧!距离上一次雪崩好像过了整整一百多年,那会说来就来。”

“你以为呢?”若水目光看向山上厚厚的积雪,眸色暗沉,此刻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低矮之处,要是一旦雪崩发生,方圆百里将会无一生还!倒不如,先解决事情起因的源头,说不定还能阻止灾难的发生。

视线转向前方,一直奔跑在前面的红色身影,眼中尽是赞叹,狼的时速可达60公里,这人还能跑在狼群前面,看来,此人的武功绝对不弱,否则早就葬身于狼口了。

  “那我们要不要现在转身回去。”驯鹿神情高度紧张地望着只相隔几百米的那方,前一刻还是黄豆大小,转息之间就已经看到全部身影,这速度简直就让它这个奔跑之王都望尘莫及,暗自吞了吞口水,这群家伙也不知道注意一点,万一引发了雪崩,该怎么办?

  “不用了,逃不是办法,雪崩一旦突发,别说你有四条腿,除非插上翅膀,不然就只有等死的份。”若水眼神微动,犀利的目光再次快速扫过,高耸如云的雪峰。

  驯鹿焦急的喊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在原地等死啊!”

  “现在知道着急了,早干嘛去了,你这家伙总会给我没事找事,要是此关躲不过,下了黄泉,定会将你生吞活剥。”若水没好气道:

  “我能不着急吗,那可是雪崩,顷刻间就能将人活埋的雪崩啊!要是这次真得躲过了雪崩,我一定会对你鞍前马后。”听着山腰处出来微弱冰雪破裂声,驯鹿很清楚,一旦发生雪崩自己就算再长十条腿也无济于事。

  “别怕,我来解决。”若水语气中,带着一股让人忍不住信服的气息。

  驯鹿“……”

  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大气也不敢喘一个,生怕一个不小心造成雪山崩塌。

若水当即站在驯鹿的背上,眺望离她越来越近的身影,那万墨从中一点红,追风掣电奔逸绝尘而来。

若水当即大喊制止:“停。”  

“嗷呜……”参差不齐的吼叫声,源源不断彻响于云山之巅,轻而易举盖住了若水的呼喊声。

  “停下来。”若水再喊。

  “就你这点声音用来吼我还差不多,但是想要震慑住漫山遍野快要接近癫狂状态的狼群,是万万不够的。”羚羊很诚实道。

“那怎么办?”手中一紧,云山之巅上的雪,堆积过厚,早已超过其载重能力范围,如若狼群继续毫无顾忌的奔跑产生的震响动,会很容易导致所雪山松动从而引发雪崩,而远处震耳欲聋地吼叫声与脚步声,像是一根根木棒子般,结结实实的敲击在她心口间,导致若水呼喊的声音中微微带着一丝急促。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由丹田位置发出的声音最为浑厚,你可以试一试。”思索了片刻,驯鹿经过自身总结之后,再次高扬起头,视线落在相距越来越近的狼群之上。

 “唉!不想死的,都给我停下……”若水双眼一亮,没想到驯鹿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竟然在关键时候做了一回智多星,揉了揉有些发痒的喉咙,深吸一口气,做了一个气守丹田的动作,惊天一吼从丹田中浑厚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