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9-22上架
  • 204044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初遇1

修罗王的驭兽狂妃 幽幽青草香 2358 2016-09-22 20:17:00

   第二章云山之巅,万里冰封,酷似世界的尽头。

  漫天纷飞的白雪,弥漫在苍茫的天地之间,放眼望去,一望而无际,寸草而不生。

  朦胧的天空之上。

  月光稀薄的向着雪山洒下,却被狂放不羁的寒风带着一串串的雪花,遮掩的一丝不漏,寒风所过之处,雪地中异常醒目的猛兽脚印,形态各异的在上面静静定格。

这里是云川唯一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人想要登山若没有通天彻地的武功,几乎是很难再进入这至极危险之地。

  洁白的雪花伴随着寒风,簌簌落下,连绵起伏的雪山上,一只体格健硕的驯鹿拖着一个小小的人影,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之中,在那漫无目的飘荡的风中,不时携带着稀稀疏疏的说话声。

“手链啊,手链……你到底在哪里?”自言自语的若水,伸手在驯鹿长长的角上抓起一把厚厚的积雪,揉成团放进快要冒烟的口腔中,用力咀嚼,以此来平复口腔中的燥热。

目光透过层层雪花,遥望着天空上那一轮巨大的明月,三年多的时间,每逢月圆之日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到这里,找被自己丢掉的逆光半月链,可是那条带着特异功能的手链,愣是不给面子,导致她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驯鹿:“……”

  “发光啊,发光。”

“……”驮着若水第一百零八次走在雪山中的驯鹿,犀利的目光,如鬼子进村一般在雪地中寸寸扫荡,回想起三年前也是在这个时刻。

它原本在此处怡然自得的觅食,突然被空中一道七彩光芒吸引,鬼使神差追随那道光芒而去,结果遇上了,身上这个死皮赖脸,动不动就喜欢发脾气的问题少女,鼻子冷哼一声,快速发泄掉心中的不快,继续仰起头看向远方。

“那个可恶的大叔明明就说过,月圆之日那条害自己穿越的破手链会发光,什么阴晴圆缺,星光稀薄,电闪雷鸣全都一一试过,可第一百零八遍过去了,为毛还没有发现?”没有手链就不能回家,不能回家她就不能阻止自己的哥哥,娶一个人面兽心的女人当妻子。

最可恶的还是那个长着山羊胡长,身穿道长服,看起来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大叔,出现的那么那么不合时宜,要是他早一点点出现,提醒自己不能丢掉手链,也就不会在云山之巅,经常大晚上出现大雪纷飞,一人一兽,雪地行走的一幕。

“唉……”想起那一日的场景,若水叹了一口气,眼神微微有些迷离,好像那个奇怪的大叔在临走时,好像还说过有关那条链子只要离开了她,就会发生某种不好的事情……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具体原话是怎么说的,时间隔得太久,再加上,当时一心扑在那条被风刮走的链子上,所以听的不是很清楚。

  驯鹿:“……”

 拍了拍手上残留的雪渍,若水乌黑分明的眸子望向着远方时,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声音带着一丝落寞:“小鹿鹿,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手链,穿越回蓝色地球?”

  听出了她的无助,驯鹿安慰道:“云山之巅除了你,再也没有他人足迹,因此可以排除人为,那条链子每当月圆之日就会发光,找起来并不是很困难,要相信事在人为嘛。”

  “事在人为个毛线,能换一句话吗,好像从我们认识以来,这是你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弄得我简直都可以倒背如流了!”若水小脸气鼓鼓道。

  驯鹿:“爱听不听,懒得理你。”

  “呵!”若水冷哼一声:“小鹿鹿,你很拽哦!要不要我召唤几只狼陪你消磨一下时间,重复一下,某年末月某日某一天,某只羊遇到狼群时,快要瘫痪在地的场景。”

 “白若水,你小肚鸡肠,狼心狗肺……枉我隔三差五陪你找手链,不好吃好喝的供着,还威胁与我,你还是人吗?常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求你能做到这一点,但至少要懂得感恩二字吧!”驯鹿声音刺耳的吼道。

“怎么就不是人了?”若水向驯鹿吃的圆鼓鼓的肚皮,带惩罚性的踢了一脚,它还好意思说回报,那天她穿越过来不久,一时好奇被人们提之闻风丧胆的云山之巅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故而登上了这里,却没有想到手链突然发光,让本该认命的她,在看到手链再次发光之后,穿越回去的念想再度心死灰复燃。

经过很长时间,多种方法都不见,手链如那一日穿越而来突发的异象后,气的头昏脑涨的她,因为一时生气,猛地褪下手链,向着远处扔去。

轰!

平地而起的飙风,将散发着彩色光芒的手链缠绕在一起,如一条银色的巨蟒一般,腾空而起,向着一望无际的远方逃窜而去。

拼命追回手链的她,没有注意侧面被光芒吸引狂奔而来的驯鹿,一时间火线撞地球,她和驯鹿因为极致的速度,两人活生生被各自撞的昏死过去,从而错失了穿越回去的唯一方法。

要不是这个家伙,她怎么会隔三差五,跑到鸟不拉屎的云山之巅,寻找被大风刮走的手链!

  “一直都很怀疑,一个人怎么就能听懂兽语,现在仔细一想,或许你就是我们的同类,不然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听懂兽语呢?”驯鹿张嘴说出了心底盘算已久的怀疑。

  “切,见识浅薄的家伙,就你那黄豆般大小的眼睛,所看到的也只有那般大小,要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与兽沟通在我们那个世界不过是一件很平常的异能,实话告诉你,在二十一世界,也是就是在另一个世界,我出生在一个特殊的古老家族,在那个家族中每一代都会有一个女子,继承能与兽沟通的异能……”若水不屑的冷哼一声。

  “也就是说,你是那一代唯一继承此异能的人。”驯鹿将信将疑道。

  “也可以这么说!”

  “老天爷一定是瞎了眼睛,才让这个煞星继承与兽沟通的能力,……”驯鹿抬头仰望着天空,茶色的眼睛带着一抹哀嚎,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有本事大声点。”在驯鹿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被若水冷声的威胁打断了。

“你再威胁我,信不信,我立马罢工,将你扔在这荒无人烟的雪地中。”驯鹿不甘示弱的顶回去。

若水听完,脸上瞬间一懵,这驯鹿跟了自己一段时间,别的到没长进,就那火爆脾气好像跟自己越来越相似了,手掌狠狠地给了驯鹿屁股一巴掌,大骂:“你这只臭鹿要有种,就立马将我丢下来,看看今天到底谁会后悔。”

驯鹿步伐一顿,表情冷了下来:“丢给丢,谁怕谁,就不信我堂堂一介鹿群首领会后悔,你这丫头一直以来都太嚣张了,今天若是不给你一点教训,长大后绝对是一个祸害!”

若水不慌不忙拽起一大把棕色的毛,威胁道:“这一代,好像生活着上千头狼,信不信只要我带着召唤的笛声一响,立马你就会被重重包围在狼群中,任人宰割。”

“呵呵……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开玩笑。”驯鹿回头,原本茶绿色的眼瞳在受到威胁后,瞳孔不断放大,发出较短波长的蓝光,一脸极其虚伪的笑道。

若水低头,看着驯鹿一脸献媚的表情,轻轻地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今天确实很适合开玩笑,只不过姐姐我现在可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

“你想怎么做?”驯鹿眼中泛着水光,它开始后悔威胁这个嫉恶如仇的丫头了,此时这个画面,好似与以前受压迫的画面在快速重合。

“这个嘛!要好好地思索一阵,毕竟你这家伙总是隔三差五闹革命,要不给些很深刻的教训,好像有一点对不起自己受伤的心灵,不过嘛,看在你往日驼我的份上,我可以考虑从宽处置,但具体要看你表现,然后再做进一步的考量。”听着驯鹿弱下来的声音,若水漫不经心地弹了弹指甲缝里的灰尘。

听到还可以挽回的话语后,驯鹿提在嗓子眼的心,倒是松懈了下来,至少这个丫头体内的恶魔因子还未发酵,就还有补救的机会,脑中一个激灵一闪,神情立马紧绷起来,不对上一次,它可记得,这个丫头救过一只狼崽子……

望着漫天纷飞的白雪,驯鹿原本紧绷的脸庞上徒然染了一抹带有算计的笑容,虽然它整日被这丫头奴役,不过自从选择跟随以来,身上这个臭丫头片子便未曾故意刁难过自己,在鹿族被狼群逼得进退维谷时,她没有向往次一样漠不关心,救鹿族于狼口之下,如此行径,却让它心甘情愿任其驱使。

只是,这丫头做事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经常性的我行我素,导致它偶尔也想翻身做主,享受一下驱使她的乐趣。

而上一次,狼群被其所救,只要能借住她的关系,与狼群打好关系,就能偶尔享受一下反抗这丫头片子的快感……

  一阵冷飕飕的寒风,夹带着微弱的狼叫声与打斗声飘散在空气中,打乱了驯鹿的冥想,微怔的停下脚步,偏着头,全神贯注的朝声音发源地听去。

  “说话就说话嘛,干嘛要停下来?我又不会打你,还是你发现了什么?”对于驯鹿突然地反常,若水有些疑惑道。

 “前面好像有人在与狼群打斗,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驯鹿耳朵微动。

 若水皱了皱眉。

向来是野兽圣地的云山之巅,怎会有人进入这里?思索片刻,若水还是打消了去看戏的冲动,现在她可是在号称有去无回的云山之巅,如果突然骑着一只驯鹿出现在别人面前,指不定会被当成雪妖什么的。

既然那人能进入这里,自然也非泛泛之辈,她还是静下心来继续找手链,争取早日穿越回家,拆穿那个伪善的毒妇,来一场血腥的报复。

  “哎,你不是那种看到狼就会疯狂逃窜的家伙吗,怎么这次就突然转性了?”回过神来的若水,莫名的感觉到身下的驯鹿好似有些不对劲。

  驯鹿没好气的辩解道:“鹿见到狼,逃跑是天性,跟胆子小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说了如果一对一,敢保证没有一头狼是我的对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