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二十八章 埋葬

修量者 雨惜晨露 3406 2016-10-08 11:44:02

    家重得到永恒容器之后,身体恢复,永冻十分开心,第二天早晨就兴冲冲地来到了家重的住处,还在楼下质感就开始向家重家中探索,心中莫名一惊,因为他竟然觉察不到的家重的存在,家重是修重之人,他的基本质量就和平民一样,通常比修量者更好找到,永冻心下微微思考:他得到了永恒容器,身体有变,也许已经不是以前的家重了。于是他立刻瞬移到了家重的房门前,心中奇怪:莫非连嫂子也受益?

  他敲了一下门,却无人回应,这时突然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血腥之味,身体不由一震,质感向里面探索,里面竟然全是一种液体的质量,他很快就回过神来:这是血!“呯!”的一声,门被一脚踢开了,血腥之味迎面扑来,他神色惊恐,刚举起步,却怎么也无法迈进去,不一会儿红色的液体已经流到了他的脚边,“嘀嗒”声响起,那是泪水撞击血液而发出的声响。

  永冻曾杀过无数该杀之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但当看到家重房中的情景,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哭了出来,屋中碎肉凌乱一地,血泊之中一位妙龄女子死不瞑目,此情此景残不忍睹,但他的泪眼却始终没有离开一刻,他觉得自己因为做的什么,比如立刻回到昨天,又比如将家重和嫂子救回来,然而这些事没一件是他可以做到的,慢慢地泪水流尽,里面全部变成了血红色的愤怒:“为什么我没有称量出他们的命运,为什么!”他突然仰天大喊,“为什么”三字的余音直接冲破了天上的云层,随即二十一道轻矢腾飞而起,每道轻矢如同破空而来的利箭,又如同二十一条疯狂飞舞的神龙,轰轰风声就如同龙的怒吼,又如同妖魔出世,周围的平民都不由看向天空,人人胆战心惊,便在这时天空竟也暗了下来,永冻是个十分危险的神人,他的身体里拥有着无比可怕的力量,然而这些竟无法保护自己的知己朋友。

  “这片地方时常地震,今天终于出事了。”

  “该不会是真正的大地震吧,大家快从家里出来吧。”平民们大声地叫嚷着,竟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众人拿了一些重要的物事就向远处没命地奔跑,而在这时地面果然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人们只有跑在更快了。

  夜宿酒店三十三层,成雪等人也听到了那一声“为什么”,成雪当先反应过来:“是永冻师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说着人已不见,紧接着,本无穷在另一个房间里也消失了。

  “闻神,我们也去看看,好像是永冻出事了。”成霜感觉到成雪和本无穷都已赶去,十分疑惑:会是什么事?

  “好……好……没什么事吧。”运敏闻神突然感到十分不安,瞬移到一半竟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无数逃命的平民,这种大逃亡,难免会出现难以避免的事故,于是他选择了留下来,踩在擅抖的大地上,只感心神不宁:师兄怎么了?。

  成雪一到家重的房子里就看到了状若疯狂的永冻,正要大声喝斥,但转头便看到屋中凄惨的一幕,即使她已经活了九千多年,也只看了一眼就马上转过了头,永恒帝国一直和平安详,归宿界更是和睦相处,她何曾见到如此一幕?一时心中极度不忍。本无穷也看到了这一幕,神色一变:“这个人是家重,逆天修重,是谁如此残忍,难道是……”

  “是谁!二师兄,到底是谁!”永冻听见本无穷的声音才转过头来,看到他此刻的相貌,成雪和本无穷都吓了一跳,只见他满头中长发无风自动,眼中竟然流出血泪,宛如上古魔神出世,他抓住本无穷胸前的衣服大声地喊道,本无穷心中不忍:“也许是右极修炼者,师弟……”

  “他们藏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就要去把他们杀光!”他说着全身就散发出紫色光芒,刹时间紫光大盛,紫光中一片巨大如山岳的刀刃竟横空出世,劲风到处,一切竟然都被化为粉尘,紫光甚至照亮了大半个永恒角落,甚至连成雪和本无穷都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这是时间神器!他早年意外得到,是无比强大的灭世凶器,当令世界上,这种威力无匹的武器也就仅仅有三人拥有,其中之一就是他,这时发悲伤为愤怒,即使时间神器要毁灭整个世界,他也是在所不惜的了。

  “师弟!”成雪发现永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在弄出更大的动静之前,十一克睡意向他飘去,只是永冻竟毫不在意,只见他紫光满面,神色无比狰狞,只有更加疯狂了,如果任由他如此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毕竟时间神器实在太过于强大了。本无穷和成雪同时手指一点,睡眠的质量冲破紫光飞进了永冻的脑门,两大十一克境界高手共同时使出催眠之术,过了好一会才将他迷倒,永冻不受控制地闭上了眼睛,缓缓倒在了地上,漫天紫光刹那间消失不见,二十一道轻矢也迅速飞回他的体内,这时,天上乌云才慢慢散开,只是他脸上的血痕却没有消失,神色狰狞,显得十分阴森恐怖,成霜赶到之时就远远站在远处,看着完全变了一个人的永冻,心中觉得十分怜惜,永冻一直是她的童年好友,这时看着他变成这副模样,心中也十分难受。

  “师姐,他没事吧。”成霜关心地问。“现在是没有什么事,但他修为不够,一量产生了悲伤之情就难免会被情感所困,伤得越深便越危险,这一点我们修量者却是不如平民的,也是修量者必须要面对的事实,如果境界不能达到11克的境界,消极的情绪始终是一个大隐患。”成雪叹了一口气,悲伤之情只有十一克,本身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只有十八克境界的永冻,“我们回去吧。”

  三人都退了出来,眼前这幢房子本是家重的家,虽然被紫光冲刷得一片狼藉,但仍可见从里到外布置得十分精细,小到一花一草都经过精心修剪,大到整个家竟然一尘不染,如今这个家正慢慢地沉入地下,最后完全沉入地底,从此消失不见,成雪把这里埋葬了,是为了免得永冻清醒之后再次回到这里,触景情伤,而且屋中情景也必须要入土为安。

  运敏闻神看着天空的变化,心中十分担忧,却始终没能赶过去,这时发现一切恢复了平静才消失在原地,出现时就看到正在下沉的房子,心中不安更甚,当看到沉睡的永冻,他大吃一惊:“师兄怎么了?”

  “回去再说吧。”本无穷从成雪手中接过永冻,五人一起回到了夜宿酒店。

  家重死了?运敏闻神心中一突,一股强烈的愧疚之感在内心升起:明明得到了永恒容器,怎么会死?难道是那两个右极修量者……此时他才恍然大悟,永恒容器本就是一个会带来危险的容器。

  “家重这个人我了解不多,但永冻师弟确实把他当作知己朋友,为什么右极修炼者会杀一个修重的人,莫非两者之间有什么仇恨?”成雪不解地自言自语,她知道,永冻清醒后必定会为家重报仇。对于这个凶手,运敏闻神则已经有了猜测,除了那两个右极坏人,他想不到还有谁会为了永恒容器杀人,而且昨天才把容器送出去,今天就出事了,是因为永恒容器才出的人命已经是铁铮铮的事实。

  “师姐,是我的错,本来应该是我死的。”运敏闻神的话让成霜差点流下了眼泪,她回想那血肉模糊的一幕,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家在说正经事,不要胡说。”

  “可的确是这样,我昨天才把永恒容器送给了家重,今天家重就死了,肯定是那两个右极修量者为了抢夺永恒容器才杀了家重的……”运敏闻神说到这里神色无比惊恐,想到日前他和家重之间的谈话,眼睛一红,“是我害死了家重,也害了永冻师兄。”

  “什么?你把永恒容器送给了他,你怎么不早说?”成霜大吃一惊,自己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不由大声骂了出来,“难道你就不会为自己考虑一下吗?师傅明明说过,有永恒容器在身,你的生命便可无忧。”

  “运敏师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说说看。”成雪叹了口气,这个师弟只会处处为别人着想,于自己的安危总是看得太轻了。

  运敏闻神看了一眼,他知道自己救人不成竟然给害死了,愧疚地将昨天在图书馆遇见永冻和家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听他所言,成雪、成霜和本无穷不由相视无言,很明显,永冻竟利用运敏闻神的善良为家重取得了永恒容器,而被利用的运敏闻神却对此毫无觉悟,单纯得让人惋惜。

  “你这个傻瓜。”成霜又是生气又是怜惜,生气的是运敏闻神竟然一点心眼都没有和永冻竟不顾运敏闻神的生命而做出这种欺骗自己师弟的事,怜惜的是此刻运敏闻神心里确实是难受异常,别看他平常好像没事的人似的,由于本身没有生命的质量,一旦发生了什么,几乎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更糟糕的是他免疫一切的情感质量的攻击,即使本无穷的催眠术也对他毫无作用,而且就算有作用,本无穷也不可能让他睡去,因为他另外一个毛病就是有可能永远醒不来。

  “什么都先不管了,我们先回归宿界再说吧,右极修量者竟做出这种残忍之事,必须要请师傅派人来将他们清理才行,以免更多的人遇害。”成雪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并无十足的把握找到右极修量者并清除,只有回到归宿界寻求界主的帮忙了。

  “这样最好了。”本无穷也是叹了一口气,怎么也想不到以前最有人情味又最天真乐观的两位师弟竟然会变成今天这样,他一人带着两人,当先瞬移离开了,成雪和成霜紧随其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