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十九章 劫里逃生

修量者 雨惜晨露 2685 2016-10-03 18:34:02

    归宿界主迟迟不来,情急之际,成霜马上瞬移回到夜宿酒店,来不及多说,拉着成雪就走了,走廊上的本无穷看到匆匆消失的两人,好奇心起,也跟着过去,当出现在一片昏暗的天空下的时候,他微微张大了嘴巴:“妙!真是妙极了!轻矢如同游龙般托住了老天爷,世界奇观啊!”

  “师兄……”运敏闻神神色呆滞,声音轻若柔丝,身子摇摇晃晃的,已经处于极为凶险的边缘。

  “真是个傻小子!”成雪气急败坏地拍了拍额头,“希望没事……”

  “师姐骂得是……”右手食指的古朴戒指闪过一丝灰白色光泽,运敏闻神突然点了点头,原本即将闭上的眼睛竟恢复了一些神采,“幸好师姐及时赶来。”

  “哼!”成霜在一旁生气地哼了一声,虽然不知道运敏闻神为什么能坚持那么久,但见到他仍然能出口言语,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这时青萍也已经回来,看到突然出现的本无穷和成雪二人,不免有点见生,当听到他们的谈话,知道又是两位师伯,而且看样子运敏老师似乎有危险,于是说:“老师,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没事的,小萍,他们都是你的师伯,快快见过师伯吧。”

  “我是师伯?”本无穷似乎大吃了一惊,“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青萍嗫嚅地说不出话来,虽然刚刚已和本无穷见过面,但本无穷穿金戴银的实在是太夸张了,让人无法直视。

  成雪摇了摇头:“真是胡来!”

  两位十一克境界的前辈,单是境界力就不知比运敏闻神20克的所有力量强大了不知几千倍,只见成雪轻描淡写地一挥,一道无形的力量直接穿过了天上水幕,并形成半圆之状,牢牢地把所有雨水托在一起,运敏闻神的轻矢悄悄从中收回,到得最后,才得以从雨水之中抽回一丝丝已经被夺走的轻矢,加上另外有成雪的轻矢在从中帮忙,还是过了四五分钟才完全把剩余的轻矢抽回,可见轻矢的沦陷之深,只怕再过得一时半刻就要被雨水完全夺走了,运敏闻神苍白的脸色恢复了红润。成雪则迅速收回了轻矢,却并没有满足于收纳这部分的雨水,她的境界力继续向前进发,甚至向着方圆万里的范围继续扩大,最后竟直接把所有雨水收纳在内,一时间形成了永恒角落停止了下雨的假象,散落在城市各地的重机甲军队也得以借此机会松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收纳的雨水已经足够多了,她不再迟疑,左手掌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银色细剑,细剑剑刃上一道银色细丝突然闪电般飞向天空,一时间天上银色光芒璀璨而夺目,银色带着一片汪洋大海直接飞出了大气层,进入了浩翰无际的太空,成雪默默收回了银色细剑,片刻之后,光芒消散,不多时就又吹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雨,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先走了。”成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原地只留下一道银光,人却已经不见。

  “好!好厉害啊,师姐!”本无穷对着银光大声喝彩,只是成雪看也不看他一眼,但他一个人喊得兴起,竟继续大声喝彩。

  运敏闻神深呼吸几口气,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正常。成霜担忧地问:“怎么样了?”

  “没事,就是有点困了。”

  本无穷和成霜同时翻了个白眼,但成霜心中却有个疑问,她清楚地知道运敏闻神用轻矢和雨水对抗了一个不可能的时间,只是运敏闻神已经得救,她也就不在意了。

  时间过去了大半天,已经是下午了,风逐渐停了,雨却仍然下个不停,一道道雨线连接着天与地,不知何时才会休止,傍晚时分,男子束容早已经处理过伤口,并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这时在叔叔的家里休息了一个下午,晚饭过后他独自找到了叔叔,名宪的妻子是他母亲的妹妹,但他们一家人却从不知道这个关系,所以他对名宪一直都是以叔叔相称。

  “叔叔,那个人不是天神对吧。”束容直接问出了自己想问的。

  名宪认真地看了他一眼,最终缓缓地点了点头:“嗯。”

  “他们是什么人?”

  “阿容,你已经长大了,也应该知道更多的事了,这个世界上其实并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这些不简单都是人类在追求力量的道路上造成的。”

  “力量?不是长生吗?”束容不由心中一动。

  “没错,就是力量,长生之事又岂是说追求就能追求?只是没人肯放弃罢了,我们这些修炼长生的人被称为修量者,“量”是“质量”的“量”,但一般人都说成是“修炼”的“炼”,其实是那些人并不了解我们修量者和质量的关系的说法而已。”

  “叔叔!你……”

  “叔叔也是一名修量者。”

  束容睁大了一双明亮的眼睛,现实和他意料中的一样,他显得十分激动:“那叔叔可以教我成为一名修量者吗?”

  名宪微笑地盯着这一双充满了渴望的眼睛,好像早就料到似的点了点头:“叔叔最近是越来越懒了,等你以后成功成为一名入门修量者之后我再教你吧。”

  “?”束容本是心中狂喜,听了名宪的话,不由十分疑惑。

  “小子,平民要成为修量者千难万难,每一个入门修量者所要学习的其实都差不多,主要还是靠自己的悟性,我教你一个,还不如让你和其它许多人一起学习。”

  “一起学习?”

  “嗯,永恒角落里有一个修量者学院叫量之家,叔叔可以帮您联系的,你可愿意?”

  “……”束容本想说“愿意”,但想起自己还要上学,说什么也不能辜负了父母的期望,“这个……叔叔,我还要上学啊。”

  “这个没关系,你可以只去上晚上的课,这样一来,你就要辛苦一些了。”

  “没关系的,叔叔,再辛苦我也不怕的,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课?”

  “呵呵,不急不急,等这风雨停下来再去就行。”

  “停下来就可以了?”

  ……

  回到夜宿酒店,房间里,运敏闻神抚摸着右手食指上的戒指,他仔细回忆着今天的事,今天自己劫里逃生,除了得助于成雪师姐的帮忙之外,这个戒指的帮助也必不可少,沉默许久,他自言自语说道:“父亲,虽然你早已不在,但今天却救了儿子一命。”又过了许久,“青萍已经回去休息了,她一个平民整日和我们这些神人在一起好像不妥,我又哪里能教得她成为神人?只好明天跟她商量一下,得送她去量之家才行,让她和其它平民一起学习,不仅可以找到同伴,还可以互相共勉,比我这个半吊子老师来教可有效多了。”

  “老师要我来到这里争取这次出世的永恒容器,必定有她老人家的道理,得花个时间去找找看,成霜师姐时常叫我留意永恒容器的下落,我怎么这般糊涂?万一今天……”他又想到那种生死一瞬间的感觉,不由心下微凉,于是突然生出这许多感触,就好像一下子长大了,就算只为了不辜负父亲牺牲性命来救自己的生命,他也不能如此轻易的死去。

  待到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夜宿酒店三十三层终于开饭了!今天是个说特殊又不算很特别的日子,因为归宿界主的所有弟子都来了,这个晚宴其实是弟子们相聚在一起的宴会,毕竟在以往,他们是极难相聚在一起的。

  “开饭了!”负责准备晚饭的本无穷大声地叫喊,在酒店上的高空中如同晴天霹雳,接着就有许多不满的声音响起:“你妹的!二师兄,想饿死我啊,不是说好六点就可以准备好吗?”

  “就是就是……臭二师兄,害老子睡到了现在……”吴小非吴大花夫妇被本无穷的叫声唤醒,隔了好一会,才弄清楚状况,不由破口大骂。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