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十八章 天神

修量者 雨惜晨露 2756 2016-10-03 11:32:02

    乌云遮蔽的天空之下,除了巨风形成的巨型漩涡吼声震天之外,还有雨水聚集而成的汪洋大海,几乎是方圆百里的雨水都在一瞬间被运敏闻神的境界力托到了天空之上,尽管如同海啸般汹涌澎湃,却没有一滴水珠滚落到地面,混乱如万马奔腾的天上和微风吹拂的地面,加上昏暗的环境,犹如天地奇观,气势雄伟的同时又充满了让人不可置信的神话色彩!运敏闻神一下子弄出这般大的动静,其实并不好受,这些雨水和狂风几乎已经是他的境界力的极限了,以致他已经开始感到疲惫,当然了,如果他拿出轻矢的力量,情况又有不同,在轻矢这种凌驾于自然之上的力量之下,整个永恒角落的雨水承受下来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只是一般没人会这样做,因为托住的雨水并没有消失,万一没有了力量的支持,所有雨水将会同时落地,那将会是一场比之狂风暴雨更加可怕的灾难,另外轻矢拥有一个可怕的缺点:一切没有灵魂的物体都可以极为轻易地把任何释放在外的轻矢占为己有!

  过了一会儿,天上聚集的雨水越来越多了,运敏闻神惊恐地发现20克的境界力已经无法支撑,加之狂风似乎有加大的趋势,来不及思考,他的头顶、七窍、上半身以及下半身,21道散发出灰白色光芒的轻矢突然迅速钻出身体,并向天上飞去,形成了21道盘旋弯曲的巨大利箭,利箭如同一道道激光闪电般射进了水幕之中,轻矢力量和境界力汇合在一起,团团围住不断增长的雨水,如此运敏闻神才得以松了一口气,只是才过得片刻,他突然眉头紧皱,因为他明显发现了自己的轻矢竟然有一种失控征兆,这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运敏闻神已经无暇理会远处破烂茅屋里的母子了,随着雨水的聚积,不仅轻矢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誓必会造成更大的灾难,试想,如果雨水永不停息,而运敏闻神又从不收回轻矢,那积存起来的雨水是十分恐怖的,当达到极限的时候,而轻敌被夺之后,这些雨水将会冲下地面,造成无法想象的洪水,甚至会摧毁一切!

  运敏闻神即使再天真也不由得额头渗出丝丝冷汗,在这骑虎难下的当口,为了脱离这尴尬无比处境,只见他艰难地分出一道轻矢,轻矢不断地把雨水引到方圆百里之外的地方,虽然引的量不多,却也足以和不断降下的雨水继续僵持下去,而此时,他已经再也无法分出心神,只能专心地、从不间断的引水,只是越是引水,他就越是心惊,因为轻矢的控制突然变得呆滞无比,头脑也发晕,甚至莫明地发现自己的心跳变得异常清晰,每一次跳动和每一次血液循环都能感觉到,再后来,他竟然无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安详地就要睡过去……突然手上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他才猛然惊醒,惊恐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茅屋,这一场和雨水的争斗看似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实际上才过去了半分钟而已,在这个危险的时刻,他盼望着成霜师姐可以救自己。

  雨水突然停歇,即将撞向男子的木头早就已经被运敏闻神的境界力撕成了一片片只有21克的碎屑,并在雨水的冲击之下变成一堆如同黑泥土般的东西,男子和妇人看见天空之上的景象的时候,吃惊得久久不能言语,当看到远处站立的运敏闻神之后又不由无比祟敬,大难不死之后,妇人口中喃喃叫道:“是天神!天神保佑……”

  跟在运敏闻神身后的是寤寐成霜和青萍两人,这时运敏闻神分神对青萍说:“小萍,你帮我去叫那母子俩迅速离开这里,躲到城里去。”

  “哦……哦!”青萍自然不知运敏闻神的窘境,早已经被他的大神通惊得不能闭上嘴巴,这时才恍然大悟,“是!”说完快步向木屋走去。

  “接下来你想怎么办?”成霜皱着眉头,心中急切地想要找出拯救运敏闻神的方法,一时间不由来气,出声骂道,“轻矢和一切没灵魂的物体接触都会逐渐失去控制,您是想找死吗?”

  “师姐……是我太傻,本来想着要帮助更多的人,没想到居然会这样,你也没办法了吗?”运敏闻神突然感了害怕,在以往就算在大的困难在面前,他都没有怛怯过,但此时的害怕却是无法控制的,因为他发现自己正慢慢流失,意识变得越来越不清晰。

  “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请师傅她老人家过来了。”成霜摇了摇头,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此时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成雪师姐和本无穷也无法及时赶来,唯有归宿界主才有可能及时赶来,并将运敏闻神的轻矢从雨水中抢回来。

  “师姐,师傅……”

  “你快别说话了,专心和雨水争夺轻矢的控制权,否则,即使师傅亲自到来也救不了你。”成霜生气归生气,但毕竟还是担心多一点,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她和归宿界主早已经交换过第七感,她也早已经把危险的质量放在第七感上传达了出去,师傅如果感受,本应该会立刻出现,但却迟迟不见出现。

  “好……”运敏闻神几乎全部心神都放到了天空之上的博斗之中,说话竟也变得擅抖了。

  只过了片刻,天空上的“汪洋”竟然变得兴奋起来,竟然逐渐地拥有了灵魂的迹象!就像一个即将苏醒的小孩一样!即使雨水尚没有真真正正地把运敏闻神的轻矢吞噬为自己的灵魂,但如果再过得片刻,那后果就谁也无法猜测了。

  “怎么还没来……”成霜由担忧变成了害怕,心想:如果他死了,我也要跟着去吗?

  远处青萍已经和母子俩会合了,她心情激荡地想象着有朝一日也能像运敏老师这样拥有这般神秘莫测的神通。

  “我老师叫你们快走,到城里避风去,这里危险。”青萍说道。

  “好,儿子我们快走吧……你是神女,真的谢谢你们了,我这就给您跪下。”妇人激动得泪流满面,但青萍迅速阻止了她的动作:“阿姨,别这样,你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

  “嗯……”男子扶着妈妈,默默地点了点,“谢……谢你……”最终他还是鼓起了勇气道了声谢才扶着母亲离开了。

  青萍看着男子后背触目惊心的伤痕,不由得心中怜惜,伸出了手,只觉无能为力,不由心中黯然,心中发誓日后一定要跟着运敏老师好好学习神人的本领。

  在方圆百里的边缘处,名宪正负手而立,他看着天上昏暗的“汪洋”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不久之后才自言自语:“原来传说是真的,这个叫运敏闻神的年轻弟子或许真的有某些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去做的事,但如若没人救他,这位天才恐怕……实在极险,束容这孩子总算没有再次死去,好不容易才长大了,如果又死一次,我就真的无法知道他身上隐藏的秘密了,传闻运敏闻神只会救梦中死去的人,这次救了这方圆百里的人,不知梦中死去的人会是谁,如果是束容的话,莫非他也和这个秘密有关?”

  仍然在思考之中,他突然转身出现在束容母子身后,当束容看到了名宪的时候,心中一惊:“叔叔,你怎么也来了?这里危险!”

  名宪不由动容,虽说这点危险只是小儿科,但已经很久没有被人这样关心过了。

  “嗯,那快离开吧,你爸已经在等你们了。”名宪平静说道。

  “谢天谢地,老伴已经安全了。”妇人松了一口气,如同脱力一般,束容马上将她扶住了,脸上关切之意甚浓。

  “嗯,快走吧。”名宪领着二人向边缘走去,下意识问,“这里怎么没下雨?”

  “是天神,是天神停下了雨水救了我们。”妇人脸上虔诚地说。

  “天神?天神长什么样的?”名宪似乎来了兴趣,只有束容在旁边沉默不语,他知道那个人并不是什么天神,而是传闻中和古书籍上记载的修量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