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十七章 风中的故事

修量者 雨惜晨露 3106 2016-10-02 18:30:02

    风是因为空气受“热胀冷缩”的原理推动而形成的,是一种普遍的自然现象。自然风达到一定的强度就会给人类带来灾难,于是人类给风涂上了各种神秘的色彩,比如风神,风神既然作为神就必定拥有着神秘莫测的力量,她可以用这种力量制造灾难的同时,亦可拯救受难者,制造时,人类把她称之为风神的愤怒;拯救时,人类把她称之为美丽的风之女神。实际上,风神根本就没有拯救过什么,一切都不过是人类无聊时候的想象或者是因为现实世界过于单调枯燥罢了。

  永恒角落著名的歌手曾经倾情呤唱过:“风也有质量,她的质量刚好是二十岁少女的质量,盈盈一握,只有抱在怀里,感觉才是最好……”但他错了,风的质量和神人的质量一样,也是一个变化的量,正好是二十岁少女质量的风已经可以把他吹飞了,他如何抱得住?如果是超强台风甚至可以把他吹得粉碎!

  永恒古国曾经流行一个传说,数万年前,人类还没有开窍的年代发生过一起大型的灾难,这个灾难的制造者正是风,这个超强台风直接就把一个城镇从永恒古国划除了,至今为止,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个城镇的名字,也无从分辨这个传说是否属实。

  “那的的确确是风神之怒,时隔十万年,为何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茅屋里年青男子负手而立,他清澈的眼神之中倒映出点点雨水,扑塑而迷离,“这个世界竟然有修炼长生的人,不知道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就好了,那我也许就恢复十万年前的记忆,以前还没那么强烈,现在怎么感觉恢复越来越重要了?”他摇了摇头,明明是年轻稚气的脸,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想起了在首都高校图书馆中一本古书里关于“灵魂质量法”的记载

  “儿子,你在这里做什么?”突然一把嘶哑的妇女的声音在门口处响起,妇女人矮,略胖的身型也因此变得很胖,浑似一个小皮球似的,一把大雨伞正好将雨水阻挡在外。当她看到自己年轻英俊的儿子的时候,忍不住心里一阵自豪,她的儿子可是村里出了名的高、帅!唯一可惜的就是穷了点。

  “妈,你怎么来了?”男子一把接过妇女手中的雨伞,并迅速把门关上,“现在雨大,万一淋湿了生了病怎么办?”

  “妈没事,你看看,这伞大着呢。”妇女抬头看着儿子关切的脸,指着不断有水滴落的雨伞说道。

  “妈,接下来的日子恐怕都是雨天了,今年的庄稼可能要失收,唉……”

  “你一个年轻小伙子整天叹什么气,庄嫁的事你甭管了,安心读书就行,我家的儿啊,全村就你一个人能读上首都高校,我们家是穷,读的是免费的课程,但你出来之后,我们家就肯定由穷转富了。”妇女的小眼睛瞪了儿子一眼,怪他想得太多了,“还有,以后都不用来仓库了,这里到处都是屎啊、粪啊的,不干净。”

  “妈,肥料调制我可以帮你们做的。”

  “现在是下雨天,调好肥料干嘛,不用!”妇女十分肯定地说。

  “妈……”男子长叹说道,和之前老气横秋的模样迥然不同,此刻只是一个乖乖儿子。

  “不用说了,快回家去吧,你爸应该把午饭做好了。”妇女挽住男子的手臂,催促他回家去,这里是他们家的农事仓库,各种难闻的味道袭来,难受到不行。

  “好,回家再说……”男子话音刚落,突然窗前吹进一阵强风,把窗户吹开了,甚至把雨水也吹了进来,男子勉力站稳,忙扶住了妇女,脸上露出惊疑之色。

  “哎呦!快快回家去吧,电视新闻说要刮台风了,这么快就来了,你看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我们快走吧。”

  “嗯,我们走……”男子撑起了雨伞,护在母亲的身旁出去了,他的脸上再次恢复了莫测难明的味道,眼神也逐渐变得深邃起来。

  母子俩刚准备打开门,门却被风打开了,大风吹飞了男子手中的雨伞,男子见机快,马上将母亲拉到旁边,迅速把门关上。眼见这风几乎要把门吹飞,也不知道他为何能如此轻松关上。

  “这风怎么吹得这般大?”妇人皱了皱眉头说道,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男子脸上担忧之色更甚,担忧之中又不免想起十万年前的记忆,这是一幅巨风搅乱世界的画面,一道道呼啸之风,带着风神的怒吼正在毁灭一切!正回忆之际,突然一片血液洒在了脸上,他猛然惊醒,原来是记忆中的画面太过真实,竟有如身监其境,片刻之后,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

  “儿子啊,你怎么了?”妇人看见儿子惊恐的神色,摇着他的手臂,脸上担忧之色甚甚。

  “没事,妈,现在风雨太大,你躲在我身后,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才是。”

  “嗯。”妇女点点头,看着高大而懂事的儿子心中又是一阵自豪。

  ……

  说完,男子拿起地上的雨伞,欲转身向门口走去,哪知眼角瞥见门外一道白光射进来,来不及思考,立刻挺身挡在母亲身前,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响,整张木门狠狠砸在男子坚挺的背后,留下了几道清晰可见的污迹,然而他却站得笔直,如同一块坚石那般,纹丝不动,恰恰将母亲守护周全。

  “啊!”妇人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她宁愿被砸到的是自己也不要是自己的儿子,“孩子啊,你没事吧……”

  男子护着母亲到了茅屋的角落,只见他喉咙动了一动,轻“咳”一声才说道:“妈,我没事。”

  妇人不相信,忙焦急着要儿子转过身来看过明白,毕竟一块大木板突然就这样砸过来实在是太吓人了:“怎么会没事,我看看,后背都全湿了,这贼老天是怎么了?下这么大的雨也就算了,风也还这么大。”妇人全副心思都放在了儿子的身上,对于茅屋之外的状况却毫无所知。

  这时的永恒角落各个新闻媒体已经纷纷报道超强台风登陆的消息,由于来得突然和风速惊人,帝国相关部门已经派出了重机甲军队分赴永恒角落的各个角落进行救援,与此同时,各个地方开始纷纷向皇宫提交财产损失报告以及人员伤亡报告……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已经让永恒角落陷入恐慌之中,即使一些住在坚实的都市高楼中的市民,看着电视新闻的时候,心也是悬着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谁会成为电视新闻的主角。

  旁观这一场历史上少有的超强台风的修量者们,即使清楚地知道这个世界的质量已经彻底被搅得混乱,但他们却无动于衷,继续寻找永恒容器,或者继续修炼,又或者无动于衷。

  辽阔的田野边缘,一间孤独的茅屋里,皮革所制的屋顶早已经不知去向,四面是被风雨淋湿的土墙壁,里面一一根根破旧的屋梁子错七八乱地散落着……

  屋角里的母子里已经完全暴露在风雨之中,情形十分危急,男子再也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被风雨打湿的头发又在巨风中被使劲地吹着,但他仍然不动如山,臂膀之下,妇人早已经失声痛哭,儿子其实早已长大,直到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阻止他做出危险的事情来,即使她认为这一切都应该由她来承受的。

  “妈,你别哭了,爸经常说你哭的时候不好看,其实我也是这样觉得的。”男子擦干嘴角的鲜血,后背衣服早已经被砸成稀巴烂之状,他只觉头脑发晕,想象着如果能立刻躺下来睡一觉才好,但眼前这位从小就照顾自己的女人,他无论如何都要去保护,更何况他自知自己并不是那种会脆弱地死去的人类。

  “儿子,是妈妈没用,你赶快逃命去吧,不要再管我了。”妇人只有哭得更加厉害了,用力地试图堆开儿子,这时又有一根木梁子砸过来,她用尽全身力气试图将自己的位置和儿子的位置调换过来,但儿子真挚的眼神告诉她,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妈,谢谢你,儿子不孝,以后可能无法继续孝……”只见头顶处最大的一根屋顶梁柱子已经被巨风“击”落,柱头正好向着他的后背击来,木头已经通体湿透,带着数百斤的力道砸下来,后果可想而知,此时又是一阵大风刮来,更加加快了木头的速度,力道更是成几何倍数增长,“轰”的一声,似乎是巨风为即将收刮的人类生命而欢呼,然而木头却停在男子后背一厘米左右之处,始终没有再次贴近分毫。

  “孝……敬您了,你以后不要太辛苦,没有我,也要和爸爸幸福快乐地过日子……”

  “儿子!”女人大声地哭喊着,而就在这时,雨水竟突然停了,随即停止的还有风声,这一切的来临是让人无法意料的。

  运敏闻神在最关健的时候出现了,在乌云汹涌澎湃的天空之下,他高大的身形如同钢铁般挺立,一道蓝白之色的巨大闪电闪过,只见他的脸上是侥幸的神色,口中喃喃叫道:“好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