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十二章 名宪

修量者 雨惜晨露 3910 2016-09-30 11:24:02

    成霜自运敏闻神来了之后就一直盯着他看,这时只见他温和地对平民说:“小朋友,还是快回家去吧,我师姐脾气不好,你不要怪她。”

  “小朋友?!我堂堂武之家的大师兄,你竟敢……”男子神色大变,“我TMD遇到两个极品了。”他由原本的斯文突然变为暴怒,大叫一声就冲了上去,只见他的身法特殊而灵活,显然和一般的打架斗殴有着明显的区别,但身法再棒却依然扑了个空,那样子就像是直接穿过了运敏闻神的身体,他惊出一身冷汗,再回过头的时候,那两个人都已经消失不见……其实以运敏闻神万岁高龄,称呼他一声小朋友再正常不过了,他根本犯不着这样愤怒,只是这个世界上,人的年龄即使天差地远也难以看出来,而且神人总是自然而然视自身的年龄为自豪,于是时时发生这种“小朋友”怪事。

  夜宿酒店顶层,运敏闻神和寤寐成霜回到了走廊之中,运敏闻神很快就被窗外的夜景吸引住了:“师姐,你快看!这么美丽的夜景可不能错过,我得看熟了才行,好在梦里梦见。”如果不认识运敏闻神的人一定会认为他是个傻子,但认识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时时刻刻都在找一些美好的东西,说要放到梦里面去,早就习惯了,再熟悉的人就会知道,这个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会恶梦连连,甚至会有无法清醒过来的危险。成霜显然是属于熟悉的人的行列,一副又恨又爱的模样,最后却只是无力地看向窗外:

  深蓝色的天空下,无数小星星眨巴着眼睛,城市之上华灯照耀,繁荣鼎盛,和天空遥遥相对,给人予强烈的视觉冲击之外又有着浓烈夜晚宁静的味道。

  “好像还不错的样子,这个画面的总质量竟在三十克左右,在平民间已经不多见了。”成霜由原本的愁眉苦脸变为惊奇,一双求知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和天上星辰那般明亮照人。

  在修炼者的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质量的,不仅是美丽的风景有质量,有些不易被人类发现的抽象事物,比如一切情感情绪,都是有质量的,悲伤之情为十一克,绝望之情为十克等等;这是一个完全由质量组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的抽象都将转变为质量!而修为高深的修炼者会逐渐发现这些神奇的转变,甚至一些神秘的存在会拥有着负质量!有待他们去发掘。

  运敏闻神却没有计算这些质量,周围的世界中有太多的质量体,如果要他一样样地分辨的话还是太难,他所看到的仅仅是一幅美丽的画卷,并用心去记,记在心里面,那神态就像一位如饥似渴的少年学子。

  “让开点,都挡住我了!”成霜突然没好气地推开运敏闻神,由于走廊上的窗口并不大,两人几乎是挤在一起的了,四只眼睛同时看向夜空,运敏闻神是过于专注所以才没有发现旁边也有这样一个窗户,成霜的眼中则藏着狡黠,即使发现了窗户也乐得如此,她的眼睛看向夜空,心里却在感受着运敏闻神身体传来的温度,只是心中仍然感觉不过如此。

  同一片星空下,首都高校后山别墅之中,这里早已人去楼空,永恒王子名森悄悄出现在此,心中是极度不安:“怎么会这样,小雪怎么会这么快就离开了……”紧跟着,他又出现在青萍家里,然而这里黑漆漆的连灯都没开,又想到白天永冻的话,他心中一突:“惨了!可能真的出事了,她们都去了哪里?青萍这傻丫头也真是的,难道真的告诉了恋雪?”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后背发凉,一时竟不知所措起来:“不行,一定要告诉恋雪真相才行,我是因为喜欢她啊。”一时间他开始无比后悔,怪自己为何想出这样一招英雄救美的方法,话说这世上英雄救美的方法多了去了。

  可是人海茫茫的,他到何处去找?更何况本身修为不高,甚至对于人的质量掌握还处于模糊不清的状态,他根本毫无办法,惶惶之际,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他的父皇名尊。可是他又苦恼地想到:如果父皇知道了这件事不把我骂死才怪。他一边思考着如何寻找恋雪,一边已经融入了夜晚的街道,在人群中,他并不是漫无目的地在找,而是有明确的方向的,因为他已经找到了另外一个可以帮助他的人选,那就是他的叔叔。

  皇室子弟名宪虽然贵为永恒皇帝的亲生弟弟,但由于生性平淡,早就远离了皇宫生活,如今正生活在永恒角落一处并不明显的公寓里,白天除了接送女儿上放学,平时则只是潜心修行,追寻那长生之道,不为人知的,他的修为早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哥哥,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十四克境界,比永恒皇帝名森足足超出了三个境界!当名森出现在公寓门前的时候,名宪就已经有所察觉了,他的声音在名森耳边响起:“侄儿,你日前才回家去了,为何又回来了?”

  “皇……不,叔叔,侄儿有一事相求。”名森不称呼皇叔,只像平民那样称呼为叔叔,原因是名宪早已脱离皇室,而且极度不喜欢别人把他和永恒皇朝扯上关系。

  “嗯,你先进来再说。”

  “是!”名森闻言打开了公寓大门,遵分守已地乘坐电梯到了七楼,701舍正是名宪的住所。

  门开,房里布置简单而平民化,大厅里摆了张茶几,茶几上有点心几许,名宪旁边还放着一瓶红酒。

  “咦?叔叔,你们在吃晚饭吗?”

  “不是,叔叔难得和你唐妹吃一次宵夜,你也坐下,陪我喝一杯。”

  “嗯,我和爸爸在约会呢,哥哥你也坐下吧,我去拿碗筷。”小女孩十二三岁的样子,十分乖巧。

  “呵呵,名贤妹妹你坐着,哥哥自己去拿。”

  “不用,你不认得路,我去拿给你。”名贤不再多说,脆生生地走进了厨房。

  “呵呵,好。”名森不再推迟,当然不是因为不认得路,而是被名贤逗乐了。虽然他就读首都高校期间经常出没在这里,但由于性格略显孤僻,他还是会感到些许陌生。

  “你小子从小就胆小,现在长大了也还是这副模样,不是跟你说了吗?就当这里是自己家就行了。”

  “是是,咦!叔叔,你这酒不简单啊。”名森突然注意起桌面上的红酒来。

  “嗯,自然是不简单,这可是千年前红人阁出产的红酒,我今天在拍卖会中偶然见到,可花了不少,等小贤拿了杯子,你也喝一杯看看,至于你的事等深夜再说不迟,哈哈,你小子,修为增长不少啊。”名宪乐呵呵地说道,显然极度在意这个酒。名森自然了解自己的叔叔,因为他清楚地知道酒和他的女儿在他心目中竟然是同等分量的。

  不久,名贤就拿着碗筷回来了,双手衣袖早已经挽起,只见衣袖上已经沾了许多水珠,看她脸上认真的神色,着实讨人喜欢。名森笑嘻嘻地接过:“多谢贤妹了!”

  “不用谢的,以后经常来我家玩哦。”名贤学着爸爸的口吻说道,说起话来有板有眼的,明显接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名森十分清楚名贤的处境,不仅自小没有妈妈的陪伴,爸爸更是忙于修炼而对她疏于照顾,所以他十分爱护这个唐妹,这也是名宪对他如此上心的主要原因。

  在名森的笑眼中,名贤小袖子上的水分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他自然知道,这是名宪悄悄把水分驱走的缘故,这些水分总质量十分之小,他根本无法衡量,可见名宪修为之高。

  宵夜桌上,名森从始至终都表现得十分恭敬,这和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晚辈和长辈之间,这些恭敬都是应该的。对此,名宪也不好说些什么,待名贤睡下,两人开始了谈论:

  “小子,你真的做了这种事?就算你是真心喜欢那个姑娘,但怎么可以用这种极端的方法?”名宪摇了摇头,刚听完名森的话就骂了出口。

  “叔叔,侄儿已经知错了,都是因为那个人在她心里的份量太重了,所以我才会……才会用这种方法试图感动她,没想到出了这种事,那两个人肯定是来自归宿界的。”

  “嗯,最近听说永恒容器要出世,归宿界人会来并不奇怪,你说那个归宿界人事先知道了那个青萍要放毒蛇的事?这个人恐怕来头不小,我早就听闻归宿界弟子中有一人能隐约称度一些未来之事,想来就是这个人了。”

  “称度未来?”名森吃了一惊,“还是归宿界主弟子,那他的修为。”

  “名字叫永冻,是十八克境界,这样说来,我曾经还和这个人有过一面之缘呢。”

  “十八克!”名森心中一跳,想起自己日前竟和这种人发生了茅盾,自己的父亲也才十七克而已。

  “没错,永恒容器即将出世,在这以后,永恒角落已经不再平静了,你记得回去了要告诉你父皇小心防范才是。”

  “嗯,是的……叔叔你会不会已经知道永恒容器的下落?”在名森心目中,他的这个叔叔可以说是神神广大了。

  “哈哈……”名宪突然放声大笑,“不知道,你叔叔这些日子一直潜心修行,永恒容器也只不过是偶然间听说而已。”

  “父皇十分看重这次出世的永恒容器,而且非常需要,不知叔叔你……”

  “不可能的,我哥的脾气我最清楚,就算我能得到永恒容器,他也一定不会要的,再说了,永恒容器必然是有缘人得之,既然是归宿界主传出来的话,看来不会有错。”

  “有缘之人得之?叔叔,这种话你也信?”

  “话可以不信,但归宿界主的话总不会假。”

  “叔叔,归宿界主到底是什么人,他的修为能比得过你吗?”

  “呵……”名宪摇了摇头,名森的孤陋寡闻本也在意料之中,“好了,这些事你以后有机会知道的,这世间和恋雪体重相当的人多不胜数,叔叔也是无能为力了,听叔叔一言,缘分不可强求,以后再也不能做出这种事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已经伤害到恋雪了?”

  名森又是一身冷汗:“叔叔说得是,我要保护她都来不及,又怎么舍得指使人杀她?只是不跟她说清楚,我心里难受。”

  名宪点点头,这个侄子对自己可谓是无话不说,自己也一直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说:“这样吧,看你小子似乎真的用情太深,如果叔叔帮不了你,以后搞不好要来怨恨叔叔……”

  名森叹气笑道:“绝对不会的叔叔,要怪就怪我自己修为不行,竟连一个平民的第六感也不能掌握。”

  “你不必气妥,修为不够只是你修行时日尚短的缘故,听你这样说起,恋雪的家乡也许只能是一个地方。”

  “是哪里?”名森马上来了精神。

  “归宿界!”

  “什么?”名森大吃一惊,“怎么会……”

  “永冻也是归宿界人,他既然会出面救恋雪,就说明他很在意这个女孩,就算她不是归宿界人,也肯定会守护在她的身边,从他身上也许可以查出一丝线索。”名宪平静地分析着,“这样吧,我去找到这个人,问一下他,如果他知道就最好,如果不知道也不可强求,知道了吗?”

  “嗯,多谢叔叔!”名森突然表现得很兴奋,他知道,只要叔叔亲自出马,从来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