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七章 依梦行事

修量者 雨惜晨露 4748 2016-09-26 10:54:02

    夜宿酒店乃是归宿界人在永恒角落里的一个据点,当然了,平民们并不知道这里的生意为何如此清淡,由于酒店工作人员服务意识太差,也很少有富贵之人愿意花大价钱住进这里,不过最近一些有心人十分惊讶,因为原本基本无人光顾的酒店这几天竟然几乎爆满,这生意怎么的就好起来了呢?一些生意人不由把目光投向了这里,最后他们发现住进这里的人竟没一个是简单的角色,甚至有个别人士竟然是坐着“私人飞机”从天而降,分明是非富即贵之徒,可是这些人的面貌又从来没有在媒体出现过,更没有听人说起过,这就奇了个怪了。

  三十三层酒店最顶层,这里光线充足,空气怡人,宁静而舒适,房间很宽敞,设计十分优雅,数量也是极多,即使是走廊里也经过精心布置,各种名贵的陶瓷古玩和盆栽随处可见。但这里轻易不会让人居住,至今为止,也仅仅是四人住了进来,分别是运敏闻神、成霜、永冻以及永冻的好友家重,这四人关系密切,分别以两人为一组,虽然住在同一楼层,相距亦不远,却从来都极少联系,即使碰了面也往往连招呼也不打。

  清晨,成霜睁开了眼睛,空阔的房间里,墙壁挂着一些典雅的画卷,将整个空间染成淡黄色的色调,大床上是纯白的被褥,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芳香,然而这些奢华与高贵都无法带给她愉悦的心情,她翻开被子,从平民恢复为神人,右手一摄,一套极平庸的休闲服饰被拿在手里,昨天的一身紧身皮衣早已经被脱在一旁,此时身穿睡衣,只见睡衣滑过滑腻细嫩的肌肤慢慢褪下……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用手掩住了嘴巴,紧跟着马上把衣服穿上,宽松的休闲服,衬托着娇美的身体另有一份不平庸的魅力,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已经好多了。在以往,她从来不会注意自己的着装,一向随便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一心寻求境界上的突破,这一习惯持续到两年前为止,那被称作“瘟神”的男子出现后,她不自觉地开始学着其它人类女子那样穿上了高跟鞋,注重服饰上的装扮,还原了属于原始平民的美丽,当然了,由于她的肌肤和长发已经惊为天上之物,并不需要任何装饰,但她仍然给自己脸上抹上了些许庸脂俗粉,连她自己也不肯承认,其实所做的这一切只为了吸引那个男子的注意力。

  重新把及腰长发束在后背之后,她抿了一下红唇,离开了全身镜,穿起那双精心挑选的紫水晶高跟鞋,慢慢踱着响步走到长廊,于是空旷的走廊里传出悠闲的“嗒嗒”声响,闻见声音,前方出现一人,原来是一神气男子。

  “成霜。”永冻平静无比地说,他可以说对成霜的平民女子打扮已经厌恶到了极点,但从来不说出口,今天却是忍不住了,有意要讥讽一番,但话到嘴边却只变成了“成霜”二字。

  “永冻,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可说的吧。”成霜眼见永冻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心中十分不爽,却也无可奈何,虽然自己的境界比对方高出一大截,但真正动起手来,根本没有丝毫胜算,“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着,她沉默地试图从永冻身旁走过,当真正要跨过之时,永冻才再次开口:“我马上要得到永恒容器了,难道你就不担心吗?”他说的并无虚言,因为他越来越肯定永恒容器就是藏在了9号实验室之中。

  成霜只顿了一下便继续迈开了步伐:“你应该知道,我从来不对一个人作出第二次请求。”

  永冻一怔,想起前天晚上成霜曾诚意邀请自己帮忙一事,随即冷笑,还没等他开口,成霜就已经“嗒嗒”离开了。

  门被敲响,却无人开门,门前成霜轻叹一声,知道运敏闻神一定还在梦乡之中,于是悄悄打开了门,房中布置简单了许多,竟只有两种色调,灰色和白色,房中却无人,运敏闻神去哪里了?

  “他又去哪里了!”成霜几乎是跺着脚说的,然后似乎发现了些什么,忍不住笑了出来,最后化作一阵轻烟向运敏闻神追去,神人之间如果想要知道对方的行踪,只要事先掌握了彼此的质量就可以了,这可不只是数值上的掌握,更是第七感的掌握!每一个神人的第七感都是绝不相同的,而且一但掌握之后就可以轻易捕捉,即使遇到了质量相同的个体,只要掌握了第七感,也能轻易分辨出来。修量者只要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便会出现第七感,神人之间彼此交换了第七感,两人就会有一种神联系,即使天各一方也能互相感应。运敏闻神和成霜早已经交换了第七感,所以成霜能在茫茫人海里瞬间捕捉到他的位置,而瞬移就是神人利用自身的第七感对空间的一种神秘穿越,也就是说第七感和空间有着一种不为人知的神秘联系。

  她刚一出现,便看到心情无法平静的一幕:运敏闻神怀里正有一痛哭失声的少女,气氛十分暧昧。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位少女只是他的学生,她恐怕再也无法待下去了,虽说如此,但她也无法忍受:“运敏,发生了什么事?”

  青萍一受惊,马上松开了一直紧紧抓住运敏闻神后背衣服的手,离开了他的怀抱,刚刚她正要寻死,锋利的刀子险险地即将划过她的脖子,她屏住了呼吸,正要品尝疼痛的滋味,然而运敏老师的出现无疑是她即将溺亡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当她看见自己的眼泪已经将运敏老师的衣衫浸湿时,她无比歉意地说:“对不起,运敏老师……”

  “我没事,你还好吧。”运敏闻神只觉心神俱疲,能走进自己梦里的人,他从来不会放弃,即使那人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平民,更别说青萍与他曾有过一段师生情谊了。

  “嗯……”青萍头很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的眼角处瞥见了走过来的女子,这个女子在校庆那天也出现过,那时还不怎么注意,这时微一思考才发现,她和运敏老师似乎关系不浅。

  运敏闻神看着不远处八仙桌上的灵位,眼神之中闪过那一次的梦境,灵位上的名字为青剑,青剑可以说是他的一位老友了,虽然明知道她死期将至,但他却无能为力,这是一位寿命走到了尽头的神人,即使是归宿界主也无力回天,他又能怎样?他只能答应她最后的嘱托,在往后的日子里不让青萍受到任何伤害。

  “青萍,说要给你一个愿望的人是在哪里遇到的?”运敏记得清楚,他的梦里还出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青萍神色慌张,复杂异常,虽然心知运敏老师可能已经知晓了一切事情,但事实从他口中说出来,还是让人无比难受。

  “没关系的,直到今天,你只要记得你并没有犯下任何错误就行,告诉我,那个人在哪里?这世间上根本没有这种愿望可以实现的,那人肯定是个骗子。”

  青萍对运敏老师的话从来都是深信不疑,这时回头想想,那人作为自己的好友,竟要自己杀死另外一个好友来复活死去的妈妈,天下原本就没这种道理。

  “老师并不是不救你的母亲,只是人类生老病死之事,即使是我师傅也无法阻止,如果你因为这件事怨恨我的话……”

  “不!我从来没有怨恨老师……”青萍坚决地说,似乎蒙受着莫大的冤屈,她害怕运敏老师会把她当成坏女人,而且这个坏女人不仅试图谋杀最好的朋友,甚至心中会怨恨一直待她极好的老师。

  “没关系的。”运敏闻神觉得被一个人怨恨也没什么的,毕竟他所知道的这种人实在不在少数,诸如一部分自己的师兄弟。

  “不!你为什么要说我怨恨你,你知道吗?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她这样一说不由满脸通红,少女姿态显露无疑,于是马上改口,“因为你是个好老师,又是好朋友,才叫人喜欢的。”

  “……”运敏闻神不知她为何如此激动,灵机一动,“老师有个建议,你想当修量者吗?如果你想当修量者的话,我可以帮你的,对了,修量者可以学你们所说的长生之术,您以后就不必再为这些生死之事所困扰了。”他的话对于普通平民是有着巨大吸引力的,突破生命、长生不老谁人不想?

  “老师,你是说真的吗?我也可以像你这样学习到长生的秘诀!”青萍的眼中闪烁着惊喜。

  “嗯,老师又怎么会骗你?”

  “真的!”至此,青萍才破涕为笑,本已经要扑进运敏老师怀中再次哭下喜悦的泪水的,但眼见老师身旁的女子“虎视耽耽”,于是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老师,她是我师娘吗?”她口中的“她”无疑就是成霜了,成霜一直在一边旁观,不作打扰,长久以来,她早就习惯于运敏闻神会做这种无聊到极点之事了,这时听青萍这样一问,马上下意识说:“不是,当然不是这样的,小姑娘。”

  小姑娘?青萍心中好笑,你不也是小娘娘吗?但立刻想到对方也是不死之人,心中诧异:“你也是神人吗?是运敏老师的学生,那么我们以后就是师姐师妹了。”

  “不是,我是他师姐,所以你可以叫我师伯。”成霜眼见运敏闻神不像说谎,恐怕以后要经常和这个小姑娘见面了,只好以师伯自居。只是心中不住摇心,一个平民想要成为修量者几乎难于登天。

  “师伯?”青萍犹豫了,要叫一个明显和自己同龄的女人为师伯吗?

  “师伯好。”

  “你也好,不客气。”成霜无端被牵进这段因缘之中,不但不拒绝,反而真的以师伯自居,而且看样子会是个十分善良的师伯,这在以往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运敏闻神吃惊地看着成霜,以前自己的事她从来只会在暗处冷眼旁观,但这一次不仅出面干涉,甚至主动出手帮忙,实在是不可思议:“好了,青萍,告诉我们那个人是在哪里见到的,我和你师伯去好好教训他一顿。”

  “不用了,老师,再说了,他也没有真的对我做出坏事,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青萍想着那个骗自己的人只不过是给了自己一个建议,真正做坏事的是自己,的确怨不得人。

  成霜暗暗点了点头,这个青萍确实和普通平民有所不同,心地不仅天真,而且也不坏,难怪他要教她灵魂质量法。

  灵魂质量法的序言是这样写着的:古老传说,人死亡之后,身体会瞬间消失21克的质量,那是因为灵魂离开身体的缘故。修量者的身体质量随着境界的提高而减少,最后剩下的便是纯净的灵魂,于是修量者认为修炼的极致境界21克便是灵魂的质量,灵魂质量法便是由此而来,灵魂质量法是一切归宿界人修炼的根基,修炼这一法门的人类,身子都是极轻的,而且随着身体变轻,一些神奇的事情也会随之发生,比如可以感受到相同质量的存在、掌握轻矢的力量等等,当达到二十一克的时候时身体便是灵魂,灵魂即是身体,人的寿命即是灵魂的寿命,虽然寿命变长,但灵魂并不能长生,所有修量者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为了避免死亡会突然降临,他们必须要继续修量下去,以求达到更高的境界。

  运敏闻神说:“不用怕的,不管那人是谁,说出来,老师一定要教训一下。”

  “老师,那个人……”

  “青萍,这世界人杀人其实很正常的,老实跟你说了吧,以后你可能也会杀人的,但杀的必定都是坏人,师伯就是,只要看见坏人,肯定是杀了,你知道我已经杀了多少人了吗?”成霜见青萍欲言又止的模样,突然一副教坏小孩子的模样,事实上至今为止她尚未伤害过哪怕是一条性命,她无法使用神人的力量是原因之一,对于做好事不感冒是原因之二,对于坏人从来不瞧上一眼是原因之三。

  运敏闻神转头看向了她,作不可思议之状:她怎么了?莫非真的希望做青萍的师伯?

  “这么说的话,我以后……”青萍可是生活在法治的国家里的,如何能想着去杀人?更何况自己不久前要杀的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万一真的杀了,自己恐怕已经坐进监狱里了。

  “没事的,不管如何,以后我和你的老师会照顾你的,直到你成为一名出色的修炼者,那时已经是很久之后了,相信时间能改变许多东西。”成霜已经抓住了青萍的双手,温言劝说,就好像一个大姐姐那样,运敏闻神再次惊呆了。

  青萍双手被抓,身形本来就娇小纤细,活脱一个无辜的高中新生的模样,温暖的感觉牵起了她对妈妈的怀念,于是含泪点头:“我以后一定要做个出色的修量者,保护恋雪,我知道真正危险的人是她,那个人一定还会叫其他人去杀她的,那我要去保护她。”

  成霜点了点头,不知她说的“恋雪”是谁,但想这也和运敏闻神的梦境有关。

  运敏闻神自然知道恋雪身边的危险,因为永冻正是看到了恋雪的命运才会如此上心去当护花使者的。

  “那人是谁?”

  “老师,那人你也认识,是名森……”

  ……

  “青萍!青萍!”门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叫声,听声音音色,正是恋雪来了,经过昨天和永冻碰面之后,她受惊非小,一大早就担心地赶了过来。

  “小雪,你怎么来了?”青萍面有愧色地开了门。

  “那个人有没有来找你?”恋雪担忧地问,脑海中那位白色西服男子总是挥之不去。

  “你是……说名森……?”青萍惊恐地说。

  “不是,怎么会是名森呢,那两个要杀你的人啊,那个穿白色西装的。”恋雪又是担忧又是好笑,名森可是我们的好友啊,怎么会杀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