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四章 九号实验室

修量者 雨惜晨露 7277 2016-09-24 17:46:02

    早上九点,庆典正式开始了,只见首都高校大门前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人山人海,然而人多并没有引来任何骚乱,反而是所有人都在警务人员的指挥下按部就班地分批进入大门,气氛十分和谐。恋雪跟随在人群的身后,缓慢而行,她的旁边还跟着一位同龄男子,名森,除了青萍之外,她另外一个最要好的朋友。

  名森紧紧跟随在恋雪旁边,下意识地帮她抵挡周围有可能会挤过来的人,实际上周围的人都很遵守纪律,并没有发生挤压现象,可他心里就会莫明地担忧,同时也很希望恋雪能看到自己的表现,于是更加积极起来。当走进大门的时候,所有人都抬头看向英姿飒爽的婀娜神像,试图看穿云层看到女皇的样子。他则没有,他看向了恋雪,恋雪也抬头看向天空的白色云层,嘴巴因此微微张开,红唇欲滴,呵气如兰,他心想:“转眼十年就已经过去了,她也长得越来越美丽,不知是否还记得小时候玩新娘游戏的事。”

  此时人声鼎沸,在神像面前,无论是什么人,声音中总会带着祟敬。

  “阿森!我们走快点吧,小萍已经在等我们了。”恋雪回过头来大声地说道。

  “好!”名森展颜一笑,同样大声地回应,快步跟上,两人跟随在众人后面走进了树林,树林里草地青青,遭到上万人同时践踏,竟然毫无损伤,显然是一种十分特殊的基因变种植物,并不会因为受到践踏而枯萎或者死亡,时刻为这个有人通过的树林带来勃勃生机。

  穿过树林,人声慢慢变小了,人人耳中开始听到一种喜庆的音乐从教学大楼传来,这首曲子名为女皇颂,是伟大的音乐家音魔所作,早已经在人间广为流传了。听到这种熟悉的音乐,所有人心中都渐渐放下了烦恼,脸上流露出详和和欢乐。

  和正门相似的是,高校西大门也陆续有人群走进,他们的目的地同样是教学大楼。另外,北大门此刻是最安静的了,宫廷贵宾在礼仪队伍的簇拥下进去之后,各种各样的军队也正整整齐齐地快速走进,他们将会为全国平民展示国家的军事风采,他们身后还跟着身穿各式各样民族服饰的平民百姓,这些人来自永恒古国的各个城市,将加入到国庆校庆表演的队伍,相信会给观众们带来许多惊喜。

  “小雪,小萍为什么约你在9号实验室见面?”名森突然问,两人一起步进白色大楼,空旷的广场并没有因为人数增多而产生回音,人们的讨论声很欢喜,也很小声,在高科技的吸音材质的作用下,偌大的广场竟显得十分安静,广场中间按照一定的规律摆放着来自全国的出色艺术作品,有雕刻、刺绣等手工艺品;也有难得一见的名贵钻石、珠宝等等;琳琅满目,引人围观、流连忘返。

  恋雪和名森两人留恋地往那边看了一眼,不得不背向这些艺术品离开了。

  “这个时候那里不会有人啊,我们约在那里见面最好了,然后再一起去音乐长廊走一遍,好久都没有走过了呢?”她口中的音乐长廊是永恒古国著名的名胜地点之一,整个长廊已长达数千公里!步行走完已经不可能,长廊之中两侧有许多石门,只要打开石门就可以从其中走出来,门外有特殊的交通工具守候,只需要交付适当的费用,这些交通工具就可以将游客送达学校的各个出口以及校门之外,给予旅客极大的便利,最重要的是长廊门票非常低,普通人也能进去愉快地玩耍。

  “好吧,这小萍,等我们一起进来不就可以了吗,干嘛要弄得那么复杂,她以前也这样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这次又要搞什么鬼。”名森一改原本的斯文面貌,说起青萍时心里似乎有很多不满似的。

  “呵呵,阿森,你好像很了解小萍的样子呢。”恋雪走在前面,时而回过头来,蹦蹦跳跳的,丝毫不在意名森脸上的表情,名森缓步跟上,脸上继续保持着不加任何修饰的微笑。很快,这对少男少女穿过热闹的人群,走进了一条偏僻的走廊。

  名森说道:“小雪,你说昨晚做了个可怕的梦?然后又不记得了?”

  “嗯……好奇怪,总之很可怕的,我明明是被吓醒的,但梦里的事情一点都记不得了,还有,后来我真的去找小萍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家的。”恋雪睁大了一双眼睛,正在苦思冥想,最后摇了摇头,“可能我很快就会变傻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呵呵,人有时候是会做这么奇怪的梦的,又怎么会变傻呢,别想太多,今天可是个重大的日子,可忙了,我们晚上还有一次同班聚会呢。”

  “嗯……你说运敏老师也会来么?”恋雪突然期待地问,名森是她们班的班长,聚会的事一向由他主持。

  “当然会来,运敏老师已经明确跟我说了,肯定会来。”

  “那真是太好了!”恋雪兴奋地叫道。

  “就有那么好?”

  “当然好了,运敏老师可是我们国家金牌级的物理学家,能不好吗?他的课只要上一次就不会忘记。”恋雪肯定地点点头,“还有,他待我们学生是真的好,哪个学生生病了,没去上他的课,他都会去探望的。”

  闻言,名森点了点头:“那次你不是生了场大病吗?听说还是运敏老师找来了一个奇怪的医生帮你治好的是不是?”

  “嗯,其实只是小病,他就是太关心学生了,才这么费劲给我找了个好医生来。”

  “如果运敏老师能听见你这么说就好了,那时他给你带了个医生看病,学校就已经传开了,这个老师无非是想讨好校长的女儿。”

  “胡说八道!老师才没有讨好我爸,他是多么高傲的一个人啊,平时从来都不会接受我爸的邀请的。”恋雪气嘟嘟地说,显得很生气。

  “也是,也就很少一部分的人会这样说,我们运敏老师在学校里不仅出名,而且还是出了名的好和优秀,听说很多女老师都在暗恋他呢,可是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人呢,真奇怪。”

  “那是自然的!又有什么好奇怪了?”恋雪肯定地说。

  “等等!9号实验室,这不是运敏老师上课的地方吗?怎么……”名森突然回过神来,恍然大悟说道。

  恋雪胜利地笑着:“你现在才记起来啊,我们不就毕业了两年吗?那么快就忘了。”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忘,只是一时没有想起。”名森摇头一笑,两年前在9号实验室发生的一幕幕浮现眼前……

  “其实是我约小萍到这里见面的,她说要有礼物送给我,还有,你别忘了,这里离音乐长廊秘密入口也不远,我们可以赶在别人前面走进去,不用排队哦。”

  “呵呵,原来你都计划好了,真不愧是校长的女儿,学校里的所有路线都掌握了啊……不过,她要送什么礼物给你?”名森显得十分好奇。

  “我哪里知道,她还没送呢。”

  两位高中毕业学生谈论着学生时代的趣事,脚步毫不停留,不多时,“9号实验室”已经遥遥在目,门顶上用钉子钉了一张铁牌,铁牌正反两面都用油漆书写着一个醒目的红色数字“9”。

  在铁片的反面的一边,另有一男一女也正朝这边走来,其中女子走的是性感路线,一身黑色皮衣贴身而穿,将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完美身材尽显无疑,因此走起路来妖娆多姿,一头长发飘飘洒洒,十份吸引眼球,但她明显发现身旁的木呆男子却不为所动,于是心中十分“受伤”。

  “闻神,你走慢点行不行?我跟不上你了。”成霜扁着红唇,踩着高跟鞋“哒哒”作响,对走在前方的男子没好气地说。

  运敏闻神转过头来,一双无神的眼睛看向身后女子,女子脸上是熟悉的雪白红润肤色,秀气的鼻子两旁是一双闪亮的大眼睛,由于自己的目光,这双闪亮动人的眼睛已经看向地下,一时间动人的气息蔓延了开来。

  “成霜师姐,虽然界主老师叫你跟在我身边保护我,但你可以不用一直跟着我的,我真的很好。”

  “谁要保护你了,师傅只不过是担心你的身体状况才叫我稍微照顾你一下而已,你自己也要了解才行,你可是随时会倒下去的人,我怎么能不跟着你?万一师傅发现了,一定会骂我的。”成霜说,那样子就像她的理由很充分似的,非在身旁不可。

  “那也是啊,倒下的时候,至少有你陪着,不至于一个人孤零零地去……”

  “你……你怎么整天想着死的,不会的,就算得不到永恒容器,师傅也不会放着你不管,所以不要做这些无谓的担心。”成霜几乎是骂出来的。

  “霜姐,你怎么这样关心我?”运敏闻神突然转过身来,挡在成霜身前,无神的眼睛一直盯紧那双明显受惊的双眼,他发现这双原本就美丽的眼睛,一受惊就更好看了。

  “呸!我才没那闲空关心你呢,哼!”成霜直接横跨一步从他身旁走过,十分高傲的样子。

  运敏闻神摇着头说:“霜姐,如果不是师傅吩咐,你还会保护我吗?”

  “肯定不会!喂!叫你慢点,你怎么干脆不走了啊。”成霜在前方叫道,一副对运敏闻神很没脾气的样子,两道秀眉一皱,更增添可爱神色。运敏闻神默不作声地快步跟上,很快就和成霜会合了,两人默默地继续往前走。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非得要回实验室拿?还有,我们直接瞬移过去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得步行?”成霜问,神色总是似怒非怒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又或者说性格本就如此。

  “就这么段路何必瞬移,闪来闪去可要错过沿途的风景了,反正我们的时间多的是,慢慢去不必焦急。”运敏闻神冷静地说,似乎已经习惯了成霜的这种急性子。

  “时间多的是?哼!”成霜瞪了他一眼,她一直为得到永恒容器而感到时间紧迫,他的时间就是多得是?

  “等一下,有人!”运敏闻神突然挡住了去路,只听见一个声音在说:“小萍好像还没到呢。”声音正是来自于恋雪。

  “是啊,这丫头怎么搞的?”名森回应道。

  运敏闻神露出了微笑:“原来是他们,比两年前长重了呢,也长高了……不对!实验室里还有人,糟糕!这个体重是青萍!还有23克!这个质量是危险的质量!果然……”

  虽然他脸上露出了无比凝重的神色,但心急之际竟忘了自己会瞬移,单凭两只脚便往实验室门口冲去,“砰!”的一声,课室门被撞飞了,门顶那张标有数字“9”的铁牌子被劲风吹得剧烈地摇晃着。名森和恋雪只看到一个影子冲进了实室,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紧接着,身穿黑衣的成霜也快步跟了上去,同时心里暗暗分析里面的情况,她发现永冻和一个特殊的修炼者也在里面,这个特殊的修炼者她也认识,正是逆天修重的神秘男子家重。

  撞飞的木门刚好飞向站在永冻身后的家重,但还没近身竟然就被无形的暴力撕成粉碎,甚至连渣都没有剩下:“谁!”家重看到的是归宿界轻矢一族的运敏闻神,感到颇为诧异:这个人怎么也来了?他神色十分怪异地看着紧张无比的运敏闻神。

  运敏闻神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西服的男子神色冷酷地盯着一位高中学生打扮的中长发少女,少女神色慌张,恐惧异常,浑身发抖,眼见一把寒光闪闪的剑刃就要刺入自己的额头,她下意识地转身欲逃,情况十分危急!运敏闻神心中一突,整个人竟自动进入瞬移模式,恰恰挡在了剑刃之前,他的双手不顾一切地把剑刃牢牢抓住,于是剑刃刺入了他的胸膛,鲜红色的血液在地上挥洒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孤度。欲逃走的少女青萍回过头来,脸上犹残留因恐惧而留下的泪水,她看向那个在滴血的背影,心中一紧:是谁救了我?

  “你不要命了吗~!”行凶的永冻气急败坏地说,马上收回了剑刃,但即使是这样,运敏闻神的双手掌心也已经全是鲜血,血液如同流水一般哗哗直流,胸前衣衫更是已经被染得通红。

  “师哥……请手下留情,据我所知这只是一位学生而已。”运敏闻神眼见永冻又要动手,马上挡在身前。

  “让开!”永冻本想在恋雪来到之前结束青萍之后再悄悄离开的,哪想到这个“瘟神”会突然出现?眼下时间紧迫,他再也顾不得这么多,左手向运敏闻神挥去,手掌明明没有碰到对方,对方却形同受到重击一样,摔到一旁满是实验器具的木架子上,“哐当!”玻璃破碎的声音接连响起,他不再迟疑,寒刃带着尖锐的呜声再次出现,正以最快的速度向不知所措的青萍飞去!突然“铮!”的一声响传遍了整个首都高校,甚至直冲云宵!冲散了几朵白云。庆典上所有人都茫然地看向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些不同于平民百姓的人类不由看向了教学大楼:里面出事情了!

  运敏闻神在摔落的那一刻就消失了,下一次出现的时候就又已经站在永冻身前,只见他手持一把古朴细剑,剑尖直指寒刃刃尖,那声惊天巨响便是由此而起。这一切的发生仅仅是两秒钟的事情,这时青萍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老师!救我!”之后她看到离奇的一幕幕,先是运敏被打飞然后消失不见,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又挡在自己的身前,并且手中也多了一把奇怪的剑,就和刺向自己的寒刃一样。看着形同天神般高大的老师,她心中感动,迫切地希望运敏老师快点把白色西服男子打走,一时竟忘记了逃跑:“老师,小心。”手掌伸出,似乎想要帮运敏闻神抵挡对方的攻击,然而巨大的声响过后,她只感到耳膜震痛,与此同时,后来跟上的成霜更是无比紧张,但她苦于插不上手,只能暗暗祈祷永冻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饶了运敏闻神。

  “家重!”成霜挡在了即将出手的家重身前,毫不退让。

  “你们……”家重先后见到运敏闻神和成霜到来,一时只觉无语了,他很清楚自己和永冻其实是在救人,但事实上是他们俩竟合伙杀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女生,甚至在他看来,这位女生还是属于娇嫩可爱型的。

  “小萍!”恋雪和名森两人眼见课室的门被撞飞,吓得不轻,恋雪胆子大,马上就跑了进来,在听到巨响之后更是心惊,一到课室就看到不断后退的青萍,又看到全身鲜血的运敏老师正在对付敌人,想也不想就跑到了青萍身边抓住了她的手,也学着老师的模样挡在她的身前,说道:“老师,你……”当她意识到运敏闻神此刻的异样时,脸上的神色十分震惊,心想:原来老师也是我们这一类人!他也会永恒学问。一旁的名森看到数个着装怪异的人,又看到实验室中一片狼藉,脸上一片茫然,心中担忧恋雪的危险,于是也从后门跟了进去,走到恋雪身旁,奇怪的是,他脸上的惊恐竟是装出来的。三人都站在了运敏闻神的背后,情势已经很分明,运敏闻神为了救自己的学生,正在和邪恶的敌人对抗,学生三人都不由十分敬佩,又十分紧张。

  青萍看到恋雪勇敢地挡在自己的身前,心中突然感到无比愧疚:“我这是怎么了?竟然为了一个愿望就要杀死她吗……”一时间眼中便只剩下身前奋不顾身的背影。

  “危险!”永冻处于极度郁闷之中,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师弟如果拼起命来,自己一时三刻还真无法抽出手来,但眼见自己要救的恋雪正如同羊入虎口那般把自己的后背让给了青萍,心中大急,“家重!救人要紧。”面对运敏闻神他有两大难题,一是这个人杀不得,二是这个人的情绪和思想无法被控制,修量者一旦掌握了情感、感觉等的质量,就可以一定程度地控制敌人的这些质量,从而达到控制敌人的行动!但运敏闻神却完全脱离了这种控制。

  “成霜小姐,得罪了。”家重脸带歉意地看了成霜一眼,双手竟化作金黄之色,只轻轻一推就把成霜推到了门口之外,成霜脸色焦急,却无奈于全身上下被一种大力禁固住,本来以她境界轻易不会被一般人困住的,但偏偏家重非一般人,她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悬浮在空中,甚至无法动弹分毫,竟如同一个平民那样毫无反抗之力,心里的憋屈是可想而知的。

  只有22克修为的运敏闻神一边要对付18克的永冻,如果不是永冻让着他,他都不知道怎么死法,无论如何都分不出手阻止家重了,只是眼见家重就要用那种蛮力将青萍撕碎,他似乎下了某种决定,竟弃永冻于不顾,转身便走向家重,与此同时,全身泛起一种神秘的水纹,他的身子在这一瞬间突然变成了虚无飘渺,水纹慢慢向四周扩散,质量迅速下降到只有22克!22克就是他本来的质量!似乎是一种来自本源的力量,硬生生地挡在了家重千万公斤重的力气之上,只见家重双掌无声无息地印在了一个飘渺的人影上面,刹时间,空气中的粉尘为之迅速消融,运敏闻神忍受着巨大的力量冲击,神色显得无比痛苦,却仍然极力阻挡着家重的前进,两人四周的实验桌椅都在撞击的影响下呈孤形散开,甚至恋雪、名森和青萍三人也因此慢慢后退。

  “运敏,你这个白痴,竟动用了还不完整的22克轻矢,难道为了救一个平民,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吗?”成霜苦于无法开口,在心里却忍不住骂了出来。

  修炼量之人,越是修炼,肉体便会越轻,当达到修炼极致的时候,肉体的质量就会只剩下21克,这个质量正好是灵魂的质量,也就是说,这个境界的人已经没有肉体了,只剩下纯净的灵魂!

  当身体只有21克的时候,如果再修炼下去的话就会化成21道处于有形和无形之间利箭,这些利箭被归宿界的人称之为轻矢,21道轻矢拥有着神秘莫测的力量。

  运敏闻神是修炼的天才,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达到了22克的境界,此时由于决心救人,这些仅剩的质量竟自动转化为了22道并不纯净的轻矢,甚至这些轻矢竟可以抵挡上千万公斤重的力道,这是归宿界从所未有过的。

  家重是手下留情了,这个人他可不敢就这样杀了。

  永冻原本也可以在运敏闻转身那一刻将其杀死的,但脑子里突如其来地闪过了界主的身影,寒刃硬生生地止住了前进,他甚至因此受到了反伤,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一下不由得脸上冷笑连连,原本是想救人的,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在恋雪、名森和青萍三人的眼中,自己的运敏老师突然变得透明了,并且从背后长出了数十道虚影,这些虚影形同利箭那般全部射向身前,恰好挡在攻过来的家重的双掌上面,两人僵持了大概两秒钟,家重的神色是惊奇与不忍,当先退了回来。

  “冻!”眼见永冻口吐鲜血,家重不再理会运敏闻神,马上扶住他。

  “我们走!”永冻招呼了一声之后,整个人气急败坏地消失了。家重摇了摇头,身体慢慢变得半透明,然后完全透明。

  22道轻矢在半空中盘旋飞舞,最后凝聚成一个人形,正是运敏闻神,只见他脸色苍白,胸前几乎全部被染红,额上冷汗直流,血淋淋的双手撑在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看样子是耗费了全身力气似的,迟迟站不起来。

  恋雪三人见此情景都不由担忧地跑上前来。青萍此时见敌人已经离开,又见老师已经倒下,眼中的血红之色不由变成无比的担忧与害怕,口中说道:“老师,你还好吗?你留血了。”她看着地面上的“血流成河”,眼泪就不禁哗哗直流,受了她的感染,恋雪也忍不住了,脸上迅速挂上了两道泪痕,名森同样好不到哪里去,脸上挂着无比担忧之色。

  “我没事,你们快离开这里吧。”运敏闻神看着两年前的学生仍然对自己如此用心,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浑然不把身上的伤当一回事,“真的没事。”

  “不!老师我要送你去医院。”恋雪焦急地要扶起老师,但运敏闻神却纹丝不动。

  “不必,你们快离开这里,不是要举行校庆吗,我要先走了……”他用微弱的声音说完之后,眼睛再也不睁开,只剩下红色血液滴落的声音,好像整个人都石化了,一动也不动。成霜叹了口气,眼见运敏闻神已经离开,她也不再逗留,如同轻烟般消失了。

  “老师!”恋雪大惊,使劲地摇晃着运敏老师,但老师仍然毫无动静,她害怕了,伤心地抱住运敏闻神的头,“老师……你别死啊……”

  旁边的名森和青萍一听,心中的震惊异常不由变为巨大的伤感,特别是青萍,心里又是惊恐又是害怕,惊恐的是刚才的两个人竟知道自己想要害死小雪,害怕的是运敏老师可能真的因为自己死了:“如果老师死了,我也不能独自活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