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三章 实验室之谈

修量者 雨惜晨露 4356 2016-09-24 09:40:02

    

  永冻离开成霜之后就追上了恋雪,只见他的双手又开始左右称量,恋雪的脸色随着他的动作慢慢变得平和,最后甚至变成了微笑,她回过头来,朦胧之中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影,正要细细分辨的时候,头脑却不知为何一晕,就此人事不知……

  永冻手里拿着恋雪沉甸甸的记忆离开了:“希望今晚能平安度过。”

  深夜里,黑暗就像一位慈祥的母亲那样用她的宽容把一切包围,一处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面,静悄悄的,充满了未知的气息,这里是首都高校的一个物理实验,永冻可没那做实验的闲情,他站在一张实验桌前拿起一根试管便一动也不动,想了很久才长出了口气:“真是的,都五千岁的人了,竟然还会怨恨一个女人,唉……永恒永恒,到底什么可以永恒?原本以为平静可以永恒,但始终无法保持……脑子真的要生锈了,永远伪装出平静的样子,那还是个人吗?可笑!”思考之际,实验室的灯突然亮了,这是一间标准的实验室,除了学生们的实验桌之外,讲台上还有一张大实验桌,实验室中与门口相对的墙上一个窗户也没有,边上摆放了许多木架子,架子上全部是实验器材,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了,整个实验室显得十分实用和宽敞。灯只亮了一会就又暗了下去,永冻脸上的神色便看不清楚,但在黑暗中细一分辨的话,可以发现他正皱着眉头,当眉头慢慢舒展的时候,灯光又亮了……

  在实验室外面的走廓上会看到一幕诡异的景象,众多课室之中的一间灯光时亮时暗,夜深人静的时分,就像是闹鬼了,显得阴森恐怖。

  除了实验室偶尔会有灯光照亮之外,整个首都高校都无比安静,这个特别的深夜时分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光顾这里的,然而这时“轰”的一声,地震了!墙边摆放着的实验器材多数是玻璃制品,这些制品互相碰撞发出了不规律的声响,“叮叮当当”,灯光再次一亮便再也没灭。

  “MD!还不给老子滚出来!”永冻的思考被打断,心情老大不爽,他话音刚落,一位几乎没留头发的木呆男子突然出现在实验室之中,紧跟着,脚步“轰”声以及大地的震动全部消失。

  “老朋友,你这是怎么了,以前轻易不会动气的。”男子头顶上仅剩下了一块短刺般的头发,一张脸方方正正的,脸上的一双鹰眼炯炯有神,显得十分清爽。

  永冻心中一惊:自己到底怎么了,竟不知不觉地发脾气了?

  “唉!可能是过于心急了,我们这些追求永恒的人,岁月太久远了,活着活着都不像自己了。”

  “不!这才是你!不就是想提高修为吗?何必连自己的性格也改?再说,永恒的东西绝不能和人类有关,改变自己的感情实在没有必要。”

  “呵呵,你倒好,这世界上可能就你不必为找这东西烦恼了吧,别人越是修炼肉体越轻,你这家伙已经千万公斤以上了吧,TMD的死胖子!”永冻嘴角一斜,大骂说道。

  “哈哈……看吧,这才像你啊,整天脸无表情的就跟具死尸似的,以后都保持这个吧。”

  “你小子……也罢,的确是累死人,以后我就做回我自己!怎么样,有没有找到永恒容器的下落?”前一刻他还在皱眉思考“永恒问题”,这时突然醒悟,马上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活脱一个积极分子。

  男子摇了摇头,拍了拍永冻的肩膀,他全身黑色劲装打扮,白炽灯光下,和永冻的白色西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丝毫线索,兄弟,其实你没必要为了我去找那东西。”

  “既然都来了,这个忙我肯定要帮到底的,人活几千年,我就你一个知心朋友了,能不帮吗?最近身子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嗯……还是老样子,当年我逆天修行,身子不轻反重,现在何只千万公斤重?只怕差不多和整个大地比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裂开,老子再也不要再受那种苦了啊。”男子十分害怕地说,一瞬间竟如同坠入冰谷。

  “不必担心,永恒容器能称得上是传说中的物品,肯定能对你有所帮助的。”永冻推着男子,两人相对而坐。

  “嗯,希望如此,当年我爸给我取名为‘家重’,本意是要我以国家家庭为重,没想即使我逆天而行也没能救他们……”家重眼睛一红。

  永冻笑了笑,虽然对面之人和自己年龄相仿,但咋一看其实和一般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情商只有小孩子的水平。

  “重,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你找出那个仇人的!”

  “多谢了兄弟,那么我们还是讨论一下今后的作战计划吧。”

  “嗯,我们归宿界并不团结,你也知道了吧……成霜已经来了,她身后的难矢族人也一定会来。”永冻默默地说道,脸上神色显而易见地变了,变得孤独和落寞,继续说:“听说音矢一族也已经出动,连十一克境界的音无常也会来,这次恐怕麻烦大了,加上其他一些在平民间隐藏的修量者,即使我背后有轻矢族人帮忙,情势也不容乐观啊。”

  家重看着永冻脸上的神色变化,也不多说,只道:“成霜是归宿界难矢一族的人,难矢是归宿界第二大家族,就算是音无常来了也造不成什么威胁吧,平民间的修炼者更不用多说了,如果你们轻矢一族的人不参与的话,他们得到永恒容器恐怕是顺理成章之事。”

  “这倒未必,界主不是说了吗?他不会偏袒任何一族,何况永恒容器必定是有缘人得之,你身怀大患,非得永恒容器稳固身体才行,这种缘分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永恒容器是连你也无法推测的领域啊,拥有这种缘分的人可不少,最后恐怕还是要通过力量的较量才可以得到。”家重担忧地说,“再说了,和你同是界主弟子的运敏闻神两年前才开始修行,仅仅两年时间竟然就达到了22克的境界,这种惊才绝艳之辈难道界主不会特别关照吗?他本身就是上天的宠儿,我如何跟他比?”

  永冻沉默良久才冷笑出声:“不会的,瘟神(闻神)他又不是非得得到永恒容器不可。”

  “传闻不是说他需要借助永恒容器续命吗?”家重奇道,“瘟神续命”的怪谈他早就听说过了。

  “那也不是非得到永恒容器不可,到时界主自然会为他续命,所以我们不用在乎他的,也不要因为他是我的师弟而有什么压力,我是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家重凝视永冻良久:“你们都是轻矢一族,是家人,自然应该帮助自己人,如果那时你真的取到了永恒容器,还是交给他吧,我……我只能再另外想办法。”

  “你还能想其他什么办法?你不相信我?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得到的,那时我会亲自交到你的手上!”永冻不乐了,为了知己朋友,他都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所以非要说到做到不可。

  “……”家重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他一向以家业国事为重,从来都认为家人应该帮助家人才对,他张目看了看四周,“对了,这里是首都高校,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永冻神色缓和了许多:“因为一个人,一个觉得有必要救的人。”他回想起午夜之前看到的一幕幕:一位厄运缠身的少女……

  首都高校的校长,也就是恋雪的爸爸果缘,对于果缘来说明天将会是一个万人瞩目的日子,因为这天即将举行首都高校的万年校庆!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果缘和因抚夫妇俩就已经携手出现在古朴的学校大门口了,露天的高大石门上有一巨大石牌,上面书写着“首都高校”四个方正的石质大字,妻子因抚突然感叹地说道:“老公,过了今天我们就正式退任了。”

  “是啊,这十几年来为了当这个校长可不容易,如今丫头已经长大成人,也是时候回老家了。”果缘只有比因抚更感叹。

  “嗯,那时还会有几个族人记得我们?”

  “这一辈子有你就行,又何需其他人记挂?”果缘微笑地看着妻子的眼睛。

  “都老夫老妻了,还说些肉麻的话,你害不害躁啊。”因抚瞪了果缘一眼,心里则是甜滋滋的,“听说永恒容器将会在永恒角落出世,不知道是真是假。”

  果缘抚摸着妻子长发:“不知道,就让他们去争吧。”

  “嗯,也对,何必去猜测,该来的总会来的。”

  两人一起步入了校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巨大石像,黎明破晓之时,只见石像之高直入云宵,从底下看去隐隐可以看到石像的大致轮廓是一位身穿战衣的婀娜女子,只见女子长发及腰,由于云层的阻挡,看不清的容颜充满了神秘的味道。果缘夫妇经过此地时不由肃然起敬,传说永恒古国就是这位女子创立的,并在古国成立那一刻同时成立了首都高校,就在高校成立之后,古国女皇突然含泪化成了这一座巨大神像,霎时间,风云大作,雷鸣电闪,古国的首都永恒角落一连下了十年大雨,从未停歇,眼见的一场巨大的灾难将无可避免,然而风雨飘摇中的永恒角落却并没有因为风雨交加的日子而被淹没,反而是万物滋润,即使没有阳光,平民百姓也能安居乐业,再后来,传说是女皇留下的神物“永恒容器”拯救了人类,永恒容器被认为是可以容纳天下万物的容器,不仅容纳了灾难雨水,本身更是拥有着磅礴的永恒力量,这些永恒力量对于修炼者来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的。至于变成了雕像的女皇,至今都没有听说有人再次见到过,仿佛万年前那一天就已经彻底消失了,成为了一道可叹可惜的永恒迷题。

  果缘夫妇在神像之下默默祈祷了半个小时左右,这时天边已经大亮,太阳露出了半张红色圆脸蛋,初霞照耀大地,新的一天就此拉开了帷幕。夫妇二人深吸一口新鲜空气,迎接早晨的日光,走进了神像旁边的草地树林里面,青青草地、葱郁树林,仿若走进了人间仙境,走过树林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幢占地已经超过百万平方米的巨型方形建筑,整座建筑物通体由一种纯白色的物质组成,没有任何一处的衔接之处,仿佛是由一块纯天然巨大石块经过精心雕琢而成!面对这样一座鬼斧神工的建筑,果缘夫妇仅仅是看了一眼便走进了其中一个大门,眼前景物突兀转换,地面变成了如同镜面般的灰白色,人的影子甚至可以清晰的呈现出来,可见其光滑惊人。随着两人的进入,灯光相继亮起,一个可以同时容纳上千人的超大型室内广场出现在眼前,明亮的白色灯光互相影映,照亮黑暗的同时亦如梦似幻,任谁也猜想不到,这里竟然只是一所高校的一角!

  早在昨日黄昏,果缘夫妇率领一众教育者就已经确认过了,这时的学校里面不会留下任何一个人,只有等万年庆典开始的时候,学校的大门才会为平民百姓敞开,而且不收取任何入场费!平时进这里的大门都是要买门票的,但今天例外,因为这个特别的日子是万年校庆,同时也是万年国庆!

  不久之后,学校的教育者陆续到来,在巨大的会议室之中,数千位主任、老师以及管理人员济济一堂,果缘坐在主位上,扶着桌面上的高科技麦克,清了清嗓子说:“相信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很明白今天是个什么日子了,这个重要的日子里,我希望大家不要出现任何错误,时刻保持着微笑,要像家里过年那般尽心尽力,共同努力,举行一次最为完美的校庆!”

  没有任何声音的回应,但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现在就开始布置吧,把我们过去一年的准备全部摆在正式的位置上,特别要注意的是,音乐和美术小组,各个区域的音乐一定互相呼应,每一个细节保持优美的同时也不能忽略了整体的美感,刚才我走进门前广场时候那些灯光已经很完美了,其它地方也要以不同的方式布置出这种完美!”果缘对着麦克说完,“大家都出声吧,今天不像以往,这是自由的一天!”

  “是!”顿时,整个会议室响起了海浪般绵绵不绝的声音。

  会议室的某个阴影之中,永冻和家重化作了无形,两人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永冻说:“这些人类活着就只为了这些虚假的辉煌。”

  “呵呵,是啊,这个校长不简单啊,他为何……”家重呵呵笑道。

  “我们走吧,管这些事干嘛?”永冻说着就已经消失不见,看着“不辞而别”的永冻,家重无奈地微笑,也跟着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