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修量者

第十章 灵魂之音

修量者 雨惜晨露 5734 2016-09-23 17:57:56

    恋雪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又回过头来不住地向运敏闻神挥手,意思是作最后的道别,由于距离过远,她也看不清楚运敏闻神的神情,只道他已经知道了;然后又看到运敏老师身后的成霜,同样挥了挥手:“师姐,再见!”

  成霜也挥了挥手,心中无语:“死瘟神,留个假的来骗人!”

  恋雪放慢了脚步,几乎是走几步就回头看一眼,多次之后她终于不好意思了,大声叫道:“老师!你快回去吧!”然后再次向山坡跑去,脸上难掩欢喜之情,却再也不回头了。

  运敏闻神再次回到了音乐长廊,魔音乍现,五面光影墙壁正上演着不同的画面,其中长廊尽头的一面正上演着音乐家音魔前辈创作音乐过程,开始时是一段简单明了的引导语:伟大的音乐家音魔逝世前所作的曲子,名字为《一念成魔》,一念成音,魔音出世,缘起缘灭,该曲表达了前辈对身患重病的儿子最后的祝愿以及对未来的彷惶。此曲过于悲伤,三十岁以下者请从速离开……

  “你是何人?”长廊之中本已经有一青年男子,男子作青色长袍打扮,长发束起,像极了古代那些文绉绉的书生,当看到运敏闻神出现之后颇感诧异。

  “你又是谁?为何来这里。”运敏闻神这时才知道有人,一看发现是个俊秀男子,作古人打扮,“你是归宿界人?”

  “没错!你也是吧,我叫音长龙,来自音矢一族,莫非你也是喜爱音乐之人?”音长龙颇感兴趣地问。

  “我是运敏闻神。”运敏闻神说起自己的大名时自有一种气势,话说归宿界几乎无人不知运敏闻神,不仅因为他是界主弟子,更是因为他花了两年不到的时间从一个平民达到了22克之境,他的怪物之名早就已经传遍整个归宿界。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呢,敢问兄台是哪一族的?”音长龙微一沉吟说道,显然不认识什么运敏闻神,言语之中很有一种古代书生的味道,就像一个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古人。

  运敏闻神瞪大了双眼,为对方没听说过自己的同时,也因为看到了屏幕上那位中年男子的脸,这是一张如同经过精心雕刻的脸,平静而慈祥,成熟而富有韵味,让人倍感亲切,这一刻,尘封的记忆竟然就此开启:

  高山之下,长河河畔,草庐之中,病榻之前,男子身形挺拔,怀里抱有一熟睡婴儿,手中拿有一根翡翠玉萧,咋一看,温馨无比,然而男子脸有忧色,似乎有什么烦心事:“儿啊,为父空有一身音律造诣,却无力救你性命,本来希望找到永恒女皇,求她救你一命,只可惜……今天一位世外高人门前到访,说能救你,为父这一身臭皮囊留之无用,不如就送给别人了……为父既无甚么留下给你,就再最后为你作一首。”说着他放下怀中婴儿,双手十指优雅地按住萧孔,双唇轻抿,然而所吹奏出来的竟是无声!

  ……

  “儿啊,这首曲子为你而作,盼望你能好起来,一生平安快乐,为父这就去了。”草庐之门缓慢关上,将所有的光明阻隔在外,黑暗中,婴儿永无止境地沉睡,男子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长廊中的音乐也接近了尾声。

  音长龙看着屏幕上的无声画面,突然长叹一口气:“可惜可叹……”

  ……

  回忆比光景视频视频何止清晰百倍?越是清晰反而越是伤人,运敏闻神眼中所见已经不是屏幕上的一幕幕,全部被回忆取代,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口中喃喃说道:“父亲……父亲……”他正是音魔之子,音魔为子而丧命的故事早已在人间流传,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个故事,只知父亲是因为他才死去的,悲伤也正是由此而起,他曾无比渴望见到给予了自己生命的父母,却没想到父亲竟因为自己而死,如今只能在屏幕相见,其实早已阴阳相隔:“如果你们没有我就好了,呜……”他突然如同一个孩子般痛哭出声,泪眼也已模糊了视线,屏幕上的男子已经看不见了,但脑子里的回忆却痛彻心扉。

  音长龙由彻底惊呆之状转变为不可思议之态,惊呆是因为他万万没想到突然出现的男子竟然会是这位音魔前辈的儿子,不可思议的是,在男子失声痛哭之时,原本悲伤的音乐声突然变得若有若无,瞬间竟变为了一种平和而欢乐的天籁之音……他内心猛然狂喜,不仅是因为音乐的作用,还因为他发现这音乐竟然已经化作了实质:“这是灵魂之音!真的是灵魂之音啊,刚好是二十一克的重量,天啊!我找到了!”

  于是音乐长廊尽头出现了超级诡异的一幕,一位现代男子忘我痛哭,而另有一位古朴男子在旁边欣喜若狂,这一幕被刚好来到这里的成霜看到了,一时只感哭笑不得,忍不住大骂出口:“你们都是疯子吗,这一喜一悲的是什么情况!”

  音长龙转头一看,一位美丽女子正双手叉腰,本是极其庸俗的平民女子动作,但在他看来,这一动作竟然能撼动心灵:“这……”他张大了嘴巴,“好美!”

  成霜可没空理会于他,快步走到运敏闻神身旁,却没想到一种神秘的力量将她阻隔于外,她的吃惊是无以复加的,因为她虽然无法使用十一克境界的力量,但这世间能阻挡她的力量几乎是少之又少,毕竟是11克境界的人啊,然而此刻却被刚刚达到21克不久的运敏闻神阻挡在外!

  过了一会之后,运敏闻神已经不哭了,神色平和,竟然已经熟睡,这更令成霜担忧不已,她知道他不能睡!

  “运敏闻神!”她大声叫道企图叫醒他,然而却毫无作用,焦急之际,突然身后走来一男子,音长龙信心十足地说:“美丽的姑娘,我来帮你吧。”说着,他单手推出,手掌之中莫测轻矢若隐若现,如同隐藏着数支利箭,又像数条毒蛇同时吐信,带着无以伦比的力量向前推去,空气竟也因此产生了一道道无形的水纹,看样子十分柔和,却带着无懈可击的力量向前推进,然而水纹却被一道无形水幕阻挡在外,并瞬间消失于无。

  “怎么可能?”音长龙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他明明只是21克境界,而且又没有运用轻矢的力量,怎么可能会这么强!再来……”

  “停!”成霜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竟是十七克境界的怪物,如果不小心弄伤了运敏闻神,她就要后悔莫及了。

  “是!”音长龙停下了进一步的动作,本已从手掌伸展而出的轻矢迅速收回,讪讪后退,“这位仁兄应该不会有事的,看样子不过是睡着了而已,也许是刚才哭得太累了……”说着说着他马上闭上了嘴巴,因为成霜一双妙目正凶狠地盯着他,凶巴巴的让人好不害怕。

  “你可以离开这里吗。”成霜冷漠地说,不管他是运敏闻神的朋友或者陌生人,她都不希望有人在此多作打扰。

  “这……”音长龙一瞪眼,按理说自己已经礼貌到了极点,为何这位女子对自己如此冷漠?“姑娘,在下可不便就走,这音乐已经化为实质,是传说中的灵魂之音啊,实在不逊色于这次即将出世的永恒容器,即使是厚着脸皮,在下也想与二位争夺一番。”

  “是吗?灵魂之音?”成霜表面冷漠,但心中却是无比震撼与惊喜,她听说过灵魂之音的存在,传说一些造诣非凡的音乐家会留下这种东西,也的确堪比永恒容器,甚至还要胜过,如果运敏闻神得到了这种东西,无疑是对生命的一种保障!“哼!凭你十七克的修为也想与我争锋么?”成霜一双妙目冰冷地看向音长龙,让人不寒而粟。音长龙吃了一惊,只有高境界的人才能轻易看出低境界之人的修为,这时他认真打量了一下成霜,竟发现对方根本就形同虚无,甚至是高深莫测!

  “姑娘莫非是十六克……”

  “马上滚出这里,如果不想死的话!”成霜咄咄逼人,为了运敏闻神的身家性命着想,她打算一装到底。

  “这……”音长龙修为比不过人家,心中已生怯意,想到自己刚刚竟班门弄斧,不由脸上一热,但灵魂之音就在眼前,他无论如何都不希望错过这次机会,于是硬着头皮说,“前辈,请恕在下无礼,小辈自七千年前受过一位音乐大师的恩泽之后,就一直想要寻找这种灵魂之音报其恩德,当然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之事了,因为他早已死去多时,但我恳求前辈,希望前辈能让我当个旁观者,只因这灵魂之音实属世间罕有之物,另外,我可以代表我们音矢一族所有的族人请求前辈。”他把自己的族系都搬了出来,是希望成霜不看佛面也看僧面。

  成霜听他说得真切,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反驳,又苦于无法使出11克的力量来吓人,只得沉默不语。

  音长龙看前辈迟迟不出声,谨慎地抬起头来,只见成霜已经目视前方,十分平静,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对他已不作理会,他松了口气,感激地说道:“多谢前辈!”

  运敏闻神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就在成霜心急如焚之时,他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神之中平静无波,就好像刚刚休息了一番,甚至还伸了个懒腰,让人哭笑不得,然而就在此时,长廊之中的所有的音乐声竟然同时消失了,整个世界显得无比安静。音长龙等得早已经不耐烦,但前辈不动,他也不好作声,这时发现听了一天一夜的轻快的音乐声突然消失于无,心中郁闷不已:灵魂之音跑哪去了?

  “恭喜你了,运敏,修为更进一步。”成霜脸上的担忧之色瞬间消失,变为了一张笑脸,运敏闻神醒来之时竟直接达到了二十克的境界!不愧为归宿界的修量天才。

  “师姐,离你又近一步了,哈哈!”运敏闻神哈哈笑道,他竟然无声无息地踏进了20克的境界,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能感觉到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清晰了,甚至空气中的粉尘也能在视野范围之内若隐若现,全身充满了强大的力量,他觉得只要自己愿意,整个音乐长廊都可以轻松捏得粉碎!

  修炼者不仅拥有神秘莫测的轻矢力量,更有境界力!比如20克境界的人就会有20克的境界力,可不要小看了这种境界力,正是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让神人和平民有了本质上的区别,因为这种力可以将任何超过20克质量的物体撕裂成一个个只有20克的小颗粒,可以说是摧毁一座大山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平民在这种境界力面前根本不够看,但这种力对于同是神人之间却作用不大,因为神人的身体质量是时时刻刻在改变的,并不是物理上常说的质量,而同时也是一个神奇无比矢量(矢量是一种不会因为变大变小或者变多变少而改变自身属性的量)!修炼者的身体不仅初始质量非常小,而且随着修炼,会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归零,归零也并不是真正的归零,修炼者可以随时控制自己的质量,自身质量在境界之外的范围内随意波动,以让自己的身体保持正常水平,并不会影响正常人类的生活。事实证明,境界力的作用对象必须是质量,而不能对矢量产生作用,所以根本无法对哪怕是弱小的神人造成任何有实质性的伤害。

  境界力和轻矢如此神奇!那么可不可以帮助别人提高修为?曾有修炼狂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试图用境界力打破矢量的限制,制造出一个又一个21克的矢量神人或者是神人傀儡,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最终自然的法则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蠢,他们也终于认识到21克可不仅仅是一个数值而已,它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庞大而神圣的,甚至是不容亵渎!

  简单来说,修炼者的本身其实是一个矢量,而初始的矢量就是他的境界位,也就是质量,单位为克!境界力只能对质量产生作用,对矢量却是无能为力的,唯有神秘莫测的轻矢能对矢量造成致命的伤害。

  成霜是属于空有一身修为而又没有境界力和轻矢力量的特殊存在,除了能轻易穿梭空间之外,一些情况下竟连平民都不如!但她同时不受境界力和轻矢的影响!一般情况下,她这种特殊的个体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运敏闻神再一次感受到修量的神奇,心情畅快莫名,但这种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他不禁注意到右手食指上的一枚白色古朴戒指,戒指的光亮表面上刻画着一个奇怪而古朴的符号,细一分辨竟然和音乐学上常见的音符有几分相似,他知道这正是父亲留给自己唯一的物事,一首富含深情的曲子!他用手抚摸着戒指,忍不住又留下了眼泪,明明是有父亲的人,但得知这人是谁之后,竟只剩下一枚戒指……

  音长龙摇了摇头暗自叹气,他对灵魂之音的传说有过深入的研究,但此时却无法用这些研究成果知晓灵魂之音的准确下落,一时难免意志低沉:“在下就此别过,如有打扰之处还请原谅。”

  “你……叫音长龙吧,你为什么会来这里,难道你也认识音魔吗?”运敏闻神问,眼见音长龙全身古人打扮,名字又是以“音”字开头,他自然就会想:此人或许会认识父亲也不一定。

  “音魔前辈的乐章贯穿万古,又是一位令人敬佩的父亲,他的故事早已被人类世世代代传颂,世间更有何人不识?”音长龙感叹道,说到底他还是音魔的粉丝呢,才会在自己的名字之前加了个“音”字的。

  “你好,我叫运敏闻神,莫非你从前就认识家父?本人从小就懵懵懂懂地过日子,甚至没能亲眼见上家父一眼,如果……”

  “我可真希望可以认识他老人家,可他老人家是万年前的人物,我如何识得,长龙今日撑死了也才八千高龄而已,可恨没能提早出生,不过今日有幸得见已故之人之子,也算是一大缘分,灵魂之音能落在你手中原本也算是命运的安排。”

  “原来如此,那前辈口中所说的故事又是什么?还请指教。”

  “你竟不知道音魔前辈的故事,前辈留下无数珍贵的音乐作品,每一个作品都有一个故事,此外,音魔的慈父之名更是万古流传的佳话,你岂能不知?何况也已经是万岁……不对,音魔之子身患重病,莫非你另有遭遇?”音长龙突然醒悟。

  “晚辈刚才已经说了,万年来一直懵懂地混日子,从不谙世事,过往之事也只能迷迷糊糊地记得一些……此事不说也罢,前辈如果真的如此看重这枚戒指的话,不如就赠予前辈吧,家父如果泉下得知有前辈这样一位知己,也一定会送给你的。”运敏闻神突然无比大方地说道,正如他所说的,难得有人如此赏识自己的父亲,就算让他抛头颅洒热血也是在所不辞的。

  成霜本在一旁听得口瞪目呆,暗暗奇道:“这瘟神,竟是比我大了足足五千岁的老怪物!”这时听到他大方的话语,心知灵魂之音乃天下奇物,岂能轻易送人?“不行!”她大声阻止了运敏闻神要摘下戒指的动作。

  原本内心狂喜的音长龙一听之下不由心中一凛,马上出言劝说:“这恐怕不妥,此物乃是你的父亲穿梭万古留给你的遗物,在下受之不妥,既然它已经戴在你的手上,这也是不可违抗的宿命,音某岂能违背宿命?”

  “就是!”成霜对音长龙点了点头,神色极其不善,音长龙寒禅若噤,因为成霜至少是十六克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哪怕是动用一根手指头就足以让自己终身遗憾了。

  “宿命?”运敏闻神早就听闻归宿界中对于宿命一说十分感冒,音长龙这样说起,知道真的不能把戒指送出去了,“如果不妥的话那……”

  其实宿命一说纯属是归宿界人无聊之余拿归宿之名大作文章而已,“归宿”的由来不过是归宿界主,也就是历史上的永恒女皇为了怀念万年以前的一个归宿宗教而起罢了。

  “运敏闻神,我记住你了,在下就此告辞,来日方长,他日争夺永恒容器之时,在下可不会让着你们,就算实力微薄,也欲与之争夺一番。”音长龙离开了,他消失之时一道刺耳的音乐响起,音乐过后人已不见。

  成霜摇了摇头:“是音矢一族的怪物,瞬移的时候尽是这种鬼叫声。”

  “师姐,怎么可以这样说呢,这音乐挺动听的啊。”运敏闻神见音长龙已经离开,不由觉得十分可惜,“故事?是父亲留下的,虽然他早已不在,却给我留下了许多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