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潇潇雨

避暑

潇潇雨 花花绿丝 2509 2016-09-22 19:58:23

  我们趁下午日头不那么毒时起身,走到明月湖边却不知去避暑地的入口,我和云儿竟无语凝噎。随后就有几个丫鬟朝我们这边走来,待她们走近仔细看才知道她们手中端着水果,盘子里还有冰块,而且那水果不像是楚国常见之物。

她们见到我后微微躬身道了声王妃后就自行离开,云儿忙拦住她们道“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其中一个面容清秀的丫鬟回道“去碧心亭给缪夫人送莲球。”莲球应该就是她手中端着的,那碧心亭就是她们在的地方了!

我道“我与你们同去,你们且在前面带路。”

这几个丫头相互看了看,似在思量,又互看点了点头道“王妃这边请。”

跟着她们走过湖上的桥,原来这湖的两边差别还真大,这里的路边全是高大的树,树枝也是相互交错,形成天然的绿荫,明显凉了许多,从林荫小道走了一会就到了一座高高的围墙边,这些个丫鬟转身道“这里就是碧心亭了,缪夫人就在里面的冰心阁中,这会子王爷也该到了。”

我捏捏衣角道“好,你们先进去吧!”

她们行了礼后进入里面。

“我们为什么不随她们进去啊,一会又该找不着道了!”云儿道

“我还在想进去后该怎么说,我们的确像是不请自来,这处境真是尴尬啊!”我摇摇头叹道

在路边转悠了会又到了院门口,还是不知进去后该先做什么才显得自然

“夫人请王妃进屋去,这外面有许多的蚊虫,王妃快些进屋去吧!”。正在我发愁时这丫鬟就来了。

我轻咳一声道“那好吧!”

又经过了长廊和小路,终于到了“冰心阁”。

进入屋内,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这屋子果然够凉爽,跟这屋的名子一样。

“姐姐来了!”缪余笑脸相迎

我看着她道“云儿热坏了,听说这里是避暑圣地,就来看看。”

“快些坐吧!外面也是足热的。”

我坐了下来,手边是新泡好的茶,我端起轻尝了一口,“这屋子实在是凉快。”

缪余道“这里的确比外面凉爽许多。”

“妹妹你气血亏损太凉了也不好,不如我再为你把次脉!”我微笑道

缪余坐到我边上伸出手“劳烦姐姐了!”

我把住脉,还是和上次一样的脉象,再把了一次绝对不会有错了,我问道“你惧热?”

“我特别怕热,这楚国的天气实在是折磨,以前在瑾公主宫中时一到夏日就热的不行,不过还好现在不用怕这酷暑了!”

“是吗”我收回手道“你的身体有了好转。”

“自从用了姐姐的香,我夜里能睡安稳了,真要多谢姐姐!”

“我头晕的很,许是刚才来时吹了热风。”我揉着头道

这缪余倒是很懂事的吩咐下人道“快去收拾出干净的屋子”又对我道“姐姐可是现在就去休息了?”

我点点头,跟着那小斯到了一间屋子,我怎么觉得像是在她家做客似得,女主人的架子怎就摆的十足

云儿把门关上,这屋子也是十分的凉快

“把带来的医术拿来。”我对云儿道

云儿拿来医书,这是本关于毒药之类的解法和用法,还有些许疑难杂症也有记载,是师傅送的,也就这么一本。

“帮我看一下有什么病症是血气亏损却是惧热的。”我轻声吩咐云儿道。云儿会意,一页页的翻阅

云儿翻了大半的书还是摇摇头道“并没有这样的病,这上面只是说血气亏损是惧凉的,并没有说惧热的……缪夫人她是血气亏损,可她却惧热,照理说她应该是惧寒的啊!小姐你……”我轻捂她的嘴道“小声一点。”。我早知真象只想找到证据

“继续翻,病症上没有,那就在关于中毒的那边找。”

云儿更认真的细细翻阅,当翻了一大半时云儿慢慢抬头轻声道“这里有了,小姐。”

我急忙道“写的什么?”

“苗疆有种蛊毒叫“烈火虫”,中蛊之人看似血气不足,实则惧热,蛊毒发作之时更是如烈火焚身,但是此蛊要有人控制,若是控蛊之人不解蛊,中蛊之人也会活不长的,小姐,缪夫人会是中了蛊吗?”

中蛊吗!这蛊是要有人控制的,这缪余这么多年都没死,肯定是有人控制蛊,除了有人给她下蛊和她自己给自己下蛊没有别的答案,当初楚琰带她回来时她也才十来岁给自己下蛊的可能很小,难道有人在背后控制缪余?得到这个答案我竟一身冷汗,如果有人在背后控制缪余,那目的是什么呢?最大的可能就是接近楚琰。这是盘很大的棋,我们都身处其中,那下这盘棋的人又会是谁呢?这像是一大片布满浓雾的森林,我身处其中却不知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我合住医术“把这书放好,这事也不要向别人提起。”

“是!”

我坐在椅子上静坐着,心中为着刚才之事忐忑。突然有人敲门,我反射性的站起,又想到我现在何必紧张,于是柔声道“有何事?”

屋外的人柔柔的嗓音“缪夫人请夫人请用餐。”

“好,我知道了。”

吃饭,那正好

我换了件白色刺花粉色纱裙,把头发拢好。

云儿扶着我走到“冰心阁”外,我轻呼吸一下进屋。屋里很明亮。楚琰也在,我走近微微请安道“王爷。”

他穿的是银色长袍,称的他面如冠玉。“起吧。”声音听不出波澜

缪余起身道“姐姐快过来坐。”云儿扶着我坐在下,这桌子倒是大,只不过只有三个人坐,我坐在缪余边上和楚琰对面。

楚琰拿起筷子道“用餐吧!”。我看着这一桌子的菜眼花缭乱,拿起手中筷子却觉得没有胃口。

“姐姐为何不开动?是菜不和胃口吗?”缪余问

“不是,只是有些不舒服,你们快吃吧,不用管我。”我道

“若有不适大可叫府中的大夫。”楚琰停筷看着我道

我放下筷子“好,”又看着缪余道“妹妹,经常给你治病的大夫可在,你叫上一个明日给我瞧瞧可好?”

缪余微顿,又道“好啊!李大夫欧阳大夫都住在府中,我明日叫他们,姐姐安心。”

我又拿起筷子拨拨碗里的饭道“好。”

楚琰似有些不快,一言不发的吃了两口饭便放筷道“我回书房。”说完起身就走

见我一脸迷惑缪余道“琰哥近日为了朝堂之事烦心不已,常在书房待大半宿。”

“朝堂之事?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我问道

“朝堂分两排,陵王一派,我们王爷一派。太子迟迟不立,大臣为此多有争议,可如今谁能猜透皇上陛下的心?所以都不敢轻举妄动,可民间却有传言称“唯立靖王为太子”,皇上得知后难免多疑,王爷多说是错少说也是错,只能吃个哑巴亏,等此事风平浪静。”缪余一番话说下来十分平静,毫无波澜

我不是楚琰的枕边人,知道的事情太少,了解他现状也太少,细想我所知道的他是他盛传在外的名声,是关于他惊艳绝伦的才华,可是在皇子斗争中,在波谲云诡的深宫中,这盛名之下的饱受嫉妒与猜疑我却不知,也不知他每行一步的千万算计与千万忐忑的艰难,我爱他,是记忆中的也是现在的,无关我的国与他的国,也关于我的立场他的位置。我现在是他的王妃,不管他认不认可,我同样爱他,我希望他平安,荣华,权利甚至巅峰,是私情也是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