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潇潇雨

把脉

潇潇雨 花花绿丝 2174 2016-09-22 19:58:23

  经过这些天,我终于把安神香练好了,打扮的神清气爽的就像今日的天气一样,我把香拿好,这个时辰楚琰已下朝归来,他肯定在他的书房,走在去“正心阁”的路上,这初夏已经开始热起来了,不过今天似乎不热,还有风,吹着衣角飘扬,很凉爽。

云儿扶着我走的不算快,脚步却很轻扬

到了“正心阁”外,院外没人守着,走进院内也是静的出奇,难道他不在?可门是开着的,我慢慢踏进屋,看到了静的如湖面般的画面

楚琰在案后端坐着写着,阳光刚好透进来,那刀刻般的轮廓一半明亮如骄阳,一半深沉似月光,我不发一声的静静看着他,这般好看的男子此刻离我不过数尺,却像隔着天涯海角,我静静看着才不会打碎这只属于我的静谧时光

他微微抬头,像是初升旭日的光芒万丈又如阳春白雪的干净,他轻启薄唇“何时来的,怎的不出声?”。楚琰的声音很好听,是那种说话就足够让少女怀春的声音

他的声音戳破了我还处于另一个空间的皂液泡泡,我一个激灵醒来,轻咳一声道“来了一会儿了,看你正在忙我就没打扰。”

他揉揉眉角,微转脖子道“一忙就忘了时辰”,他站起来向我走来边走边问道“有何事?”

我把手中的盒子拿起摇了摇笑着说“安神香,这个对失眠很有帮助”

他走近后看着盒子道“和上次的一样?”

“一摸一样的”

他嘴角轻扬,把盖子揭开后低头闻了闻道“我确实是夜夜睡不安神,这香很有作用,上次的我用完了,这几天没睡好。”

“看来我这次来的正好”,我微笑道

“琰哥!”。是缪余,她踏进屋来,见着我后一点不惊讶,微微笑后道“姐姐也在”。

我别扭的点点头。

“不好好在屋里待着怎的又出来走动!”,楚琰看着缪余责怪道,语气里满满的关心

“是有些不舒服,可还是想来看看,听如心说琰哥午饭都没吃,身体可怎么受得了!”,缪余也是满满的关心

楚琰拉着缪余坐到椅子上,我在一旁站着是坐也不好站又尴尬。我看了看手中的香道“王爷,我把香放这了,没事我就先走了”。

“香?”。缪余问道

“安神用的”。楚琰说道

“姐姐还会练香吗?真是太好了,我也是夜里睡不安稳,到了深夜也毫无睡意,早上却是醒的早,吃了药也不见好,不知姐姐可否也送我一盒?”。她说的症状是典型的失眠,忧思过度造成的,她都这么幸福了还有什么可忧思的!不过我为什么要送给你呀?练这么一盒香我的手都烫了几个泡了,现在又是夏天,一挠就发炎。

我道“练这个香很不易,我从齐国带来的香料有些都用完了,怕是练不成你的了”。我淡淡道

缪余一脸可惜道“看来我是无福用姐姐的香了。”

楚琰从我手中接过香盒道“这盒香余儿先拿去用吧。”

“诶!”我急忙拦住道“我回去找找或许还是可以练出的,王爷你的你自己先用吧!我练好了给她就是了”

缪余笑道“琰哥你也是睡不好,又要处理那么多的公务!你先用着吧,姐姐练好了香我再拿来用也不耽误”

合着没我什么事,千辛万苦练出香来却抵不过他们俩互相关心的恩爱。

楚琰道“这盒香还有许多,余儿你先拿些用,还有,你整夜睡不好怎么也不说,这么拖着是个什么办法!”。

缪余道“我请过大夫的,不过没什么效果,可是现在好了,有了姐姐的香。”缪余一脸笑的看着我道

我看她整日病殃殃的样子,不知是什么病?“妹妹你为何脸色这般憔悴?我恰好学过一些医术,倒是可以试试看为你把把脉。”我柔声道。

她把手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我扶着椅子慢慢坐下,轻放在她腕上,摸脉我很在行,以前跟着师傅别的没学好,脉我一向把的很准。她的脉象有些复杂,气虚,所以她没有精神,还有,还有什么呢?很奇怪的脉象,血液流动的很轻,薄。这看起来像是失血过多难补亏空,听丫鬟说她当年为了救楚琰以血续命,我当然知道是我救的楚琰,可缪余的身体却像是说明了她当年救楚琰的事实,师傅明明已经把楚琰救活已经不需要医治了啊,我相信师傅的医术,可缪余又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了?”楚琰有些急切的问

我看着缪余道“你夜不能寐是忧思过度,多在院子里走动,闷在屋子里反而不好,还有,血气不足不可大补,身体会受不了,以气养血才是。”她身体的确不好,稍有点病症就容易严重,不好好调理是极可能死掉的。我当初失血后加上眼睛的毛病,师傅整日的医治也花了两年的功夫才把我的身体给治好,师傅是神医,当然我也是很配合治病的。

“姐姐果然妙手,一把脉就看出我的病症,不过给我看过病的大夫都要我在屋里养着,我整日待在屋子里实在闷的慌,听姐姐这么一说倒是更有道理。”

我站起身看着门外道“我以前看到过比你更严重的病人,她在床上躺了一年全依靠大夫医治,后一年好了些后就出屋走走,主要是要保持心情的轻松,不可动怒,不可情绪大动,那个病人整日都是笑着的,所以恢复起来很顺利。”我说的是我自己,当初整日想的是以后和楚琰的重逢,千万种,我每天都想,就是没想到今天这一种。为他关心的人讲自己的故事来安慰。

“那她现在全好了吗?”缪余小心的问道

我笑笑道“没有死,不过,她也时常睡不安稳,生气时会咳出血,摔倒后会头晕脑胀,走不稳路,不过除了这些外都还好。”

“姐姐你……”,“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说完我直直的快步向屋外走去

把眼泪咽下后才觉是苦的

云儿就在屋外等候,见我出来她立马来扶我“小姐怎么了?那缪余进去了是不是又……”“不是,是我自己想到了一些事情,突然就难过了,我现在就想睡个觉,这几日都累死了。”

“好!那我们快快回去,睡个好觉。”云儿轻声道

原来天气也是变化无常的,来时还是风和日丽的,转眼间就乌云密布了,风吹的落叶纷纷

我把香摆好后,迟迟不想动手练,实在没有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