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潇潇雨

不同

潇潇雨 花花绿丝 1399 2016-09-22 19:58:23

  我站在靖王府门口,那日我初到时就如同现在这样,两个模糊却依稀能看清的威武的张的大嘴的石狮子,还有红漆的大门,我一步一步踏入府中,这次像那次一样,没有人在意有人入府,也没有人迎接。我看着不远处来的两个人,感觉今日或许与那日有些变化

一个妇人扶着缪余向我走来,缪余穿着绿色长裙,瘦的弱柳扶风,我见犹怜,不过我可不想对她怜香惜玉,我真想抽她再骂一百遍骗子贱人,可也只是想象而已,况且现在情况不允许,我不想惹事生非,非逼楚琰在我和她之间分个对错,那样可真自取其辱

“姐姐回来了。”她还是那样的声音,软软的

我笑的很灿烂,放柔声音道“一直在府中闷的不行,出去走走当真好很多!”

她笑着回道“我自小闷贯了,倒也不觉得府中多闷,不过姐姐下次出府可得多加小心了,听说街上多粗鄙之人,还有很多风尘女子当街叫卖,我听听就毛孔悚然的,叫姐姐遇上了可不是污了眼睛!”她眼睛微眨表示她的关心并不诚恳,而语气里的优越感和对那些女子的鄙夷太重,这些把软刀子!她定然早就知道齐国女子在楚国被迫轮入风尘的事,也难怪,楚人皆知的事只有我毫不知情,我突然想到刚刚街上的那两个女子,火从心头起

我感叹道“还真是奇怪!”。缪余不解的问道“姐姐有何疑惑?”

我看着她面无表情道“这楚国男人还真是奇怪,放着好好的妻子不宠爱,偏偏招惹些野狐狸精,果然,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你说是吧,妹妹?”

缪余气的面色一黑,顿时说不出话,我早看出来她其实很在乎王妃这个位子,就算楚琰不喜欢我,我也还是王妃,总归她只是妾,我并不在乎什么妻不妻妾不妾的,纯粹想气气她

她脸色很不好,不过还是强颜笑道“我身子有些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好啊,妹妹慢些,仔细身体”

她身后的老婆子瞪我都快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还好画面很模糊

我和云儿回到“落花屋”,我没进屋,就坐在院里的秋千上,我现在该先做什么好呢?心中全是迫切,秋千一荡一荡的起起落落,我该努力平静下来

我找来香料,一个个盒子摆放好,这些香料都是我从齐国带来的,那是练这些单味香费了我不少的时间,也浪费了许多的香料,不过好在成果很不错。我按照上次给楚琰配的安神香的配方再配一炉香,他上次问我要过,听下人说他时常睡不好,我送他安神香后,他闻着香是不是就可以想到我了?我不能伴他入眠,那就让我练的香为他安神,

“小姐,还是我帮你吧!你在边上指挥我就可以了,你看你的手都烫成什么样了!”云儿很着急的说

“这香经不同人的手练出的味道是有差异的,况且亲手做的才有诚意嘛!”。我回道

“小姐,你还在想着讨好王爷呢,那天晚上你哭的那么伤心我以为你死心了,怎么还执迷不悟呢!”。云儿感慨道

“当然要讨好他啰,这王府都是他的,难道你不想过的好一点?每天多几个菜?那些下人都势利眼的很,见我如此落魄,不光吃穿用度和个中等丫鬟差不多,连在府里还要看他们的脸色”。我慢悠悠的说道

云儿呆住了一会儿开口道“小姐你是如何知晓我们的用度如此的差的?我一直都……”。我接过话道“我知道你一直瞒着我怕我难过,不过我又不傻,这里离厨房并不远,而你每次都要去很久,端回来的东西我也能尝到,你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吧!小云儿,早知道当初来楚就不让你跟来”。云儿大颗眼泪从眼眶滚落,她边吸鼻涕边哽咽着说“我不怕委屈,就怕小姐你受委屈,可从到了王府小姐你就不停的受委屈,大不了我们离开这里,小姐可万万不能不撞南墙不回头!”。

我帮她把眼泪擦干“到了这里再想离开又谈何容易!如今,我就要撞撞这“南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