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潇潇雨

出府

潇潇雨 花花绿丝 2973 2016-09-22 19:58:23

  我闷在屋里,整日想的是这几日的事,一件一件的,想到胸口一阵一阵的疼,我该怎么面对,楚琰对缪余的爱让我很嫉妒,他对她的笑,对她说的话,甚至一个眼神都让我嫉妒的发疯,总在想,如果当初是我跟他回楚国,那这一切都应该是我的,那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煎熬。我不能去想,我想放弃了,该怎么办爹?我不是那个足够托付大任的人,我有我的感情,让我不能自拔的感情,这份感情使我没有接受爱的人爱着别人这个事实的勇气,我努力尝试了,却发现我做不到。

云儿说总待在王府里只会越来越闷,出去散散心或许会好很多,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

出府去我叫“落花屋”的丫鬟去通报了楚琰,没等他回话我就带着云儿出了府。

我对槿州不熟悉,来过街上两次都还是晚上。原来,没有灯火阑珊的槿州城依旧是凡土,那如同仙境的夜晚像是海市蜃楼一般一眼而过。

不过如同川流的人潮与各异的摊位都昭示着楚国帝都的繁荣。

云儿紧拉我的手以防被分开。“小姐,这槿州城真是漂亮,还这么繁华”。

我看着熙熙攘攘的街道说道“楚国本就富有,槿州是皇城,自然更加热闹非凡”。

“好多人都在看小姐你呢!楚国难道没有美人吗?真是无礼!”云儿气愤道

“楚国女子以德为美,大家闺秀都养在深闺,大概没多少在街上的,我们今日出来太过仓促,衣裳没换太过扎眼,还是走吧!”

“回府吗,小姐?”

“嗯,回去”

正待我和云儿打道回府,街边突然传来殴打辱骂的声音,本不想多管,可那人群中痛苦呻吟的齐国口音清晰传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去看看”。我拉云儿走近,人围成了一个大圈,走近人堆一看忽觉心冷又犹如火烧的愤怒。

两三个楚人做商人打扮,正在殴打地上两个齐国女子,边打还边辱骂着不堪入耳的话,围观人群都兴奋并得意的指责着这两个齐国女子,只听道“这些个贱妇,来我楚国还不安分,不知羞耻,简直可恶”。我想先搞清楚事情的原委便问旁边的妇人这是怎么回事,这妇人说起更是激动道“这两个是齐国人,据说齐国不够她们生活就来了楚国,来楚国后做起了娼妓的营生,这伙团大的很,做就做吧,还不听话,这不,活该挨打,狐狸精,这齐国的贱蛮活该被打死才好!”。

这两个女子被打的体无完肤,薄薄的衣裳破的露出里面的肌肤,不停的求饶却还是难逃毒打,难道是齐国人就能被如此毒打,还是在皇城,就没人管吗!

“住手!”云儿死拉着我暗示不可强出头,可同是齐国女儿怎能放任她们被羞辱而置之不理呢!“国有国法,就算是私人恩怨也不能如此目无法度在皇城下撒野!”。我大声道

这打人的停下手,看着我嗤笑道“哪里来的小娘们,她妈的多管闲事”。

我站出道“别管我是谁,你如此猖狂行事就不怕我报官吗?”。

那为首的中年男子大笑道“这齐人于我楚国与牲畜可同价叫卖,我打我家的畜生,那个官管的着?”,说完人群哈哈大笑起来。难道齐人如今竟如此卑微,需要到楚国形同牲畜般的苟活。

其中一个男子淫笑着走来“听你口音也是齐人,这么标志的女子是哪家妓馆的?”说着走近我,还边摸着下巴道“让小爷我看看,辩辩!”。

我气极道“放肆!”。云儿试图挡在我前面却被推倒在一边,眼看着他的手就要触到我的脸,就被一只手拦住后一个跟头翻倒在地。“你没事吧?”。这人一身黑色衣裳,声音有些熟悉,我抬头一看,一张俊逸而焦急的面庞映入眼帘,他是?好熟悉

后面的人见同伴被打一拥而上,只见黑衣男子飞身上前,一套行云流水的招式后那几个男子纷纷倒地。“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殴打女子,这里是皇城,你们当真如此猖狂!”。黑衣男子气愤道

地上的男子都吃痛骂道“你又是哪里来的小子,都是楚人竟倒帮外人!”

这黑衣男子理了理弄皱的袖子,后道“这楚人齐人都是人,据我所知,齐国人进楚国是楚律所允许的,那到了楚国就尊我楚律”,他走近地上那几个男子继续说道“这楚律中随意殴打百姓该当何罪呢,嗯?”

地上的男子面面相觑,顿时不发一语。这黑衣男子道“这件事情我一定调查清楚,你们好好等着!还有”他看着地上被打的女子续道“这些女子既是齐人那便送回齐国”。

这些女子跪地边痛哭还不停的磕头致谢“谢公子救命,我们本是来楚谋生,却被这些个奸人迫害做起那为人不耻的事,如今还可回去是天大的恩情,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黑衣男子低头扶起这个女子道“你且等一会儿,有人会来送你们回去,只是这里可还有与你处境一样的女子,你且说出来”。

有一个穿军装铠甲的男子向黑衣男子走来行了军礼道“这些人都是些无良商人,这些齐国女子来楚国后就被拐骗,我已报官,定会处置,这些女子我先带回查询还有没有同伴。”

这黑衣男子挥了挥手道“快去办。”说完便转身向我走来,低头看着我的眼睛道“你说的有缘再见,如今我们又见面了,是否是有缘?”他的声音很温柔,轻轻的,带着笑意还有一点点的紧张

他是那晚“祝酒节”的那个男子,我无心的一句话竟成了真。我看着他道“谢谢你救了她们!”。

他笑了笑后道“可否换个地方说话?”。

离开了热闹的大街,来到了僻静的湖边,云儿在桥边坐着等我

微风从湖面上吹过来,垂柳枝在风中微摇,很清凉。

我轻呼吸了一下开口道“不曾想到如今齐人的处境竟是如此卑微”。

黑衣男子不接话问道“你是齐人为何会在楚国?”

“情势所逼也有心甘情愿”。

“你不愿说我是不会逼你的,不过,你若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你只是一介女子,现在世道险恶,更何况你还是齐国人,定是十分困难的”。他说的很诚恳,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现在却像是相识多年

“多谢你!你真是个好人”。我真的很感谢他,也许是很久没人关心我,一句话就能让我心里温暖

他话里带着笑意“那我们算是相识了,这次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我叫潇潇,潇潇洒洒的潇潇”。

“我叫玥,你叫我阿玥”。

“是宝石玥石的那个玥吗?”

“是,家庭传统,每有孩童出生后两个月就在面前摆放各色宝石,我抓住了一块玥石,便取名为玥”。他说的很轻松,似乎还有一丝对以前的怀恋

“这取名的方式还真是有趣!”我笑道

他负手问我“那你为什么叫潇潇?”

我想了想道“听我爹说我出生时下着潇潇的雨,便叫潇潇了。”

他在嘴里默念着“潇潇,潇潇雨的潇潇”。

我看着他干净的脸庞,此刻没有刚刚教训坏人时的狠劲与霸气,有的只是纯粹的善良的模样,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身上,像是彩色的羽毛,也像是鳞片闪着光。

他肯定是朝廷大臣的儿子或者是槿州的官吏也说不定,我猜想

出府了几个时辰了,我觉得该回去了,“我该回去了。”我道

“我送你回去。”

我笑着道“我带着同伴,能找到回家的路。”暗示那晚是因没有同行的人才认错人拉着他走了那么远

他愣住了一会儿又想到什么似的笑道“今天天很明亮,又有同伴,我却是不怕你走丢的!”

我回道“那便告辞了,有缘再见”。我今日出来是私自做的决定,以后出来恐怕没那么简单了,况且今日看到的改变了我的想法,我决定安心待在府里!有缘再见也不过一句空话,不过“谢谢你!”。我看着他道。谢谢你让我感觉到善良与美好……

“是我该谢谢你”。他道,他眼中的心情我读不到,却在话语中听到了温柔。匆匆相遇,萍水相逢,只要美好与纯粹的记忆,不要其他

我叫来云儿头也不回的走,齐人已到了如此这般境地,齐国算是苟延残喘,但我是齐国女儿,看到这些景象心中是悲哀与恼怒,那些挨打的女子何止两个,千万齐人在保守煎熬,我虽然是名誉上的王妃,但实际上只是空名,我想让被害的女子好过一点,想救她们却没有可以相求的人,甚至连给她们买件蔽体的衣裳的钱都没有,我想我该把感情先放下,把日子过的有尊严一点,即便不为自己,也为那么多痛苦中的别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