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潇潇雨

灯笼

潇潇雨 花花绿丝 1402 2016-09-22 19:58:23

  街上有不少人都看着我们,我一点不疑惑,这楚琰长得比这街上人要高出一点,又标致很多,穿的也很富家子弟,鹤立鸡群,路人都会多看一眼。

走到一处小摊前,这老板买灯笼是一边做一边买,有各种各样的灯笼,很吸引人。我们停下。“老板,灯笼怎么卖?”。我问道。这老板一脸的笑“夫人想要什么样的?”。我看了看,他手边的似乎特别亮!我想拿起来看“啊!”。“这灯笼怎么烫手?”。我刚触到就被烫到了,我手肯定烫红了!云儿看了看我的手道“小姐的手都红了”。楚琰却是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这老板道“这蜡烛还未装外壳,是挺烫手”。我摸的是蜡烛!我揉揉眼睛还是只看到一团光,难怪楚琰那样的表情,他肯定以为我脑子有问题!

“夫人看这灯笼喜欢吗?”。这老板拿出一串相连的灯笼,这些个灯笼重叠着,每个的颜色都不一样,我接过细看,还是不一样的形状!“很喜欢啊,这灯笼可真漂亮”我把灯笼提的高高的和街上的对比“比别人都漂亮!”我笑着道。没注意听这老板对着楚琰说了句什么。

“五弟”。远处走来了一个锦衣男子,楚瑜?“三哥”,楚琰笑道“三哥怎么独自一人?”。楚瑜走近后我老觉得他总在看着我,“我比不得五弟,走到哪里都带着红粉佳人!”楚瑜调侃道。

“我看三哥匆匆而来,这看灯笼倒是走马观花的看?”楚琰笑道

“你倒是说对了,我还真不是来看灯笼的,”楚瑜负手道“前日在聚宝斋为母妃做了一套玉钗,今日做好了我来取”。

“三哥好孝心!”楚琰道。“那我先行一步,五弟”楚瑜转头看着我轻声道“五弟妹,慢慢逛”。说罢就匆匆走了。楚琰笑脸相送,带他一走,楚琰原本微笑的脸却变的冷若冰霜……

楚瑜的母妃就是凤淑妃,据说是因为长的和楚琰的母妃相似才深得隆恩,这楚瑜却是和楚琰长的有几分相似,原来表面和谐的兄弟情谊内里却是波涛汹涌!楚瑜有他凤淑妃做支撑,楚琰确是独自一人奋战,况且,没有母亲的滋味定然不好受!

自从楚瑜走后楚琰就一脸的冰霜,这快夏日的天气都变的寒冷了。

“老板,再来一串灯笼”我道。转身看楚琰,冰川裂缝了!楚琰竟然笑了!他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买羊肉串”。我拿起老板手中的灯笼递给楚琰,笑着说“这大街上的姑娘都往咋们这瞧,恨不得把灯笼都塞你手里。”楚琰接过灯笼,我道“你现在手中有了,别人可惦记不上了!”。他笑笑说“彼此彼此”。我不懂何意问道“什么彼此彼此啊?”。他笑着不答往前走,

云儿叫上楚琰身边的小斯去买什么东西去了,剩下我和楚琰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灯笼,

“你说你都没有来过街上,那是不是就在屋里绣花什么的?那岂不是很无聊”楚琰问道

“我很小娘亲就去世了,娘去世后爹就把我送到山上拜了师傅,所以我没下山自然也没出过街啰”,我答。

“你拜的什么师傅?”

师傅是有名的神医可他老人家不喜欢别人道他姓名,我想了想开口“就是,就是……”,“王爷,缪夫人身体有复发了!”。我还没说完就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楚琰匆匆的走了,丝毫没记起身旁还有个人!一串灯笼掉在地上摔成了几个零的小灯笼,这是我刚刚送给楚琰的。差点忘了,我可怎么回去呀?楚琰应该还没走远,我沿着他返回的路追上去,可密密麻麻的人群那个才是楚琰呢!要是找到他我一定骂死他,你知不知道当初为了救你我眼睛一直看不清东西,这世界除了极淡的色彩其他在我眼中都是模糊一片,你个混蛋还丢下我,每次都是为了那个骗子缪余,那个贱人,我现在严重怀疑她是不是真病了,还是装病博同情的。可怎么办啊,云儿也不知去哪里了,我现在像只无头苍蝇,对,无头苍蝇这个比喻很适合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